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1560億元人民幣進了誰的腰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年來,中共一再強調黨的「絕對領導」。黨的「絕對領導」通過誰來實現?就是中共各級組織的第一把手。於是,在這些第一把手的「絕對領導」下,出現了許多幾乎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絕對腐敗」。

2019年被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接管,去年11月23日宣布破產的內蒙古包商銀行,其第一把手李鎮西,就是這樣一個實行「絕對領導」導致「絕對腐敗」的典型。

1998年,包商銀行成立,李鎮西成為包商銀行科技支行行長。2002年,李鎮西升任包商銀行行長,2003年任包商銀行黨委書記、行長,2008年任包商銀行黨委書記兼董事長。至2019年被查,任包商銀行第一把手長達17年。

據曾任包商銀行接管組組長的周學東講,在接管前的相當一段時間裡,包商銀行內部是在李鎮西一個人領導下運轉的,即使李鎮西2014年起不再擔任黨委書記,改由監事長李獻平兼任,但董事長「一個人說了算」的局面牢不可破,「李鎮西統帥『三軍』,是事實上的內部控制人和大股東代理人,董事會、黨委、經營決策層皆直接聽命於他」。

包商銀行的第一大股東是誰?就是明天集團,持股比例達89.27%。周學東說,「清產核資結果顯示,2005年至2019年的15年裡,『明天系』通過註冊209家空殼公司,以347筆借款的方式套取信貸資金,形成的占款高達1560億元,且全部成了不良貸款。」

也就是說,明天集團通過包商銀行第一把手李鎮西,以「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將1560億元全部「套」走了,1分錢也收不回來了。

2015年12月,包商銀行向市場公開發行65億元、期限10年的二級資本債。然而,至2019年5月人民銀行、銀保監會接管包商銀行後,發現其不良貸款率高達98%,已嚴重資不抵債。到2020年11月13日,包商銀行發布公告稱,65億二級資本債本金「全額減記及累積應付利息不再支付」。

也就是說,在包商銀行第一把手李鎮西的「輾轉騰挪」下,民眾以購買債券的方式,存在包商銀行的65億元,全部從包商銀行消失了,債券持有人1分錢的本金也要不回來了。

包商銀行畢竟只是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的一家商業銀行,李鎮西的上面有包頭市委書記、市長,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自治區政府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務院總理。從業務上說,李鎮西的上面有包頭市銀監分局局長、內蒙古銀監局局長、中國銀保監會會長。李鎮西怎麼就能在包商銀行實行「絕對領導」呢?

關鍵有三:

第一,李鎮西通過給上級送錢送物將相關領導全搞定。

包商銀行被接管後,與包商銀行腐敗案有關的原內蒙古銀保監局黨委書記、局長薛紀寧,黨委副書記、副局長宋建基,黨委委員、副局長陳志濤,黨委委員、紀委書記、副局長劉金明,黨委委員、副局長賈奇珍全部落馬。

其中,薛紀寧因受賄金額「特別巨大」被提起公訴。宋建基因受賄2.29億元,陳志濤因受賄2138萬元,賈奇珍因受賄5000多萬元,被開庭審理。劉金明因收賄3166萬元,被判刑12年。

在劉金明的判決書中,記錄了李鎮西給他送錢送物的若干事實。比如,2013年夏天,李鎮西在內蒙古飯店送給劉金明200萬元人民幣。

2016年7月,李鎮西送給劉金明一套價值近1000萬元的房產等。這套房產位於北京市朝陽區望京東,價值783多萬元人民幣,車位2個,購買價61萬元,支付裝修費155.1萬元,總計999.9萬元。2017年9月至案發前,該房屋和車位一直由劉金明的女兒劉晶晶居住使用。

這些收受了李鎮西巨額錢財的貪官們,對他們的上級肯定也是「又跑又送」。李鎮西們通過金錢與權力的交易,織就了一個錢權交易網。這是李鎮西在包商銀行實行「絕對領導」的重要保障。

第二,李鎮西背靠肖建華直通中共最高層的權貴家族。

包商銀行實際上是肖建華的明天集團的控股銀行。李鎮西相當於肖建華聘請的CEO。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明天系之所以能成為首家擁有金融全牌照的民營資本集團,與肖建華不斷結交政界權貴並成為替權貴家庭牟利的「白手套」有重要關係。肖建華有句口頭禪:「北京每個太子黨都有價碼。」

2017年1月,肖建華被從香港帶回中國大陸受審。2月,中南海消息人士向大紀元透露,肖建華案是中南海頭號大案。據海外媒體報道,肖建華是中共江澤民、曾慶紅、李嵐清、賈慶林、劉去山等權貴家族,在金融市場圈錢最重要的「白手套」。

肖建華從包商銀行套走的1560億元,其中一部分很可能流入了這些中共權貴家族的腰包。

李鎮西背靠肖建華,肖建華背靠江澤民、曾慶紅。這樣,從某種意義上說,李鎮西在中共最高層也有保護傘。這使李鎮西在包商銀行實行「絕對領導」顯得更加底氣十足。

第三,通過虛假宣傳獲得大量榮譽增加「絕對領導」資本。
中共黨員領導幹部,特別是第一把手,要實行「絕對領導」,都離不開虛假宣傳和沽名釣譽。李鎮西也不例外。

近些年來,李鎮西及其領導的包商銀行獲得了一大堆榮譽。李鎮西曾被評為「首屆感動內蒙古人物」、「中國十大財智英才」、「2011-CCTV中國經濟年度人物」、「中國企業文化領軍人物」、「社會責任引領人物獎」、「中國城市商業銀行年度風雲人物」、「全國勞動模範」、「十佳高級政工師」等,還曾「當選」中共十七大代表。

包商銀行曾獲得「2005年全區金融工作最佳業績獎」,2006年、2007年獲「全區金融發展突出貢獻獎」,「2009年度最佳城市商業銀行」,「2009年度全國大型城市商業銀行競爭力第一名」,「2010中國最佳中小企業服務銀行」,「全國文明單位」,「2011年度全國支持中小企業發展十佳商業銀行」,「2011年度最佳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城市商業銀行」,「中國企業品牌文化管理十佳單位」等。

中共的許多黨媒,如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經濟日報》、《光明日報》、人民網、新華社等都曾對包商銀行進行過吹捧。

這些虛名和光環籠罩著李鎮西,使他顯得特別地卓爾不凡,更增添了他在包商銀行內「說一不二」的分量。

或許有人說,2014年之後,李鎮西已經不當包商銀行黨委書記了,怎麼還說他在實行黨的「絕對領導」?

其實,在中共黨內,實行「絕對領導」的那個人,可能什麼職務也沒有,但是,有權有勢,就能「一言九鼎」。江澤民什麼職務也沒有了,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必須聽江的;否則,胡就有可能被江趕下台。胡當政十年,在內政外交的重大問題上,真正說了算的,是江澤民。

英國歷史學家阿克頓勳爵有一句名言:「權力趨向腐敗,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

中共所說的實行黨的「絕對領導」,不管表面上說得多麼動聽,其實質都是,從上到下,各級一把手的「絕對領導」。且這種「絕對領導」的背後都有見不得人的各種權權交易、權錢交易、上下勾連、欺上騙下等。

隨著這些一把手的權力越來越大,其所在機關、部門、地區、單位,逐漸變成他們獨斷專行的「獨立王國」;他們變成「土皇帝」,誰也監督不了;到最後,必然走向「絕對腐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