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誥烽:美日印澳四國聯盟成局 戰狼外交迫出印太新秩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將於3月18日在阿拉斯加與中國外長王毅與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會面。這乃是拜登上任後美中雙方的最高層級會面。會面前很多一廂情願的美國中國通,希望美中關係能恢復到以前的和諧,甚至可以按鍵重啟,抹去之前四年的交惡。

中方的說辭和部分熱愛中國的美國中國通,總講到好像美中關係交惡,責任全在美國一方一樣。但北京多年來以經濟影響霸凌各國、戰狼外交越來越凶狠、隱瞞疫情導致全球大瘟疫等,沒有特殊中國利益的美國人民看在眼裡,都知道美中交惡的責任在中國一方。最近蓋洛普(Gallup)民調,發現美國民眾對中國的負面觀感,飆升到1979年美中建交之後的新高,達67%。正面觀感,則跌到33%的新低,不分黨派,連1989年六四屠城之後,也沒有現在那麼糟糕。

在美中高層會面之前,拜登政府擺出的姿態與佈局,已經事先張揚會面不會太融洽。美國國務院宣布有關會面的簡短聲明,強調布林肯與蘇利文是在訪問「美國最親密的地區盟友」日本與韓國之後,在回程途中在美國國土與中方會面。美方訪問亞洲,過門不入中國,反而要中方到美國境內與轉機回華府中的美方會面,最看重會面禮儀細節的中方不會不明白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姿態。美方作出這樣的安排,中方也答應,是否體現出中方比美方更希望會面,中方有求於美方多於美方有求於中方的端倪呢?

更可圈可點的,是會面前雙方對會面性質,已經出現分歧,中方急不及待表示會面是「戰略對話」,美方則斬釘截鐵否認,說會面不是「戰略對話」。布林肯本人和白宮發言人在被問到會面內容時,都表示美方準備向中方提出一系列美中雙方有嚴重分歧的議題,包括北京對香港鎮壓加劇、新疆人權問題、中國對台灣加大軍事壓力,和北京向澳大利亞不宣而發的經濟報復等。

肯定更令北京暴跳如雷的,是布林肯在上周國會外交委員會的聽證會上,一改過去官員十分小心的講法,明確用「國家」(country)一詞指涉台灣,更表示華府將會對北京猛烈收緊香港自由,採取包括擴大制裁的行動。在一個重要高層會面前夕的這連串宣示,向美國民眾和中方發出立場強硬的訊號,十分清楚。

除了會面的安排和會面前的訊號,拜登更在上周與日本、印度、澳大利亞的領袖舉行印太「四方安全對話」(Quad)高峰會。這個四角組合源自2004年印度洋海嘯後四國合作協調救災,之後一直沒有實際作為。當中國挑戰越加嚴重,美國共和民主兩黨外交體系提出重振四國組合並提升合作層次,不少論者即猜度這可能是印太北約的雛形。

上周的高峰會,確定四國將合作分發疫苗對抗全球大瘟疫的具體安排,由美國提供疫苗技術、美日提供資金、印度負責生產、澳大利亞負責物流,直衝中國的疫苗外交而來。會後發表的聯合聲明,明言要建立一個「自由、開放、包容、健康、建基於民主價值免受霸凌」的印太區域,並提到會聯合其他區內盟友,聲明沒有提到中國,卻處處明顯針對中國。

美日印澳與中國都有很多經貿交往,但在地緣政治上,都與中國有著難以調和的嚴重矛盾。四國結盟,折射出未來的印太局勢,將從特朗普時代的美中對峙,轉變成多國對中對峙。中國以戰狼外交不斷挑釁鄰近國家,四面出擊。現在以四國聯盟為核心,再聯合其他美國盟友的印太新秩序,慢慢成形,北京實在功不可沒。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