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法國大革命正在攻擊美國革命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Wesley J. Smith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毫無理智!」如今,我們說過多少次這句話?還可以喋喋不休地說下去。

(二十世紀最卓越的兒童文學家、教育學家)蘇斯博士(Dr. Seuss)突然成了不受歡迎的人,他的六本書因為「種族主義」和「仇恨」而被停止出版。毫無理智!

《哈利`波特》的作者羅琳(J.K. Rowling)因為宣稱男孩天生是男性、女孩天生是女性而廣受詬病。毫無理智!

為了反對種族主義,亞伯拉罕‧林肯的雕像被拆除,以這名偉大的解放者命名的學校被迫更名。毫無理智!

假仁假義的教育家們譴責數學教育專注於得到「正確答案」,是白人特權和男權的表現。突然之間,數學開始關乎社會正義了。毫無理智!

不,事實上不是。「封殺」正如其名,是一種冷酷的計謀,執行起來帶著有預謀的惡意。目的不是說服。社會排斥、媒體去平台化和對古老傳統的踐踏,並不是為了改革體制或促進社會進步。相反,重點是摧毀每一個傳統的宗教、社會和政治制度,這些制度被認為是建設西方文明的罪魁禍首,最終以「覺醒」(Woke,註:政治術語,指對重大的事實或議題有意識並積極關注,尤其是對種族或社會正義問題)的形象重建社會。

說得簡單點就是:法國大革命正在攻擊美國革命

(譯者註:法國大革命又稱法國資產階級革命,是1789年7月14日在法國爆發的革命,統治法國多個世紀的波旁王朝及其統治下的君主制在三年內土崩瓦解。)

(譯者註:美國革命是指在18世紀後半葉導致了北美洲十三個州的英屬殖民地脫離大英帝國並且創建了美利堅合眾國的一連串事件與思潮。美國獨立戰爭(1775年—1783年)是革命的一部分。)

法國大革命?我瘋了嗎?

我不這麼想。當然,情況有所不同。「安提法」(Antifa)和他們的「覺醒者」(wokester)同夥不會攻擊一個生活在輝煌中的國王,而普通民眾卻在挨餓。可以肯定的是,在公共廣場上沒有安裝斷頭台來砍人頭,至少在字面上沒有。

但我相信,我們正處於一場社會動盪之中,其激進程度和潛在的破壞性,與18世紀末撕裂法國的那場革命一樣。這場革命的目的是要徹底摧毀傳統的美國主義,就像最初的版本摧毀了法國君主制一樣。

法國大革命不僅僅是一個歷史事件,它也可以被認為是一種隱喻,描述了特別具有破壞性的烏托邦狂熱。

同樣,美國革命所涉及的不僅是最終導致美國獨立的事件,而且也是有秩序的自由和個人自由的價值體系的體現。這兩次劇變的價值觀,無論是歷史的還是隱喻的,都是對立的。

認識到新法國革命和美國革命並不是一回事,但在現實世界中卻可以有共同的屬性,我們可以得出以下一般性看法:

●法國大革命是烏托邦式的,相信社會的完美需要一個強大的中央集權結構。矛盾的是,美國革命是保守的,它的權力中心是自由的個人。

●法國大革命注重自我放縱。美國革命注重自我克制。

●法國大革命是專制的。它利用制度力量來強迫人們堅持革命的價值觀。用今天的說法,這個目標就是公平,也就是結果的平等。美國革命主張機會平等,它創造了一種制度,使人們能最大限度地發揮其才能和特質,而不考慮他們的膚色、性別或任何其它劃分。

●法國大革命只允許經過批准的言論,規定了可接受的詞彙。美國革命明白,理智的人可能會有不同的看法。對付糟糕言論的解決辦法不是懲罰,而是用更好的言論來反駁。

●法國大革命厭惡傳統宗教,尤其是正統的基督教,並試圖在公共領域建立一種強制性的世俗化,所有人都必須對其頂禮膜拜。(例如,《平等法》將跨性別意識形態強加於整個社會,包括強迫女性運動讓生理上的男性參加。)

美國革命主張宗教自由,即按照自己信仰的戒律生活的權利,是一項基本人權。(因此,宗教和平主義者可以合法地避免服兵役,即使是在戰爭時期也是如此。)

●法國大革命的論點主要是建立在超感性的基礎上。它的強大工具是道德上的恐慌和被激起的暴徒橫掃一切,不允許有不同意見。美國革命認為,它最有效的策略是對既定的道德和法律原則進行自由和公開的討論,允許人們持不同意見。

●法國大革命相信由全能政府保障的「積極權利」,即使這意味著公民被迫接受這些規定。美國革命認為權利來自上帝,或者是人性的一部分。因此,政府的建立不是為了保證幸福,而是為了維持一個開放和自由的社會來追求幸福。

《聖經》上說,什麼樣的樹結什麼樣的果,我認為哲學體系也是如此。

法國大革命的歷史成果是專制、死亡和毀滅——法國的恐怖統治、俄羅斯的布爾什維克革命、中國災難性的文化大革命,所有這些都是法國大革命的價值觀和狂熱所追求的。

美國革命的成果是西方的個人自由水平不斷上升到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水平,並建立了地球上最繁榮的社會。這就是為什麼世界上受壓迫的人們,冒著生命危險來到美國的原因,他們相信美國夢。

推動美國的法國式革命的激情需要時間來積累。但如果我們保持堅定和反抗,如果我們不屈服於雅各賓派的欺凌,那一天終將到來。俗話說得好,革命總是自食其果。

但我擔心我們的情況在好轉之前會變得更糟。

今天,蘇斯博士被封殺了。明天可能會是羅傑斯先生(Mr. Rogers),畢竟他是一個白人、男性、基督教牧師,他描述了在一個享有特權的郊區的生活,並用壓迫性的二元術語「男孩和女孩」對他的兒童聽眾講話。砍掉他的頭!

(譯者註:羅傑斯先生名叫弗雷德羅傑斯(Fred Rogers),是美國最著名、影響最深遠的兒童電視節目製作人及主持人,深受美國一代又一代小朋友的喜愛。)

原文:The French Revolution Is Attacking the American Revolutio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韋斯利‧J‧史密斯(Wesley J. Smith)是美國發現研究所(Discovery Institute)人類例外論研究中心(Center on Human Exceptionalism)主席。

本文僅表達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