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北京报复制裁被围剿如愿以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5日讯】今天是3月24日,星期四,横河老师现场直播。

今天焦点话题:从亚特兰大到科罗拉多,一周内两起枪击凶杀案,都出现了舆论误导。欧盟初试人权问责,北京就30国联合制裁新疆官员做出的报复性反制裁可能适得其反。美辛辛那提大学教授因称“中国病毒”遭学生曝光而失去工作。

一、美国两起枪击案

这边亚特兰大枪击案引发的反亚裔仇恨抗议活动还没消停,科罗拉多又发生枪击案,同样是枪击案,受害者人数也接近,两个案子都有从案情不明朗到明朗的过程,引起的社会反应却很不同,亚特兰大枪击案一开始就被左媒和共产主义者用作炒作种族歧视种族仇恨用,因为被害者多数是亚裔,而在知道了案情并非种族仇恨引起的,却被故意忽视,抗议活动还在继续朝向反亚裔仇恨方向发酵。

科罗拉多枪击案则是在凶手身份不明时就被左媒如CNN和一些左派人物暗指白人,而当凶手身份公布,是来自叙利亚的穆斯林极端分子后,又被左派百般开脱,什么在学校受歧视等等。而且当凶手的身份不能被左派议程服务是,这个案子立刻被用于民主党的禁枪议程。

这个案子不想多讨论,只想说一个问题,我们注意到,在美国已经有多起伊斯兰极端份子发动恐怖袭击的案例了,凶手有些是从小来美国,在美国受的教育,导致他们发起袭击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似乎都是禁区,不能研究的,他们经历最多的无非是家庭、学校和网络,这些对他们影响最大的是什么?学校和媒体煽动起的种族仇恨占多大比例?

二、北京四面出击

周一,欧盟代表27个国家、加上美国、英国和加拿大,一共是30个国家,就中共侵犯新疆维吾尔人权问题,对四名中共官员和一个实体实施制裁。

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制裁。此前欧盟只制裁过中共一次,就是64镇压以后。那次制裁,美欧都是针对中共的政权,因为那时各国没有针对个人制裁的法律依据,真正针对个人制裁还是在美国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以后,加拿大也通过,去年12月,欧盟一致通过欧版类似法案,这次几乎就是欧盟通过法案以后的初试牛刀。从这个意义上,确实远远超出了以前泛泛的空谈人权,可以说是迄今为止西方国家就中国人权采取最有实质意义的联合行动。

当天中共迅速反击,宣布对欧洲10名个人包括欧洲议员、学者和4个实体制裁,这在欧洲引起轩然大波,引发至少八个欧洲国家召集中共大使,表示不满。

这是北京的报复行动,而且不对等报复,西方制裁的是中共的党和公安政法系统的官员,即人权侵犯的直接指挥者和实施者4人,而中共报复的10人,人数不对等,属于超级别报复,而且主要是议员和学者,如果反制裁欧盟官员还说得过去,虽然也没有理由,因为人家没有侵犯中共什么,但起码是性质对等,现在麻烦大了,其中一些根本不属于对华鹰派(China Hawk),纯粹就是学者,只不过研究中国问题说了实话而已,现在欧洲学界普遍认为,只要不给中共唱颂歌就成了北京的敌人了。

而制裁议员更是昏招。本来讨论人权问题相对经济军事制裁,对中共来说,是没有那么严重的,如美国制裁压制香港的中港官员,北京认为可以还是奈何不了它。

我们知道北京前不久和欧盟签订了《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这个协定经过了7年的艰苦谈判,而且是在美中贸易战和美国试图说服盟友对付中共的背景下完成的,对北京有特殊的意义,而这个协议尚未的到欧洲议会的批准,这一制裁,已经有欧洲政治家和议员表示将竭力阻止其通过,原订昨天的一个审议会就已经被取消了。

这样,对北京来说,就不是它认为的打不痛它的人权讨论甚至个人制裁,而是有关经济的大事了。这是北京自己把制裁升级了。本来欧盟还是给北京面子的,制裁中避开了美国制裁的最高级官员,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现在好,把欧盟逼得没有退路了。

三、辛辛那提大学教授被学生举报

辛辛那提大学一位工作了25年的教授因在给学生的email中用了中国病毒的词汇而丢掉了工作。学生举报老师和校方政治正确。

事情过程:去年9月,一个学生要求一次实验课缺课,因为可能接触了病毒(positive exposure),这个工程学教授回email说,对中国病毒检测阳性的学生,我不会给你分数的。这个学生很愤怒,把email公布到推特上,收到20万个留言,这个学生认为教授应该就使用如此争议的词汇道歉。学校走得更远,干脆停止续签该教授的合约,等于解雇了。该大学的工程和应用科学院长认为在谈到COVID19是应该更准确和同情,说中国病毒这个词冒犯了社区的成员并不利于学习环境。而该大学校长在亚特兰大枪击案的第二天要求结束对亚裔的仇恨和暴力。

谈几个方面的问题:

1.大学的平等,中国病毒冒犯谁了?冒犯的是中共,跟你大学有什么关系?如果中国病毒是冒犯,那英国变种、南非变种、巴西变种冒犯谁了?将来各国都有了变种怎么办?

2.学生的举报导致的后果,网上有人在讨论举报和告密的区别,我觉得举报是自认为正义,是公开或半公开的,而告密则是秘密的,告密者并不需要认为被告密者的行为不妥。这个案子是公布到网上,比较接近举报。

学生认为自己是正义的。我一直无法理解这些极端左派的思维。有人说学生举报老师在美国也流行了,美国完了。通过这种方式让老师丢了饭碗,跟中国大学学生告密老师讲课内容反动是一类的。

本来中美文化中都有不告密的美德,尤其是政治上,没有伤害他人的言行(如恐怖分子),是不能举报或告密的。美国电影Scent of Woman(中译“闻香识女人”),讲的就是不打同学的小报告,不出卖同学,而这些同学甚至都不是他的朋友,所做的还是他不赞成的事。美国学校学生圈子以前也是排斥Snitch,即告密者的。

以前中国人是有点江湖义气的,也是不能告密的,现在变成堂而皇之的公开招聘和培训告密者,学生信息员监视其他学生和教师,定期汇报还有报酬。

3.我个人觉得,现在是时候大家都放弃中国病毒的叫法,用更准确的中共病毒。看到一个帖子,说是如果病毒起源于爱尔兰,全世界会去追究吗?混淆概念,全世界追究的不是中国,而是1)起源和早期发展以便防止未来;2)中共隐瞒疫情导致全世界遭难?这里哪有什么歧视和排外?

《横河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