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人大代表移植做瘋了 國藥兩月出疫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0日訊】今天是3月8日,星期一,晚上8:30點,橫河老師現場直播。

今天焦點話題:人大代表移植做瘋了,國藥僅用兩月開發出疫苗

人大代表陳靜瑜提案將器官捐獻列入城市考核引發爭議,他為何要做中共病毒病人肺移植國藥集團透露2020年三月就開發出有效疫苗,究竟是高速還是早有病毒在手。

器官捐獻納入考核?移植做瘋了

本來不準備談兩會,不過看到報導說會議期間陳靜瑜向人大會議提交了一份《將器官捐獻率列入文明城市考核標準的建議》的議案。

陳靜瑜其人:中共全國人大代表、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中國肺移植第一人,海外重點調查對象,最受人關注的。1)2015年接受採訪:「原來想今年取消了死囚供體,病人腦死亡捐獻能用的肺源少了,誰料現在三天一台肺移植較去年反而更忙更累。」 2)中共病毒疫情早期就做了病人肺移植,等待時間只有一兩天。

提議本身說明什麼?

1. 中共大吹大擂的2015年開始的移植捐獻器官純粹是對外公關,自願捐獻根本就沒有運作起來。

2. 因此而企圖讓各城市用強制的手段增加自願捐獻。

我比較關注的是另一件事,就是在疫情早期,3月10日,陳靜瑜就率先為一名中共病毒患者換了肺,這個病例是2月21日上人工肺的,20天後確定肺無恢復可能決定做移植,也就是最多1~2天就找到了供體。 陳做的另一例是在武漢做的,他的團隊4月18日到武漢,19日檢查病人確定做肺移植,20日就做了移植,幾乎是立即得到供體肺。按照他自己的提案,自願捐獻這麼少,供體哪來的?

不是適應症(這種藥物或治療方法適用範圍),急性傳染病從來就不是器官移植的適應症。此外,直接證明就是醫生自己給出的:所有6項核酸測試全部陰性,所以可以做移植,但醫生做了最全面的防護,而且說明了因為對新冠病毒了解還不夠,結果如何不能預測。

器官來源?

做移植的醫生和醫院可疑;

病人身分可疑,當相當多數的疑似病人連診斷試劑都用不上,醫院住不上關在方艙被交叉感染的時候,什麼人可以用ECMO維持生命等待肺供體?

醫療資源向權貴高度傾斜;

如果成功,將出現兩個結果,1)高官權貴多了一個在武漢肺炎感染後存活下去的手段;2)有人很可能為自己健康的器官被配上對而送命。

國藥2個月開發出疫苗?原因或很可怕

中國國藥集團披露,去年3月份就已經給集團內四級企業負責人「以身試藥」, 時間性:1月7日分離出第一株中共病毒,基因序列最早應該是上海提供給國際社會的,1月11日,次日中共官方正式提交。

另一個報導是3月16日,軍科院陳薇團隊的疫苗就獲得批准進入臨床實驗了。 都在2個月左右。這個速度是相當驚人的。寨卡疫苗用了7個月,一般4個月就屬於飛速了。

2009 年,研究者採用了季節性流感疫苗來治療 H1N1—— 只花了六個月,就生產出夠廣泛使用的疫苗。 但那是特例,因為是已經有良好疫苗設計的熟悉病原體。 現在的世界紀錄是42天開發出可測試的疫苗,不過這正是CCP病毒疫苗中國的開發速度。本身就是存疑的。

疑問:1)如果是2個月就用於人,或進入臨床實驗,就是在疫苗開發第一階段,即探索性研究階段,提出各種方案找出安全且可複製的疫苗設計這部分被省略了。也許這就是祕魯媒體上周披露,國藥集團兩種疫苗在祕魯的三期臨床試驗結果,有效率分別為33%和11.5%的原因,

2)另一個可能性就比較可怕,就是國藥集團或陳薇團隊早於1月份就有了病毒株開始研發疫苗了。這部分證據我以前討論過,但現在值得再說一下

美國國務院從情報系統得到消息,武漢病毒所(WIV)2019年秋天有研究人員得病,症狀如CCP病毒,前發改委副主任高尚全披露,中央從2019年12-28~2-14用55天討論兩會是否延期。

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內科主任張繼先在12月26日、27日查出了4個不明原因肺炎的病例。12月27日報醫院,醫院當天上報給江漢區疾控中心,但沒有到達國家CDC,因為高福不知道,中間有人攔截了,誰敢攔截?

最高層。最高層怎麼知道的?完全知情,WIV不屬地方管,屬中科院和軍方,一定是出事了(WIV泄露病毒?),立即從這兩條線上報直通中央。

《横河觀點》制作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