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戰狼再次辱罵法國學者 法國各界口誅筆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3日訊】近日,中共駐法國大使館的「戰狼」們,因肆無忌憚的威逼法國議員、辱罵法國學者,遭到法國朝野各界的口誅筆伐。中共駐法大使館官網日前再刊文,辱罵批評中共戰狼外交的法國學者和媒體人是「瘋狗」,並揚言不會走「息事寧人」的老路。

週日(21日),中共駐法國大使館官方網站發表了一篇題為《關於言論自由的民主討論》的文章,聲稱要就言論自由問題「掰扯掰扯」。這篇用語直白粗俗的文章,為中共駐法大使館近日公開辱罵法國知名學者邦達茲(Antoine Bondaz)的做法進行了措辭強硬的辯護。

文章氣勢洶洶的指責邦達茲「瘋狂的逢中必反」,更發表過「跪舔台灣當局」的言論。文章聲稱,中方這次使用「petite frappe」(小流氓)一詞來回應邦達茲的「挑釁推文」,也是為了避免與他糾纏。

該文接著又為中共外交官們的戰狼作風進行辯護,並辱罵批評中共戰狼外交的法國學者和媒體人是「一些披著學術和媒體外衣的瘋狗」。文章聲稱,中共外交官「對外來的攻擊忍氣吞聲、息事寧人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今年2月17日,中共駐法大使盧沙野曾寫信給法國參議院友台小組主席阿蘭·理查德(Alain Richard)議員,措辭嚴厲尖酸的向他施壓,欲威逼理查德取消組織國會團隊訪問台灣的計劃,並要求法國國會要「避免與台灣當局進行任何形式的官方接觸」。當天,法國外交部回應稱,法國參議院議員有權自由決定其出訪及會見計劃。

盧沙野肆無忌憚的施壓法國國會議員的行為,引起了法國政界和學界的極大不滿。3月16日,法國戰略研究基金會(FRS)研究員邦達茲發推文指出,盧沙野的上述行為是對法國民主制度的干預,中共政府無權對法國的民選官員指手劃腳,更何況盧沙野只是一個外交官。

三天後,中共駐法大使館的官方推特帳號便在邦達茲的推文下留言,辱罵他是「petite frappe」,引爆了法國朝野極大的憤怒。

接連數日,法國政界、學界和傳媒紛紛發文、發聲,對邦達茲表示支持,或嚴辭譴責中共駐法大使館公然侮辱駐在國學者的行為,批評中共駐法外交官已經喪失了起碼的外交尊嚴和禮節。

法國著名政治學者、國際關係與戰略研究所(IRIS)所長帕斯卡爾‧博尼法斯(Pascal Boniface)日前對媒體表示,雖然自己並不總是同意邦達茲的觀點,但是也不能接受中共大使館公然侮辱一位法國學者。他強調,言論自由必須得到保護,中共外交官們的做法「不可容忍且令人憂慮」 。

針對中共駐法大使館的戰狼行為,歐洲議會議員盧瓦索(Nathalie Loiseau)日前發推文表示,很少見到有外交官對自己國家的形象造成如此大的傷害,而「粗暴、粗魯」就是中共外交官所展示的中國形象。

歐洲議會議員格魯克斯曼(Raphel Glucksmann)則呼籲法國政府領導人立刻傳召中共大使,嚴正警告中共外交官員,如果他們再繼續「撒野」,就馬上回中國去。

格魯克斯曼強調,法國政府必須維護國家尊嚴和國家意識。他說:「在某些時刻,再也不能視而不見,必須挺直脖子。」

歐洲議會議員貝拉米(François-Xavier Bellamy)則發推文向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喊話:「中國使館侮辱了一位知名學者,警告人們要聽從北京,親愛的勒德里昂,不能讓這件事過去,那樣將是懦弱和危險的。」

法國《快報》的著名記者愛潑斯坦(Marc Epstein)也發推支持邦達茲,並批中共駐法大使館的行為恰恰暴露出「一黨專政的本質就是暴力」 。

在網絡社交平台上,法國網民們也一邊倒的對中共駐法大使館的囂張行為口誅筆伐。

網民「jamaiscontent」發帖稱:「(中共)大使其實很怯懦,他知道侮辱一位學者不需要冒太大的風險。但是,他這樣做等於侮辱了他自己的不應被侮辱的人民,通過他的粗野語言,讓人誤以為即使中國的精英,也掌握不了幾個像樣的詞彙。」

網民「contributeur」則留言指出,這是中國那個「狂妄自大的黨國集團」的真實形象,但「這並不代表大多數我所接觸過的受到良好教育的中國人」,希望中國人能夠早日擺脫那個「讓他們羞恥的領導集團」。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梅蘭)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