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善忍浪子回頭 瀋陽滕玉國卻遭中共綁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9日訊】2月19日,法輪功學員滕玉國的妻子接到瀋陽市于洪區法院人員的電話,得知丈夫被構陷到法院,將要庭審。

明慧網報導,在電話中滕玉國的妻子被告知,如果家屬要請律師,第二天要給回話,否則就自動放棄,法院給安排律師。滕玉國的老伴說,自己是農村婦女,不識字,要找親戚幫助,一天時間來不及。

滕玉國,年近七十歲,瀋陽市大東區朱爾村人,2020年10月13日上午,被瀋陽市蘇家屯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和民主派出所聯手綁架,非法關進蘇家屯看守所,至今已有五個多月。

據悉,負責此案的瀋陽市蘇家屯公安分局民主派出所的主管所長,當著其他法輪功學員的面大喊大叫:「我剛從北京培訓回來,你們誰敢喊『法輪大法好』,我立刻就把你抓起來。滕玉國是蘇家屯區法輪功的頭,這回得好好收拾他!」

中共迫害法輪功21年,傷天害理,不得人心,迫害的命令難以被下層警察執行,只得召集全國的派出所所長輪流到北京集中培訓,用金錢、利益誘惑警察幹壞事。

修煉法輪功 浪子回頭

朱爾村的村民都知道,滕玉國在年輕時可不是一個好惹的主兒,其父是大隊的書記,家裡開了磚廠。他結婚有了孩子後還經常喝酒打架,拘留所進去了幾回,也不悔改。

上世紀80年代,滕玉國曾在酒後與一個一米八的大漢打架,一腳將大漢的眼睛踢瞎。老父親替兒子賠了3萬元的鉅款,妻子哭喊著要與他離婚。

90年代初,當法輪功傳播到瀋陽市時,滕玉國與父親都讀了《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當大隊書記的父親對他說:「學吧,這是修佛的大法。」

學了法輪功後,滕玉國按照「真、善、忍」法理做人,脫胎換骨,不抽菸喝酒,不打人。妻子也不再吵著要與他離婚了。

遭暴力綁架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滕玉國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非法關押。

2020年10月13日上午10點,滕玉國和老伴在院子裡收拾南瓜,一群警察闖入院中。滕玉國堅稱自己「信仰無罪,修煉法輪功無罪」。警察們凶殘地將他的臉部打出血,給他強行戴上手銬和腳鐐,還惡狠狠地說:「這回你拒捕是罪上加罪!」

滕玉國的老伴驚恐無助,眼睜睜地看著臉上淌著血的丈夫再一次被警察野蠻地拽上警車。

在半年前的疫情期間,即4月23日,瀋陽市蘇家屯區國保警察綁架了包括滕玉國在內的十多位法輪功學員。滕玉國的電腦、打印機、各種設備等價值五萬多元的私人物品被抄走。4月27日凌晨2點,榺玉國因體溫高無法送入看守所,被「取保候審」釋放回家。

榺玉國為躲避迫害,被迫離家出走。

家屬託人疏通市公安局的關係,希望讓滕玉國回家。市國保大隊的人說,滕玉國的案子已經撤了,讓他回家。

滕玉國回家後還不到一個月,再次遭綁架。瀋陽市國保大隊精心安排了這場騙局。

為了再次綁架滕玉國,瀋陽市蘇家屯區國保大隊和民主派出所的警察動用了十多名警力,著便衣,在他家周圍蹲坑。滕玉國家住在高速公路邊,家裡靠路邊的房子租給了汽車維修廠,每天人來人往。這些警察冒充維修汽車的,到他家要水喝或洗手,實則看他是否在家。

在抓他的那一天,這些便衣警察都露出了真面目,一哄而上,有拿手銬的、有拿腳鐐的。他們知道滕玉國早年練過武,所以做了充分的準備。後來,主管的警察所長還欺騙他家屬說,不會重判,他一兩年就出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