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交通罰款三千億 人大代表曝陷阱內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2日訊】中國各地交警罰款「創收」的新聞屢見不鮮。中共兩會期間,有人大代表提到,「電子警察」存在不合理及濫用的情況已經很多年,交管部門由此產生巨額罰款收入。他還曝光了交管部門設置「罰款陷阱」和釣魚執法的種種黑幕。

中共兩會3月11號閉幕,會議期間,全國人大代表、重慶索通律師事務所律師韓德雲提出建議,規範各地設置使用「電子警察」的標準,限制地方交管部門利用「電子警察」獲得罰款收入的空間。

「電子警察」也叫電子眼,或監控攝像頭,可以抓拍司機闖紅燈、超速以及違章停車等行為。

根據官方統計,2020年全國交通罰款總額3000億元(人民幣,下同)左右。按照中國現有汽車保有量2.75億輛來算,平均每輛車的罰款高達1090元。

韓德雲介紹,在某些電子眼密集區域,如北京京新高速箭亭橋北進京方向,機動車違反禁止標線指示的違法行為,一個月內高達40790起,平均每天1359起。

他說,很多年前他就發現中國交通道路標識和電子眼設置的不合理及濫用情況,交管部門由此產生了巨額罰款收入。

他舉例說,有些省市故意在部分平整、空曠的道路上規定較低的最高時速,並在同一條道路上設置多個限速規定,但之間沒有緩衝地帶轉換,一旦在道路暢通時改變車輛行車道設置導致壓線,或在路邊區域一律給予停車違章處罰等。

韓德雲說,還有一些道路上的超強閃光裝置,不但帶來交通安全隱患,更成為交管部門的「罰款陷阱」。

大陸警察李先生告訴新唐人,交管部門罰款和地方經濟和財政收入掛勾,這是部門的利益。

大陸警察李先生:「罰款的30%歸地方財政,70%歸他們部門,所以說他們都有利益的,現在到處是監控,到處探頭,到處罰款,在中國已經見怪不怪了。」

李警察說,這個問題存在很多年了,即使兩會代表提案也解決不了。

李先生:「實際上他這個提案對老百姓是有好處的。但是,對這個設置監控探頭的這個罰款的部門肯定是不利的。所以說他們要極力的抵制這個事兒。」

多年以來,中國各地交警罰款「創收」的新聞屢現報端。罰款已經成為交管部門的斂財「法寶」。

早在2014年,一名辭職的交警在天涯論壇上曝光,交警大隊每年都有罰款指標,這些指標又按照比例分配到各個中隊,中隊再把指標分配給外勤交警。交警平均每天必須開出2000元左右的罰單才能完成任務。每年超額完成的部分將給予30%的獎金,所有的交警每年都是超額完成。

2016年3月,上海公安局進行道路交通違章整治行動,全市6,700多名交警全部上崗。網上曝光的一條通知顯示,交警沒完成當日的處罰數量不能下班,而處罰量是根據上海市委下達的指標。

2018年3月的中共兩會期間,廣州市政協委員韓志鵬炮轟交警,罰款如同開印鈔機!一個交警隊50天罰款970萬,那全國罰了多少啊?全國交警罰沒的天量罰款去哪裏了?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說,交管部門為了幫地方政府創入,設置各種各樣的陷阱搶劫民財。

賴建平:「所以有的人把這些交警描繪成有執照的強盜,就是他打着合法的招牌,實際上是搶劫民財,實際上是在搜羅民財,他們以彌補他這個稅收不足部分,明的稅收不夠了,他就暗中用這種方法帶有搶劫敲詐、車匪路霸的性質,去搶劫民財去侵蝕老百姓的物質財物。」

賴建平說,因為各級地方政府部門財政吃緊,它的合法的稅收不夠。所以它讓這個交管部門,設陷阱罰款,這事曝光了無數次,事後又死為復燃,甚至變本加厲。

賴建平:「這個是政權的性質決定的。政府各級政府一定要搞錢,他的這個用錢的地方太多了,鋪張浪費的、維穩的各式各樣的費用太多了。那么正常稅收它不足以他們揮霍浪費,不足以他們維穩。所以他們通過各種明的暗的手段,去增加財政收入。」

賴建平說, 這是中共治下中國社會的一個癌症,專制政權性質不變,這個問題都解決不了。

採訪/易如 編輯/李韻 後製/李沛靈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