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法国大革命正在攻击美国革命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Wesley J. Smith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毫无理智!”如今,我们说过多少次这句话?还可以喋喋不休地说下去。

(二十世纪最卓越的儿童文学家、教育学家)苏斯博士(Dr. Seuss)突然成了不受欢迎的人,他的六本书因为“种族主义”和“仇恨”而被停止出版。毫无理智!

《哈利`波特》的作者罗琳(J.K. Rowling)因为宣称男孩天生是男性、女孩天生是女性而广受诟病。毫无理智!

为了反对种族主义,亚伯拉罕‧林肯的雕像被拆除,以这名伟大的解放者命名的学校被迫更名。毫无理智!

假仁假义的教育家们谴责数学教育专注于得到“正确答案”,是白人特权和男权的表现。突然之间,数学开始关乎社会正义了。毫无理智!

不,事实上不是。“封杀”正如其名,是一种冷酷的计谋,执行起来带着有预谋的恶意。目的不是说服。社会排斥、媒体去平台化和对古老传统的践踏,并不是为了改革体制或促进社会进步。相反,重点是摧毁每一个传统的宗教、社会和政治制度,这些制度被认为是建设西方文明的罪魁祸首,最终以“觉醒”(Woke,注:政治术语,指对重大的事实或议题有意识并积极关注,尤其是对种族或社会正义问题)的形象重建社会。

说得简单点就是:法国大革命正在攻击美国革命

(译者注:法国大革命又称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是1789年7月14日在法国爆发的革命,统治法国多个世纪的波旁王朝及其统治下的君主制在三年内土崩瓦解。)

(译者注:美国革命是指在18世纪后半叶导致了北美洲十三个州的英属殖民地脱离大英帝国并且创建了美利坚合众国的一连串事件与思潮。美国独立战争(1775年—1783年)是革命的一部分。)

法国大革命?我疯了吗?

我不这么想。当然,情况有所不同。“安提法”(Antifa)和他们的“觉醒者”(wokester)同伙不会攻击一个生活在辉煌中的国王,而普通民众却在挨饿。可以肯定的是,在公共广场上没有安装断头台来砍人头,至少在字面上没有。

但我相信,我们正处于一场社会动荡之中,其激进程度和潜在的破坏性,与18世纪末撕裂法国的那场革命一样。这场革命的目的是要彻底摧毁传统的美国主义,就像最初的版本摧毁了法国君主制一样。

法国大革命不仅仅是一个历史事件,它也可以被认为是一种隐喻,描述了特别具有破坏性的乌托邦狂热。

同样,美国革命所涉及的不仅是最终导致美国独立的事件,而且也是有秩序的自由和个人自由的价值体系的体现。这两次剧变的价值观,无论是历史的还是隐喻的,都是对立的。

认识到新法国革命和美国革命并不是一回事,但在现实世界中却可以有共同的属性,我们可以得出以下一般性看法:

●法国大革命是乌托邦式的,相信社会的完美需要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结构。矛盾的是,美国革命是保守的,它的权力中心是自由的个人。

●法国大革命注重自我放纵。美国革命注重自我克制。

●法国大革命是专制的。它利用制度力量来强迫人们坚持革命的价值观。用今天的说法,这个目标就是公平,也就是结果的平等。美国革命主张机会平等,它创造了一种制度,使人们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其才能和特质,而不考虑他们的肤色、性别或任何其它划分。

●法国大革命只允许经过批准的言论,规定了可接受的词汇。美国革命明白,理智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对付糟糕言论的解决办法不是惩罚,而是用更好的言论来反驳。

●法国大革命厌恶传统宗教,尤其是正统的基督教,并试图在公共领域建立一种强制性的世俗化,所有人都必须对其顶礼膜拜。(例如,《平等法》将跨性别意识形态强加于整个社会,包括强迫女性运动让生理上的男性参加。)

美国革命主张宗教自由,即按照自己信仰的戒律生活的权利,是一项基本人权。(因此,宗教和平主义者可以合法地避免服兵役,即使是在战争时期也是如此。)

●法国大革命的论点主要是建立在超感性的基础上。它的强大工具是道德上的恐慌和被激起的暴徒横扫一切,不允许有不同意见。美国革命认为,它最有效的策略是对既定的道德和法律原则进行自由和公开的讨论,允许人们持不同意见。

●法国大革命相信由全能政府保障的“积极权利”,即使这意味着公民被迫接受这些规定。美国革命认为权利来自上帝,或者是人性的一部分。因此,政府的建立不是为了保证幸福,而是为了维持一个开放和自由的社会来追求幸福。

《圣经》上说,什么样的树结什么样的果,我认为哲学体系也是如此。

法国大革命的历史成果是专制、死亡和毁灭——法国的恐怖统治、俄罗斯的布尔什维克革命、中国灾难性的文化大革命,所有这些都是法国大革命的价值观和狂热所追求的。

美国革命的成果是西方的个人自由水平不断上升到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水平,并建立了地球上最繁荣的社会。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受压迫的人们,冒着生命危险来到美国的原因,他们相信美国梦。

推动美国的法国式革命的激情需要时间来积累。但如果我们保持坚定和反抗,如果我们不屈服于雅各宾派的欺凌,那一天终将到来。俗话说得好,革命总是自食其果。

但我担心我们的情况在好转之前会变得更糟。

今天,苏斯博士被封杀了。明天可能会是罗杰斯先生(Mr. Rogers),毕竟他是一个白人、男性、基督教牧师,他描述了在一个享有特权的郊区的生活,并用压迫性的二元术语“男孩和女孩”对他的儿童听众讲话。砍掉他的头!

(译者注:罗杰斯先生名叫弗雷德罗杰斯(Fred Rogers),是美国最著名、影响最深远的儿童电视节目制作人及主持人,深受美国一代又一代小朋友的喜爱。)

原文:The French Revolution Is Attacking the American Revolutio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韦斯利‧J‧史密斯(Wesley J. Smith)是美国发现研究所(Discovery Institute)人类例外论研究中心(Center on Human Exceptionalism)主席。

本文仅表达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