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習近平掌軍陷三大無解死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一直強調備戰打仗,中共在印太區域的軍事擴張跡象明顯,近年有關中共真實軍力的話題也較熱熾。不少專家對中共軍力增強的威脅發出警告,也有人從中共軍隊的弱點進行觀察,多指向技術、硬件,如軍武性能不佳,缺少海外海軍基地,也涉及人員專業程度以及腐敗問題。但判斷中共軍隊的真實情況,還有一些不可忽略的特殊政情因素。

習近平上台後靠反腐立威,並先行大搞軍改,對外宣示軍隊能打勝仗,外界或許認為其信心滿滿,實際上內患才是根本,至今習掌軍仍陷於三大死結。

死結之一:腐敗機制未除「虎」仍在,軍隊繼續爛

中共軍隊歷來最知名的是腐敗。

習上台前,江澤民以腐敗治軍,江的兩親信,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帶頭大肆賣官發橫財,後來落馬後,貪腐額大到官方不敢公布。而且中共是全軍腐敗,更有大量軍費被侵吞挪用,甚至走私軍火。

習號稱以反腐治軍逾八年,拿下了近兩百高級別貪將,但當年徐才厚和郭伯雄留下的軍中賣官機制,已經爛掉了的所謂民主測評和後備幹部制度在習時代仍然沿用。近年升上來的人是否忠於習,在機制上就有隱患。

據軍內消息人士說,決定那些破格提拔的上將名單,都是習近平一個一個翻閱他們的資料,並親自和他們談話。那麼中將和少將呢?習近平應該會親自把關,但要逐個面談真是不太可能,再下層的大校更加是這樣,只能靠他信任的一級一級的政工將領來呈報,一級一級都有比過去更隱蔽的腐敗。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習都無法掌控,而這些低層軍官正在一級一級往上爬,成為軍中骨幹。

中共軍改只是改了表面的架構,腐敗的運行機制未改,腐敗浸淫過的軍心依舊。

選擇性反腐也引發軍怨。

一方面,習近平歷年反腐拿下了不少軍頭,牽連甚大,積怨頗深。另一方面,也有人因為靠山巨大而逍遙法外,引發軍中不平。

中共前國防部長梁光烈最近還回四川老家招搖過市,據傳是靠退贓平安著陸。而同樣早有負面傳聞的一眾江派軍老虎,如廖錫龍、李繼耐、范長龍等,特別是江澤民大祕賈廷安,如果不動他們,又如何安軍心?這和習反腐不動最腐敗的江澤民一樣,同樣是空談。

早兩年網上還流傳中共建政少將鄧克明長子鄧魯延的文章,揭露兩名大肆收錢的紅二代兄弟將領:劉曉榕和劉勝,其中弟弟劉勝至今還在軍中任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副部長。鄧由此感嘆「軍隊完了」「國家完了」。

再者,中共軍中論資排輩、收入低下等問題也成死結,導致軍工科技人員不斷流失;無能者竊據高位,有真才實學的反遭排擠,軍中怨氣衝天。

美國國防大學中國軍事研究中心主任菲力普·桑德斯(Phillip C. Saunders)早前表示,中共軍隊成為「世界一流軍隊」的最大障礙是人的因素,沒有夠格的參謀、夠格的聯合作戰的指揮官,這是中共軍隊目前最不足的地方,而缺乏訓練有素的、受過高等教育的士兵可能是中共軍隊實現「世界一流」目標的另一個障礙。

人是中共軍隊的核心弱點之一,外國人也看得出來,但這並非根本。因為如果有好的體制,機制,環境,人是可以發揮作用的。

習近平雖然解決不了以上問題,但顯然想通過花錢收買軍中人心。今年初有親北京香港媒體稱,今年中共預料將為軍官加薪40%,主要是駐邊部隊和一些年輕軍官最為受益。據說退休軍人也將按服務年限,獲得更高的每月退休俸。但該報導顯示,中共軍中反而傳出怨聲,一些軍官主要對於軍隊缺乏透明度的選拔、培訓、晉升、福利制度不滿。他們認為,今年1月1日中共軍委發布的現役軍官管理暫行條例涉及十多項相關規則,都不是公開文件,意味著只有更高級別的軍官才有閱讀權限。

體制不良,再猛加薪也是難平怨忿。難怪有網友留言說,「政權越不穩定,這幫人就會加薪越多:加薪越多,政權就更不穩定(因為總要有人出錢)。統治成本不斷上升的惡性循環,最後總有付不起的那一天。」

死結二:內鬥凌駕於戰鬥力

中共歷來認為是「槍桿子裡出政權」,軍隊是政權的命根,如果說它在經濟、政治和外交方面有多大野心,那往往是建立在對軍隊的強力掌握基礎上的。直到今天,表面上中共當權者一直穩住了對軍隊的掌控。

但這只是表面上的,習近平應該心知肚明。

今年3月,美國國防部發文就中共可能武統台灣進行了分析,認為中共集於「一尊」的集權領導模式,註定其軍隊不能隨機應變,遇到突發狀況將束手無策。而美軍注重分權式作戰,充分發揮較低級軍官們的主動性和獨立性。當美國大兵或陸戰隊被扔手榴彈時,他們能發揮出最佳戰鬥力,不需要旁邊有人告訴他們該怎麼應敵。

習近平如今為保權力而持續強調落實和維護「中央軍委主席負責制」,但這個軍方核心領導體制,令到較低級別的軍委主席祕書,權力反而在上將之上,一旦突然發生軍事衝突,最高級別的將領,需要等待軍委主席祕書向主席匯報。但前線瞬息萬變,等到祕書在主席睡醒向他匯報時,關鍵時間已錯過。而且,這位軍委主席是非職業軍人,或許摸過槍,但未打過仗。這符合中共黨指揮槍的要求,但卻是外行指揮內行。

身兼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祕書的,是現任軍委辦公廳主任鍾紹軍,鍾是習當浙江省書記時的老部下。也是非職業軍人,其主要角色實際上是監控軍隊高層是否真正忠於習。因為習近平2012年當上中央軍委主席時,軍中遍是徐才厚、郭伯雄,或者說是江澤民的人,雖然這些年習提拔了一些將軍,但是,誰是習真正的親信?

正如當年郭伯雄之子郭正鋼曾說:「全軍幹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軍中至今仍然很多徐、郭提拔重用的人在位。

習上台八年多,中央警衛局、武警部隊的高層幾乎全部更換。北京衛戍區的軍政高官換了七人,司令員換了四個。以此為例說明,習對誰都不放心。

顯然,習近平不理會外界質疑,實際上一直在加強「一尊」的領導體制。主要原因是在於內鬥的需要,而非因應外部威脅。在他認為,胡錦濤時代軍權旁落被架空,自己一定要吸取教訓,否則被反噬粉身碎骨。

故此,這個中共「軍委主席負責制」,自習近平整軍後,一直被當局作為掌軍的「法寶」來反覆強調和推行。

這說明,習擔心軍隊不忠,把這一點凌駕於穩定軍心以及加強軍隊的戰鬥力之上。就算中共軍隊最強,只姓黨不姓習,他也是不幹的。

不僅如此,「兩會」也變成了權力鬥爭的工具。在2021年的全國人大會議上,在習親信栗戰書、王晨等人的操控下,通過了「修改全國人大《組織法》的決定」。其中最主要是增加兩條人大常委會議在人大休會時的任免高官權限,可以在全國人大閉會期間任免或撤銷國務院和中央軍委的重要成員。

對於其中涉軍的任免權而言,就是讓習近平在非常時期可以隨時不經龐雜的人大會議程序,靠鐵定能由親信掌控的人大常委會議就能罷免軍委副主席和軍委委員。這也顯示習近平對現有軍方高層的不信任。

如此,習近平掌軍建立在不信任、缺忠誠的基礎上,將士離心離德,加上腐敗不除,何來軍力?

死結之三:中共造假反人性,製造軍隊基層不穩隱患

中共的本性之一是假,其治下的經濟數據注水,扶貧也造假,社會上假菸、假酒、假疫苗,傷害普通民眾。但軍隊連演習都造假,往往在關鍵時候要了政權的命。

近年中共軍隊屢被揭演習中存在各種誇張失實、造假行為。香港《南華早報》報導說,中共的軍事指揮官們創造了與常規軍事演習相關的虛假數據。

中共軍隊長期沒有打仗,由於常年造假等不規範行為,軍改後仍時有曝光軍事演習失誤,譬如中共軍方的偵察網絡數據不能及時發出,要在後方指揮所「繞一大圈」,以致貽誤時機,反成對方「炮灰」。這另一方面也反映中共軍隊在現代信息戰中仍然觀念落後,主要是因為軍中排資論輩,對現代軍事更新的一套,那些老人軍頭根本不太懂。

習近平今年1月初以中共中央軍委主席身分簽署2021年1號開訓令,要求全軍聚焦「備戰打仗」,確保「全時待戰、隨時能戰」。但中共這樣的軍隊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只能應付「隨時能戰」,但是會「戰之即敗」。

中共造假還表現在用假歷史及各種假材料來洗腦軍人。

事實上,不止軍隊,整個中國,民眾一代一代被中共的謊言洗腦,以為中共就是中國,愛國就是愛黨,對於中共起家和建政後迫害人民的歷史並不清楚。但軍隊更封閉,中共軍人被洗腦更嚴重,他們也因此不能擺正與人民的關係。

不過,中國人雖然被洗腦嚴重,有許多不分黑白的小粉紅,一直跟風說要打台灣,但是中國人在中共治下道德標準變低,反而都學得很精,一旦真正上戰場,都會變著法子當逃兵。所以中共吹噓的戰力其實有許多變數。

中共前海軍司令部中校姚誠曾透露中共軍人根本不想上戰場,因為是獨生子女,有很多逃兵,所以沒有能力開戰。他也提到,不敢讓軍人了解真相是中共軍隊最大的弱點,「如果知道真相就沒有人打仗了」。

姚誠這個觀點是在2020年底講的,當時他認為,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里根研究所演講時提出的推倒中共網絡防火牆非常重要。只要讓軍隊和人民了解了中共的邪惡,「一切便迎刃而解、順理成章了」。

但即使來不及推倒網絡防火牆,真的發生戰爭,用最原始的辦法,向中共軍營空投真相傳單,也能奏效。一旦明白中共歷史上許多不讓他們知道的真相,軍人會不會掉轉槍頭?

中共的反人性最近也毫不忌諱地公開了,也是會激發軍人反叛的因素。

官媒去年底自曝為士兵裝備了一款所謂的「新型單兵數字化作戰系統」,設計有可危及士兵性命的自毀裝置。除了單兵重傷又不想被俘可啟動自毀,指揮官也可遠距離啟動自毀裝置致士兵於死地,以避免洩密。

這意味著中共的軍人在關鍵時刻得不到保護,隨時會「被自殺」。而據知外國軍隊也有配備類似的裝備,但僅會毀壞需保密的資料而不會危及士兵性命。

這一自毀裝置的操作能在官媒公開,本身也符合中共反人性的本質,也許是為了恐嚇想臨陣脫逃者。

但在中國大陸,從軍的人,很多來自農村或中低階層家庭,他們因迫於環境而當兵,即使被洗腦,根子還要考慮回鄉養父母。求生的本能,讓他們內心肯定對軍方的這一套預設的殺人滅口機制極度牴觸,從而埋下了某天造反的種子。

故此,中共軍隊下層不穩定的軍心,也讓其軍隊戰鬥力直接大打折扣。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