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東歐精英討厭北京 捷克主教轟中共播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1日訊】最近,捷克著名紅衣主教杜卡,把新冠病毒稱為是「中國的生化武器」,事件引起極大反響。外界也開始關注,為什麼東歐的社會精英如此討厭中共?

捷克聲望崇高的紅衣主教杜卡(Dominik Duka),2月初在捷克首都布拉格聖維特主教堂(Katedrála svatého Víta)的佈道活動上說,新冠病毒是是中國的生化武器。他還說,全球的軍事專家都知道,但他們害怕說,不願意說。

聖維特主教堂是捷克最大的天主教堂。

杜卡的這番講話,多國媒體都進行了報導,引起極大關注。

雖然中共要求杜卡立即道歉,但他至今沒有回應。

據《美國之音》報導,杜卡今年78歲,常針對捷克政局發言,針砭時弊,擁有不少粉絲。他和捷克政壇關係密切,是前總統克勞斯的親密盟友。克勞斯年輕時參加過布拉格之春運動和天鵝絨革命,至今仍在影響歐洲政壇。

觀察認為,杜卡的言論和他早年在共產黨統治時代的坎坷經歷密切相關。

二戰時期,杜卡父親曾加入英國組建的捷克斯洛伐克軍團,與希特勒納粹法西斯戰鬥。戰後父親回鄉,卻遭到已在斯洛伐克執政的共產黨迫害。

雖然目前捷克的宗教氣氛濃厚,但捷克人的宗教自由過去曾受到限制。杜卡本人就曾經長期被禁止從事宗教活動。1981年,他因散發宗教宣傳資料,違反官方宗教監管法律而遭到判刑。他也曾與捷克前總統、著名反共異見者哈維爾在同一監獄服刑。

《美國之音》引述俄羅斯時評人士尼科里斯基的分析說,近年來,中國許多地方搗毀教堂,拆除十字架,拘捕牧師和信徒,禁止宗教聚會和傳播宗教刊物。而且中國的宗教信徒處境看不到改善,中共還反而在東歐地區大力推動外交活動。這些都引起捷克的精英階層和民眾反彈,對中共看法負面。

旅美時事評論員藍述表示,從共產黨統治下走過來的東歐人士,看到中共今天的種種倒行逆施,會迅速與過去的東歐歷史作比較。他們能看清中共謊言背後的目地。

旅美時事評論員藍述:「接近六十歲的這些人,在九零年前後,東歐和前蘇聯共產主義社會倒臺的那個時候,這些人都已經二十幾歲了,懂事了,對共產黨的罪惡有切膚之痛。他們經過了共產主義和非共產主義兩種不同的制度,有親身的體驗和比較,他們當然是對北京的做法非常不滿。任何人你從學校學來的知識,都抵不上你自己親身經歷的感受那麼深切!」

旅美學者吳祚來表示,如今美國左派把共產主義理想化。與之相反,深受其害的東歐國家轉型、擺脫蘇聯陰影之後,精英階層會更加痛恨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

旅美學者吳祚來:「再加上中共一直用經濟的影響力,在滲透東歐,甚至影響西方世界。所以東歐的這些精英,他比西方的精英更加厭惡共產黨,而且特別的敏感。而且共產主義制度的尾巴,在俄羅斯新的威權體制中還在發揮作用。俄羅斯和中共聯手,還在影響著國際社會,影響聯合國,對東歐造成非常不利的地緣政治的影響。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因素。」

雖然中共積極經營與捷克的關係,包括向捷克輸送口罩等醫療防護物資,但卻難以改變捷克社會的負面看法。

近幾年,捷克安全部門發表的年度報告中,幾乎每年都把中共和俄羅斯認定為國家安全的主要威脅。

在5G建設上排除中國電信公司華為和中興後,捷克又禁止中企參與捷克核電站建設。

2019年,布拉格市解除了和北京市友好城市的關係。

另一方面,布拉格不畏中共施壓,和臺灣的關係越走越近。捷克參議院議長和布拉格市長都曾組團訪問臺灣。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