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叫板公開辯論 拜登拒絕 美媒揭既往恩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0日訊】週四(3月18日),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在媒體上嚴厲回擊了美國總統拜登稱他為「殺手」的言論,並提出要跟拜登進行全程的脫稿直播對話。白宮則以「太忙沒時間」為由,拒絕了普京進行公開對話的要求。

據《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報導,週四,普京通過俄羅斯電視台表示,他將讓外交部在週五或下週一(3月22日)安排一些事情,並準備與拜登就兩國關係和其它地區的衝突問題舉行會談。

不過,白宮新聞發言人珍•普薩基(Jen Psaki)很快就回絕了這一要求。她告訴記者們:「在未來的會晤方面,我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向你報告。當然,總統明天會在喬治亞州,非常忙碌。」

週三,拜登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採訪時,公開稱普京是個「殺手」。他還提到自己曾以美國副總統的身份出訪俄羅斯,並與普京有過一次會面,當時他對普京說,「我不認為你有靈魂」。

次日,普京在俄羅斯電視台上對拜登的說法做出回應,他看似沒有針鋒相對,卻似乎話中有話。

普京說:「如他(拜登)所言,我們彼此彼此,半斤八兩。要我回答他的話,我會說『祝你身體健康』。我這樣說不帶任何嘲諷或玩笑。」

「但是當我們評價別人或者評價其它政府、其它民族時,我們總是在像看一面鏡子一樣,我們總是會看到自己,並把這種影像附加到別人身上。」普京重申,「我們總是在別人身上看到自己的特質。」

他還講述了自己小時候的一些經歷。他說:「我記得我小的時候,我們在院子裏互相吵架的時候,罵對方是什麼東西,就正說明自己是那個東西。這絕不是巧合,這不僅僅是一個幼稚的兒童諺語,其實是有著非常深刻的心理學上的含義的。」

之後,普京又說出了另一段耐人尋味的話:

「至於美國的權力機構,而不是一般的美國人民,有許多許多誠實、行為端正、有信仰的人,想與我們和平並友好的交往,我們知道這點,也非常尊重他們,我們不會對他們採取行動。」普京接著說:「至於美國的權力機構,也就是美國的統治階級,眾所周知,他們的意識形態是在非比尋常的過程中建立的,畢竟,歐洲人在美洲大陸的發展與當地人口的滅絕有關。」

同時,俄羅斯召回了駐華盛頓特區的大使。克里姆林宮官員也要求拜登就「殺手」言論,公開向普京道歉。

不過,據說拜登公開罵普京是「殺手」,其中是有歷史原因的。美國保守派新聞刊物《國家脈搏》(The National Pulse)報導稱,奧巴馬時代的白宮速記員麥考密克(Mike McCormick)在《喬‧拜登未獲授權》(Joe Biden Unauthorized)一書中,記錄了拜登與普京在2011年唯一的會面中所遭遇的羞辱。

書中寫道,2011年,時任副總統拜登與普京在莫斯科見面。作為拜登的白宮速記員,麥考密克就站在普京身後5英尺處。

會議開始大約10分鐘后,拜登試圖用一句話開場,但他的話筒突然被關掉了,電視錄像的燈光也被關了。俄國當局嚴厲的命令媒體離開,攝像機等設備被全部關閉。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敢逗留。

麥考密克在書中寫道,在桌子對面,他可以看到拜登在昏暗的房間裏,看起來就像一條精疲力竭的魚在船底,沒有抗議,沒有抱怨,他被羞辱了。

普京及其團隊很可能策劃了這一切,他們很清楚的知道拜登會如何接受。然後,他們冷靜而冷漠的坐在那裏,對拜登既不懼怕也不尊重。

拜登看著普京的眼睛說了一句話,大意是,「我不認為你有靈魂」。普京則用英語回答說,「很好,那我們就有共識了」。

麥考密克說,普京對拜登進行的幾乎是「儀式性的羞辱」。事實上,拜登在其副總統任期中,就很少在世界舞台上受到尊重,而現在更是如此。

麥考密克還提到,拜登和他的幕僚們在華盛頓記者團的幫助下,一直把上述羞辱性會面進行「反轉了180度」的錯誤描述。只有在2017年出版的《答應我,爸爸》(Promise Me, Dad)一書中,拜登才將那次會面描述為「有爭議」。

「但至少他終於坦白了我所看到的一切,雖然他花了六年時間。」麥考密克說。

《國家脈搏》指出,拜登在俄羅斯問題上的新姿態,似乎是在誤導美國進入另一個外交政策歧途,他放過了中共,可是所謂的「主流媒體」卻對拜登趨之若鶩。

(記者蕭靜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梅蘭)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