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攻台上中下三策 台灣怎麼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長期以來,中共對「統一」台灣進行全方位布局,外交孤立、經濟拉攏、社會滲透、軍事壓榨四位一體,進行超限戰,而以武力解決為最後方案。由於中國國內與國際形勢之演變,「和統」無望,中共日益突出軍事手段,台灣逐漸成為全球最危險的潛在戰爭引爆點。

以中共之思維,從軍事角度看,攻打台灣有上策、中策、下策之選。

上策:「不戰而屈人之兵」

核心目標就是擊垮台灣的自衛戰爭之意志,迫其歸順。中共對「統一」台灣全方位布局,都是為達成這一目的。在軍事方面,中共的突出做法有二。

其一,戰略層面長期展開的「三戰」——「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2003年12月修訂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工作條例》正式提出「三戰」,台灣即是中共「三戰」的練兵場、主戰場。從中共2005年推出《反分裂國家法》,到2018年台灣「九合一」選舉民進黨慘敗、韓國瑜崛起,再到今日「中共假訊息對台威脅無所不在」(台灣行政院政務委員兼發言人羅秉成語)等等,都可見中共「三戰」的重重鬼影。

其二,2020年起驟然升級的「灰色衝突」。例如,密集軍演,中共軍機頻繁入侵台灣西南空域方空識別區,多次逾越「海峽中線」等等。台灣前國防部長楊念祖認為,灰色衝突製造的消耗戰,對台灣安全會造成巨大壓力與挑戰;中共對台進行政治、軍事、心理各方面「消耗戰」,目的在於消耗台方能力、瓦解民心士氣。

台灣國防部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學者舒孝煌認為,與「灰色衝突」相關的「軍事和隱密手段(Military/Clandestine)共有14種,區分為高、中、低層次。「高」為核態勢、軍隊及威脅行動、製造既成事實、削弱政權的大規模祕密行動、在關鍵時刻運用非持續性暴力手段、使用特種部隊實施直接拒止行動、支持大規模代理人暴力活動;「中」為大規模軍事演習、發出訊號、服務特定目標的小規模祕密行動、支持小規模代理人行動、擴大或調整特定區域或國家的軍事存在;「低」為最低限度目標的小規模祕密行動、最低程度支持代理人攻勢。舒孝煌指,中共的相關行動已達灰色衝突的最高等級。

觀察2021年以來的情勢,中共「灰色衝突」力度應只會大不會小。中共這也是在為戰爭做準備。

中策:「戰而屈人之兵」

核心目標是「以打促統」,戰爭只是手段,旨在台灣投降。這又分三種情況:「小戰而屈人之兵」、「中戰而屈人之兵」、「大戰而屈人之兵」。

「小戰」,大意指奪取台灣離島,諸如東沙群島、金門、媽祖、澎湖,兵臨城下,有限封鎖,迫降台灣。這類似於國共內戰期間的所謂「北平模式」。歷史上,康熙統一台灣,也類似於此。1683年,福建水師提督施琅率師於澎湖海域殲滅明鄭軍主力,占領澎湖,鄭氏王朝投降。

「中戰」,大意指奪取台灣離島,全面封鎖台灣,同時不排除對台灣本島重要軍事設施、台軍主力進行一定程度的攻擊。這類似於國共內戰期間的所謂「上海模式」。當年,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率五萬餘殘部乘船由吳淞口撤走,留下的上海警備司令部副司令劉昌義投降。上海雖是武裝攻取,但能較為完整地接管、城市並未受到太大破壞,中共實現了「為我所用」的目的。

「大戰」,大意指奪取台灣離島,全面封鎖台灣,決戰台灣本島,最終占領台灣。這類似於國共內戰期間的所謂「太原模式」和「長春模式」。「太原模式」,指1949年4月9日至22日,中共強攻太原,付出慘重代價,太原也遭嚴重毀壞。「長春模式」,指1949年攻堅受挫,中共對長春實施軍事與經濟雙封鎖,長達150餘天的圍城戰裡,50萬長春居民至少12萬人餓死。

下策:「留島不留人」

核心目標是奪取台灣,為達此目的,不惜一切手段,在台灣抗戰到底的情勢下,對台實施「焦土政策」,進行毀滅性打擊。這是誰也不願意看到的情況;但對中共來講,「只有想不到的,沒有不敢做的」。

台灣的生機:天助自助

在世界上,以色列的安全處境已經是非常惡劣的了;但與以色列相比,台灣的安全處境更加糟糕了,因為台灣的死敵中共不僅實力更強大,而且行為絕對沒有底線。對台灣來說,台海戰爭已是個無法迴避的問題,任何幻想都是致命的。

台灣所要做的,是創造和利用一切條件懾止中共武力犯台,以實力和智慧求和平,而不是僥倖於中共的不敢打、不能打、不打。

台灣所能做的,是求立於不敗之地。《孫子兵法》曰:「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故善戰者,能為不可勝,不能使敵之可勝,故曰:勝可知,而不可為。」(大意:以前善於用兵作戰的人,總是首先創造條件讓自己不被敵人戰勝,再等待戰勝敵人的時機。創造條件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就是掌握戰爭的主動權;接下來敵人能否被戰勝,就看敵人的表現了。也就是說,善於作戰的將領,他首先使自己一定不會被敵人戰勝,但是不一定保證自己能戰勝敵人。所以說,勝利可以預見,卻不能強求。)

台灣所須做的,針對中共武力犯台的上中下三策,分別從國家戰略層面、軍事戰略層面、戰役戰術層面,謀劃應對之術。比如,如果戰爭今晚就打,怎麼辦?一年內打呢?五年內打呢?10年內打呢?極端情形下,是否組建海外流亡政府?等等。這些都需要妥善籌劃,前瞻性的制定應急預案、中近期計劃、中遠期規劃,並有效執行。

現今,中共對台策略仍是謀求「不戰而屈人之兵」。對此,台灣應堅持「全面國防」、「全民皆兵」,堅守自由民主體制並因此而形成堅韌、強大的全民意志,嚴防、阻截中共利用滲透、離間、造謠等等手段製造社會分裂和動盪。

武力犯台,對中共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難題。固然,海峽兩岸的軍事實力和綜合國力對比懸殊,中共的邪惡超出正常人的想像;但是,台灣賡續中華民國血脈、向自由民主社會成功轉型對大陸人民之吸引和激發,中共滅亡的總趨勢,圍剿中共國際聯盟之興起等等因素,也都在鉗制中共武力犯台。因此,中共攻打台灣並非必然之事,台灣和國際社會仍有很大的空間懾止中共幹蠢事。

對台灣來說,盲目樂觀、麻木、無奈、恐懼、絕望和屈服都是毒藥,台灣的生機是:「天助自助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