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真面目】大陸移民(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7日訊】從大陸移民美國的裴毅文革中被打成反革命;大饑荒時,爺爺被活活餓死。從事醫藥工作的她,朋友的孩子喝了含三聚氰胺的奶粉尿血。她說,生活在大陸的環境中,不但生命沒有保障,而且人和人之間沒有信任感,中共的歷次運動導致了人性的扭曲。

大陸移民裴毅:「那天我坐在書桌面前,我玩我的書包帶呢,他就到我這說:『哎 早請示了』我就不知道從哪冒出了一句:『我不祈求上帝』,我不知道我怎麼說出這句話的,他馬上:『好 你是反革命』。」

家住天津的裴毅,17歲時因為一句話,文革時期被打成反革命,下放到離家5千里外的中蒙邊境,一人放一千多隻羊。

裴毅被下放時,正趕上中共在內蒙進行肅反運動,煽動知情和內人黨成員互相迫害。

大陸移民裴毅:「那個爐子就是一層薄的鐵皮,裡面燒的牛糞,那燒起來紅啊。那人撅著在那呆著,烤的汗就像黃豆粒那麼大的往下流,就是那麼整他們。」

大陸移民裴毅:「後來春天的時候就給他們平反了。平反以後,整他們主要是利用知青整,所以結果這幫知青就倒了霉了。就是共產黨就是挑撥人啊,和人鬥,鬥得越厲害,可能它越高興吧。」

上世紀60年代,中共搞大躍進等運動,大陸因此爆發「大饑荒」,餓死數千萬人,裴毅的爺爺就被活活餓死。

大陸移民裴毅:「我爺爺就是餓死的,他臨死之前,就是吃的大蒜編的辮子,上面不有蒜頭嗎,就是幹了以後,蒜頭喫完了辮子就扔了,他把那個撿回來了吃了,他死的時候就我一個人在場,口吐白沫。」

但在中共顛倒是非的宣傳和矇蔽下,裴毅雖然吃盡苦頭,卻和當時大多數中國人一樣,以爲自己生活得很幸福。直到改革開放,了解到海外的情況,才發現上當受騙。

大陸移民裴毅:「好多我們老家那個人跟著國民黨到台灣的。他們改革開放以來,這些人回來,把自己原來遺下來那些妻兒老小,每一個人都給他們一個彩色電視機,有幾個孩子給幾個彩色電視機,那時候大夥都羨慕的了不得,彩色電視機在大陸很少的,除了那些高官,很少能看上彩電的。不是説台灣人婦女都臥軌,人都吃香蕉皮嗎,怎麼那日子都那麼好過,那時候就特別愚昧。」

裴毅原來在天津醫藥科技研究所做藥理工作,身邊的朋友經歷了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她說,這樣的企業背後都有中共高官撐腰,真正受害的卻是底層老百姓。

大陸移民裴毅:「我想三聚氰胺能有這麼厲害嗎,就沒有想到它是迫害腎臟的,它把腎臟表皮都給傷害了以後,血流出來是粉顔色的。實際上共產黨就是草菅人命,凡是這樣的企業都是有(靠山的),在中央都有高幹給他做(靠山)所以他不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倒霉的就是老百姓,錢他們賺走了,老百姓倒霉了。」

經歷了共產黨歷次整人運動,大陸社會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蕩然無存,連最好的朋友都不敢信任。

大陸移民裴毅:「我覺得生活在這個環境當中,好像自己的生命都沒有保障似的,所以做什麼事情都特別謹慎,沒有信任感,不敢信任。你覺得最好的朋友害你害得最慘,因爲他知道你的底細,他要想造你的謠,他都造的有來到去的,象真的一樣,所以人把人弄得人性扭曲啊。」

接下來的一集,我們將繼續分享裴毅講述中共在大陸破壞傳統文化的故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