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习近平掌军陷三大无解死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一直强调备战打仗,中共在印太区域的军事扩张迹象明显,近年有关中共真实军力的话题也较热炽。不少专家对中共军力增强的威胁发出警告,也有人从中共军队的弱点进行观察,多指向技术、硬件,如军武性能不佳,缺少海外海军基地,也涉及人员专业程度以及腐败问题。但判断中共军队的真实情况,还有一些不可忽略的特殊政情因素。

习近平上台后靠反腐立威,并先行大搞军改,对外宣示军队能打胜仗,外界或许认为其信心满满,实际上内患才是根本,至今习掌军仍陷于三大死结。

死结之一:腐败机制未除“虎”仍在,军队继续烂

中共军队历来最知名的是腐败。

习上台前,江泽民以腐败治军,江的两亲信,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带头大肆卖官发横财,后来落马后,贪腐额大到官方不敢公布。而且中共是全军腐败,更有大量军费被侵吞挪用,甚至走私军火。

习号称以反腐治军逾八年,拿下了近两百高级别贪将,但当年徐才厚和郭伯雄留下的军中卖官机制,已经烂掉了的所谓民主测评和后备干部制度在习时代仍然沿用。近年升上来的人是否忠于习,在机制上就有隐患。

据军内消息人士说,决定那些破格提拔的上将名单,都是习近平一个一个翻阅他们的资料,并亲自和他们谈话。那么中将和少将呢?习近平应该会亲自把关,但要逐个面谈真是不太可能,再下层的大校更加是这样,只能靠他信任的一级一级的政工将领来呈报,一级一级都有比过去更隐蔽的腐败。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习都无法掌控,而这些低层军官正在一级一级往上爬,成为军中骨干。

中共军改只是改了表面的架构,腐败的运行机制未改,腐败浸淫过的军心依旧。

选择性反腐也引发军怨。

一方面,习近平历年反腐拿下了不少军头,牵连甚大,积怨颇深。另一方面,也有人因为靠山巨大而逍遥法外,引发军中不平。

中共前国防部长梁光烈最近还回四川老家招摇过市,据传是靠退赃平安着陆。而同样早有负面传闻的一众江派军老虎,如廖锡龙、李继耐、范长龙等,特别是江泽民大秘贾廷安,如果不动他们,又如何安军心?这和习反腐不动最腐败的江泽民一样,同样是空谈。

早两年网上还流传中共建政少将邓克明长子邓鲁延的文章,揭露两名大肆收钱的红二代兄弟将领:刘晓榕和刘胜,其中弟弟刘胜至今还在军中任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副部长。邓由此感叹“军队完了”“国家完了”。

再者,中共军中论资排辈、收入低下等问题也成死结,导致军工科技人员不断流失;无能者窃据高位,有真才实学的反遭排挤,军中怨气冲天。

美国国防大学中国军事研究中心主任菲力普·桑德斯(Phillip C. Saunders)早前表示,中共军队成为“世界一流军队”的最大障碍是人的因素,没有够格的参谋、够格的联合作战的指挥官,这是中共军队目前最不足的地方,而缺乏训练有素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士兵可能是中共军队实现“世界一流”目标的另一个障碍。

人是中共军队的核心弱点之一,外国人也看得出来,但这并非根本。因为如果有好的体制,机制,环境,人是可以发挥作用的。

习近平虽然解决不了以上问题,但显然想通过花钱收买军中人心。今年初有亲北京香港媒体称,今年中共预料将为军官加薪40%,主要是驻边部队和一些年轻军官最为受益。据说退休军人也将按服务年限,获得更高的每月退休俸。但该报导显示,中共军中反而传出怨声,一些军官主要对于军队缺乏透明度的选拔、培训、晋升、福利制度不满。他们认为,今年1月1日中共军委发布的现役军官管理暂行条例涉及十多项相关规则,都不是公开文件,意味着只有更高级别的军官才有阅读权限。

体制不良,再猛加薪也是难平怨忿。难怪有网友留言说,“政权越不稳定,这帮人就会加薪越多:加薪越多,政权就更不稳定(因为总要有人出钱)。统治成本不断上升的恶性循环,最后总有付不起的那一天。”

死结二:内斗凌驾于战斗力

中共历来认为是“枪杆子里出政权”,军队是政权的命根,如果说它在经济、政治和外交方面有多大野心,那往往是建立在对军队的强力掌握基础上的。直到今天,表面上中共当权者一直稳住了对军队的掌控。

但这只是表面上的,习近平应该心知肚明。

今年3月,美国国防部发文就中共可能武统台湾进行了分析,认为中共集于“一尊”的集权领导模式,注定其军队不能随机应变,遇到突发状况将束手无策。而美军注重分权式作战,充分发挥较低级军官们的主动性和独立性。当美国大兵或陆战队被扔手榴弹时,他们能发挥出最佳战斗力,不需要旁边有人告诉他们该怎么应敌。

习近平如今为保权力而持续强调落实和维护“中央军委主席负责制”,但这个军方核心领导体制,令到较低级别的军委主席秘书,权力反而在上将之上,一旦突然发生军事冲突,最高级别的将领,需要等待军委主席秘书向主席汇报。但前线瞬息万变,等到秘书在主席睡醒向他汇报时,关键时间已错过。而且,这位军委主席是非职业军人,或许摸过枪,但未打过仗。这符合中共党指挥枪的要求,但却是外行指挥内行。

身兼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秘书的,是现任军委办公厅主任钟绍军,钟是习当浙江省书记时的老部下。也是非职业军人,其主要角色实际上是监控军队高层是否真正忠于习。因为习近平2012年当上中央军委主席时,军中遍是徐才厚、郭伯雄,或者说是江泽民的人,虽然这些年习提拔了一些将军,但是,谁是习真正的亲信?

正如当年郭伯雄之子郭正钢曾说:“全军干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军中至今仍然很多徐、郭提拔重用的人在位。

习上台八年多,中央警卫局、武警部队的高层几乎全部更换。北京卫戍区的军政高官换了七人,司令员换了四个。以此为例说明,习对谁都不放心。

显然,习近平不理会外界质疑,实际上一直在加强“一尊”的领导体制。主要原因是在于内斗的需要,而非因应外部威胁。在他认为,胡锦涛时代军权旁落被架空,自己一定要吸取教训,否则被反噬粉身碎骨。

故此,这个中共“军委主席负责制”,自习近平整军后,一直被当局作为掌军的“法宝”来反复强调和推行。

这说明,习担心军队不忠,把这一点凌驾于稳定军心以及加强军队的战斗力之上。就算中共军队最强,只姓党不姓习,他也是不干的。

不仅如此,“两会”也变成了权力斗争的工具。在2021年的全国人大会议上,在习亲信栗战书、王晨等人的操控下,通过了“修改全国人大《组织法》的决定”。其中最主要是增加两条人大常委会议在人大休会时的任免高官权限,可以在全国人大闭会期间任免或撤销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重要成员。

对于其中涉军的任免权而言,就是让习近平在非常时期可以随时不经庞杂的人大会议程序,靠铁定能由亲信掌控的人大常委会议就能罢免军委副主席和军委委员。这也显示习近平对现有军方高层的不信任。

如此,习近平掌军建立在不信任、缺忠诚的基础上,将士离心离德,加上腐败不除,何来军力?

死结之三:中共造假反人性,制造军队基层不稳隐患

中共的本性之一是假,其治下的经济数据注水,扶贫也造假,社会上假烟、假酒、假疫苗,伤害普通民众。但军队连演习都造假,往往在关键时候要了政权的命。

近年中共军队屡被揭演习中存在各种夸张失实、造假行为。香港《南华早报》报导说,中共的军事指挥官们创造了与常规军事演习相关的虚假数据。

中共军队长期没有打仗,由于常年造假等不规范行为,军改后仍时有曝光军事演习失误,譬如中共军方的侦察网络数据不能及时发出,要在后方指挥所“绕一大圈”,以致贻误时机,反成对方“炮灰”。这另一方面也反映中共军队在现代信息战中仍然观念落后,主要是因为军中排资论辈,对现代军事更新的一套,那些老人军头根本不太懂。

习近平今年1月初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身份签署2021年1号开训令,要求全军聚焦“备战打仗”,确保“全时待战、随时能战”。但中共这样的军队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只能应付“随时能战”,但是会“战之即败”。

中共造假还表现在用假历史及各种假材料来洗脑军人。

事实上,不止军队,整个中国,民众一代一代被中共的谎言洗脑,以为中共就是中国,爱国就是爱党,对于中共起家和建政后迫害人民的历史并不清楚。但军队更封闭,中共军人被洗脑更严重,他们也因此不能摆正与人民的关系。

不过,中国人虽然被洗脑严重,有许多不分黑白的小粉红,一直跟风说要打台湾,但是中国人在中共治下道德标准变低,反而都学得很精,一旦真正上战场,都会变着法子当逃兵。所以中共吹嘘的战力其实有许多变数。

中共前海军司令部中校姚诚曾透露中共军人根本不想上战场,因为是独生子女,有很多逃兵,所以没有能力开战。他也提到,不敢让军人了解真相是中共军队最大的弱点,“如果知道真相就没有人打仗了”。

姚诚这个观点是在2020年底讲的,当时他认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里根研究所演讲时提出的推倒中共网络防火墙非常重要。只要让军队和人民了解了中共的邪恶,“一切便迎刃而解、顺理成章了”。

但即使来不及推倒网络防火墙,真的发生战争,用最原始的办法,向中共军营空投真相传单,也能奏效。一旦明白中共历史上许多不让他们知道的真相,军人会不会掉转枪头?

中共的反人性最近也毫不忌讳地公开了,也是会激发军人反叛的因素。

官媒去年底自曝为士兵装备了一款所谓的“新型单兵数字化作战系统”,设计有可危及士兵性命的自毁装置。除了单兵重伤又不想被俘可启动自毁,指挥官也可远距离启动自毁装置致士兵于死地,以避免泄密。

这意味着中共的军人在关键时刻得不到保护,随时会“被自杀”。而据知外国军队也有配备类似的装备,但仅会毁坏需保密的资料而不会危及士兵性命。

这一自毁装置的操作能在官媒公开,本身也符合中共反人性的本质,也许是为了恐吓想临阵脱逃者。

但在中国大陆,从军的人,很多来自农村或中低阶层家庭,他们因迫于环境而当兵,即使被洗脑,根子还要考虑回乡养父母。求生的本能,让他们内心肯定对军方的这一套预设的杀人灭口机制极度抵触,从而埋下了某天造反的种子。

故此,中共军队下层不稳定的军心,也让其军队战斗力直接大打折扣。

——大纪元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