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潘石屹之子被通缉 马云仍常飞北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6日讯】 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美东时间3月15日,星期一,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今日焦点:步步紧逼?潘石屹之子通缉;《金融时报》:马云仍常飞北京;《华日》:阿里的下一个是腾讯

Sydney:地产大亨潘石屹的儿子,传因为发布中印边境死亡人数信息,遭到中共警方的跨境通缉

秦鹏:马云风波未了,《华尔街日报》刚传出中国政府整顿阿里的计划,称要罚款9.75亿美元,周一,又传出阿里将被要求剥离媒体业务。这是终局还是放风?下一个会是腾讯吗?

同日,《金融时报》则放出了一个看似不同的消息,称私人飞机的记录显示,马云仍可常飞北京,显然未出局。

潘石屹之子疑被通缉

Sydney:中国知名地产商潘石屹的儿子潘瑞,只因为在微信上说了中印边境解放军死伤多类似言论,现在遭警方追捕,北京警方今天发布通报,要人在国外的他尽快回国接受调查处理。

潘瑞是在去年6月23日,在微博一条留言中,指解放军“据说至少一个营地被印度活埋了,好像没机会天葬。”就被涉嫌诋毁戍边官兵。警方表示他侮辱、诽谤、侵害英雄烈士的名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将依法坚决予以打击。

秦鹏,这又是一个在中国共产党下没有言论自由的案例。不过为什么北京警方会认为他那样说,是涉嫌诋毁戍边官兵,且暗指印中边境解放军伤亡数字
是虚报?

秦鹏:中共政权现在越来越感到危机,所以在拚命集权,打压一切不同声音,把一切与官方不一致的意见,都视为对当局权威的挑战,所以,在警方来看,这不是对一个具体事实认定的问题,而是服从不服从管理的问题,以及中共政权能不能稳定的问题。

所以,才会有所谓的保护英烈法,以及一起起的跨省抓捕。同时,中共觉得现在实力大增了,美国等开始衰败了,用习近平的话讲,可以平视世界了,所以又壮起胆子搞出一次次的跨境抓捕。

Sydney:地产商人潘石屹的儿子潘瑞,自2020年2月2日离开北京后,就一直在境外。他的留言是在那之后,6月23日发的,因此网络上也有人说“潘石屹的儿子在西方自由世界,接受了自由思想,认识到中国所谓的历史,英烈,都是杜撰出来的。这一部分权贵在中国是既得利益者,进入西方世界,他们已经觉醒了。”

秦鹏:这已经不是潘瑞第一次被传发布敏感信息。目前潘瑞微博账号已经被封禁,可以确定这次被追逃的就是潘石屹儿子潘瑞本人。

去年4月1日,他曾经连续发了多条敏感性的微博信息,追问公民记者“陈秋实”的下落,甚至影射中共“六四”屠杀,引发了网民的关注和广传。

潘瑞:“稳定,不可建立在谎言之上,万丈高楼如是由谎言做的地基,照倒。”

“解封了,秋实呢?”

4月1日当天,潘瑞还临时更换了头像,把一个疑似影射89“六四”坦克人的漫画换成了自己的微博头像,并邀请他人也参加。

外界还发现,潘瑞早前曾转发“六四”期间上街的一位青年接受外媒采访时的视频截图。

当时,有人在评论中问:“潘公子号不要啦?”他也在评论区回答:“不要了。没意思。”

还有网友担心地回复:“老哥,你真不怕抓啊!”潘瑞则回复:“‘死我都不怕我怕你?’秋实说的,就凭这句话,我挺这条汉子。”

又有人接着回应“不说那三个字(共产党)已经很给面子了。”(注:陈秋实被抓前曾在视频中说“死我都不怕我怕你共产党?”)

这些微博帖文都被删除了。

潘石屹与任志强关系很好

Sydney:去年潘瑞发上述微博的时候,有人说他是为他爸爸潘石屹的好朋友任志强鸣冤。国企集团前总裁任志强去年因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及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被判刑十八年。但是,大家普遍认为,他批评中国体制抗疫失败,侮辱习近平是“小丑”,赤裸著身子也要当皇帝,才是他被判刑的真正原因。是不是潘瑞或多或少也受任志强的影响呢?

秦鹏:潘家和任志强关系很好,我从2010年开始注册新浪微博,潘石屹和任志强经常一起一唱一和地谈论中国的一些时弊和问题。两个人性格差异很大,任志强是典型的山东人性格,直来直去,被称为任大炮;潘石屹则可能是从小经历了被中共迫害,会含蓄一些,但是也属于敢言的一个。

在这样的家庭成长,潘瑞从潘石屹和任志强身上薰染了敢言的性格,这是肯定的。当然,他从13岁就被送到英国学习,在海外成长起来,当然也会更加敢言一些。

去年3月13日,任志强因为批习近平像小丑一样赤裸著身子也要称帝,和大儿子、司机等被抓之后,马云、柳传志、潘石屹等人曾经联合写信给习近平,要求释放任志强。但是中共高层还是执意要抓要判敢言的任志强,当然他们会发声。

此外,中共的腐败,包括红十字会贪腐,大搞国进民退、动用行政手段打击出售海外资产,潘石屹本人和SOHO中国也被波及,以及在武汉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之后拚命掩盖等等,导致国内人了解真相的人都相当不满,作为潘石屹本人可能更多会想办法出售资产、用脚投票,但是作为年轻人的潘瑞直接发声也就不奇怪了。

去年2月份,疫情爆发时,湖北红十字会丑闻却再度爆发,潘瑞就曾经发帖力挺自己的父亲不参与捐赠,引发热议。

阿里巴巴:传要被天价罚款,还需剥离媒体

Sydney:我们再来看中国的另一个富翁,马云的故事。从去年马云在上海一场会议批评中国金融监管制度后,阿里巴巴日子就开始不好过,蚂蚁集团上市计划也随之被叫停。之后马云还是风波不断。上周五,《华尔街日报》报导,传出中共考虑对阿里巴巴开出史上最高价罚款,要求阿里巴巴与马云进行切割。今天又有消息,传出中共当局要求阿里巴巴剥离媒体业务。

首先看到这个天价罚款,中共反垄断监管机构正考虑对阿里巴巴处以创纪录的罚款,金额可能超过高通公司(Qualcomm)2015年的9.75亿美元罚款。知情人士说,阿里巴巴被要求停止名为“二选一”的作为,主管机关认定,阿里巴巴以此惩罚同时在京东等同业平台上卖产品的商家。

秦鹏,这边的“二选一”是什么意思,另外,这个惩罚合理吗?

秦鹏:“二选一”主要是阿里巴巴和京东这两个电商巨头,为了让厂商听命于自己,要求它们只能选择在其中一家电商平台上卖货,否则就会遭到惩罚或者干脆踢出平台。垄断竞争的一种吧。

从罚款的规模来说,阿里巴巴上个会计年度净利接近200亿美元,支付这点罚金没问题。部分阿里巴巴高层说,在监管机构打击公司、员工士气低落的情况下,就算天价罚款也能让他们暂时松一口气。

Sydney:秦鹏,有报导引述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一位发言人说,当局并没有对阿里巴巴开出创纪录罚金的计划,表示如果他们的官网上没有消息,相关说法就不属实。你怎么看这些矛盾的信号?

秦鹏:官方辟谣,不代表不会罚款。中国政府的机构只要不发布,就习惯性辟谣。

而且,从管辖权限看,实际上阿里巴巴的处置方法,是中共最高层才能决定的,作为市场监督管理局只是一个执行机构,没有决策权,所以在中共最高层下达命令之前,他们可能根本就不会知道。

就在周五当天,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宣布,依据《中国反垄断法》,对腾讯、百度、滴滴等十二家企业各处以五十万元人民币的罚款,指出他们涉及的十起案件均构成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虽然从金额来看,对这些企业的罚款都很少,而且他们遭到行政处罚大多是因为没有依法申报收购或合资等经营者集中行为,并非是因为这些行为产生了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但是,巨额罚款是针对大公司垄断常用的处理方法,当然还有整改,以及把企业分拆成一个个更小的业务单元,或者像电信公司那样一度按照地区进行分拆成南北电信。所以,未来依然可能还会有罚款。

对阿里巴巴来说,我看到金融学者贺江兵说阿里“可能也希望这只‘靴子’早点落地,罚款对它来说还好受些,要是被接管或分拆才是更大的灾难。”

不过,从《华尔街日报》的报导来说,“监管机构正在考虑是否要求阿里巴巴剥离与其主要在线零售业务无关的部分资产。”我认为,分拆也是极可能的了。

Sydney:是。周一(3月15日)《华尔街日报》又有中共近一步打压阿里巴巴的消息出来,说“北京要求阿里巴巴撤出其媒体资产”。中国监管部门审视阿里巴巴持有的一长串媒体名单后,对阿里巴巴的媒体资产变得如此庞大而感到震惊。阿里巴巴除了电商业务,也有对媒体机构进行投资,包括在微博约35亿美元的股份,持有微博30%股份,是微博第二大股东。另外一个著名的是阿里巴巴于2015年收购《南华早报》。

秦鹏:《南华早报》的投资,我认为应该和其它的区分开来,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是在2015年12月11日,宣布从马来西亚糖王郭鹤年手里,收购《南华早报》的。尽管阿里巴巴表示,收购将把《南华早报》的传统及卓越的编采能力与阿里巴巴在数码领域的优势结合起来,为读者带来全面、独到的中国及香港新闻和分析,但是当时外界都怀疑马云收购《南华早报》的动机,以及到底是不是他在替中国政府出手来接管这家纯英文媒体。

其它的媒体业务,如其说是担心阿里的媒体影响力,还不如说是担心阿里对中国巨大的影响力。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阿里系共对外投资433家公司,发起/参与投资事件529起,总披露投资金额达8,276.9亿元人民币。其中,阿里巴巴参与投资事件360起,蚂蚁金服参与128起,其它则主要由阿里影业、阿里健康、菜鸟网络等投资主体所贡献。

从投资项目行业分布来看,阿里在企业服务、文化娱乐、电商、交通出行、金融和物流快递这六大细分行业中的投资活动最为频繁。先后发起371起投资,累计披露投资金额达5,600.13亿元,是总投资金额的67.13%。

从TOP20的项目类型来看,除了饿了么、滴滴、菜鸟、苏宁、ofo等典型的互联网项目外,其它主要类型还包括实体零售(高鑫零售、Samyama)、传媒文化(分众传媒、万达影业、华人文化)、国企央企(中国联通、邮储银行)以及泛房地产(恒大地产、居然之家)等。

当然,中共不可能公开地把这些庞大的资产都抢走,所以,就从媒体行业开始拆分。

Sydney:我看到《华尔街日报》写道,“阿里巴巴现在面临着双重挑战:不但要改正主管机关指控的反竞争行为,还要追随中共的政治目标。这种压力反映了中国领导层看重国家主义至高权力胜于商业,可能衰弱近几十年来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创新和竞争精神。”

秦鹏:是。中共当局把它自己的政权稳定看得超过一切,包括企业的发展和国家的创新。

其实,阿里整体来说还是比较听话的,所以所谓的追随政治目标,比如互联网+整改国有企业,投资国有企业,扶贫等等,阿里这些年都有一定程度的参与。但是,作为一个私营企业,必然要有自己的发展战略、投资方向、核心机密,精力也有限,所以整体来说,马云时不时地抗拒一下,发发牢骚。这也很正常。我认为马云说的,和政府谈恋爱不结婚,是对的。

但是,中共的看法和我们正常人不一样。在它来看,企业家要么抛弃一切尊严、注入尽可能多的资源,跟着当局的指挥棒跑,要么就要被打击、限制。很多民营企业就是这么被整死的。过去阿里凭借创新跑过监管速度、以及巧妙地利用了各个监管部门以及地方政府部门的利益分歧,躲过了很多麻烦,但是现在这样一来,就要变成中共的一个不是央企的央企了。阿里创新的生命力会逐渐枯萎。

更可怕的是,如果听从中共指挥,像华为那样,投入对外监控和扩张去,那么阿里恐怕还会遭到美国等的警觉和打击。

《金融时报》:马云仍可飞往北京

另外,去年10月份发表了批评中国政府在金融监管方面不成熟的演讲之后,马云基本上淡出了公众视线,这也让一些观察者怀疑,马云是否失踪,逃离了中国或被软禁。

不过,《金融时报》周五(3月12日)报导,马云实际上一直留在中国,从专机航踪来看,先前被传出潜逃海外或被软禁在家,这些说法都不成立。马云今年来行程大减,每周只飞一次,主要是去北京或海南。而且,当中共高层领导人想讨论蚂蚁集团的事务时,飞往北京参加谈话的仍然是马云。马云还是能越过监管机构,直接向“上面”诉说他的情况。

Sydney:从《金融时报》报导看,马云似乎可以平安落地?

秦鹏:不好说。对他的整肃并没有结束。蚂蚁的整改方案、阿里的整改方案,现在都在研讨当中,《华尔街日报》的这一阵所谓的独家报导,我觉得更像是有人定向喂料,让外界对两个大集团未来的变化做好心理准备。毕竟,这两个公司,不仅是中国超大型的企业,而是国际上举足轻重的公司,在硅谷、华尔街有很大的影响。而且,这种企业的影响力很大程度上凝聚在马云这个人身上,所以,中共当局不敢轻易把马云本人如何,但是一定会想办法剥离。

但是,马云旗下公司的巨大的规模、对大数据的掌握超过了中共央行,在云服务和AI等领域具有世界领先的能力,以及投资的企业遍及全中国,以及还有习近平的政治对手江泽民等家族在其中投资,等等,都让中共最高当局非常忌惮,所以对阿里和蚂蚁下手一定会很重。

但是也正因为涉及企业和行业众多,所以中共也试图减少影响,并且不想给外界看起来是整肃阿里自己,所以现在逐步放风,以达到缓冲的目的。

Sydney:之前也有人说,与蚂蚁集团相比,阿里巴巴有望被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一个北京官员透露,主管机关不希望击垮一家在中国家喻户晓、国际投资人也熟悉的科技巨擘,前提是阿里巴巴与敢言且高调的马云划清界线,朝中国共产党路线靠拢。

秦鹏:这意思有两个吧,一个是说马云不听话,要阿里听党的话,跟党走。另一个意思是,说的好像阿里相比蚂蚁,会被从轻处罚一样,其实是骗人的把戏。

中共整肃蚂蚁,很大原因,是因为马云惹祸就是在金融领域,批评习近平不懂金融系统性风险管理,而且中共央行、大银行等,这些年来就对蚂蚁虎视眈眈,一直想要数据、要插手和市场,要客户,所以这一次出事儿之后,中共当局当然对蚂蚁就收拾更厉害一些。

相比而言,阿里主要业务是电子商务、投资、云计算。中共央企在这些纯竞争领域没有对应的企业,所以下手相对轻一些。但是,我认为,这也同样存在问题,中共凭什么要切阿里的蛋糕。

下一个会是腾讯吗?

Sydney:马云惹火北京后,阿里巴巴市值已蒸发1/4,超过2,000亿美元。阿里巴巴也因为成为网络巨头,掌握大量数据和钜额资金,影响中国各层民众,中共因此现在把它视为国家安全问题。总结一下,你怎么看这整件事?下一个会是腾讯吗?

秦鹏:阿里的发展中,电子商务和蚂蚁集团,既有马云领导力和阿里创新力的体现,但是也必须承认,它获得了当局的支持,比如中国政府封锁了国际大的竞争对手Amazon、Paypal等进入中国市场,限制了竞争,保护了阿里获得超常规发展。

所以,某种意义上,现在阿里和马云的这场劫难,是中国公司依赖于中共政府这样的独裁政权的代价,就跟舞弄双刃剑一样,能够砍别人,当然也可能砍到自己。

但是,整体来说,我还是认为阿里和马云的这场劫难,更多是一个政治迫害,垄断只是借口。换一个正常国家,民营企业家不会因为一句话就遭到这么残酷的整肃。

腾讯的问题跟阿里一样,太大了,让中共当局害怕。所以也是在劫难逃,但是,毕竟马化腾更低调一些,也就是更听话一些,所以整肃起来的力度会小,更像是陪绑的。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