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杰:中國人大會議到底是個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第十三屆人大第四次會議正在北京召開。近3000名人大代表聚集北京。這自然是一個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和開創未來的大會。香港特首和立法會選舉制度將會被改變,香港民主的最後一個標誌將被抹去,取而代之的將是「共產黨領導一切」,香港正式成為中國的一個南方城市,國際金融中心美譽的東方之珠已成為昔日的記憶。

人大會議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呢?今天我就與朋友們聊聊這個話題。

中國人大會議從性質上說類似民主國家的議會,當然從名義上說它是中國最高權力機關,其地位還高於西方議會。因為西方議會雖然代表人民,但它只是三權分立中的一權。

中國有一個特殊現象,那就是名義地位越高,現實地位就越低。比如憲法,名義上地位高於天,但現實中也就是一張寫滿人民權利的廢紙。人大會議也一樣,它就是一枚橡皮圖章,共產黨的奴僕和附庸。中國老百姓眼睛是明亮的,他們調侃人大代表道:領導點名當代表,乘坐軟臥去報道,住進賓館吃好飯,投下一張報恩票。年齡大、不要怕、還有政協和人大。當然,進入習近平時代後,中國人大代表的好日子也到了頭,他們被嚴格監視著,稍有不慎,就會遭遇滅頂之災。

第一,人民代表從哪裡來?

根據中國的《憲法》和《選舉法》,全國人大和地方人大分為直接選舉和間接選舉兩種形式。不設區的省、市轄區、縣、自治縣、鄉、民族鄉、鎮的人民代表由選民直接選舉,省自治區、直轄市設區的市、自治州的人大代表通過間接選舉方式產生。全國人大代表不超過3000人,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有2980名代表,代表的產生按行業、黨派進行比例分配,確定具體名額。

名義上,人民代表由人民選舉產生,對人民負責,由人民監督,但實際上,人民代表由黨指定產生,對黨負責,由黨監督。就說直選,也是黨組織控制,提名產生。

當然在不同的政治環境下,中共的控制程度會有所不同,甚至還會出現寬鬆現象。比如,在湖北從事教育工作的姚立法1988年起,連續五年擔任潛江市人大代表。他在任期內追查湖北荊州、仙桃、天門三市教師工資一億元白條事件,關注村官被非法撤換事件,彈劾民政局局長事件。但隨著中共政治收緊,姚立法在2003年11月的換屆選舉中落選了。2011年2月,姚立法被監視居住,此後每到敏感時期都被他任職的學校限制人身自由。2011年7月4日凌晨,姚立法冒著生命危險跳樓逃脫非法軟禁。學校當局和警方四處搜查,並對他妻子實施了貼身跟蹤,家中也新安裝了數個攝像頭。後來姚立法在北京一朋友家,被便衣警察強行帶走,成了「人民公敵」。

在人大代表的間接選舉中:中共會成立臨時黨委,中組部,人大常委會確立好候選人人選,候選人也分為指定侯選人和「陪襯」候選人(為滿足差額選舉要求,保證中共內定候選人當選,而推舉的候選人,被民眾調侃為「陪襯」)。所以說,整個人大代表選舉不是普選,不是人民選舉而是黨選。

第二,從俱樂部、名利場到大合唱

全國人大約3000代表,各級官員占60%,如省委書記、省長、市長、市委書記等。據彭博社報道,全國人大代表中最富有的人2011年的財富淨值超過美國國會全部535名議員,美國內閣成員和9名大法官的財富淨值總和。

在龐大的人大軍團中,還有一個頗吸引眼球的團隊,那就是明星方陣。他們來自社會各方面,有演藝界、央視大腕,奧運冠軍,勞動模範以及科學家等。如遇記者採訪,他們激情澎湃,大都會說:工作報告振奮人心,催人奮進,為我們指出了前進的方向;非常榮幸參加人大會,感到很光榮;群眾對中央政策舉雙手贊成,我要把群眾加快發展的願望帶上去等等。在以往的人大會議期間,會務組大都安排他們進行文藝演出和體育表演,這些代表們開會開累了,此時才找到了感覺似的,亢奮不已,於是鑼鼓喧天、歌聲嘹亮。但習近平執政以來,他們已不可能再這樣歡樂了,因為天無二日,核心只有一個。

四、人肉表決機器

去年6月28日,人大代表申紀蘭在山西省長治市逝世,享年91歲。申紀蘭曾是山西省長治市平順縣西溝鄉農民,1946年10月參加工作,1953年8月加入中共,從1954年她18歲時,被官方指定為全國人大代表。從毛澤東時代的「大躍進」、「文化大革命」,鄧小平時代的「改革開放」到江澤民、胡錦濤及習近平時代,其六十多年的代表資格被稱為中國人大的「活化石」,是中國唯一一位從第一屆當到第十三屆的全國人大代表。前後66年,堪稱奇蹟。

申紀蘭之所以被關注是因為她66年一直在人大扮演舉手機器人的角色。2010年,人大會議期間,申紀蘭一句「當代表就是要聽黨的話,我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一語道破她人大代表「終身制」的玄機。

山西太原學者周濤說,申紀蘭是中國人大代表制度的典型人物:「她對全國人大起的什麼作用並不重要,她就是全國人大制度的一個縮影,她是作為人大代表制度的模型,她的意義在於中國人大制度就是舉手,而不是提意見。」

政治理論家胡平先生認為,申紀蘭之奇,不在於她永遠見風使舵,永遠投機,而在於她居然能轉來轉去,而永遠內心不糾結,不苦惱,永遠不懷疑,不反思。這就不是阿倫特的「平庸之惡」所能解釋得了的。申紀蘭稱得上中國人大代表中的代表和標本,她最完美地向世人詮釋何謂中國人民代表大會。

人大代表們常提出雷人、荒謬的議案,如「農村兒童不應該鼓勵上大學,因為農村孩子一旦開始學習了,他們將不會再回到祖祖輩輩生活過的家鄉,這將是一場悲劇。」「對拆遷要天價的,沒上行政手段就上手段,老百姓給點臉就上房揭瓦了」。「如果20歲左右女生們的男朋友買不起房子的話,就建議女生去找那些能夠買得起房子的40歲左右的男人結婚,20歲左右的男生可以等到40歲的時候再找20歲女生結婚」。

但今天,他們連雷人的議案都不敢再提了,害怕惹惱習近平,歌頌是最安全和保險的。2016年習近平正在出席湖南代表團審議會議。湖南省委書記徐守盛說:「春節前一首生動反映總書記情系十八洞村的精準扶貧歌曲《不知該怎麼稱呼你》迅速唱響三湘大地。」
 
五、人大代表不議政

全國人大代表均為兼職,每年會期10天,3000人開會,只可能學習文件,根本無法議政。他們大多是利益集團的代言人,不可能去關注人民真正關心的問題,如腐敗、食品安全、道德淪喪、環境污染、醫療、拆遷、上學難。

人大代表也不是人民選舉的,是共產黨恩賜的,他們當然要維護共產黨的利益。中共再荒唐的建議,他們也會乖乖舉手贊成。他們當中有多少人僅僅希望與習近平握個手,照個合影,至於民族的未來,那不是他們操心的事。正如儲安平先生所言:在國民黨統治下,這個「自由」還是一個「多」「少」的問題,假如共產黨執政了,這個「自由」就變成了一個「有」「無」的問題了。坦白言之,今日共產黨大唱其「民主」,要知共產黨在基本精神上,實在是一個反民主的政黨。就統治精神上說,共產黨和法西斯黨本無任何區別,兩者都企圖透過嚴厲的組織以強制人民的意志。在今日中國的政爭中,共產黨高喊「民主」,無非是鼓勵大家起來反對國民黨的「黨主」,但就共產黨的真精神言,共產黨所主張的也是「黨主」而決非「民主」。儲安平先生70年前的話可謂一語成讖。

現在,我們總結一下。中國全國人大代表來自中共的指定,其功能就是舉手贊成,充當人肉表決機器。儘管在寬鬆的政治氛圍下,人大會也會偶爾響起反對聲,但那只是浪花一朵。只要中共的極權主義本質不變,人大會議只可能是枚橡皮圖章和中共的民主花瓶。本次人大後對香港選舉制度的改變將為香港的民主和法治畫上句號。人大會議上會響起反對聲音的響雷嗎?我的回答是不可能,因為演員的本分是完成規定的表演。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