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一則老聲明 H&M中招 耐克 優衣庫也涉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5日訊】 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3月24日,星期四,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日焦點:H&M拒用新疆「血棉花」,中共惱羞抵制!這份去年的聲明,怎麼突然又浮出水面?耐克阿迪達斯優衣庫等品牌也聯盟?都抵制,中國人還有衣服穿嗎?

中歐之間因為新疆集中營問題,衝突加劇,3月24日,這場戰火被中共央視、共青團中央引導到了世界第二大服裝品牌H&M頭上,淘寶、京東下線,明星取消代言;

H&M的聲明讓中共不滿,環球時報繼續拱火,但是網友發現涉事的「更好的棉花組織BCI」成員超過2000家,許多超級品牌涉足其中,包括耐克阿迪達斯、GAP、優衣庫等等,如果都抵制,中國人還有衣服穿嗎?

中共外交部和官媒辯解說新疆沒有人權問題,新疆人口還在上漲,真相是什麼?一些中國官方媒體和研究機構打臉華春瑩、耿爽!

H&M一份老聲明 遭中共掀抵制潮

Sydney:今天,中共黨媒大肆炒作H&M於去年10月發表的一份聲明,燃起中國網友對H&M的怒火。

秦鹏:H&M一年前發表的這份聲明表示,關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少數民族被強迫勞動,以及遭到的宗教歧視問題,並強調「不會在供應鏈中使用任何強迫勞動的產品,不管來自任何國家或地區」,如果發現,將會立即停止商業關係。

Sydney:我們注意到,最早挑起這個事件的,是中共幾個官媒,包括央視網、共青團中央官方微博。

央視網今天發表文章,批評H&M「實則吃中國的飯、砸中國的鍋」,中共共青團中央的官方微博則貼出了H&M的之前的聲明,還翻譯成了中文,批評說「一邊造謠抵制新疆棉花,一邊又想在中國賺錢?癡心妄想」,還發圖文強調:「新疆棉花不吃這一套」。

秦鹏:不過,後來有網友注意到共青團中央的那張圖片,似乎鬧了一個笑話,其中英文說到「Stop Yuejipengci With Xinjiang Cotton」,有人就在推特上問,什麼叫yuejipengci?我研究了一下,說可能是想說,越境碰瓷,結果共青團中央的小編英文不懂,拼音又不好,可能把越級上訪的拼音,給移植到了這裡。

Sydney:在央視網和團中央的煽動下,很快的,事件在中國網絡發酵。很多中國媒體也紛紛轉發相關報導。網友很快發現,淘寶及京東下架了所有H&M相關產品。

在網上搜索所有「H&M」和「HM」,均無結果,很顯然,被蔽屏掉了。天貓、拼多多、唯品會、蘇寧易購等平台,很快也都無法再搜到「H&M」的店鋪及商品。

秦鹏:中國演藝圈也開始跟H&M切割,演員黃軒原本是H&M代言人,他的工作室北京時間24日下午發表聲明,宣布與H&M已無合作,強調「反對任何形式企圖對國家及人權進行抹黑造謠的行為」。

Sydney:在南韓以女團f(x)出道的中國女星宋茜(Victoria)也隨即割席,表明與H&M品牌目前沒有任何合作關係,並表示「國家利益高於一切,抵制一切針對中國的污名化行為」。

秦鹏:我看到很多網民也加入抵制,有的還罵H&M「種族主義」、「反華」。說「有本事放棄中國市場」。

Sydney:網友還做了一張圖,把HM變成了荒謬,表達他們的氣憤。但秦鵬,這個聲明其實是H&M於去年10月發表的,不過共青團中央的新浪微博今天突然舊事重提,點燃了中國網友怒火。為什麼這麼一個老聲明,突然被中共官方媒體拿來做文章?

秦鹏:其實,中共官方媒體發什麼內容,都是有考慮的。因為它們很清楚自己的影響力。而當多家中央級媒體一起行動的時候,其實一定是中宣部和網信辦等在背後精心策劃之後的結果。比如,我們知道去年年初,中共央視突然間在八個節目中,九名主播或主持人一起批判武漢造謠,說沒有什麼病毒等等。這一看,就知道背後一定是中共最高層試圖通過這個方式給輿論定調。

為什麼中共突然單挑H&M吊打呢?

Sydney:那麼,為什麼現在中共突然間把H&M拎出來吊打呢?

秦鹏:我們看到現在的大背景是,由於中共在新疆對維吾爾等少數民眾關集中營、強迫墮胎等行徑,被國際社會定性為「 群體滅絕罪」,從週一3月24日開始,歐盟27國、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日本都對多名中共官員和實體進行了制裁,或者跟進譴責。

Sydney:甚至,永久中立國瑞士都不再沈默,要求中共就人權問題改變。

秦鹏:是的。中共遭到了突如其來的打擊和被圍毆,那麼這種情況下,為了應對這個的尷尬局面,中共外交部的華春瑩大媽說這30多個國家的所有人口,也就占世界總人口的11%左右,而中國的人口占了世界總人口的五分之一。這些國家的聲音不代表國際輿論,他們的立場不代表國際社會。但是會說的不如會聽的,中國老百姓當然就知道,中共現在實際上在被最發達、最文明的國家齊聲譴責,這些國家占據了世界50%以上的GDP和50%以上的軍事實力。

Sydney:所以,這股火再燒下去,中共就擔心中國民眾也會看到中共的軟弱,以及進一步挖掘中共在新疆的人權問題了。

秦鹏:在這種情況下,中共丟人現眼,惱羞成怒,急於給自己轉移目標,對演戲給中國老百姓展示它的強硬,所以單靠繼續召見幾個大使就不好用了。那麼,中共就想找一個靶子,轉移視線,於是選擇了這個服裝品牌,而且一個來自於歐洲的不大不小的品牌。

Sydney:我看路透社也分析,就是中共這一次抵制H&M,就是回應歐盟、美國、加拿大及英國週一(22日)先後出手制裁新疆官員,因此這件事是中國反制措施的一部分。

我發現很多媒體,也被中共官媒帶偏了風向,報導的時候寫錯了,以為H&M這個聲明是今天發的,這樣中共又好找藉口來說,是別人先挑起事端。

《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寫到,「那麼多西方服裝企業,H&M的確在去年那個時間點跳得最高。它被中國互聯網單獨拉出來吊打不能不說是它自找的。」

「遇到政治上的大風大浪,全球化企業應當有的表現是能往後縮就往後縮,H&M則明顯是在逞能,在錯誤的時間和錯誤的地點往前竄。」他還說「可能是因為它在中國的銷售不那麼好,所佔市場份額低於其他幾家跨國服裝品牌,更加急於討好西方市場」。

秦鵬,你怎麼看胡錫進的說法?

秦鹏:胡編的這個說法,倒是不打自招,說是中共自己把一則老聲明找出來,開始反攻倒算。他說,是中國互聯網拉出來吊打,則顯然是栽贓,因為挑起這個事件的機構明明是中共官方。

至於他說,H&M是因為市場份額低於其它品牌,所以急於討好西方,這個說法則很荒謬了。因為,如果要討好,應該討好中國政府、中國消費者才是,這個聲明是英文發的,反而證明,H&M是基於正常價值觀在做出來的聲明。

另外,我注意到,目前,這則英文聲明,在H&M的官方網站上已經找不到了。這顯示出它也不想招惹中共這個流氓。

H&M再發聲明 被批誠意不足

Sydney:3月24日晚間,回應中共的怒火,H&M中國分公司在微博官方賬號上發表聲明稱,「H&M集團一貫秉持公開透明的原則管理我們的全球供應鏈,確保全球範圍內的供應商遵守我們的可持續發展承諾如《經合組織負責任的商業行為準則》(OECD Guidelines for Responsible Business Conduct),並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場。H&M集團通過全球認證的第三方來採購更可持續的棉花,目的是支持世界各地的棉農採取更可持續的種植方式來種植棉花。H&M集團並不直接從任何供應商處採購棉花。H&M集團一如既往地尊重中國消費者,我們致力於在中國的長期投入與發展,目前在中國與超過350家生產廠商合作,為中國及全球消費者提供符合可持續發展原則的服飾產品。」

秦鹏:很顯然,這一次H&M對中共的淫威沒有下跪。

Sydney:的確,這樣的聲明,顯然沒有達到中共官方和民間的要求,我們看到呢,微博評論中最為熱門的幾條均認為H&M公司沒有道歉認錯。

秦鹏:而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看起來也想繼續把火燒大,它寫了一篇跟進文章,引用部分網友的話,給整個網絡繼續拱火,比如它說:H&M這份聲明是在狡辯自己「沒做錯」,還說很多網友批評這份聲明「看不懂」、「避重就輕」。

環球時報,還寫了一篇文章《是時候給這些賺中國人錢的外國品牌立個規矩了》。文章列舉了很多國際媒體和研究機構對中共新疆集中營事件等的報導和追蹤,最後說,「不是仍然停留在『抵制』層面。這需要從政府到民間的許多機構都發揮起作用來,包括一些曾被認為是「養閒人」的機構。」

Sydney:很明顯,《環球時報》很清楚中共的官方機構養了太多閒人。

秦鹏:它還說『我們每個中國人都不該置身事外』。顯然,現在中共官方左右為難,它不敢對歐美進行更強烈報復,所以想挑動中國民間的情緒,把矛盾轉移。同時,它這樣做,還有一個如意算盤在裡面,就是萬一出了事情,它可以說是民間幹的。

Sydney:是。明明是中共幹了壞事兒,不僅不改正,還把中國的老百姓騙進來,替它去擋槍。

秦鹏:是的。很壞,很陰險。

耐克、優衣庫等也捲入其中,會殃及更多品牌?
Sydney:我們發現,捲入抵制中國新疆「血棉花」的國際大牌企業,遠遠不止H&M一家,實際上多達2000多家。

從H&M去年的這個聲明中,我們就可以看出來,H&M的決定,是因為它們的供應商僅從「更好棉花計劃」(Better Cotton Initiative,簡稱BCI)合作的農場采購棉花。獲得BCI認證的產品及原料,必須在環保和勞工權益保障方面達到一定標准。BCI的決定導致他們一起行動。

秦鹏:是的。去年下半年以來,由於國際社會對新疆人權問題的關注升溫,國際知名成衣品牌,在供應鏈問題上飽受輿論的追問。BCI聲明,由於在新疆進行可信的盡職調查變得愈發困難,它決定暫停在新疆發放棉花原料認證。 所以,在這個過程中,BCI的成員企業,很多國際服裝大品牌也發了類似H&M的聲明,拒絕新疆「血棉花」。

Sydney:有中國社媒用戶發現,除H&M之外,BCI的成員有2000多家,包括優衣庫、阿迪達斯、寶潔、耐克、無印良品等在中國擁有大量消費者的品牌公司,並呼籲對這些品牌也發起抵制。秦鵬,你認為中國網民或中共官方會再發起抵制這麼多品牌嗎?

秦鹏:恐怕不會。有網友就說: 「(抵制)新疆棉的貌似有宜家,優衣庫,HM,匡威,迪卡儂,無良印品,新百倫。幾乎把我這邊的購物商場給抵制全了哈哈哈哈 」。

實際上,還遠遠不是這麼簡單,中共官方這一次選擇了H&M開刀,是有精心算計的,他們不會不知道BCI涉及的企業高達2000多家,包括優衣庫、阿迪達斯、耐克、無印良品、Zara等等這些更大的品牌,之所以只選擇H&M這一家,有兩個目的:

第一、殺雞儆猴,煽動中國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轉移全球30多個主要發達國家圍毆中共的尷尬局面;

第二,只限於歐洲小國瑞典,中共不想惹怒更多的大國和美國等,這樣中共會給自己帶來更大的麻煩。

Sydney:所以你認為中共不會再發起抵制更多品牌,那中國民間會不會再集體發起抵制呢?

秦鹏:我認為很難,因為他們,特別是小粉紅們都很清楚,抵制外國商品必須跟著中共官方指揮棒,不可能有很多自發動作,否則會被中共的鐵拳打擊。比如,我們知道,當年中共發起抵制日本車的時候,有一個西安的網友被黨媒挑動的頭腦發暈,砸破了一個日本車主的頭,結果被中共警方逮捕。

而且,中共官方也不敢全部抵制,因為那樣一來,中國的白領和富裕階層沒有好衣服穿了不說,這些品牌在中國的供應商、門店少說也有幾萬家,都抵制的結果會帶來大量失業和社會問題,保守估計,會有上千萬的人失業。這麼多的人如果沒有了飯吃,中國共產黨下一步就要擔心這些人給它製造麻煩了,所以中共不會繼續鼓動抵制更多的、幾百、上千家國際品牌。

Sydney:所以本來,它發起對H&M的抵制,就是想轉移國際上的怒火。假如一起抵制那麼多品牌,可能激發國際上更大的反彈和反制裁。

秦鹏:引火燒身,中共不敢。

新疆的生活,究竟是什麼樣子?

Sydney:嗯,回來看到,中共官媒痛批H&M的聲明,說H&M無中生有、別有用心的指控,充斥著偏見,暴露了無知。還拿出已經聽到爛的官方一套說詞:「奉勸相關人士到新疆去走一走、看一看,就會有公正客觀的評價,就不會被謠言蠱惑」。 所以,我們就要問了,新疆的生活,究竟是什麼樣子?

秦鹏:這就很有意思了,中共真的敢放開檢查嗎?實際上,外界一直有申請要去新疆獨立調查,但是中共一直不批准。

中共外交部和官媒,還辯解說新疆沒有人權問題,新疆人口還在上漲,真相是什麼?我發現,一些中國官方媒體和研究機構打臉華春瑩、耿爽!

Sydney:說到人口問題,最近一些人權人士和獨立報告指出,新疆出生率在2017年到2019年間下降近50%,數據顯示中共正在對維吾爾人實施強制絕育。但中國政府稱,新疆人口增長下降的原因是計劃生育的嚴格執行和婚戀觀念的改變。

來自中國統計年鑑:新疆人口出生率暴跌

秦鹏:只要稍微研究一下中國官方數據,就可以打臉中共外交部的這個說詞。

因為,從全國統計年鑑來看,雖然中國全國范圍的出生人口都在下降,但是新疆的跌幅遠遠的大於全國平均水平。西藏、廣西和內蒙古這三個民族自治區的出生率2017年以來也呈下降趨勢,但降幅低於全國平均水平,而另一個自治區——寧夏回族自治區的出生率在2019年還有微幅上升。

進一步分析新疆自治區的統計年鑑,還可以發現,一些地區的人口增長萎縮尤其嚴重,特別是一些維吾爾人為主、農村人口占多數的縣市。從中共開始大規模建設集中營的時間比較,2018年和2017年相比,有的地區的出生率下降幅度居然高達將近60%-80%。

比如,在南疆維吾爾人口占97%、鄉村人口比例為78%的和田地區,出生率和人口自然增長率到2018年分別只有8.58‰和2.96‰,而這一地區在2017年前的出生率和自然人口增長率分別在20‰和15‰以上。

Sydney: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認為,中國政府對強制維吾爾婦女絕育和墮胎,以及將大量維吾爾人,逮捕判刑或關進集中營,才是造成新疆維吾爾人出生率下降的原因。

秦鹏:中共通過這些年鑑上的數據坐實了這個指控。

Sydney:確實中共官方的解釋無法自圓其說。而且,現在中共在對漢族全面放開二胎政策,又在新疆加強計劃生育?值得高度懷疑其真實目的。

秦鹏:是的。還有,中國體制內也提供了中共迫害新疆人的證據。比如,由南開大學學者在2019年年底撰寫的《新疆和田地區維族勞動力轉移就業扶貧工作報告》中就說:

「已經全部甚至大大超量收進了教育培訓中心」

「通過勞務輸出的方式,既減少了維族在新疆地區的人口密度,也是感化、融化、同化少數維族人員的重要方法」。

這就是說,中共用強制勞動這種方式分流新疆人,所謂的改造新疆普通人。這是違反國際法的。

大外宣?YouTube突然冒出一堆帳號稱新疆生活好
Sydney:是,雖然北京始終否認新疆存在侵犯人權行為,但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當地少數民族正受到嚴酷打壓。最近網友還發現,YouTube突然冒出多個疑似中共「大外宣」的帳號,上傳一些新疆少數民族看起來生活美好、行動自由的視頻。

其中,一個叫「阿伊達依」的哈薩克族女子的影片就顯示她和家人要到縣城買菜,準備去新疆伊犁、昭蘇等地,看起來像是「行動自由」。

還有一個叫「小薩」的哈薩克族男牧民則炫耀,自己家旁的風景有如仙境,家裡有150多匹馬,家裡擺著蘋果、奶茶、乾果等食物。

秦鹏:這其實更引起海外人權團體的強烈質疑,因為,眾所周知,新疆的網路管制遠比中國其他地方嚴格得多,這些「違反中國法律」翻牆上境外網站的普通少數民族人士「是怎麼把影片上傳的」?

哈薩克人權組織創辦人賽爾克堅(Serikzhan Bilash)就指出,YouTube在中國被封鎖,少數民族被嚴禁翻牆上境外網站,但那些頻道的註冊者卻能有幾十個,證明這些都是中國針對外國的宣傳,看似這些哈薩克人、維吾爾人生活很充實、很自由,這種假象「能騙誰呢」?

Sydney:如果新疆真像影描述得那麼美好,中國為何禁止外國獨立機構及外媒到新疆展開調查及採訪?

很多新疆人也會透露風聲出來,例如旅居哈薩克的新疆哈薩克族商人迪娜透露,在她的家鄉新疆伊犁,當地學生畢業後被要求到村委會,錄下歌頌新疆生活美好的影片。但把影片上傳到境外網站的是「國家幹部」,而不是這些畢業生,這些畢業生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影片被上傳到網路上。

秦鹏: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Dilxat Raxit)對此表示,世維會已經注意到有人利用YouTube 頻道散布虛假訊息,以配合北京因應國際社會壓力。

哈薩克中國研究學者熱依斯汗也認為,這些讚美新疆少數民族生活的影片應是由官方策劃發到境外網站,影片裡的主角都是官方指派的表演者。

這讓我想起了去年武漢的時候,中共副總理孫春蘭到一個小區視察,結果樓上有人大喊,假的,都是假的。

Sydney:是的。現在,這一波世界各國譴責和制裁中共迫害人權的風波,已經從國際上中共的戰狼外交轉變成了流氓外交,中共又開始把戰火燒向了個別國際服裝品牌。

接下去會如何發展呢?我們將繼續為觀眾朋友們關注和分析。請大家關注新唐人電視台頻道和秦鵬政經觀察頻道,繼續收看我們的時事天天聊。

秦鹏:謝謝大家的收看。我們明天美東時間6:30見。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