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攻擊美國 中共欲重新定義人權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lex Newman 撰文/吳約翰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發布一份新的報告,強調美國「濫用人權」,並試圖重新定義人權。這極其危險。

而且,具諷刺的是,由人類歷史上最兇殘的獨裁政權,來指責有史以來最自由的國家在濫用人權,真是名不副實。實際上,在過去中共執政的幾十年中,世界上再沒有任何政府,像中共一樣屠殺如此多的人。在人類歷史上,也沒有任何政府,像美國那樣儘可能地保護多數人的自由

可想而知,當美國政府即將發布關於中國的人權報告時,中共立刻著手以另一份人權報告作回擊。雖然中共的報告在西方社會裡,普遍被嘲笑或漠視。但其實當中有非常嚴肅的議題。現在請暫時拋開其偽善的表面,因為報告中隱藏的真實人權威脅,已遠遠超出所能理解的範圍。

真正的問題已擴及全球。不幸的是,中共宣稱是政府授予人民權利,而不是人民生來就具有權利的思想運動,已在世界各地,甚至在美國,如美國一些最負盛名的「教育」機構和政府高層中,扶植起裡應外合的盟友。站在第一線撐腰的,尤其是那些中共在世界各地的友邦國家及其在聯合國中的特務。

中共對美國的攻擊報告,標題是「2020年美國違反人權事件報告」。其實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每年會推出一次最新版本,係針對美國批評中共的人權問題,做出反制的回應。 逐年地,中共在回擊美國方面,也變得越來越瘋狂。

創造假議題

去年,中共對美國「人權」的關注,首要任務是宣稱美國未能充分保護人民,免於全球大流行的中共病毒侵害。是的,我絕對相信病毒是由中共自行施放並傳播的。

中共以大流行病為由,指稱美國擁有先進的醫療技術,卻造成高死亡人數,因此證明美國政府「無能」,及沒有履行保護「健康」的「人權」職責。

在這份1萬5千字的中共宣傳工具中指出,「2020年,COVID-19病毒在全世界造成嚴重破壞,對人類安全構成重大威脅」,「因為美國政府對病毒的反應草率,所以造成它在美國失控」。

當然,中共對《美國憲法》是非常熟悉的。憲法授予人民和各州擁有大部分權力,而同時又授權他們的代理人,也就是聯邦政府,具備有限的權力。那麼中共也應非常明白,根據憲法,美國聯邦政府並不是中共式的極權主義者,可以利用蠻橫專制來對抗病毒。

相反地,憲法透過限制聯邦權力,保護上天賦予的人民權利(天賦人權),免於被聯邦政府侵犯。

諷刺的是,那些使用最惡毒和最嚴厲的政策(權力)來「對抗」中共病毒的州,例如加州和紐約州,其成效卻遠不及佛羅里達州和南達科他州。結果病毒被拿來當作換取個人自由的武器。

換句話說,保護好真正的人權自由,才會有健康的身體和更和諧的社會經濟發展,這彼此之間是習習相關的。

這份中共即將發布的報告,在最一開頭的導言中,還指責特朗普(川普)政府在面對大流行病毒時,「霸凌國際組織」和「策動孤立與單邊主義」。該指責是針對川普總統決定停止資助和支持背後有中共金援因素,且令人失望的世界衛生組織(WHO)領導人的決定,因為WHO 幫助北京宣傳關於中共病毒的謊言。

停止資助替中共喉舌的聯合國官僚組織,到底是有何違反人權,真的令人不解。

另一宣稱美國濫用人權的事件是,非裔美人比歐洲裔美人,更容易被警察殺害。該報告忽略身為研究人員都該清楚的理由——美國黑人明顯涉入刑事司法的比例較高,且部分原因是,大多數涉入司法的黑人多來自沒有父親的單親家庭。中共所提出的資料缺乏整體考量,企圖以此斷章取義的說法,作為美國執法部門間普遍存在的種族歧視的證據。

這是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小學生,都應該能夠發現的基本邏輯謬論。實際上,諸多研究和調查指出,美國是世上種族歧視最少的國家之一。研究還統計,與白人嫌犯相比,實際上美國警察射擊黑人嫌犯的可能性較小。

中共才是真正違法

另外,中共指出美國官員的「種族歧視」是一種違反人權的行為,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因為諷刺的是,就在本月,位於蒙特利爾的拉烏爾‧瓦倫貝裡人權和人道主義法研究所(Raoul Wallenberg Centre for Human Rights),與哥倫比亞特區的新線戰略和政策研究所(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 都做出相同的結論:中共目前正在對中國西部的維吾爾族進行種族滅絕行動。

該報告的主要作者拉烏爾‧瓦倫貝裡、人權和人道主義法研究所的法律顧問戴蒙德(Yonah Diamond)共同指出,「中國身為一個國家,正在對維吾爾族進行種族滅絕計劃,意圖全部或部分消滅維吾爾族,例如,由國家精心策劃的大規模監禁、強制絕育和剷除運動」。

荷蘭國會也於上個月也通過一項動議,認定中共對待維吾爾族人的行為已構成「種族滅絕」,這才是真正的種族歧視,真正的違反人權!

在中共報告的論述裡,中共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呂翔(Lü Xiang) 廣泛引用自家媒體資料,甚至將西方對中國西部維吾爾族種族滅絕行徑的擔憂,比擬成德國國家社會主義(納粹)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Joseph Goebbels)的謊言。(註:保羅‧約瑟夫‧戈培爾 Paul Joseph Goebbels,1897-1945),德國政治人物。其擔任納粹德國時期的國民教育與宣傳部部長,擅講演,被稱為「宣傳的天才」,以鐵腕捍衛希特勒政權和維持第三帝國的體制。)

接著,不是在開玩笑或諷刺,這份中共報告,居然還有臉引用「金錢政治」作為攻擊美國違反人權行為。

是的,在自由國家裡,人民可以參與政治,以透過支持自己喜歡的候選人或偏好的議題作為表現,舉動包括捐款、付出時間、媒體輸出或言論發表等不同方式。

顯然,真正違反人權的事實是,中共政權不允許其人民參與政治,或選擇自己喜歡的領導人來管理自己。

這才是真正的違反人權!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針對違反人權的問題,在媒體簡報中嚴厲抨擊美國:「我們希望美國放棄雙重標準,面對種族歧視和暴力執法等嚴重的人權問題,並採取具體措施保護人權。」

就像中共過往成功的宣傳技倆,中共對美國「人權」現狀的攻擊,是刻意依附著一些真實的資訊。

實際上,在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間,州長和市長,特別是藍色州的民主黨人,無情地踐踏憲法保障的公民人權。 但這並不會在中共報告中呈現。

在過去的幾年中,中共都會在其關於美國涉嫌「違反人權的報告」裡,做出明確的基調(攻擊目標)。

例如,2012年發布的類似報告,就將矛頭指向:「美國違反人權的行徑,表現在如美國政府對槍支擁有權的管控寬鬆,這導致了擁槍的氾濫。」

儘管多數民調顯示,對憲法所保障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獲得壓倒性的公眾支持,但中共的報告卻辯稱,美國政府無視「美國人民的抱怨」以及「許多抗議」,都要求「政府要嚴格控管私人擁有武器」。

今年,中共的報告也再次妖魔化《憲法第二修正案》,辯稱其為「槍支暴力」的元兇。

這種說法是荒謬的,特別是因為美國的謀殺率遠低於世界上多數國家。在美國,擁槍權利一直被視為是所有其它權利的最終保障,其中甚至包括很多是中共拒絕承認存在的權利。

看看瑞士,它擁有全球最高的槍支持有率,但其謀殺率也是最低的。同時,像委內瑞拉和墨西哥這樣的國家,長期以來私自擁槍違法,在世界上的謀殺和犯罪率卻是最高的。

真正違反人權的,是中共完全否定其人民可擁有武器的權利。 話又說回來,正因為是專制獨裁者和暴君,所以從不會認可他們統治的人民能持有武器。

威脅:真、假人權的混淆

中共報告存在的真正危險,並不是美國人在突然閱讀後,會起身反抗中共口中的蠻橫政府。

也不是在認真看待中共的偽善後,會造成多大的損失。而是中共的論點和左派所謂的「覺醒」( 「woke」)的暴民現象(黑命貴、安堤法),已越來越難以辨識出彼此間的差異。

真正的危險是,中共重新定義人權的論述。宣稱人權不是上天賦予,而是政府允許。而這都還只是全球化運動下的冰山一角。

的確,共產主義在中國的政權上和它運用於世界各地的極權主義盟友中,都是以「人權」為藉口,來控制人民生活與限制人民自由的。

例如,在「人權」的偽裝下,暴君以政府掌控的教育系統,灌輸孩子謊言,嚴禁其它選擇。

在「人權」的偽裝下,暴君以政府提供的「醫療健保」把持醫療系統,限制個人自由選擇,迫使人民完全依賴。

在「人權」的偽裝下,暴君以「體面的生活水平」,掌控整個經濟體以及對經濟做出貢獻的人民。

這些都被(共產主義)稱作「積極(賦予)的權利」,它們聲稱要政府為了替你做事,而犧牲他人,甚至不惜昧著良心去完成。

舉個例子,你永遠也不會搶劫鄰居,然後說因為你需要他的錢來上大學或繳醫療保險。 但是,如果你在上大學或醫療保險上具備「積極(賦予)的權利」,政府就可以拿走你鄰居的錢,然後花在您身上。

重要的是,當人民仰賴政府的「積極(賦予)的權利」時,政府同時也能以它想要的藉口,立刻全數收回所有。

顯然,這樣看待「人權」,極具危險。

相比之下,這與源自《聖經》和西方傳統基督教所闡述的傳統美國權利概念,大相徑庭。

或許他們兩者間最重要的不同就在,真正人權是不可剝奪的,舉凡言論自由、擁有財產的自由、崇拜上帝的自由、保護自己家庭和財產的權利等等。

上述的自由應屬於「消極(賦予)的權利」,它們不是來自濫用或強制,而應是自然擁有。舉例,如果你為了保護財產免於被搶,你可以授權給警長,請他幫你保護財產。

正如美國的開國元勳們在《獨立宣言》中宣布的那樣,每個人被造物主賦予這些「不可剝奪的權利」。也就是說,這些權利不是靠政府給予的,而是獨立存在的。

因為權利並不經由政府授予,所以政府也沒有撤銷或限制的合法權力。

相反地,政府的作用,僅在保護這些上天賦予的權利不受侵犯。《獨立宣言》甚至解釋,這才是成立政府的原因。

《獨立宣言》裡提到永恆的字眼和原則,早在數年前,就和有名的「美國革命之父」山姆‧亞當斯(Sam Adams)對權利的言論,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亞當斯在1772年,由他的通訊委員會發出的第一封信中陳述到:

「殖民地居民天生的權利,包括:第一、生命權;第二、自由權;第三、財產權; 這些都是必須盡力去支持和捍衛的權利」。

他還認為,「透過閱讀和認真研究耶穌基督的要義(清楚記載在《新約聖經》裡),是最好理解「身為殖民地居民基督徒的權利」的方式」。

不幸的是,聯合國及其許多成員國政府(甚至在美國有越來越多具影響力的聲音出現)竟然堅決支持中共所扭曲之權利的看法,而不是站在美國和基督教徒的觀點。

聯合國所選擇的觀點極度危險,而全球組織也經常附和中共式的論點,認為美國的言論自由或擁槍權是一種「違反」人權的表現。

其實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全球組織甚至在《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二十九條中宣稱:「在任何情況下,這些權利和自由均不得違反聯合國的宗旨和原則」。

這就像是,為避免批評國會,所以不得行使《憲法第一修正案》明訂的言論自由權、集會自由權或申訴自由權。這顯然是荒謬的邏輯。

2月22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為中共「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提供了一個發聲平台,這似乎更展現給世人看到他們的立場有多荒謬。這是中共高層首次在日益嚴重且信譽不佳的聯合國組織中,發表批評的演說。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去年中共政權,還在這個糟糕至極的聯合國組織中獲得下個任期的連任。

王毅在聯合國組織第四十六屆會議上宣布,「提高人民的成就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是對人權的根本追求,也是國家治理的最終目標」。他聲稱支持「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與自由」。

王毅宣稱,中共實行「最具代表性的民主制度」。他還指出,近年來中國人民的生活水平略有提高,這證明中共政權對人權的貢獻。

最令人難以接受的是,王毅將北京針對新疆和西藏的謀殺計劃描述為「中國人權進步的光輝典範」。 真的,不開玩笑:種族滅絕,顯然在中共的理解中是「人權」的「光輝典範」。

王毅對中共的喉舌新華社宣傳說,「中國政府高度重視促進和保護人權」。據吹哨者證實,新華社也同時是情報蒐集的前線單位。

理所當然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的其它殘酷獨裁政權,也經常附和那些荒謬的觀點與主張。

下一步?

如果重新定義人權的詭計成功,且獲得偌大的進展,那麼真正的人權可能會永久丟失,並從歷史書籍中除名。

如此發展下去,將使全世界人民受到殘酷政府的擺布,這些政府將附和中共主張的荒謬權利扭曲論,這實際上是在顛覆根本的概念。

全世界的暴君將被授權,以「人權」的名義壓迫和虐待人民,而不是盡到以保護上天賜予、不可剝奪的權利為責任。

逐漸地,越來越多的政府和國際團體開始宣揚擁槍權和自我防衛不是權利,而是違反權利。甚至,言論自由也被描述為會侵犯到「人權」,而人權不應該受到侵犯。

在腐敗的教育體系和獨裁者主導的國際組織的推波助瀾下,全球乃至美國,已經發生重大轉變,尤其是在年輕一代的觀念中。

目前,數百萬的年輕人正習慣於要求他們該有的「權利」,諸如上大學免費、醫療保險、墮胎和變性手術等;同時又要求以「人權」的名義,對宗教自由進行審查和嚴厲遏止。

這將一步步走向災難。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下去,下一代美國人可能會根據中共荒謬的報告認真行事。

該是時候在關鍵的戰場上進行反擊:了解什麼是人權的本質和定義。 絕不能讓實行種族滅絕的中共獲勝。

做到這一點最可靠方法是,恢復美國人對於權利的真正理解,即上天賦予且不可剝奪的權利(天賦人權)。這當然也紀錄在美國建國時期的檔案中。

原文CCP Seeks to Redefine『Human Rights』in Attack on Americ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亞歷克斯‧紐曼(Alex Newman)是獲獎的國際新聞工作者、教育家、作家和顧問,合著的書籍名為《教育者的罪行:烏托邦主義者如何利用公立學校摧毀美國兒童》。他還擔任「自由前哨媒體」(Liberty Sentinel Media)的執行長,並為美國和國外的各種出版物撰寫文章。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