周曉輝:習贊「打土豪分田地」 為生存選定目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去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公開說的「有6億人平均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仍言猶在耳、讓無數人震驚之際,2月25日,從不知「羞恥」二字的中共在北京召開了「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習近平在大會上發表講話,宣布全國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稱是「人間奇蹟」,同時還大讚當年的「打土豪、分田地」。

中國人究竟脫沒脫貧,不是中共靠降低衡量標準、洗腦宣傳和數字造假決定的。近幾年的所謂「脫貧攻堅戰」亦如當年的「大躍進」一般,不過是為了迎合當權者的迷夢而已,終歸有夢醒的那一天。

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居然在講話中大讚毛澤東當年在湖南發動的「打土豪、分田地」運動,稱其「幫助窮苦人翻身得解放」,「為擺脫貧困創造了根本政治條件」。

而歷史的真相是,1927年,相繼認清中共分裂國民黨真面目的南京國民政府和武漢國民政府分別開展了「清黨」和「分共」行動,面對著生存危機,中共發動了旨在篡奪權力的南昌暴動和秋收暴動。暴動毫無懸念地都以失敗告終,而猶如喪家之犬的中共在國民黨軍的打擊下,只能逃到偏遠的山區、農村,自然養活自己成為了當務之急。

為了在山區、農村生存下去,中共將目光投向了生活相對富裕的鄉紳地主,並在八七會議確立了其土地革命的總方針,即明確提出沒收大中地主和一切所謂公產的祠族廟宇土地,分給佃農或無地農民。

按照中共黨史的說法,「打土豪、分田地」的口號標語最先出現在1927年的文家市,次年3月,毛開始在酃縣中村和寧岡大隴推行,5月,在中共根據地各級政府設立土地委員會或土地委員,明確提出「深入割據地區的土地革命」。隨後,這場運動在廣東海陸豐、東固、井岡山、贛東北、閩西、瓊崖、贛南等中共根據地漸次開展,直接搶掠鄉紳的土地和財富。

另根據海外學者丁抒披露,毛當年發動這場運動時,提出的還有「有土皆豪、無紳不劣」的口號,但該口號在收入《毛選》時被刪去。他還提到,中共領導人任弼時後來曾說,中共「在湖南暴動時燒了很多房子,殺了很多人;在蘇區內也殺了很多人。老百姓對我們有恐懼心理」。

從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一直到四五十年代,中共以所謂革命的名義劫奪了多少私產,大概沒有人知曉,但根據旅美當代歷史學者辛灝年的研究,在中共中央「將土改中的打擊面規定在新解區農民總戶數的百分之八、農民總人口百分之十」的指示精神下,中國大陸農村至少有三千萬農民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擊,即遭遇了形形色色的批判、鬥爭和非刑折磨,至少有200萬以上的地主遭遇了鎮壓並被剝奪了所有的財產,他們不僅失去了土地,而且許多是家破人亡。

顯然,習大讚的運動正是建立在累累白骨和血腥之上的,至於將這場運動的結果美化為「幫助窮苦人翻身得解放」,「為擺脫貧困創造了根本政治條件」,更是大言不慚。

事實是中共先給了一部分窮苦農民一點甜頭後,並利用他們完成了對地主鄉紳的屠殺和文化的毀壞後,立刻通過「合作化」收回了分給農民的土地,還利用戶口將他們打為二等公民,限制他們的流動自由。迄今為止,很多農民依舊還很苦。正如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中指出的,「打土豪,分田地」就是將巧取豪奪推廣到社會,代替傳統成為新的秩序。

而習近平大讚這樣的運動,不是對歷史的無知就是還沉浸在中共的虛假宣傳中。對於習的用意,自由亞洲刊文表示,改革開放以後,很少有中共領導人會公開讚揚這段歷史。習此次重提,應是懷念毛時代。

筆者倒覺得,這極有可能是習在當前的政治經濟困境下,釋放的新一輪收割權貴、富豪韭菜的信號。

近兩年多來,在美國川普政府的連番重拳下,中共不僅政治軍事上在國際舞台頻頻遇挫,而且對其原本的畸形經濟,更是雪上加霜。與中共有說不清道不明關係的拜登上台後,中南海不斷向其喊話,希望其改變川普的一系列政策,放鬆對中共的經濟制裁和購買高科技產品限制等,但美國複雜的局勢和多方對中共的強硬姿態,使拜登無法馬上回應,甚至如中共所願。而且,即便拜登有條件迎合中共,中國經濟重振絕非短期內可以實現的。

此外,由於在中國,掌握經濟命脈和擁有巨額資產的,絕大多數不是權貴,就是與權貴或利益集團相勾兌的富豪,這也決定了很多富豪的發家史並不如其宣傳的那般光彩,而他們中的一些人或多或少都捲入了中共的權力鬥爭中。一旦他們所依附的勢力出現問題,他們自身也難保,比如據說正在被查的阿里巴巴的馬雲,曾風光一時的吳小暉、葉簡明、肖建華等。

還有近兩三年不少昔日風光的大佬、富豪,或被抓,或自殺,或陷入醜聞,如海航王健法國被害,暴風集團實控人馮鑫被抓,先鋒集團董事長、網信集團實際控制人張振新在英國病逝,比特易創始人惠軼自殺,上海地產大佬戴志康被逮捕,新城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振華被捕,京東老闆劉強東陷入醜聞並卸任多家高管,大連萬達董事長王健林從海外連續撤資,樂視網前董事長賈躍亭被通緝……他們的背後都有很多故事,而故事中的一些人都離不開權貴,離不開巨額資產

深諳中共富豪攫取財富祕密的習近平,大概是認為在過去幾年敲打民營企業家還遠遠不夠,為了自己的權力,為了中共可以繼續生存下去,為了打擊黨內的對手,或許在借歷史來對外傳遞將攫取中共權貴、富豪財富的信號。習去年阻止馬雲的螞蟻金服上市並嚴查背後權貴家族似早有先兆。下一步,沒有將資產轉移、沒有逃離中國的幾多權貴、富豪要被清洗呢?而這是否也昭示著中共內部的權鬥仍很激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