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CDC前主任表態 病毒源於中國實驗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7日訊】 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3月26日,星期五,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日焦點:美國CDC前主任公開表態:病毒起源於中國一個實驗室內;Nike銷售不降反增,王一博們後悔了嗎?那些抵制和反抵制的眾生相。

美國CDC前主任雷德菲爾德首次公開表態,他認為病毒起源於中國的一個實驗室內,但不一定是有意從實驗室「釋出」。

中國式抵制洋品牌怪像:Nike銷售不降反增,王一博們後悔了嗎?網上商城和中國國家隊為什麼對Nike沒有反應?曾經因為抵制而銷量大增的那些案例,以及中國式抵制大潮中形形色色的眾生相。

美國CDC前主任:病毒源於中國實驗室!

Sydney:美國疾控中心CDC前主任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今天驚人地說,他相信病毒是從武漢實驗室流出的。雷德菲爾德是川普(特朗普)任內的官員,當時病毒爆發時,他擔任CDC局長。他今天接受CNN採訪的這個說詞,非常驚人。

秦鵬:雷德菲爾德強調這是他自己的看法。只是個人意見。他說「現在的我是可以擁有個人意見的。」

Sydney:雷德菲爾德受訪時說,病毒應該從2019年9月或10月間,就已經在湖北省流傳。他說:「我的看法就是,有關這種病原體出現在武漢,我仍然認為最可信的說法是來自於實驗室,從實驗室流出。其他人並不相信這種說法,那也沒關係。科學終究會找到答案。」

他還說,實驗室裡所研究的呼吸系統病原體導致實驗室人員感染的情況,「並不算罕見」。

秦鵬:是的。病毒從實驗室逃逸,或者傳染給人類的例子很多,比如,2003年之後,中國CDC下屬的SARS實驗室,2004年的春天,就曾經發生過病毒逃逸和感染實驗人員的事情。當時,中國媒體還報導過。

Sydney:恩恩,雷德菲爾德還說,不相信病毒是從蝙蝠身上傳染給人類,他解釋,當病原體從動物傳給人類時,病毒需要經過一段時間,才能找到足以人傳人的方式,所以「以這個模式來解釋新冠病毒的起源,從生物學角度是說不通的」。他的意思是,病毒傳染力那麼強大,在實驗室培養的才可以解釋得通。

秦鵬:是。比如,2月中旬,德國漢堡大學著名物理學家羅蘭德‧維森丹格發表研究指出,有很多重要線索支持當今新冠大流行源於武漢病毒研究實驗室事故的說法。他說「我99.9%確信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來自實驗室」。

Sydney:關於這個美國CDC前主任雷德菲爾德,還有一件事情值得關注,他跟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私交很深,2019年底,高福曾在電話裡痛哭,告訴他疫情狀況。

秦鵬:是的。當時,雷德菲爾德博士正在度假,他接到高福哭訴(burst into tears),兩個人通話很長時間。中共媒體後來報導的時候,說起這個經歷,指責美國應對不力。它們的意思是說,高福告訴了雷德菲爾德病毒很嚴重,美國沒有足夠重視呢?

Sydney:你覺得這種可能性有嗎?

秦鵬:從目前的各方面消息看,高福只可能披露給對方一部分信息,因為按照中國媒體報導,高福居然是通過網絡才知道了有關病毒的消息,而且信息非常有限。媒體報導說:高福有睡前在網絡上搜索有關傳染病信息的習慣,12月30日晚上偶然發現了有關武漢市衛健委內部發出了不明原因肺炎緊急通知的相關傳聞,這讓他大吃一驚。

他隨即打電話給武漢市疾控中心負責人了解情況,在得到肯定的答覆之後,立即問他們,案例早已超過三例必報的預警門檻,為什麼這麼多天來從未向網絡系統直報?都這樣的話,國家重金打造的網絡直報系統還有什麼用?

Sydney:這很奇怪,高福不是中國CDC主任嗎?是中國流行病防控方面的最高的專業負責人嗎?

秦鵬:這與美國和中國的體制有關。你別看高福和雷德菲爾德都是CDC主任,但是在美國,是專業機構、哪怕是一個小機構實際上就會掌控專業領域的事情,甚至總統都得老老實實地聽取他們的意見。而在中國,得靠很高的政治級別才能做到,比如,這種事情要到政治局常委,甚至習近平才能做決策。

所以,中國的CDC主任沒有多大的權力,甚至,按照前幾天美國披露出來的消息,去年疫情爆發之後,中共最高層開始是讓軍方接手,根本沒有讓中國CDC他們知道。所以,外界有的把責任都推給了高福,確實不是很公平。

Sydney:確實,在中國,官員們可能為了政績或者歌舞昇平,會拒絕透露這種傳染病消息,2003年的時候是這樣,2019年底的這一次大瘟疫,又是這樣。中共的掩蓋又一次成了世界遭難。而且,中共媒體說,是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那麼更沒有人敢批評了。

秦鵬:是的。高福他們兩個通話的時間非常獨特,因為中國元旦,也就是美國的2019年12月31日,中共官方甚至都沒有承認有病毒感染。1月2日的時候,中共CCTV還在8個頻道中,9名主持人連番轟炸式地批判8人造謠,中國官方1月3日開始封鎖了對外公布基因檢測,還是因為上海的張永振先生違反規定在1月11日公開了數據,世界才第一次得以研究了基因測序。

Sydney:幾個月之後,這些當初批判李文亮等吹哨人的中共央視主持人,搖身一變,又開始批判說,是美國傳播了病毒,甚至還一會兒說病毒來自華南海鮮市場,一會兒說來自挪威三文魚,一會兒說來自西班牙,讓一些小粉紅都不好意思說甩鍋甩得都離譜了……也是這些人,搖身一變,開始鼓吹中共抗疫勝利,開始批判要求真相的澳大利亞,還批判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人類公敵。

秦鵬:非常荒謬。不過,遺憾的是,很多中國人至今不相信中國的食品安全,不相信中國的疫苗安全,卻依然相信中共媒體的謊言。

Sydney:我們注意到,在用各種理由阻攔了國際調查獨立組近一年之後,中共今年年初終於允許了世衛調查團到訪武漢。之後調查團的調查指出,病毒「極度不可能」(extremely unlikely)從中國實驗室洩露流出,較可能是從動物傳染到人類身上。結果,引發世界學術界和主要國家政府反對。

秦鵬:恩,連世界衛生組織的一個專家,Jamie Metzl,世界知名的基因學專家,也對視為調查組的結論表示反對。他從一開始就認為新冠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泄露,而世衛調查團的「令人震驚」的中國之行更使他堅信病毒來自實驗室。

Sydney:這個專家還有一個特點,他和拜登政府關係密切,也就是說,他不是為了維護川普政府,他給出的是科學意見。那在你來看,雷德菲爾德這個時候說話,是不是也有類似原因?

秦鵬:我認為你這個觀察角度很好,就是說,他之前不說話,是不是真的因為認為病毒從實驗室洩露,只是代表個人意見?我覺得可能跟川普政府時期美國的政治氛圍有關係,我們記得當時因為川普指責中共當局和世界衛生組織,遭到很多左派和媒體和攻,說他是為了掩蓋自己的失職,而推卸責任。所以,他很可能是不想成為眾矢之的而不說話。

Sydney:很有可能。確實,我們看到,在川普離任之後,批評中共和世界衛生組織的人明顯多了起來。

比如,在WHO調查組去了武漢之後,就有很多專家,批判他們根本沒看到一手數據情況,僅僅根據中共提供的二手錶格就得出結論,實在是很荒謬。

世界頂級公立研究型大學——新澤西州立羅格斯大學(Rutgers, The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Jersey)化學生物學教授埃布賴特(Richard H. Ebright)就說:「世衛組織的調查是個騙局。沒有可信度。成員至少在一個案例中製造虛假信息。」

秦鵬:還有,我們看到,拜登政府也發表聲明對調查表示「深切關注」,並要求北京保持透明。

Sydney:是的。在專家和各國政府壓力下,我們看到,WHO總幹事譚德塞改了口風,在2月11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說:「在與團隊的一些成員交談後我願意證實,對所有假設都保持開放態度,需要進一步分析和研究。」

秦鵬:結果,一個半月過去了,WHO承諾的調查報告還沒有出來。據今天美國媒體報導,這份最終版300頁調查報告會在短期內發表。

Nike遭抵制,銷量不降反升,王一博們後悔嗎?

Sydney:我們接下去還想跟觀眾朋友們更新一下在世界上三十多個國家譴責和制裁中共新疆人權迫害的大背景下,中共黨媒煽動中國民眾抵制世界服裝品牌H&M的事情。現在,這個戰火已經燒到了更多的服裝品牌上面,包括Nike、Adidas、Zara、GAP、Fila、New Balance、無印良品、Gucci、范思哲,等等。

秦鵬:是的。關於這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和背後的故事,我和Sydney在前天的那一期節目中做過一些獨家的分析,大家如果感興趣可以去看看。

Sydney:當時你還說,中共官方不會像對待H&M那樣全面抵制其它品牌,現在確實是被你說中了。我們注意到,Nike雖然也遭到了中共媒體的圍毆,但是在中國的互聯網商城上面,Nike並沒有像H&M那樣下線。

秦鵬:是這樣,但是Nike還是遭到了人氣明星王一博等,終止合作。網絡上還有一些人燒Nike和Adidas的鞋子。不過,也有網友懷疑,說誰知道那燒的是不是福建晉江製造的假名牌鞋。

Sydney:我們不知道。不過,雖然抵制潮看似風起雲湧,但是有人發現內地知名電子商業平台「得物App」上仍然有大量Nike產品出售,而且交易量「只增不減」,「每分鐘都有人刷新購買界面」,引起網友熱議,有留言更表示「笑死,這就是互聯網抵制哈」。

秦鵬:是。《北京青年報》也報導,25日下午2點多,北京某購物中心的愛迪達、李寧和Nike店面,Nike店員表示店裡的Air Jordan已經基本上賣光斷貨了,並稱AJ是剛性需求。愛迪達的店員表示沒怎麼受影響。沒有買過Nike鞋的朋友,這款AJ是一個帶氣墊的高端鞋,很有技術含量的。

Sydney:後來網上更流傳一份「得物App」的聲明,聲稱會將Nike產品無限期下架;不過「得物App」指出「目前尚未接到相關通知,我們會提交有關部門」。

秦鵬:看來,Nike的待遇與H&M還是大不相同,這也印證了我們之前說的,中共不敢全面抵制。而且,中國的那些體育項目,幾乎全部是Nike等贊助,它們都在裝作不知道,黨媒卻把普通民眾推到前台,明顯是不想犧牲利益。

Sydney:是,網友就說,真要抵制,讓那些官員們把海外綠卡和海外財產轉移回來就好。

另外,我看到有分析說,H&M去年的聲明突然被共青團翻舊帳,去年那個時間點卻不聲討的原因,是因為中共不想影響當時的中歐投資協定談判。結果現在,還是因為新疆人權問題,被歐盟制裁,反制裁後也看著要損失了中歐投資協定,外界說是中共拿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秦鵬:對,我們今天也來看看中國式抵制的形形色色的眾生相。

中國式抵制的眾生相

Sydney:好的。首先,我們看到有小粉紅因為到H&M商店門口抵制,被警察抓到了派出所。

網友們表示:「只要舉牌的,共產黨都怕。」「今天允許你舉牌抵制H&M,明天你舉牌抵制共產黨還得了。」

秦鵬:也有個別H&M門店和Nike門店遭到打砸。還有一些人聚集在Nike店門口罵耐克。不過,有網友質問,他們是否敢聚集在國家體育局門口,就中國男籃、女籃、男足、女足、田徑這些國家隊穿耐克、還不解約的行為罵?

Sydney:只敢反企業,不敢反官方。義和團跟著官方造反,最後還是可能被慈禧太后砍頭的。

秦鵬:2012年中共鼓動反日的時候,西安城遭到了被煽動起來的洗劫,蔡洋在西安反日大遊行中,用U型鎖砸日本車,把開日本車的同胞李建利直接砸成了半身不遂。當他被警察抓起來的時候,一直喃喃自語,我是愛國的,我打賣國賊是英雄行為,為什麼​​要抓我?

這個人後來被判刑10年,成為黨的犧牲品。而那個被砸殘廢的車主李建利,實際上就是倒在公安局門口。

Sydney:所以,中共也是從幕後做黑手,事件過後,搖身一變,又成了正義捍衛者。

秦鵬:所以,我們網友們千萬不要被中共煽動的愛國行動所欺騙。

我們還看到,今日(26日),購物網站京東上的Nike頁面,在晚上9點將截止新款運動鞋的預約搶購,結果最終居然吸引了34萬多人預購。中國網友得知後紛紛留言「這就是說的抵制嗎」、「替昨天解約的藝人不值」、「無語了」。

Sydney:那些主動解約的明星們不知道有沒有後悔?以後大品牌可能不會輕易找這些人簽約了。因為他們不懂得維護企業利益。

秦鵬:說到被抵制,後來又火爆的品牌,我想到還有一個典型案例。加拿大著名的羽絨服品牌加拿大鵝,2018年底,華為公主孟晚舟被抓,殃及加拿大企業,加拿大鵝股價一度暴跌8.4%。但是到了2020年11月,媒體就報導:加拿大鵝在華銷售額暴漲30%,新開4家門店。

Sydney:我們繼續來聊這一波抵制大潮中的眾生相。還有的企業,跟隨中共,聲稱要繼續使用新疆「血棉花」,這裡面就有著名的德國服裝品牌HUGO BOSS。

不過,BOSS被網友挖出來,這家公司二戰時成為主要納粹服裝提供者。網友LT視界還批評說:BOSS沒有發表反「新疆棉」無可厚非,但是刻意挺「新疆棉」凸顯其邪惡和投機本性。

秦鵬:還有一個故事,新浪微博的一個美妝博主,披露了他收到的私信,披露了當地人告訴的關於新疆人被歧視的真相,包括租房、包括被迫摘棉花。

Sydney:是的,這是那些在這個過程中,努力探尋真相、呼籲正義的一些人。我看到推特上,新聞看點主持人李沐陽,也發了一些關於新疆人被強迫摘棉花的一些官方報導,這還是一些自由人,不敢想像,那些失去自由的人會遭到什麼對待。

秦鵬:還有一部分中國網絡的人,在呼籲說,應該給新疆人平等待遇。在這一次被黨媒煽動的狂熱情緒中,這些人的頭腦冷靜、透露出來的良知,真的讓人欽佩。

Sydney:我看到自由亞洲電台剛剛發了一篇文章說,中國官媒吹起一場抵制洋貨之風,逼令外企妥協,到底誰更傷?它說:「如果外國抵制中國的棉花出口,可能對中國每年造成上千億美元的外匯損失。對新疆的棉花加工、紡織品工人就業造成的間接損失,更是無法估量,受損失最大的應該是本國企業和員工家庭。」

秦鵬:是的。這和我們前天那一期節目中說的一樣,中共煽動的這場愛國主義情緒,實際上只是為了轉移自由世界三十多個大國對它在新疆迫害人權的譴責浪潮,根本沒有顧及中國老百姓的利益。真的很邪惡。

Sydney:是的。那麼,接下去,中共導演的這場荒謬的抵制潮會如何收場呢?讓我們拭目以待,我們也將會繼續為觀眾朋友們關注、分享,並且做出我們自己的分析。好,請大家關注我們的頻道,【新唐人電視台】和【秦鵬政經觀察】。我們下週見。

秦鵬:祝大家週末愉快。我們下週見。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