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什麼強調中國種業「卡脖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1日訊】民以食為天,特別對於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解決「吃從何來」更是關鍵問題。中共當局日前多次強調種業存在「卡脖子」風險,要開展種源技術攻關。那麼,中共為什麼強調種業「卡脖子」?中共能解決種源問題嗎?

中共官媒新華社旗下刊物《半月談》最新一期刊文稱,中國種業自主創新能力弱,一些品種、領域和環節中的「洋種子」占比超過80%,甚至幾乎完全依靠進口,存在很大潛在風險。

2月21日,中共當局發布的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中,首次單獨提出了種業的發展問題,並將中國過分依賴「洋種子」的風險形容為「卡脖子」。去年12月,習近平在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講話中就已強調,要開展種源「卡脖子」技術攻關。

中共為什麼強調種子「卡脖子」,大陸農業研究人員嚴先生3月15日對大紀元表示,他在同行中沒有聽說「卡脖子」之類的說法,農產品跟工業品不一樣,「他卡你就是卡自己的腰包,他滿足了國內供應之後,他求著你買,因為這東西不能存,也不能放,放了就貶值了。」

之所以這樣說,「這就像很愛國那樣,激起老百姓的認可。這個宣傳部可厲害,都是專業人士,專門搞這個(宣傳),特別能夠激起老百姓的愛國熱情。」嚴先生說。

大陸農業種植業人士王先生3月17日對大紀元表示,正常貿易不存在卡脖子,中共玩弄政治,「就像晶圓,(它偷竊技術)人家制定法律或簽有行政令要求制裁(它),肯定就會卡脖子。」

這也體現了官方一種擔憂,「如果在糧食方面卡脖子,涉及的因素比晶圓要複雜,共產黨很緊張,它是專制,很怕人家動了它的飯碗、影響了它的利益。」王先生說,它在感到危機時,它也要製造恐慌,「給人造成一種恐慌緊張的心理,這樣容易調動大家的情緒,團結、齊心、聽話。」

中共政策支持進口洋種子

王先生表示,官方現在意識到卡脖子,而之前,中共官方的政策是支持並大力推廣洋種子,「在大陸,都是共產黨說了算,都是黨營企業說了算,農民、私人商家沒有權力(決定)進口還是不進口。」

「它跟國外生產種子的商家怎麼交易、過程不透明、不公開,(私下有無好處)老百姓不知道。這種情況下,各級官府肯定支持,推廣力度大,而農民辨別不了,只有接受(『洋種子』)。」

據中共國家稅務局網站公文,中共「十二五」(2011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十三五」(2016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期間,對進口種子種源實行進口免稅政策,免徵進口環節增值稅。政策指種子種源進口免稅政策旨在支持引進和推廣良種,降低農林產品生產成本。

中國種子貿易協會(CNSTA)發布《2019年中國農作物種子進出口貿易資料分析》顯示,2014年至2019年,中國種子進口大於出口,常年為種子淨進口國。其中,2018年中國農作物種子進口量為7.27萬噸,進口額達4.75億美元(約合32億元人民幣)。中國對於「洋種子」依賴度達72%。

據大陸媒體的公開報導,稻穀、小麥和玉米三大主糧中,除了稻穀外,美國先鋒公司二十餘個玉米品種已全覆蓋中國糧食主產區東北、黃淮海地區。而中國西部地區不少地方大量進口小麥種子。

此外,馬鈴薯、辣椒、洋蔥、胡蘿蔔、番茄等蔬菜也主要是依靠洋種育成。中國種子貿易協會2019年的數據顯示,中國的蔬菜種子進口額高達2.24億美元,占農作物種子總進口額(4.35億美元)的一半以上。

再有,中國生豬九成以上是從國外引種繁殖。「布瑞克農業大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種豬進口總量超過2萬頭,創下歷史新高。而除了種豬,中國的種雞、種牛、種鴨等引種徹底依靠進口。

從糧種到菜種再到畜禽種,中國農民為什麼都選洋種,而不用中國自己的種子?王先生表示,除政策因素外,還有三方面原因。

其一,中國的種子正在退化、面臨淘汰,但農業研究及投入跟不上,「咱們農業技術部門沒有在種子改良、改進上投資下力氣,都忙著貪污受賄,沒有心思研究,種子退化之後,不進口種子怎麼辦?」

其二,中國人口基數大,隨著生活水平提高,有些東西需要量太龐大,供應不足,「(因為)現在農村基本沒有人(種植),還有,規模化種植和養殖發展不起來,肯定產生供給不足,供給不足,造成價格上升,價格上升控制不住,影響政權的存亡。」

其三,外國種子、種豬確實都比中國好,各方面都有優勢,「種子不怕蟲、病害少、產量高。種豬比本土豬長得快,飼料轉換率高(長肉多)、體形比本土豬強,沒有人用本地的種豬來配種。」另外,商業化優勢高,「人家技術好,規模化生產,價格有優勢、進口的還便宜,各方面都有優勢。」

中共能解決種業來源問題嗎?

「種業這個東西是要保護知識產權人家才會去幹的。如果我搞出來,你到處免費使用,誰去搞。」嚴先生說,在中國,科研成果得不到保護,「沒有保護,去談重視,就等於是讓大家去學雷鋒去無償扶貧,這在現實中是不太可能的。」

嚴先生表示,在中國,搞科技的研究工作者收入不如一個熱鬧地方開小店的小老闆,在這樣一個情況下,「要讓大家免費去提供知識產權去服務,科技工作者沒有幾個是真正的傻瓜,所以忽悠不了人。」

其次,科技造假不受追究,「比如漢芯造假的那個人,他現在在國外活得好好的,拿了國家那麼多的錢,最後行騙了,這是個刑事問題,但它不追究。為什麼?因為那裡面有很多人參與,並不是他一個人能拿得到這些錢。」

再有,在中國,個人能力的職稱評定,研究成果的評定全都是行政領導說了算,並不是科學家及同行說了算,「職稱評定是以發表的論文及成果的多少作為依據,但論文是政府控制的雜誌才能刊登,只有政府認定的成果才算成果。而體制裡,沒有高職稱就拿不了高工資。」

嚴先生說,研究育種不像別的工作,努力就一定會有回報,「如果年紀輕輕就去投入搞種子,可能你就提不了職稱,對前途很不利,就要先去拿職稱。(可是)在思路最活躍、能力最強、精力最好的時候卻不能去做這樣重要的工作,那這種工作怎麼能出成績。」

還有,在中國,種子行業也是權力說了算,「要搞一個專門的種子企業還要拿到很多批文,還得有資金,科研工作者哪裡拿得起錢,這個東西是消耗性的。而政府的錢不是給能幹的人,是給能專營的人。在中國搞科研是一種能力,拿項目是另一種能力,拿不到項目就沒錢去搞科研。」

「不過,中共唯一無法解決的問題,就是市場說了算。所以,它會感到卡脖子了。」嚴先生說。

大陸業內人士普遍認為,中國在分子育種、遺傳育種、生物育種等方面落後國外20、30年,目前還很難能實現彎道超車。

「如果國產種子免稅,同時給予知識產權保護等等,若能如此,借錢都有人去幹(研發)。所以,在中國,所有的問題最後追到根源就是共產黨這個體制。」嚴先生說。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