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美記者新書 講述中國奴工血淚故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6日訊】針對新疆人權問題,歐美各國對中共官員進行制裁。在中共官媒的宣傳下,中國大陸掀起一場對拒絕使用新疆棉花的多家知名服裝品牌的抵制風波。華裔美籍記者阿米莉亞.龐(Amelia Pang)在她的新書中,就關注了這些廉價的「中國製造」商品背後的奴工血淚故事。她呼籲國際社會,支持企業抵制中國的人權侵害。

法輪功修煉者孫毅,是阿米莉亞.龐新書中的主人翁。他剛到遼寧瀋陽馬三家勞教所不久,就被要求用手指摩擦紙張,製作裝飾性的紙蘑菇,出口歐洲。他的手很快磨破,傷口感染,但他仍得努力完成每天160個蘑菇的配額。由於任務太重,幾乎不可能完成,孫毅平時只睡兩到四個小時,甚至夢中都在做這種紙蘑菇。

同樣曾被馬三家迫害過的姜晶,有著類似經歷。

旅美大連法輪功學員姜晶:「那些製造工藝品的使用的原料,它都是硬紙板。你要把它搓成像我們家庭用的餐紙,把它揉成那麼柔軟之後,再用那種非常有毒的膠,把它製成這個花,每天用手來搓那個花瓣。基本上這個手一天下來吃飯的時候拿筷子都拿不住的。我們那個衣服包括手指啊,就是被那個膠都粘掉了皮。」

而這些,遠不是黑牢奴工生活的全部。孫毅在馬三家勞教所,就同時遭受著多種酷刑虐待。

「手腳上戴著鐐銬,嘴巴被金屬的口塞撐開,鼻管強制餵食,眼睛被灌入辣椒醬……」

在中共監獄和勞教所,渡過近十二年的原大陸企業家于溟說,他接觸過的奴工者,年齡從16歲到70多歲不等,各種身份的人都有,很多人每天至少被殘酷奴役12小時以上。

原大陸企業家于溟:「任務重的時候,他一干,讓你干24小時、48小時。有的奴工者,他就強迫他就睡在那個水泥地上,睡在那個工作操作台上。」

惡劣的生存環境、極度的疲累,甚至加上酷刑,讓奴工者的身心都在接受極限挑戰。有人能勉強捱過,有人被迫害致死致殘,或是患上各種疾病。

如今身在美國的姜晶,在Costco超市看到剝掉皮的大蒜,還會不寒而慄。

姜晶:「我就說我不要買。因為(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時)我們還做過那個剝大蒜,就是把那個蒜皮剝掉,一天要剝幾麻袋。」

在馬三家做過多種奴工產品的姜晶說,美國超市出售的廉價的中國製造商品,很多都是奴工產品。

于溟:「中國的每一處監獄,每一個勞教所,每一個看守所都已經蛻變成了勞動效率最高的血汗工廠。每一個囚徒都是他們的搖錢樹。獄方也不會給這些人做什麼所謂的什麼身體檢查,因此包括愛滋病,包括各種肝病,包括感冒發燒的所有的人,你都必須在流水線上作業。」

龐表示,這麼多年來,中共的強制勞動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全球化貿易和西方的供應鏈,成了中共的幫凶。當代消費者對廉價和時髦商品的追求,也在推波助瀾。

于溟:「很多國家的工作有相當大的一部分,它其實都是丟給了中國的奴工,資助了中共,對人權迫害。你比如說杭州它一家監獄,就以杭州中賽實業有限公司作為註冊單位,它就下轄了38所監獄,關押將近四萬人,常年就從事各種服裝加工、來料加工、對外加工,外銷產品整個就佔90%以上。」

實際上,中共黑窩對於強制勞動的事實毫不遮掩。

2019年初,龐假裝成一名採購商人,造訪上海市青東強制隔離戒毒所時,每隔兩小時就有運貨卡車從這座戒毒所進出。

她調查發現,企業很容易就能調查到代工廠是否涉嫌強制勞動,但它們為了利益,視而不見。而在中共的高壓下,普通的調查機制也行不通,受恐嚇的工人不敢講出事實。

如何解決遍佈中國的強制勞動現象?龐認為,新疆是比較好的切入點,因為中共在新疆投資很多,那裏也是「一帶一路」的重要交通樞紐。如果西方政府把貿易從新疆拿走,那將是強有力的籌碼。

採訪/常春 編輯/王子琦 後製/王明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