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H&M事件」與中共操控術的精緻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突兀而來的「H&M事件」,是解剖中共內政外交圖謀的一個極佳的標本。本文僅解讀中共社會操控術在「H&M事件」的表演及其致命缺陷。

先說一下什麼是「H&M事件」。3月24日,中共附屬組織共青團率先於其微博官方帳號,抨擊H&M於去年所發布之停用新疆棉的舊聲明,說H&M「一邊造謠抵制新疆棉花,一邊又想在中國賺錢?痴心妄想!」該言論引來四十多萬名中國網民一面倒的支持,「滾蛋」、「別指望又吃中國飯,還砸中國鍋」的抵制聲充斥網絡。同時,眾多官媒(諸如央視、《人民日》報等等)也來「群毆」。

事件迅速升級。其一,中國電商平台京東率先下架H&M的商品和店鋪,淘寶和天貓等其它平台隨即跟進。其二,此抵制風隨後蔓延其它品牌。3月25日,中共官媒再度發布一份「點名」文章,指出除了H&M外,耐克(NIKE)、優衣庫(UNIQLO)、阿迪達斯(Adidas)、GAP、FILA、New Balance、ZARA與Under Armour等等國際品牌此前都曾發聲明「拒絕新疆棉」。其三,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截止3月25日,至少50位明星藝人(包括港台)聲明與上述品牌解約。

中共熱衷煽動民眾抵制「x國貨」

在「H&M事件」之前,中共多有煽動民眾抵制「x國貨」之事,例如,2008年抵製法國連鎖店家樂福超市事件(直接肇因是西藏問題和北京奧運聖火巴黎傳遞問題);2010、2012抵制日貨事件(直接肇因是釣魚島問題);2016年抵制肯德基事件(直接肇因是「南海仲裁案」);2017年抵制韓貨事件(直接肇因是「薩德入韓」),等等。但因種種原因,都效果不佳,反遭嘲諷,無疾而終。

比如,雖然中共利用「薩德入韓」挑起民眾反韓情緒,但據韓國當局發布的網購統計,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人網購韓貨的金額高達6,218億韓元(排在第二、三位的美國、日本,分別僅為458億韓元、339億韓元),不降反增,增加了50%以上。

比如,中共煽動的抵制運動,反遭社會清醒民眾的抵制。許多人問:「抵制日貨抵制韓貨怎麼就沒見抵制蠢貨?」甚至連央視網評論部都推出「抵制日貨是個愛國偽命題」的專題,稱:無論是所謂日貨、美貨、歐貨還是國貨,在貿易全球化的今天,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每一個人的身邊無處不在。抵制來自任何一個國家和地區的商品,都很不現實,甚至也分不清到底抵制的是什麼,更與愛國毫無關係;抵制的是「日貨」,受傷的可能是同胞,用抵制來愛國,更是一種近乎無知之舉。

中共操控術在「H&M事件」中的精緻化

但在「H&M事件」中,中共的煽動技巧和進程控制,較之以往有較大不同。透視該事件,中共的操控術技巧之精緻,至少體現在如下三個方面。

第一,讓共青團打頭陣。2015年7月,在中共史上第一次由中央召開的「黨的群團工作會議」上,習近平嚴厲指責共青團處於「高位截癱」,「在現場無法發揮任何機能的四肢麻痹狀態」;2016年4月,中紀委公開批評共青團「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同年8月,當局印發《共青團中央改革方案》,實行「減上補下」大縮編,徹底整頓共青團系統。經過幾年「改革」, 共青團成為中共「戰狼團隊」的重要一員,這次是讓其小試鋒芒。

這裡順便提一句,中共所謂「群團工作」就是工會、共青團、婦聯,其它還包括僑聯、科協、作協、紅十字會等。共青團的改革可能只是一個試點,其它「群團」也都將一一「戰狼化」,服務於中共的社會操控。

第二,高壓的經濟手段。首先,攻擊目標精準,先以瑞典的H&M為靶子,然後逐漸擴展目標,不像以往泛泛而為。其次,電商已是各大品牌銷售的重要渠道,中共直接從電商平台下手,具有巨大的殺傷力和威懾力。

第三,製造社會轟動效應。中共不僅煽動民眾懲罰品牌,而且發動鋪天蓋地的輿論攻勢迫使代言各品牌的明星高調表態「割席」。大品牌本身具有的高社會關注度,和明星藝人的高人氣,都成為中共激起、誘導「民意」的有力手段。與2008年相比,中共「編故事」、「製造故事」操控社會的能力,似乎「更上一層樓」了。

這裡指出一點,明星藝人淪為中共手中的工具,並非始於今日。香港《蘋果日報》此前曾引述消息稱,中共電影總局去年4月已下發通知,要求各主要平台和影視公司儘量不啟用未政治表態的港台藝人,參演藝人必須簽署「10年保證思想正確」之政審條款,如果違約就要賠償。從「H&M事件」可以推測,中共對明星的政治化利用,將會成為常態。中共真是沒有不可被利用的。

對中共操控術的致命打擊

中共是搞運動起家的,自然精於社會操控,煽動過數不清的各類社會運動,來達成其政治目的和延續其統治。但是,「改革開始」以來,中國社會急劇變化,各個階層、群體的相互利益關係複雜化;同時,人性的復甦和民心的覺醒,中共倒行逆施種下的種種苦果,這些都使中共的操控術受到致命打擊。

以「H&M事件」為例。如果中共將該事件繼續升級,那麼牽涉其中的眾多品牌,因為與中國有著比較大的相互利益,它們受傷,與其合作的中國商家、受僱的員工也將一同受傷。例如,日前耐克(Nike)在中國也遭抵制,3月25日陸媒發表「中超和國家隊Nike還穿得上身嗎?」等討伐文章,許多小粉紅也將矛頭對向中國足協,要求其更換耐克這個國足和中超的贊助商。但是,耐克與中超10年合約未滿,提供贊助金額又高達30億元人民幣,中國足協敢輕易換嗎?此其一。

其二,中國和國際社會是聯通的。許多品牌抵制新疆棉花,代表的是國際社會民意,如果其與中共苟合,將可能受到國際社會抵制。例如,日本時裝零售商無印良品(Muji)目前仍在繼續銷售以新疆棉製成的產品,並在其中國官網的「新產品」部分,新出現了名為「新疆棉」的系列服裝。投資者對此表示不滿,3月26日無印良品股價大跌,市值蒸發229億日圓(約2.1億美元)。因此,中國和國際社會的聯動性,制約著中共的操控術。

其三,中共內心深處,對民意是恐懼的。它雖然操控民眾搞運動,但又嚴加控制,深怕運動失控或轉向,所以時不時地會對小粉紅進行打擊,以圖震懾。搞各種運動,中共往往不敢放手,見好就收,效果有限。例如,2016年抵制肯德基中,中共官方消息稱,三男子因為組織網民非法圍堵肯德基門店被行政拘留。又如,在這次「H&M事件」中,有人在微博上貼出「火燒耐克球鞋」「剪H&M衣服」泄憤的視頻,四川成都「大悅城」商場更是把H&M戶外廣告牌拆除,鄭州還有一女子手持抵制H&M紙牌,只身前往H&M分店前抗議,有視頻顯示,這名女子被警方帶走。這在推特上引發熱議:「義和團玩大了也不好控!」「粉蛆被社會主義鐵拳毒打。」

結語

從「H&M事件」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共操控術的進步和精緻化;但是,由於中共操控術的內在致命缺陷,「H&M事件」的最終結局,看來仍然會以鬧劇收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