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来自共产中国的爱情故事:营救未婚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28日讯】20年前,在中共劳教所遭受2年酷刑之后,李迎被未婚夫安全地营救到澳大利亚。

这对夫妇现已五十多岁,他们向《大纪元时报》讲述了他们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那段惊心动魄的经历,揭露了在封闭的中共监狱和劳教所里,红墙恐怖下所发生的不公正现象。这是一个有关真爱、坚守信念和坚定不移的勇气的故事。

大约20年前,现年51岁的李迎因信仰法轮功而被中共非法抓捕。

1999年7月,中国共产党由于恐惧法轮功“真、善、忍”的普世价值观对其无神论和马克思主义为根本的意识形态构成威胁,中共发动了针对这门佛家修炼功法的残酷迫害运动。

目前,李迎与丈夫李麒忠和三个孩子生活在悉尼。当年因拒绝放弃自己的信仰而遭酷刑虐待的她表示:“正是他的爱一直支持着我,走过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为正信而遭折磨

家住上海的李迎,1992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企业管理专业,曾经在上海中路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工作。

2001年1月,李迎遭警察绑架,被关入洗脑中心。为抗议非法抓捕,李迎绝食抗议一个月。警察采取野蛮的酷刑手段强行对她灌食,导致她生命垂危。监禁四个月后,她最后被保释出来。

回忆起自己遭遇,李迎说,洗脑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曾毫不忌讳地告诉她:“我们就是要非法关押你,软禁你,我们是政府机构,你又能怎样?”她反问道:“政府就可以违法吗?”他们就不吱声了。

10个月后,即2001年10月16日,李迎正前往杭州出差,她再次遭到非法抓捕,被关入了上海青松女子劳教所。

“我被关了两年。关押原因,记录的是‘其它’,因为抓我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李迎说。

“他们将我的手铐在背上,吊在铁门上三天,还把我单独关禁闭6个多月。”她说,“他们害怕我不放弃修炼的决心会影响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再教育’。”

酷刑是共产党官员们用来“改造”法轮功学员信仰的手段,李迎说,中共设计出“各种迫害方式”。侮辱性的方式包括让法轮功学员长时间坐在一张很小(巴掌大)的凳子上不能动,导致臀部溃烂,以及长时间罚站,导致脚和腿肿胀,使他们无法行走。

“有些人被电棍殴打得非常惨,以至于他们身上看不到一块完好的皮肤。”李迎说。不同的地方采取了不同的方法对付法轮功学员,有的地区,肉体上的折磨多些,有的地区,精神上的折磨多些,反正是变花样迫害。

在劳教所,李迎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迫长时间做奴工,苦役导致他们的手掌经常起泡,每天从早上6、7点一直工作到午夜12点左右。

李迎逃到澳大利亚之后,她透露,上海女子劳教所参与制作直接运到意大利的知名品牌的玩具娃娃。

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WOIPFG)的调查报告,李迎还被迫“为中国著名品牌‘三枪’内衣制造产品”,标有“经16号检查”的内衣是被拘留者在其所关押的劳教所生产。

大胆的营救

一直以来,当李迎在中国面临迫害时,她在澳大利亚的未婚夫、澳洲公民李麒忠都在忙于让澳大利亚政府了解她在中国的遭遇。李麒忠的不懈努力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其影响力,并减轻了未婚妻在邪恶劳教所中所遭受的酷刑。

当李迎仍被监禁时,李麒忠设法将订婚戒指作为圣诞节礼物送给了她。这枚戒指不仅使李迎在一生中最艰难的日子里得到了安慰,而且使她放心,“信念和真爱永不败”。她知道李麒忠不会放弃营救她。2003年10月15日,李迎从劳教所获释。

对李麒忠而言,将李迎从中国营救到澳洲的漫长旅程绝非易事。

“起初,没人愿意提供帮助,因为她是中国公民。”现年58岁的李麒忠说,“所以,我骑着自行车从悉尼到堪培拉,以提高知名度。”

澳大利亚的五个当地媒体报导了他们的故事。之后,澳大利亚外交部的官员在李麒忠到达堪培拉时会见了他,并同意向中共政府询问有关李迎的案子。

李麒忠说,要把李迎担保到澳大利亚,他需要提交他们在一起的照片。然而,由于迫害,这对夫妇从未有机会拍照。因此,李麒忠勇敢地前往中国。

但是,中国驻澳大利亚的领事馆知道李麒忠也是法轮功学员,因此拒绝给他中国签证。为了绕开这些限制,李麒忠改了名字和外表,然后去香港申请中国签证。此后,他前往中国的一些城市,然后乘公共汽车到达上海,以避免让其他人知道他来自国外。

李麒忠说,此前,澳大利亚的一些国会议员已经联系了澳大利亚驻上海领事馆,以简化程序。结果,李迎在一周内获得了签证,正常签证手续要35周。时任的澳洲外交部长唐纳和多位国会议员曾对李迎被关押的事件表示关注,并采取了一些行之有效的行动。

2003年11月29日,李迎在心爱人的陪伴下,终于抵达澳大利亚悉尼机场。(明慧网)

期待一个“和平世界”

2003年11月29日,李迎在心爱人的陪伴下,终于抵达澳大利亚悉尼机场。她的姐姐和弟弟因修炼法轮功也屡遭迫害,随后也被从中国营救出来,在澳大利亚获得难民身份。

在海外,李迎非常珍惜能够实践自己的信仰自由,不再有被抓捕的恐惧。

她表示,和那些仍在自己热爱的故土上遭受迫害的数百万法轮功修炼者相比,“我是幸运的”。

“共产党统治的社会不是正常的社会。”李迎说,“它是反人类的,中共给人洗脑,让人们对它言听计从,按中共的要求去做。共产党不允许人们拥有自己的信仰,以便他们可以控制你的思想。”

在亲身经历了“共产党的邪恶”之后,李麒忠希望生活在中国的人们不要被共产党的专制统治所吓倒,而是要坚强地抵抗它。

他说:“如果全世界的人们都能看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那么你就可以看清,当下,向共产主义逐渐过渡的趋势正在全世界蔓延。如果有更多的人可以抵抗共产主义,那么我们将拥有一个和平的世界。”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净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