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來自共產中國的愛情故事:營救未婚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8日訊】20年前,在中共勞教所遭受2年酷刑之後,李迎被未婚夫安全地營救到澳大利亞。

這對夫婦現已五十多歲,他們向《大紀元時報》講述了他們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那段驚心動魄的經歷,揭露了在封閉的中共監獄和勞教所裡,紅牆恐怖下所發生的不公正現象。這是一個有關真愛、堅守信念和堅定不移的勇氣的故事。

大約20年前,現年51歲的李迎因信仰法輪功而被中共非法抓捕。

1999年7月,中國共產黨由於恐懼法輪功「真、善、忍」的普世價值觀對其無神論和馬克思主義為根本的意識形態構成威脅,中共發動了針對這門佛家修煉功法的殘酷迫害運動。

目前,李迎與丈夫李麒忠和三個孩子生活在悉尼。當年因拒絕放棄自己的信仰而遭酷刑虐待的她表示:「正是他的愛一直支持著我,走過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為正信而遭折磨

家住上海的李迎,1992年畢業於上海同濟大學企業管理專業,曾經在上海中路企業管理諮詢有限公司工作。

2001年1月,李迎遭警察綁架,被關入洗腦中心。為抗議非法抓捕,李迎絕食抗議一個月。警察採取野蠻的酷刑手段強行對她灌食,導致她生命垂危。監禁四個月後,她最後被保釋出來。

回憶起自己遭遇,李迎說,洗腦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員曾毫不忌諱地告訴她:「我們就是要非法關押你,軟禁你,我們是政府機構,你又能怎樣?」她反問道:「政府就可以違法嗎?」他們就不吱聲了。

10個月後,即2001年10月16日,李迎正前往杭州出差,她再次遭到非法抓捕,被關入了上海青松女子勞教所。

「我被關了兩年。關押原因,記錄的是『其它』,因為抓我沒有任何的法律依據。」李迎說。

「他們將我的手銬在背上,吊在鐵門上三天,還把我單獨關禁閉6個多月。」她說,「他們害怕我不放棄修煉的決心會影響對其他法輪功學員的所謂『再教育』。」

酷刑是共產黨官員們用來「改造」法輪功學員信仰的手段,李迎說,中共設計出「各種迫害方式」。侮辱性的方式包括讓法輪功學員長時間坐在一張很小(巴掌大)的凳子上不能動,導致臀部潰爛,以及長時間罰站,導致腳和腿腫脹,使他們無法行走。

「有些人被電棍毆打得非常慘,以至於他們身上看不到一塊完好的皮膚。」李迎說。不同的地方採取了不同的方法對付法輪功學員,有的地區,肉體上的折磨多些,有的地區,精神上的折磨多些,反正是變花樣迫害。

在勞教所,李迎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被迫長時間做奴工,苦役導致他們的手掌經常起泡,每天從早上6、7點一直工作到午夜12點左右。

李迎逃到澳大利亞之後,她透露,上海女子勞教所參與製作直接運到意大利的知名品牌的玩具娃娃。

根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WOIPFG)的調查報告,李迎還被迫「為中國著名品牌『三槍』內衣製造產品」,標有「經16號檢查」的內衣是被拘留者在其所關押的勞教所生產。

大膽的營救

一直以來,當李迎在中國面臨迫害時,她在澳大利亞的未婚夫、澳洲公民李麒忠都在忙於讓澳大利亞政府了解她在中國的遭遇。李麒忠的不懈努力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其影響力,並減輕了未婚妻在邪惡勞教所中所遭受的酷刑。

當李迎仍被監禁時,李麒忠設法將訂婚戒指作為聖誕節禮物送給了她。這枚戒指不僅使李迎在一生中最艱難的日子裡得到了安慰,而且使她放心,「信念和真愛永不敗」。她知道李麒忠不會放棄營救她。2003年10月15日,李迎從勞教所獲釋。

對李麒忠而言,將李迎從中國營救到澳洲的漫長旅程絕非易事。

「起初,沒人願意提供幫助,因為她是中國公民。」現年58歲的李麒忠說,「所以,我騎著自行車從悉尼到堪培拉,以提高知名度。」

澳大利亞的五個當地媒體報導了他們的故事。之後,澳大利亞外交部的官員在李麒忠到達堪培拉時會見了他,並同意向中共政府詢問有關李迎的案子。

李麒忠說,要把李迎擔保到澳大利亞,他需要提交他們在一起的照片。然而,由於迫害,這對夫婦從未有機會拍照。因此,李麒忠勇敢地前往中國。

但是,中國駐澳大利亞的領事館知道李麒忠也是法輪功學員,因此拒絕給他中國簽證。為了繞開這些限制,李麒忠改了名字和外表,然後去香港申請中國簽證。此後,他前往中國的一些城市,然後乘公共汽車到達上海,以避免讓其他人知道他來自國外。

李麒忠說,此前,澳大利亞的一些國會議員已經聯繫了澳大利亞駐上海領事館,以簡化程序。結果,李迎在一週內獲得了簽證,正常簽證手續要35週。時任的澳洲外交部長唐納和多位國會議員曾對李迎被關押的事件表示關注,並採取了一些行之有效的行動。

2003年11月29日,李迎在心愛人的陪伴下,終於抵達澳大利亞悉尼機場。(明慧網)

期待一個「和平世界」

2003年11月29日,李迎在心愛人的陪伴下,終於抵達澳大利亞悉尼機場。她的姐姐和弟弟因修煉法輪功也屢遭迫害,隨後也被從中國營救出來,在澳大利亞獲得難民身分。

在海外,李迎非常珍惜能夠實踐自己的信仰自由,不再有被抓捕的恐懼。

她表示,和那些仍在自己熱愛的故土上遭受迫害的數百萬法輪功修煉者相比,「我是幸運的」。

「共產黨統治的社會不是正常的社會。」李迎說,「它是反人類的,中共給人洗腦,讓人們對它言聽計從,按中共的要求去做。共產黨不允許人們擁有自己的信仰,以便他們可以控制你的思想。」

在親身經歷了「共產黨的邪惡」之後,李麒忠希望生活在中國的人們不要被共產黨的專制統治所嚇倒,而是要堅強地抵抗它。

他說:「如果全世界的人們都能看清共產黨的邪惡本質,那麼你就可以看清,當下,向共產主義逐漸過渡的趨勢正在全世界蔓延。如果有更多的人可以抵抗共產主義,那麼我們將擁有一個和平的世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淨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