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潘石屹之子被通緝 馬雲仍常飛北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6日訊】 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3月15日,星期一,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今日焦點:步步緊逼?潘石屹之子通緝;《金融時報》:馬雲仍常飛北京;《華日》:阿里的下一個是騰訊

Sydney:地產大亨潘石屹的兒子,傳因為發布中印邊境死亡人數信息,遭到中共警方的跨境通緝

秦鵬:馬雲風波未了,《華爾街日報》剛傳出中國政府整頓阿里的計劃,稱要罰款9.75億美元,週一,又傳出阿里將被要求剝離媒體業務。這是終局還是放風?下一個會是騰訊嗎?

同日,《金融時報》則放出了一個看似不同的消息,稱私人飛機的記錄顯示,馬雲仍可常飛北京,顯然未出局。

潘石屹之子疑被通緝

Sydney:中國知名地產商潘石屹的兒子潘瑞,只因為在微信上說了中印邊境解放軍死傷多類似言論,現在遭警方追捕,北京警方今天發布通報,要人在國外的他儘快回國接受調查處理。

潘瑞是在去年6月23日,在微博一條留言中,指解放軍「據說至少一個營地被印度活埋了,好像沒機會天葬。」就被涉嫌詆毀戍邊官兵。警方表示他侮辱、誹謗、侵害英雄烈士的名譽,損害社會公共利益,將依法堅決予以打擊。

秦鵬,這又是一個在中國共產黨下沒有言論自由的案例。不過為什麼北京警方會認為他那樣說,是涉嫌詆毀戍邊官兵,且暗指印中邊境解放軍傷亡數字
是虛報?

秦鵬:中共政權現在越來越感到危機,所以在拚命集權,打壓一切不同聲音,把一切與官方不一致的意見,都視為對當局權威的挑戰,所以,在警方來看,這不是對一個具體事實認定的問題,而是服從不服從管理的問題,以及中共政權能不能穩定的問題。

所以,才會有所謂的保護英烈法,以及一起起的跨省抓捕。同時,中共覺得現在實力大增了,美國等開始衰敗了,用習近平的話講,可以平視世界了,所以又壯起膽子搞出一次次的跨境抓捕。

Sydney:地產商人潘石屹的兒子潘瑞,自2020年2月2日離開北京後,就一直在境外。他的留言是在那之後,6月23日發的,因此網絡上也有人說「潘石屹的兒子在西方自由世界,接受了自由思想,認識到中國所謂的歷史,英烈,都是杜撰出來的。這一部分權貴在中國是既得利益者,進入西方世界,他們已經覺醒了。」

秦鵬:這已經不是潘瑞第一次被傳發布敏感信息。目前潘瑞微博帳號已經被封禁,可以確定這次被追逃的就是潘石屹兒子潘瑞本人。

去年4月1日,他曾經連續發了多條敏感性的微博信息,追問公民記者「陳秋實」的下落,甚至影射中共「六四」屠殺,引發了網民的關注和廣傳。

潘瑞:「穩定,不可建立在謊言之上,萬丈高樓如是由謊言做的地基,照倒。」

「解封了,秋實呢?」

4月1日當天,潘瑞還臨時更換了頭像,把一個疑似影射89「六四」坦克人的漫畫換成了自己的微博頭像,並邀請他人也參加。

外界還發現,潘瑞早前曾轉發「六四」期間上街的一位青年接受外媒採訪時的視頻截圖。

當時,有人在評論中問:「潘公子號不要啦?」他也在評論區回答:「不要了。沒意思。」

還有網友擔心地回覆:「老哥,你真不怕抓啊!」潘瑞則回覆:「『死我都不怕我怕你?』秋實說的,就憑這句話,我挺這條漢子。」

又有人接著回應「不說那三個字(共產黨)已經很給面子了。」(註:陳秋實被抓前曾在視頻中說「死我都不怕我怕你共產黨?」)

這些微博帖文都被刪除了。

潘石屹與任志強關係很好

Sydney:去年潘瑞發上述微博的時候,有人說他是為他爸爸潘石屹的好朋友任志強鳴冤。國企集團前總裁任志強去年因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及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被判刑十八年。但是,大家普遍認為,他批評中國體制抗疫失敗,侮辱習近平是「小丑」,赤裸著身子也要當皇帝,才是他被判刑的真正原因。是不是潘瑞或多或少也受任志強的影響呢?

秦鵬:潘家和任志強關係很好,我從2010年開始註冊新浪微博,潘石屹和任志強經常一起一唱一和地談論中國的一些時弊和問題。兩個人性格差異很大,任志強是典型的山東人性格,直來直去,被稱為任大炮;潘石屹則可能是從小經歷了被中共迫害,會含蓄一些,但是也屬於敢言的一個。

在這樣的家庭成長,潘瑞從潘石屹和任志強身上薰染了敢言的性格,這是肯定的。當然,他從13歲就被送到英國學習,在海外成長起來,當然也會更加敢言一些。

去年3月13日,任志強因為批習近平像小丑一樣赤裸著身子也要稱帝,和大兒子、司機等被抓之後,馬雲、柳傳志、潘石屹等人曾經聯合寫信給習近平,要求釋放任志強。但是中共高層還是執意要抓要判敢言的任志強,當然他們會發聲。

此外,中共的腐敗,包括紅十字會貪腐,大搞國進民退、動用行政手段打擊出售海外資產,潘石屹本人和SOHO中國也被波及,以及在武漢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之後拚命掩蓋等等,導致國內人了解真相的人都相當不滿,作為潘石屹本人可能更多會想辦法出售資產、用腳投票,但是作為年輕人的潘瑞直接發聲也就不奇怪了。

去年2月份,疫情爆發時,湖北紅十字會醜聞卻再度爆發,潘瑞就曾經發帖力挺自己的父親不參與捐贈,引發熱議。

阿里巴巴:傳要被天價罰款,還需剝離媒體

Sydney:我們再來看中國的另一個富翁,馬雲的故事。從去年馬雲在上海一場會議批評中國金融監管制度後,阿里巴巴日子就開始不好過,螞蟻集團上市計劃也隨之被叫停。之後馬雲還是風波不斷。上週五,《華爾街日報》報導,傳出中共考慮對阿里巴巴開出史上最高價罰款,要求阿里巴巴與馬雲進行切割。今天又有消息,傳出中共當局要求阿里巴巴剝離媒體業務。

首先看到這個天價罰款,中共反壟斷監管機構正考慮對阿里巴巴處以創紀錄的罰款,金額可能超過高通公司(Qualcomm)2015年的9.75億美元罰款。知情人士說,阿里巴巴被要求停止名為「二選一」的作為,主管機關認定,阿里巴巴以此懲罰同時在京東等同業平台上賣產品的商家。

秦鵬,這邊的「二選一」是什麼意思,另外,這個懲罰合理嗎?

秦鵬:「二選一」主要是阿里巴巴和京東這兩個電商巨頭,為了讓廠商聽命於自己,要求它們只能選擇在其中一家電商平台上賣貨,否則就會遭到懲罰或者乾脆踢出平台。壟斷競爭的一種吧。

從罰款的規模來說,阿里巴巴上個會計年度淨利接近200億美元,支付這點罰金沒問題。部分阿里巴巴高層說,在監管機構打擊公司、員工士氣低落的情況下,就算天價罰款也能讓他們暫時鬆一口氣。

Sydney:秦鵬,有報導引述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的一位發言人說,當局並沒有對阿里巴巴開出創紀錄罰金的計劃,表示如果他們的官網上沒有消息,相關說法就不屬實。你怎麼看這些矛盾的信號?

秦鵬:官方闢謠,不代表不會罰款。中國政府的機構只要不發布,就習慣性闢謠。

而且,從管轄權限看,實際上阿里巴巴的處置方法,是中共最高層才能決定的,作為市場監督管理局只是一個執行機構,沒有決策權,所以在中共最高層下達命令之前,他們可能根本就不會知道。

就在週五當天,中國市場監管總局宣布,依據《中國反壟斷法》,對騰訊、百度、滴滴等十二家企業各處以五十萬元人民幣的罰款,指出他們涉及的十起案件均構成違法實施經營者集中。雖然從金額來看,對這些企業的罰款都很少,而且他們遭到行政處罰大多是因為沒有依法申報收購或合資等經營者集中行為,並非是因為這些行為產生了排除、限制競爭的效果。但是,巨額罰款是針對大公司壟斷常用的處理方法,當然還有整改,以及把企業分拆成一個個更小的業務單元,或者像電信公司那樣一度按照地區進行分拆成南北電信。所以,未來依然可能還會有罰款。

對阿里巴巴來說,我看到金融學者賀江兵說阿里「可能也希望這只『靴子』早點落地,罰款對它來說還好受些,要是被接管或分拆才是更大的災難。」

不過,從《華爾街日報》的報導來說,「監管機構正在考慮是否要求阿里巴巴剝離與其主要在線零售業務無關的部分資產。」我認為,分拆也是極可能的了。

Sydney:是。週一(3月15日)《華爾街日報》又有中共近一步打壓阿里巴巴的消息出來,說「北京要求阿里巴巴撤出其媒體資產」。中國監管部門審視阿里巴巴持有的一長串媒體名單後,對阿里巴巴的媒體資產變得如此龐大而感到震驚。阿里巴巴除了電商業務,也有對媒體機構進行投資,包括在微博約35億美元的股份,持有微博30%股份,是微博第二大股東。另外一個著名的是阿里巴巴於2015年收購《南華早報》。

秦鵬:《南華早報》的投資,我認為應該和其它的區分開來,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是在2015年12月11日,宣布從馬來西亞糖王郭鶴年手裡,收購《南華早報》的。儘管阿里巴巴表示,收購將把《南華早報》的傳統及卓越的編採能力與阿里巴巴在數碼領域的優勢結合起來,為讀者帶來全面、獨到的中國及香港新聞和分析,但是當時外界都懷疑馬雲收購《南華早報》的動機,以及到底是不是他在替中國政府出手來接管這家純英文媒體。

其它的媒體業務,如其說是擔心阿里的媒體影響力,還不如說是擔心阿里對中國巨大的影響力。

企查查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阿里系共對外投資433家公司,發起/參與投資事件529起,總披露投資金額達8,276.9億元人民幣。其中,阿里巴巴參與投資事件360起,螞蟻金服參與128起,其它則主要由阿里影業、阿里健康、菜鳥網絡等投資主體所貢獻。

從投資項目行業分布來看,阿里在企業服務、文化娛樂、電商、交通出行、金融和物流快遞這六大細分行業中的投資活動最為頻繁。先後發起371起投資,累計披露投資金額達5,600.13億元,是總投資金額的67.13%。

從TOP20的項目類型來看,除了餓了麼、滴滴、菜鳥、蘇寧、ofo等典型的互聯網項目外,其它主要類型還包括實體零售(高鑫零售、Samyama)、傳媒文化(分眾傳媒、萬達影業、華人文化)、國企央企(中國聯通、郵儲銀行)以及泛房地產(恆大地產、居然之家)等。

當然,中共不可能公開地把這些龐大的資產都搶走,所以,就從媒體行業開始拆分。

Sydney:我看到《華爾街日報》寫道,「阿里巴巴現在面臨著雙重挑戰:不但要改正主管機關指控的反競爭行為,還要追隨中共的政治目標。這種壓力反映了中國領導層看重國家主義至高權力勝於商業,可能衰弱近幾十年來推動中國經濟增長的創新和競爭精神。」

秦鵬:是。中共當局把它自己的政權穩定看得超過一切,包括企業的發展和國家的創新。

其實,阿里整體來說還是比較聽話的,所以所謂的追隨政治目標,比如互聯網+整改國有企業,投資國有企業,扶貧等等,阿里這些年都有一定程度的參與。但是,作為一個私營企業,必然要有自己的發展戰略、投資方向、核心機密,精力也有限,所以整體來說,馬雲時不時地抗拒一下,發發牢騷。這也很正常。我認為馬雲說的,和政府談戀愛不結婚,是對的。

但是,中共的看法和我們正常人不一樣。在它來看,企業家要麼拋棄一切尊嚴、注入儘可能多的資源,跟著當局的指揮棒跑,要麼就要被打擊、限制。很多民營企業就是這麼被整死的。過去阿里憑藉創新跑過監管速度、以及巧妙地利用了各個監管部門以及地方政府部門的利益分歧,躲過了很多麻煩,但是現在這樣一來,就要變成中共的一個不是央企的央企了。阿里創新的生命力會逐漸枯萎。

更可怕的是,如果聽從中共指揮,像華為那樣,投入對外監控和擴張去,那麼阿里恐怕還會遭到美國等的警覺和打擊。

《金融時報》:馬雲仍可飛往北京

另外,去年10月份發表了批評中國政府在金融監管方面不成熟的演講之後,馬雲基本上淡出了公眾視線,這也讓一些觀察者懷疑,馬雲是否失蹤,逃離了中國或被軟禁。

不過,《金融時報》週五(3月12日)報導,馬雲實際上一直留在中國,從專機航蹤來看,先前被傳出潛逃海外或被軟禁在家,這些說法都不成立。馬雲今年來行程大減,每週只飛一次,主要是去北京或海南。而且,當中共高層領導人想討論螞蟻集團的事務時,飛往北京參加談話的仍然是馬雲。馬雲還是能越過監管機構,直接向「上面」訴說他的情況。

Sydney:從《金融時報》報導看,馬雲似乎可以平安落地?

秦鵬:不好說。對他的整肅並沒有結束。螞蟻的整改方案、阿里的整改方案,現在都在研討當中,《華爾街日報》的這一陣所謂的獨家報導,我覺得更像是有人定向餵料,讓外界對兩個大集團未來的變化做好心理準備。畢竟,這兩個公司,不僅是中國超大型的企業,而是國際上舉足輕重的公司,在硅谷、華爾街有很大的影響。而且,這種企業的影響力很大程度上凝聚在馬雲這個人身上,所以,中共當局不敢輕易把馬雲本人如何,但是一定會想辦法剝離。

但是,馬雲旗下公司的巨大的規模、對大數據的掌握超過了中共央行,在雲服務和AI等領域具有世界領先的能力,以及投資的企業遍及全中國,以及還有習近平的政治對手江澤民等家族在其中投資,等等,都讓中共最高當局非常忌憚,所以對阿里和螞蟻下手一定會很重。

但是也正因為涉及企業和行業眾多,所以中共也試圖減少影響,並且不想給外界看起來是整肅阿里自己,所以現在逐步放風,以達到緩衝的目的。

Sydney:之前也有人說,與螞蟻集團相比,阿里巴巴有望被高高舉起,輕輕放下。一個北京官員透露,主管機關不希望擊垮一家在中國家喻戶曉、國際投資人也熟悉的科技巨擘,前提是阿里巴巴與敢言且高調的馬雲劃清界線,朝中國共產黨路線靠攏。

秦鵬:這意思有兩個吧,一個是說馬雲不聽話,要阿里聽黨的話,跟黨走。另一個意思是,說的好像阿里相比螞蟻,會被從輕處罰一樣,其實是騙人的把戲。

中共整肅螞蟻,很大原因,是因為馬雲惹禍就是在金融領域,批評習近平不懂金融系統性風險管理,而且中共央行、大銀行等,這些年來就對螞蟻虎視眈眈,一直想要數據、要插手和市場,要客戶,所以這一次出事兒之後,中共當局當然對螞蟻就收拾更厲害一些。

相比而言,阿里主要業務是電子商務、投資、雲計算。中共央企在這些純競爭領域沒有對應的企業,所以下手相對輕一些。但是,我認為,這也同樣存在問題,中共憑什麼要切阿里的蛋糕。

下一個會是騰訊嗎?

Sydney:馬雲惹火北京後,阿里巴巴市值已蒸發1/4,超過2,000億美元。阿里巴巴也因為成為網絡巨頭,掌握大量數據和鉅額資金,影響中國各層民眾,中共因此現在把它視為國家安全問題。總結一下,你怎麼看這整件事?下一個會是騰訊嗎?

秦鵬:阿里的發展中,電子商務和螞蟻集團,既有馬雲領導力和阿里創新力的體現,但是也必須承認,它獲得了當局的支持,比如中國政府封鎖了國際大的競爭對手Amazon、Paypal等進入中國市場,限制了競爭,保護了阿里獲得超常規發展。

所以,某種意義上,現在阿里和馬雲的這場劫難,是中國公司依賴於中共政府這樣的獨裁政權的代價,就跟舞弄雙刃劍一樣,能夠砍別人,當然也可能砍到自己。

但是,整體來說,我還是認為阿里和馬雲的這場劫難,更多是一個政治迫害,壟斷只是借口。換一個正常國家,民營企業家不會因為一句話就遭到這麼殘酷的整肅。

騰訊的問題跟阿里一樣,太大了,讓中共當局害怕。所以也是在劫難逃,但是,畢竟馬化騰更低調一些,也就是更聽話一些,所以整肅起來的力度會小,更像是陪綁的。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