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北京報復制裁被圍剿如願以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5日訊】今天是3月24日,星期四,橫河老師現場直播。

今天焦點話題:從亞特蘭大到科羅拉多,一週內兩起槍擊凶殺案,都出現了輿論誤導。歐盟初試人權問責,北京就30國聯合制裁新疆官員做出的報復性反制裁可能適得其反。美辛辛那提大學教授因稱「中國病毒」遭學生曝光而失去工作。

一、美國兩起槍擊案

這邊亞特蘭大槍擊案引發的反亞裔仇恨抗議活動還沒消停,科羅拉多又發生槍擊案,同樣是槍擊案,受害者人數也接近,兩個案子都有從案情不明朗到明朗的過程,引起的社會反應卻很不同,亞特蘭大槍擊案一開始就被左媒和共產主義者用作炒作種族歧視種族仇恨用,因為被害者多數是亞裔,而在知道了案情並非種族仇恨引起的,卻被故意忽視,抗議活動還在繼續朝向反亞裔仇恨方向發酵。

科羅拉多槍擊案則是在凶手身分不明時就被左媒如CNN和一些左派人物暗指白人,而當凶手身分公布,是來自敘利亞的穆斯林極端分子後,又被左派百般開脫,什麼在學校受歧視等等。而且當凶手的身分不能被左派議程服務是,這個案子立刻被用於民主黨的禁槍議程。

這個案子不想多討論,只想說一個問題,我們注意到,在美國已經有多起伊斯蘭極端份子發動恐怖襲擊的案例了,凶手有些是從小來美國,在美國受的教育,導致他們發起襲擊的原因究竟是什麼,似乎都是禁區,不能研究的,他們經歷最多的無非是家庭、學校和網絡,這些對他們影響最大的是什麼?學校和媒體煽動起的種族仇恨占多大比例?

二、北京四面出擊

週一,歐盟代表27個國家、加上美國、英國和加拿大,一共是30個國家,就中共侵犯新疆維吾爾人權問題,對四名中共官員和一個實體實施制裁。

這是一個史無前例的制裁。此前歐盟只制裁過中共一次,就是64鎮壓以後。那次制裁,美歐都是針對中共的政權,因為那時各國沒有針對個人制裁的法律依據,真正針對個人制裁還是在美國全球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以後,加拿大也通過,去年12月,歐盟一致通過歐版類似法案,這次幾乎就是歐盟通過法案以後的初試牛刀。從這個意義上,確實遠遠超出了以前泛泛的空談人權,可以說是迄今為止西方國家就中國人權採取最有實質意義的聯合行動。

當天中共迅速反擊,宣布對歐洲10名個人包括歐洲議員、學者和4個實體制裁,這在歐洲引起軒然大波,引發至少八個歐洲國家召集中共大使,表示不滿。

這是北京的報復行動,而且不對等報復,西方制裁的是中共的黨和公安政法系統的官員,即人權侵犯的直接指揮者和實施者4人,而中共報復的10人,人數不對等,屬於超級別報復,而且主要是議員和學者,如果反制裁歐盟官員還說得過去,雖然也沒有理由,因為人家沒有侵犯中共什麼,但起碼是性質對等,現在麻煩大了,其中一些根本不屬於對華鷹派(China Hawk),純粹就是學者,只不過研究中國問題說了實話而已,現在歐洲學界普遍認為,只要不給中共唱頌歌就成了北京的敵人了。

而制裁議員更是昏招。本來討論人權問題相對經濟軍事制裁,對中共來說,是沒有那麼嚴重的,如美國制裁壓制香港的中港官員,北京認為可以還是奈何不了它。

我們知道北京前不久和歐盟簽訂了《中歐全面投資協定》,這個協定經過了7年的艱苦談判,而且是在美中貿易戰和美國試圖說服盟友對付中共的背景下完成的,對北京有特殊的意義,而這個協議尚未的到歐洲議會的批准,這一制裁,已經有歐洲政治家和議員表示將竭力阻止其通過,原訂昨天的一個審議會就已經被取消了。

這樣,對北京來說,就不是它認為的打不痛它的人權討論甚至個人制裁,而是有關經濟的大事了。這是北京自己把制裁升級了。本來歐盟還是給北京面子的,制裁中避開了美國制裁的最高級官員,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現在好,把歐盟逼得沒有退路了。

三、辛辛那提大學教授被學生舉報

辛辛那提大學一位工作了25年的教授因在給學生的email中用了中國病毒的詞彙而丟掉了工作。學生舉報老師和校方政治正確。

事情過程:去年9月,一個學生要求一次實驗課缺課,因為可能接觸了病毒(positive exposure),這個工程學教授回email說,對中國病毒檢測陽性的學生,我不會給你分數的。這個學生很憤怒,把email公布到推特上,收到20萬個留言,這個學生認為教授應該就使用如此爭議的詞彙道歉。學校走得更遠,乾脆停止續簽該教授的合約,等於解僱了。該大學的工程和應用科學院長認為在談到COVID19是應該更準確和同情,說中國病毒這個詞冒犯了社區的成員並不利於學習環境。而該大學校長在亞特蘭大槍擊案的第二天要求結束對亞裔的仇恨和暴力。

談幾個方面的問題:

1.大學的平等,中國病毒冒犯誰了?冒犯的是中共,跟你大學有什麼關係?如果中國病毒是冒犯,那英國變種、南非變種、巴西變種冒犯誰了?將來各國都有了變種怎麼辦?

2.學生的舉報導致的後果,網上有人在討論舉報和告密的區別,我覺得舉報是自認為正義,是公開或半公開的,而告密則是祕密的,告密者並不需要認為被告密者的行為不妥。這個案子是公布到網上,比較接近舉報。

學生認為自己是正義的。我一直無法理解這些極端左派的思維。有人說學生舉報老師在美國也流行了,美國完了。通過這種方式讓老師丟了飯碗,跟中國大學學生告密老師講課內容反動是一類的。

本來中美文化中都有不告密的美德,尤其是政治上,沒有傷害他人的言行(如恐怖分子),是不能舉報或告密的。美國電影Scent of Woman(中譯「聞香識女人」),講的就是不打同學的小報告,不出賣同學,而這些同學甚至都不是他的朋友,所做的還是他不贊成的事。美國學校學生圈子以前也是排斥Snitch,即告密者的。

以前中國人是有點江湖義氣的,也是不能告密的,現在變成堂而皇之的公開招聘和培訓告密者,學生信息員監視其他學生和教師,定期匯報還有報酬。

3.我個人覺得,現在是時候大家都放棄中國病毒的叫法,用更準確的中共病毒。看到一個帖子,說是如果病毒起源於愛爾蘭,全世界會去追究嗎?混淆概念,全世界追究的不是中國,而是1)起源和早期發展以便防止未來;2)中共隱瞞疫情導致全世界遭難?這裡哪有什麼歧視和排外?

《橫河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