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邊境大開帶來的可恥悲劇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sh Hammer撰文/雲川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目前,美國的南部邊境已經大開。無人陪伴的兒童、單身的青壯年甚至一家老小都從境外大量湧入。

驚悚的傳聞比比皆是:例如,週四(11日)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在推特上寫道:「在24小時內,拉雷多北站邊境(Laredo North Station)巡邏隊,在3次打擊涉及使用商業拖車的偷渡行動中,共逮捕了111人。」這是一個被合法化的危機,儘管總統自私自利地混淆視聽,但這場合法的危機完全是民主黨一手製造的。

本專欄先前就指出,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的數據表明,由於預計拜登可能會贏得總統大選,早在去年10月邊境危機就急劇上升。在川普(特朗普)總統權力交接期間,一直麻煩不斷的中美洲北三角區就已經有大量的非法移民「大篷車」聚集了。這個當時還處於醞釀階段的災難,終於在拜登任期之初不可避免地全面爆發,這完全是總統的咎由自取。

移民政策分析人員經常談論的「磁鐵」效應,就是一種政策的修辭說法,即傾向於吸引一些弱勢或者投機的移民與貪婪的利益集團和跨國人口販運集團勾結,非法進入美國。

非法移民來說,最大的「磁鐵」效應是特赦提案。它可以為目前在美國的非法居留者提供獲得永久合法身分或公民身分的「途徑」。但是,還有無數其它吸引人的因素,其中包括拜登總統競選時提出的放寬執法力度的承諾,以及就職後的傾斜政策,例如拜登政府令人遺憾地取消了川普總統行之有效的「(讓他們)待在墨西哥」政策,並且恢復了奧巴馬時代的「抓了就放」的做法。很多在邊境被抓的偷渡客還在等待移民聽證會的過程中很快被釋放了,然後這些人鑽入美國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非法移民「磁鐵」效應的結果是人們對(新政府)鼓勵措施的理性反應。這也算不上什麼驚天動地的發現。事實上,這是「經濟人」的核心信條,即新古典經濟學模型普遍認為,正如古板的科學裡虛構的那樣,人類是完全理性的,並且是受利益驅使的。

但是非法移民,更不用說現在正在進入美國的大量非法移民,並不是一個抽象的概念或學術概念。是的,特赦和「抓了就放」的政策從根本上講是不公正的,因為它們剝奪了美國公民做出最重要的決定的權利,而這個決定是在一個自由國家中的公眾都應該深思的,那就是:還應該接納誰進入這個國家。

主權這個概念被破壞了,變得讓人難以理解。但是,大量的非法移民也會給公眾造成有形和全面的危害。民主黨人為了通過「覺醒」(woke)運動增強他們進步的時尚,而選擇淡化這些危害,其實對任何人都沒有一絲好處。

開放邊境的議程壯大了走私團伙並為他們提供了便利,媒體通常稱他們是「毒品卡特爾」(drug cartels),他們更應該被叫做野蠻的跨國犯罪集團。他們有時甚至與中國的芬太尼出口商和國際公認的恐怖主義組織,例如真主黨,沆瀣一氣。

這些西方社會最凶殘的組織,就連《紐約時報》在2019年的報導中也提到,以對大量女性移民實施強姦和性暴力而臭名昭著。德克薩斯州、新墨西哥州和亞利桑那州那些貧瘠荒漠的牧場主陷入了更大的危機,那些販毒集團相當於在他們的後院幹壞事。

大量廉價低薪的非法移民也無法控制地衝擊著各種種族和背景的藍領工人。原因很簡單,他們是非法進入的,所以缺乏在勞動力市場討價還價的能力。

支持移民執法的州在美國的人口普查中受到不同尋常的衝擊。以前的人口普查是將合法移民和非法的移民都計算在內,川普試圖糾正這種錯誤的計算方法。當這些州失去國會代表的庇護時,擁護非法移民的泛藍州就大行其道了。

這場可恥的悲劇真正可悲的是,這一切都是可以預見的。川普的移民執法政策,例如「(讓他們)待在墨西哥」,曾有效地遏制了非法移民的流入,並恢復了我們漏洞百出的邊境的秩序。

就像拜登政府在外交政策領域屈服於伊朗政權一樣,他迅速地逆轉了川普時代的移民政策,似乎並不是真正出於關注民眾利益,而是狹隘地基於「川普是壞人」的決定。這種姿態在泛藍的推特社媒上可能會廣受好評,但卻害苦了美國公眾。

原文The Shameful Tragedy of Open Border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喬希.哈默(Josh Hammer)是訓練有素的憲法律師。他同時也是《新聞週刊》(Newsweek)的意見編輯,BlazeTV的播客撰稿人,第一自由研究所(First Liberty Institute)顧問和聯合專欄作家。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大紀元時報》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