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川普CPAC演講暗示或在2024年參選總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2日訊】【今日點擊】(4021-1)
提要
川普CPAC演講暗示或在2024年參選總統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3月1日2021年都過去兩個月,有點兒持續就像2020年一樣。展開的時間呢讓人們感覺很漫長,但是每一天時間的本身呢,人們又覺得很飛速。這種時間的感覺,其實從2019年2020都包括了,那原因,我個人以為原因就是發生的事情多,它疊加在一個閒暇的時間裡面。人們在這種發生具體事情的過程中呢,幾乎就逐漸逐漸把所有人都捲入其中,這是我個人的體會啦,把所有人捲入其中。

從2020年初的這個中共病毒,到年底的美國大選,這都是整個人類社會被捲進去的兩件事情。經歷了2020,這是所有人,一個是從身體上,一個是從人的靈性上,人的這個生命的品質上。表面大家都是在具體的事情中,人們面對死亡,面對失敗、勝利,不擇手段、陰謀、貪婪,那種陰邪和善良、無能、loser,其實可以用很多詞形容2020年。這種東西在其中呢,其實它又有著共性,那病毒的產生讓人們透顯出無能為力,人們面對它無能為力。

但是呢無能為力的本身,卻有著今天大科技的本身,和權力者的本身,要展現出他們的能力跟本事,能力跟本事。如果按照班農他們所起出的說法,叫超人類主義,我個人以為這個話是不對的。超人類主義,它也是在一種在相當的基礎上,是把人肉體的這一面看得太重要了,看得太重要。就是反對無神論也站在了一個宗教,站在了一個自我保護的一個角度上去談,裡面包含著利益的成分,而不是更超然的一種境界的表現。更超然的境界的表現他會不在其中,他只看到這東西出現了他不在其中,只看到這東西出現了。

那他能知道他們為什麼,但不會執著於那對方的所作所為。當然這講起來人說就有點兒太空洞了,從去年,去年的大疫情一直走到10月1日的時候,川普一染病毒,到了今年的2月13日彈劾結束,這是很明確的兩個階段,我以為這是很明確的兩個階段。對頭算呢,如果完整的對頭算,大概是前一個階段9個月,後一個階段4個半月,基本就是這樣。那一個那個是在身體上,你看到中共的那種生命品質的惡,在等到了美國大選,你看到人類社會捲入其中,心靈善良的人就是相對保持善良的人。在今天人的環境中,他表現出來的無奈甚至無能,在很多人眼睛裡無奈是無能。

當人們去展現自己能力的時候,你就看到人的惡的一面,生命惡,惡到一個基礎的時候,出現了變種,我以為出現了變種,所以談不上變種啊,其實就是被另外的生命占據而影響,這是就我自己來講,我覺得感觸相當深刻的。那一直到昨天2月28日最後一天,美國保守黨呢,它叫美國保守黨運動,它這個概念超過了共和黨,共和黨是政治的成分高,保守黨的運動,它就包括一些非共和黨人,但認同有著近似價值觀的人。這麼講吧,他努力的接近著他能理解的,神對人的定義,那另外一面就不是。另外一面完全是一種肉體上的展現,一種就是亞當夏娃,在男女被創造出來之後,結果他們動了邪念,其實就是動了邪念。

那昨天川普露面,在這個保守黨大會上,一貫他的風格,一貫他的風格,大概一個多小時吧。就我個人的感覺,有人說在同線觀看的人大概有100萬,大概有100萬人。昨天他的時間點正好跟這個金像獎,多少有衝突,有衝突,因為他被大媒體給掩蓋了對吧。所以在社交,因為他被在推特上給DQ掉,所以大家看到的,在推特上在社交媒體上非常的黯淡,看不到太多東西。這就是我剛才說的,看不到太多東西,但川普在一個多小時的演講中,全面展現了他、曾經的他,基本上是曾經的他,坦白說沒有什麼太多新意,說句心裡話沒有什麼太多新意。

川普CPAC演講暗示或在2024年參選總統

那他比較令人感觸的就是說,他從整個一連串的事件當中呢,完全恢復過來了,他在用詞當中、在展示當中呢,又恢復了在國會慘案之前的樣子,基本上國會慘案之前的樣子。在整個談話當中他觸及到大選,觸及到中共病毒,觸及到民主黨的所作所為,觸及到他跟共和黨之間的關係,以及他是否競選美國總統,在未來的時間裡將是如何,他在確定他自己的位子。所以基本上都觸及到了,丰采依舊,但是有些人走到今天呢,已經對他相當有意見了。

我們節目中講過不能把他神化,把人神化是你的愚蠢,把人神化跟無神論的概念是一樣的,其實是自我殘殺的。很多人不太接受,不容易接受。不可神化的意思,他通常被稱為叫川普理論,有人叫川普主義,叫川普主義的比較多。做主義的,你不要奢望他有行動,做主義的,你不要奢望他有行動。諸葛亮從來沒有拿著刀上戰場,跟關雲並肩打仗對不對,諸葛亮是坐著他那個小椅子,人還得推著他在那看,說你這麼打,他那麼打。

他一點都沒打過,他諸葛亮一點都沒打過,他只會那些玩命的人,你這麼打他那麼打,大家要明白這意思嘍,大家一定要明白這其中意思嘍。擁有使命的有著不同的角色,川普一樣,你讓他最後下手的時候,老人比較,我覺得有他很善良的一面。他善良的一面,讓今天想獲得勝利的人會感覺他軟弱,所以看不到他的行動,卻能夠品味到感受到他敏銳的思維,和看問題的透徹,既是侷限也是命運。

跟大家分享幾篇內容,在他演講當中一個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如何面對2024年大選。他還是他原來那個概念,怎麼說就他一點都沒改變,他說了一個模稜兩可,may可能是可能不是。其實這東西都,再好東西你不能老用,再好東西你老用它就沒意思了,所以他基本就還是這個風格啦。他比較確定想競選2024年大選,但是他不認可今年這一年被打敗,他從來不認輸,所以他就用了個詞。

他說我,我將決定第三次打敗他們,第三次,這是一個語言的遊戲,也代表自己的心裡的態度,我覺得這都無可爭辯,這都是他自己的能力的一種表現。但透視的人、明白的人,如果能超越他的話,OK 那就說他回來了,他回來了。他回到共和黨,他要參加2024年的大選,那對共和黨而言,是一個無法迴避,不可抗拒的一個東西,無法迴避不可抗拒的東西。

在昨天川普在發表演講前,叫做political有一個調查,那個東西呢,那個東西裡面摻雜了很多假的東西,在大選期間。那就現在來講就不好說,因為現在沒有一個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他們跟左派之間的利益衝突。他在民意調查當中,在共和黨的群落中調查,57%的人支持川普競選2024年大選。其實這個數字都是很,我覺得很tricky,因為完全是跟他的提出的問題有關。

所以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川普獲得57%,他的支持率從國會出事之後到現在,不到2個月對吧,增長了18%,從他彈劾結束到現在增長了9%,所以這是不同的環境。那第二個跟他競爭的是彭斯12%,那跟他就力量沒得對比。那其他還包括盧比奧,我都不知道他為什麼放盧比奧。盧比奧來自於佛州,盧比奧在川普的問題上一直保持沉默,有人說他是類似建制派,就是他政治上的東西比較多。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