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攻击美国 中共欲重新定义人权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lex Newman 撰文/吴约翰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发布一份新的报告,强调美国“滥用人权”,并试图重新定义人权。这极其危险。

而且,具讽刺的是,由人类历史上最凶残的独裁政权,来指责有史以来最自由的国家在滥用人权,真是名不副实。实际上,在过去中共执政的几十年中,世界上再没有任何政府,像中共一样屠杀如此多的人。在人类历史上,也没有任何政府,像美国那样尽可能地保护多数人的自由

可想而知,当美国政府即将发布关于中国的人权报告时,中共立刻着手以另一份人权报告作回击。虽然中共的报告在西方社会里,普遍被嘲笑或漠视。但其实当中有非常严肃的议题。现在请暂时抛开其伪善的表面,因为报告中隐藏的真实人权威胁,已远远超出所能理解的范围。

真正的问题已扩及全球。不幸的是,中共宣称是政府授予人民权利,而不是人民生来就具有权利的思想运动,已在世界各地,甚至在美国,如美国一些最负盛名的“教育”机构和政府高层中,扶植起里应外合的盟友。站在第一线撑腰的,尤其是那些中共在世界各地的友邦国家及其在联合国中的特务。

中共对美国的攻击报告,标题是“2020年美国违反人权事件报告”。其实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每年会推出一次最新版本,系针对美国批评中共的人权问题,做出反制的回应。 逐年地,中共在回击美国方面,也变得越来越疯狂。

创造假议题

去年,中共对美国“人权”的关注,首要任务是宣称美国未能充分保护人民,免于全球大流行的中共病毒侵害。是的,我绝对相信病毒是由中共自行施放并传播的。

中共以大流行病为由,指称美国拥有先进的医疗技术,却造成高死亡人数,因此证明美国政府“无能”,及没有履行保护“健康”的“人权”职责。

在这份1万5千字的中共宣传工具中指出,“2020年,COVID-19病毒在全世界造成严重破坏,对人类安全构成重大威胁”,“因为美国政府对病毒的反应草率,所以造成它在美国失控”。

当然,中共对《美国宪法》是非常熟悉的。宪法授予人民和各州拥有大部分权力,而同时又授权他们的代理人,也就是联邦政府,具备有限的权力。那么中共也应非常明白,根据宪法,美国联邦政府并不是中共式的极权主义者,可以利用蛮横专制来对抗病毒。

相反地,宪法透过限制联邦权力,保护上天赋予的人民权利(天赋人权),免于被联邦政府侵犯。

讽刺的是,那些使用最恶毒和最严厉的政策(权力)来“对抗”中共病毒的州,例如加州和纽约州,其成效却远不及佛罗里达州和南达科他州。结果病毒被拿来当作换取个人自由的武器。

换句话说,保护好真正的人权自由,才会有健康的身体和更和谐的社会经济发展,这彼此之间是习习相关的。

这份中共即将发布的报告,在最一开头的导言中,还指责特朗普(川普)政府在面对大流行病毒时,“霸凌国际组织”和“策动孤立与单边主义”。该指责是针对川普总统决定停止资助和支持背后有中共金援因素,且令人失望的世界卫生组织(WHO)领导人的决定,因为WHO 帮助北京宣传关于中共病毒的谎言。

停止资助替中共喉舌的联合国官僚组织,到底是有何违反人权,真的令人不解。

另一宣称美国滥用人权的事件是,非裔美人比欧洲裔美人,更容易被警察杀害。该报告忽略身为研究人员都该清楚的理由——美国黑人明显涉入刑事司法的比例较高,且部分原因是,大多数涉入司法的黑人多来自没有父亲的单亲家庭。中共所提出的资料缺乏整体考量,企图以此断章取义的说法,作为美国执法部门间普遍存在的种族歧视的证据。

这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小学生,都应该能够发现的基本逻辑谬论。实际上,诸多研究和调查指出,美国是世上种族歧视最少的国家之一。研究还统计,与白人嫌犯相比,实际上美国警察射击黑人嫌犯的可能性较小。

中共才是真正违法

另外,中共指出美国官员的“种族歧视”是一种违反人权的行为,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因为讽刺的是,就在本月,位于蒙特利尔的拉乌尔‧瓦伦贝里人权和人道主义法研究所(Raoul Wallenberg Centre for Human Rights),与哥伦比亚特区的新线战略和政策研究所(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 都做出相同的结论:中共目前正在对中国西部的维吾尔族进行种族灭绝行动。

该报告的主要作者拉乌尔‧瓦伦贝里、人权和人道主义法研究所的法律顾问戴蒙德(Yonah Diamond)共同指出,“中国身为一个国家,正在对维吾尔族进行种族灭绝计划,意图全部或部分消灭维吾尔族,例如,由国家精心策划的大规模监禁、强制绝育和铲除运动”。

荷兰国会也于上个月也通过一项动议,认定中共对待维吾尔族人的行为已构成“种族灭绝”,这才是真正的种族歧视,真正的违反人权!

在中共报告的论述里,中共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吕翔(Lü Xiang) 广泛引用自家媒体资料,甚至将西方对中国西部维吾尔族种族灭绝行径的担忧,比拟成德国国家社会主义(纳粹)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Joseph Goebbels)的谎言。(注:保罗‧约瑟夫‧戈培尔 Paul Joseph Goebbels,1897-1945),德国政治人物。其担任纳粹德国时期的国民教育与宣传部部长,擅讲演,被称为“宣传的天才”,以铁腕捍卫希特勒政权和维持第三帝国的体制。)

接着,不是在开玩笑或讽刺,这份中共报告,居然还有脸引用“金钱政治”作为攻击美国违反人权行为。

是的,在自由国家里,人民可以参与政治,以透过支持自己喜欢的候选人或偏好的议题作为表现,举动包括捐款、付出时间、媒体输出或言论发表等不同方式。

显然,真正违反人权的事实是,中共政权不允许其人民参与政治,或选择自己喜欢的领导人来管理自己。

这才是真正的违反人权!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针对违反人权的问题,在媒体简报中严厉抨击美国:“我们希望美国放弃双重标准,面对种族歧视和暴力执法等严重的人权问题,并采取具体措施保护人权。”

就像中共过往成功的宣传技俩,中共对美国“人权”现状的攻击,是刻意依附着一些真实的资讯。

实际上,在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间,州长和市长,特别是蓝色州的民主党人,无情地践踏宪法保障的公民人权。 但这并不会在中共报告中呈现。

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共都会在其关于美国涉嫌“违反人权的报告”里,做出明确的基调(攻击目标)。

例如,2012年发布的类似报告,就将矛头指向:“美国违反人权的行径,表现在如美国政府对枪支拥有权的管控宽松,这导致了拥枪的泛滥。”

尽管多数民调显示,对宪法所保障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获得压倒性的公众支持,但中共的报告却辩称,美国政府无视“美国人民的抱怨”以及“许多抗议”,都要求“政府要严格控管私人拥有武器”。

今年,中共的报告也再次妖魔化《宪法第二修正案》,辩称其为“枪支暴力”的元凶。

这种说法是荒谬的,特别是因为美国的谋杀率远低于世界上多数国家。在美国,拥枪权利一直被视为是所有其它权利的最终保障,其中甚至包括很多是中共拒绝承认存在的权利。

看看瑞士,它拥有全球最高的枪支持有率,但其谋杀率也是最低的。同时,像委内瑞拉和墨西哥这样的国家,长期以来私自拥枪违法,在世界上的谋杀和犯罪率却是最高的。

真正违反人权的,是中共完全否定其人民可拥有武器的权利。 话又说回来,正因为是专制独裁者和暴君,所以从不会认可他们统治的人民能持有武器。

威胁:真、假人权的混淆

中共报告存在的真正危险,并不是美国人在突然阅读后,会起身反抗中共口中的蛮横政府。

也不是在认真看待中共的伪善后,会造成多大的损失。而是中共的论点和左派所谓的“觉醒”( “woke”)的暴民现象(黑命贵、安堤法),已越来越难以辨识出彼此间的差异。

真正的危险是,中共重新定义人权的论述。宣称人权不是上天赋予,而是政府允许。而这都还只是全球化运动下的冰山一角。

的确,共产主义在中国的政权上和它运用于世界各地的极权主义盟友中,都是以“人权”为借口,来控制人民生活与限制人民自由的。

例如,在“人权”的伪装下,暴君以政府掌控的教育系统,灌输孩子谎言,严禁其它选择。

在“人权”的伪装下,暴君以政府提供的“医疗健保”把持医疗系统,限制个人自由选择,迫使人民完全依赖。

在“人权”的伪装下,暴君以“体面的生活水平”,掌控整个经济体以及对经济做出贡献的人民。

这些都被(共产主义)称作“积极(赋予)的权利”,它们声称要政府为了替你做事,而牺牲他人,甚至不惜昧着良心去完成。

举个例子,你永远也不会抢劫邻居,然后说因为你需要他的钱来上大学或缴医疗保险。 但是,如果你在上大学或医疗保险上具备“积极(赋予)的权利”,政府就可以拿走你邻居的钱,然后花在您身上。

重要的是,当人民仰赖政府的“积极(赋予)的权利”时,政府同时也能以它想要的借口,立刻全数收回所有。

显然,这样看待“人权”,极具危险。

相比之下,这与源自《圣经》和西方传统基督教所阐述的传统美国权利概念,大相径庭。

或许他们两者间最重要的不同就在,真正人权是不可剥夺的,举凡言论自由、拥有财产的自由、崇拜上帝的自由、保护自己家庭和财产的权利等等。

上述的自由应属于“消极(赋予)的权利”,它们不是来自滥用或强制,而应是自然拥有。举例,如果你为了保护财产免于被抢,你可以授权给警长,请他帮你保护财产。

正如美国的开国元勋们在《独立宣言》中宣布的那样,每个人被造物主赋予这些“不可剥夺的权利”。也就是说,这些权利不是靠政府给予的,而是独立存在的。

因为权利并不经由政府授予,所以政府也没有撤销或限制的合法权力。

相反地,政府的作用,仅在保护这些上天赋予的权利不受侵犯。《独立宣言》甚至解释,这才是成立政府的原因。

《独立宣言》里提到永恒的字眼和原则,早在数年前,就和有名的“美国革命之父”山姆‧亚当斯(Sam Adams)对权利的言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亚当斯在1772年,由他的通讯委员会发出的第一封信中陈述到:

“殖民地居民天生的权利,包括:第一、生命权;第二、自由权;第三、财产权; 这些都是必须尽力去支持和捍卫的权利”。

他还认为,“透过阅读和认真研究耶稣基督的要义(清楚记载在《新约圣经》里),是最好理解“身为殖民地居民基督徒的权利”的方式”。

不幸的是,联合国及其许多成员国政府(甚至在美国有越来越多具影响力的声音出现)竟然坚决支持中共所扭曲之权利的看法,而不是站在美国和基督教徒的观点。

联合国所选择的观点极度危险,而全球组织也经常附和中共式的论点,认为美国的言论自由或拥枪权是一种“违反”人权的表现。

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全球组织甚至在《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第二十九条中宣称:“在任何情况下,这些权利和自由均不得违反联合国的宗旨和原则”。

这就像是,为避免批评国会,所以不得行使《宪法第一修正案》明订的言论自由权、集会自由权或申诉自由权。这显然是荒谬的逻辑。

2月22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为中共“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提供了一个发声平台,这似乎更展现给世人看到他们的立场有多荒谬。这是中共高层首次在日益严重且信誉不佳的联合国组织中,发表批评的演说。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去年中共政权,还在这个糟糕至极的联合国组织中获得下个任期的连任。

王毅在联合国组织第四十六届会议上宣布,“提高人民的成就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是对人权的根本追求,也是国家治理的最终目标”。他声称支持“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与自由”。

王毅宣称,中共实行“最具代表性的民主制度”。他还指出,近年来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略有提高,这证明中共政权对人权的贡献。

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王毅将北京针对新疆和西藏的谋杀计划描述为“中国人权进步的光辉典范”。 真的,不开玩笑:种族灭绝,显然在中共的理解中是“人权”的“光辉典范”。

王毅对中共的喉舌新华社宣传说,“中国政府高度重视促进和保护人权”。据吹哨者证实,新华社也同时是情报搜集的前线单位。

理所当然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的其它残酷独裁政权,也经常附和那些荒谬的观点与主张。

下一步?

如果重新定义人权的诡计成功,且获得偌大的进展,那么真正的人权可能会永久丢失,并从历史书籍中除名。

如此发展下去,将使全世界人民受到残酷政府的摆布,这些政府将附和中共主张的荒谬权利扭曲论,这实际上是在颠覆根本的概念。

全世界的暴君将被授权,以“人权”的名义压迫和虐待人民,而不是尽到以保护上天赐予、不可剥夺的权利为责任。

逐渐地,越来越多的政府和国际团体开始宣扬拥枪权和自我防卫不是权利,而是违反权利。甚至,言论自由也被描述为会侵犯到“人权”,而人权不应该受到侵犯。

在腐败的教育体系和独裁者主导的国际组织的推波助澜下,全球乃至美国,已经发生重大转变,尤其是在年轻一代的观念中。

目前,数百万的年轻人正习惯于要求他们该有的“权利”,诸如上大学免费、医疗保险、堕胎和变性手术等;同时又要求以“人权”的名义,对宗教自由进行审查和严厉遏止。

这将一步步走向灾难。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下一代美国人可能会根据中共荒谬的报告认真行事。

该是时候在关键的战场上进行反击:了解什么是人权的本质和定义。 绝不能让实行种族灭绝的中共获胜。

做到这一点最可靠方法是,恢复美国人对于权利的真正理解,即上天赋予且不可剥夺的权利(天赋人权)。这当然也纪录在美国建国时期的档案中。

原文CCP Seeks to Redefine‘Human Rights’in Attack on Americ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亚历克斯‧纽曼(Alex Newman)是获奖的国际新闻工作者、教育家、作家和顾问,合著的书籍名为《教育者的罪行:乌托邦主义者如何利用公立学校摧毁美国儿童》。他还担任“自由前哨媒体”(Liberty Sentinel Media)的执行长,并为美国和国外的各种出版物撰写文章。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