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抵制西方品牌 中共還是革命黨思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7日訊】 今天是3月26日,星期五。橫河老師現場直播。

今天焦點:中國官媒和社交網絡對西方服裝品牌一片喊打聲,中共為什麼還是不能放棄革命黨發動群眾運動的思維和實踐?中國奴工產品出口世界長期得不到解決的經濟和政治因素。

在30國政府制裁新疆官員和中共對歐盟和英國實施報復性反制裁措施的同時,中國大陸官媒和網上突然又掀起對H&M和更多國際品牌的抵制,中共又一次使用群眾運動的方式抵制外國實體。而中共奴工產品出口也再次受到關注。

 中國抵制和外國抵制的異同

香港的黃色經濟圈,抵制和支持,抵制的是對自己造成傷害的個人,如抵制香港月餅商美心集團,因其老闆伍淑清是中共政協委員,支持送中,還到聯合國為港府和中共進行辯護和國際公關;支持的是同道。

美國的抵制和支持,抵制的是假新聞和公開反川普的大公司,如CNN;支持的是由於支持川普而被打壓的公司,如GOYA、MyPillow等,都是自發的,和自己直接相關的。

中國的抵制,最大特點就是和自己無關,甚至是傷害自己利益的。

不過美國左派的抵制倒是和中國的很像,如MyPillow,就是被左派的一些組織以消費者的名義威脅連鎖商家下架的。

中國抵制起源是新疆棉花,新疆棉花出口量並不大,主要是生產品牌紡織品以後出口,不過現在大範圍地抵制國際品牌,也就是中國紡織品出口的相當大部分,就是逼迫產業鏈快速外移,影響的將是中國的外匯收入和國內就業。這兩個都是中共目前最不能損失的。

是自發還是官方?有人居然找出是某個個人發起的。H&M不用新疆棉是一年前的聲明,今天翻出來當然是有目的的。多年前的新聞想拿出來炒作就能炒作起來的?沒有官方的許可幾分鐘就無影無蹤。

再看最早是哪些組織和機構在炒作?共青團中央,這還不是官方啊。

時機也很重要,歐盟27國加美英加制裁新疆四官員和一實體,中共除了公開報復反制裁了歐洲10人4實體外,又制裁了英國9個人4實體,更是把矛頭對準了公開不使用新疆棉的西方品牌。

習更接近毛原教旨 搞破壞革自己命

為什麼要把西方公司捲進去?這本來是國與國之間的事情。國家之間的報復覺得不解氣,打不痛對方,不對等,因為人家議員、學者在中國沒有存款豪宅,也不需要簽證去中國。硬的啃不動就打軟的吧,國家對公司,包贏不輸的。這就是中共的想法。

這可能主要是習近平的想法,從他的經歷和這幾年的表現,他更接近於毛原教旨。而李克強視察江蘇耐克、阿迪達斯供應商則有一點頂風作案的意味。他明白大家還得吃飯。

中共這兩套系統總是互相矛盾的,黨的頭子搞革命,國務院總理搞生產,而且搞革命的管抓生產的,還老給抓生產的搗亂。從毛時代到現在就沒變過。當然洪洞縣裡無好人,撇開對個人的評價,如當年的國務院總理周恩來,這個制度設計就不是為民族和人民,而是為中共自己的。

毛澤東以前預測過,文革每7~8年來一次,這個預言沒有完全實現,因為還有定期的針對不同群體的大規模迫害,但過一陣子來一次針對外國的國家或公司的抵制倒是非常有規律地進行。

抵制是一種什麼行為?抵制公司一般是消費者的行為,個體抵制也是一種表態,而集體抵制是有共同的觀點或利益,如果大規模策劃的則有打擊經濟威脅政府的可能性,也就是說,是一種反對黨或革命黨的行為,問題是現在中國大陸是中共執政,已經發起過無數次對外國商品的抵制行動了。

1)還是革命黨的思維和行為,老是要搞破壞,哪怕是給自己造成麻煩。根子還是在馬列主義的階級鬥爭理論,具體到毛澤東的繼續革命理論和實踐:理論上,就是革自己的命,這不是指毛,而是中共自己的官僚系統,如果說三大改造和反右還是舊革命的延續,那文革就是真正的繼續革命了,而發動或操縱群眾的抵制只不過是一種新的表現形式。

2)中共完全沒有自信,不相信自己能處理好這種事情,要讓群眾出面,讓群眾為自己壯膽,讓群眾使對手膽寒。全世界找不到第二個國家政府或執政黨自己不敢出頭要讓國民出頭耍流氓的。北朝鮮金正恩是自己出頭的。

經濟融合的優勢和劣勢。中共加入世貿至今,經濟已經和世界互有你我了,優勢是國際上一下子還離不開中國的原料、人工和技術鏈,陷入其中的企業還有不少難以脫身;但劣勢同樣,打擊西方在華企業,會傷害到自己的經濟和就業。很多人計算過,我就不重複了。

這次品牌公司的反應到現在都是不錯的,堅持住了底線,將來怎樣不說,這不得不說是川普任期的一大政績,把整個國際大環境扭轉過來了。現在的國際大環境,已經使很多公司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向中共磕頭讓步來渡過難關了。

中國的奴工產品 與西方長期綏靖有關

奴工產品出口是個古老的問題了,一直沒有得到應有的關注。這也是由於西方國家政府對中共實行綏靖政策故意忽略造成的。

有個故事,2004年,追查國際發表了一個關於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勞教所生產出口產品的報告,其中關於河南Rebecca公司的頭髮產品的部分引起了一位《南華早報》記者JAMIL ANDERLINI的興趣,他自己跑到事件發生地河南許昌去調查了。結果不僅證實了原報告的真實性,自己還差一點被抓,連夜逃回香港,寫了一篇報導,那是2005年,要是今天,恐怕就要被送中了。報導披露了有6家國際著名金融巨頭是河南Rebecca的主要股東。

又過了幾個月,2006年,紐約有一家藝術家時尚雜誌《Village Voice》的記者Aina Hunter要寫一篇關於紐約假髮時尚的報導,發現了《南華早報》的報導,自己又做了深入調查,發現人權活動家曾經向美國政府申請禁止河南Rebecca產品進口。她於是到美國政府部門去追蹤該申請的下落和政府採取的響應措施,發現申請在美國相關的政府部門遇到了極大的阻力,最後不了了之,一些知情或推動的官員感到相當沮喪。

她把整個過程用了專門一節相當大的篇幅披露出來。

這個故事說明,中共的強迫勞動和產品之所以存在和發展,很大程度上是和國際綏靖環境有關的。金融巨頭的利益、當時美國政府的不作為,都起了作用。好在今天國際形勢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新疆棉的事情,要是發生在十年或十五年前,也許同樣的會無聲無息。當然,根子還是在中共。注意,至少在過去20年中,中國的奴工產品一直是和中共對宗教信仰團體和少數族裔的迫害緊密相關的。

《橫河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