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村莊換屆選舉 當局操控選票 恐嚇逼退候選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5日訊】中國農村的村幹部普遍由「直選」產生,這種「政府主導下的村民自治」,被中共官媒吹捧為「中國特色的民主」,其實普遍黑幕重重。廣東省田屋村近日進行村小組換屆選舉,一名為村民維權的候選人竟遭黑白兩道恐嚇,被逼離家避禍。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廣東惠州三棟鎮上洞村轄下田屋村,本週二(2日)進行村小組的換屆選舉。該村黨支部書記為了確保上一屆的官派小組長順利連任,公然勒令另一位名叫田瑞娣的村組長候選人退選。由於田瑞娣曾替村民維權,因此竟遭黑幫恐嚇,警方也找藉口要傳喚她,逼得這位候選人不得不離家避禍。

當地維權人士陳田週四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證實:「姓田的女士,現在被黑白兩道威脅。當地派出所要抓她,她躲起來了。」

陳田披露,當地政府派了無數工作人員到村內「挨家挨戶做工作」,勸說村民們不要投票給田瑞娣。官員們還做手腳,把她已經獲得的50張選票作廢。現在,田瑞娣和她的競爭對手各自都只有70多票,沒有達到至少100票的標準,所以過幾天村民們還要重新投票。

據報導,田屋村共有300多位村民,其中大約200人有選民資格,而村小組副組長田瑞娣這次打算競選組長。

上週末,田瑞娣突然在網上發表視頻短片,揭露今年2月19日上洞村委會召開田屋村小組換屆選舉參選人員會議時,田屋村的村書記張新華要求自己退出村小組長選舉資格。她在視頻中對村裏的父老鄉親說:「這是破壞選舉制度,顛覆國家現行制度的違法行為。他非法剝奪公民被選舉人資格。」

田瑞娣還對現任田屋村小組長田新伍作出了批評,斥責田新伍擔任村小組長多年卻沒有依法進行村務公開,凡事他一個人說了算,村民根本無法了解村裏的收入狀況和支出情況。

田瑞娣指控田新伍在征地拆遷賠償方面與個別村幹部暗箱操作,不讓其他村幹部和村民了解征地賠償的真實情況,最後只有田新伍與另一人被拆除的違建有賠償,而其他村民的違建被拆除卻沒有任何補償。她還指控該村的一千多畝山地被非法侵占,導致村民損失了山租款一千多萬元。

隨後,田瑞娣就受到了黑幫人員的恐嚇,警方也揚言要傳喚她。她被迫從週二起離家躲藏,目前無法聯絡。

田屋村的一位村民告訴自由亞洲電台,週二那天的選舉才進行到下午2點,投票還未結束,官方就強行開票,村民們不能接近大房間裏的大屏幕,派出所的警察堵住門,不讓村民進去查看驗票情況。

報導指出,中國農村的基層幹部選舉常常被揭發出各種舞弊行為,買票、阻撓維權村民參選是比較常見的現象,大部份地區的村委會主任都是由鎮政府指定的候選人擔任。

(責任編輯:竺穎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