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上海要獨立?網民憤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2日訊】 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4月1日,星期四,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日焦點:上海要獨立了?停留超過24小時需登記,網民憤怒:全景監獄!黎智英、李柱銘等7人遭定罪,恣意控訴罪名令人髮指。

Sydney:4月1日開始,外來人員停留上海超過24小時需提交個人資料,否則將被罰人民幣5,000元。中國網民怒批:上海是獨立了,要落地簽?還是率先被新疆化了?

秦鵬:《蘋果日報》創始人黎智英、香港「民主之父」李柱銘等7人,遭香港法院定罪。黎智英七條被恣意控訴的罪名,令人髮指。

Sydney:我們昨天節目中,講到BBC記者沙磊由於報導新疆集中營、肺炎病毒起源等議題,受到中共監控,不得不搬遷到了台灣,受到了觀眾朋友的關注,也有台灣人給我們留言,說歡迎沙磊到民主台灣。

秦鵬:我們今天看到了他的更多消息,一個是台灣的外交部表示誠摯歡迎,也有越來越多國際媒體記者到台灣駐點。

Sydney:我們兩個昨天看到台灣節目《94要客訴》,評論員李正皓說,沙磊一戰成名的報導,是在貴州實測「天網」有多厲害,把自己照片登入為通緝犯後進行逃亡。結果只花了7分鐘,就在火車站被中國公安上銬帶走。揭露出中國對人民的監控有多誇張。

秦鵬:沙磊揭露,貴州的行人檢測識別系統(天網)透過大數據分析和綢密的監視器,便可追蹤嫌犯、對應的身分資訊,甚至能回溯過去一週內的行經路線、相關人、車的影像匹配。

Sydney:看到兩岸政策協會副祕書長張宇韶也在節目上對此響應,分享自己之前在中國飯店被監控的恐怖記憶。他說,當時在中國飯店的房間,躺在床上抽菸,結果室內機一個電話過來,提醒「張先生,請別在房間內抽菸」。一開始不疑有他,結果當點了第二根菸的時候,電話又來了,這次櫃枱人員直接指出「張先生,請不要躺在床上抽菸」。

秦鵬:張宇韶也提到,駐美代表蕭美琴過往赴中,不曾開燈洗澡;海基會去中國談判時,都自備反偵搜儀器,再再顯示中國的「天網」監控威力有多駭人。

Sydney:我們今天會談到,「天網」現在也監控過境中國的外國人了。去年上海公安數據庫洩露,現在發現有5,000外國人在數據庫中。不過先聊聊今天的另外一個大話題。

上海要獨立了?停留超過24小時需登記
Sydney:上海4月1日起實施新的人口管理規定,要求在上海逗留超過24小時者需要登記,違反新規定者最高可被罰款5,000元人民幣。

秦鵬:新規定列明,除了參加一日遊的旅客、交通中轉及當天往返的公務活動外,諸如就醫、就學、旅遊、公務活動、探親訪友等逗留上海超過24小時,均被納入人口管理範圍,需要提供人口資料。

Sydney:報導指,上海同時新增「一網通辦」平台,填報人可在實名登錄的「隨申辦市民雲」App、微信或支付寶「隨申辦」,自行填報資料。

網友批評:上海要鬧獨立嗎?

秦鵬:上海的新規定迅速引發中國網友議論,在新浪微博相關信息閱讀量就高達1.6億人次,評論者不計其數。

許多人批評「上海官方腦子進水了?秀優越感嗎?」「探親也要登記?有毛病!」「只是開始嗎?其它省市要不要跟進?」質疑新規定的目的為何。

Sydney:還有人吐槽上海要搞「獨立」:「不懂就要問一下,上海是一個國家嗎?」「去一趟上海,還以為是出國呢。」「下一步將要獨立建國了吧,咱們去上海要拿護照!」

還有網民吐槽:「我覺得上海應該建立隔離牆,然後建立邊境軍事防禦陣地,來往上海的,必須到上海駐各地大使館申請簽證!」

秦鵬:還有網友質疑上海會新疆化,嚴管人口進出流動。

上海韓國外商金善女士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這條規定很突然,讓人措手不及。

金善說:「昨天我們企業都收到通知,說如果有人來訪,沒有按照他的新規登記,最高可以罰款5,000元。確實蠻可怕的,新疆化。現在好像只有上海,連北京都沒有實施。」

Sydney:另有網民稱,上海越來越像一個完美的福柯筆下的全景監獄,一切都整治得越來越沒有「煙火氣」。這個城市的實際創造力在減弱而不是在增加。

秦鵬:還有人批評說,這樣的做法,很像是要倒退回暫住證時代。中國的城市過去一直實行暫住證制度,2003年,在廣州工作的大學生孫志剛外出,因為沒有帶身分證和暫住證被打死,事件被媒體曝光之後震驚了全國,把這個非人道的制度曝光於全民之中,後來中國政府被迫取消了收容制度和暫住證制度。

Sydney:官方說法是「提高人口信息採集效率」「提升實有人口服務效能」。由於中國網友反應太大,上海市政府今日澄清,規定中涉及的個人可以「自主、自願登記,不作強制要求」。秦鵬,按照你對中國的了解,你認為上海市政府後來的這個闢謠可信嗎?

秦鵬:不可信。更像是在壓力下的一個臨時改變。因為,我們注意到,他們甚至都通知了企業,而且不遵守者要處罰。

未來可能推向全國?
Sydney:我看到,法律界人士徐先生表示,中共當局的這種控制措施是必然的,未來可能推向全國。他說中共「要利用各種機會來完善控制人的流動。他現在是在上海試點,將來一定會推廣到北京、廣州及深圳等大城市。」

秦鵬:確實令人擔憂。

我看到知名時評人、旅居台灣的教授草祭先生分析說:「目前習共所做的一切看似反智,其實都在爲中國大危機大崩盤在做準備。上海是中國金融中心,一旦今明兩年發生全球性金融危機,上海房地産和股市將首先受到波及,甚至可能成爲新興市場受害最重的地區。爲防範今後一旦發生金融危機時發生不可控的動亂,現就控制外地人進入上海應是中共一個提前的維穩行動。」

他這個分析不無道理,因為,我們提到上海都會提到它的海派文化,上海市政府做事情比起很多內地城市,包括北京來說,一向都相對來說,更加謹慎、人性化的,現在為什麼連這樣的城市做出這樣一個激進的舉動,顯然和現在中共加強社會控制的大環境有關,它真實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我覺得上海市政府沒有說實話,它真的可能是在探索一個更加強勢的社會管控模式,將來在全國推行。幾年前就有人分析,新疆集中營也實際上是一個試點,中共一定會向全國推廣的,所以我們也看到了,遍布新疆的攝像頭、人臉識別,現在已經推廣到全中國了,大量的人員被監控起來。

Sydney:節目最開始提到,中共「天網」的威力。天網已經有超過2億個攝像頭,在城鄉監視著中國民眾,而以「智慧城市」名義建設的大數據系統,就越來越無死角、全方位地監視著每一個人,包括外國人。

澳洲廣播公司週二就報導了這樣一個例子,上海公安局被洩露的監控數據中,有五千多名外國人的照片、護照信息,以及過境上海的記錄。而且,這裡面還有更多驚人的信息。

秦鵬:你給大家詳細介紹一下

Sydney:去年年底,駭客入侵了上海公安局的信息系統,獲得了一百多萬條監控記錄,這些數據被提供給了澳大利亞的安全機構、媒體和位於堪培拉的網絡安全公司。

澳洲廣播公司ABC報導說,這些監控數據中,包含成千上萬的上海市公安局感興趣的人的監視列表,線人的報告,面部數據、車輛識別照片以及移民數據。

秦鵬:這讓外界了解中共當局開發的大規模監視系統,提供了難得而詳盡的窗口。

Sydney:驚人的是,裡面至少有2萬5千名維吾爾人士和異議人士等被列進這個黑名單。其中有400名未成年人,最小的只有5歲。

秦鵬:5歲的孩子都監控,什麼原因呢?

Sydney:這些人被放在一個叫「維吾爾恐怖分子」的數據庫裡面,看來它們把這些小孩子都當作恐怖分子了。

而且,澳洲媒體採訪到了其中一個被中共標記為「恐怖分子」的維吾爾商人,他認為自己是在2017年到上海的迪斯尼樂園遊玩後,自己被列入黑名單。

秦鵬:上海遊玩一次,都變成了「恐怖分子」了。到底誰才是恐怖分子呢?

Sydney:這些監控數據還包括,自2017年以來,五千多名外國人的護照詳細信息和照片,並在他們出入境上海時被標記出來。

其中,被監控的澳大利亞公民有161名。其中包括澳大利亞前大使、國家評估辦公室情報分析機構負責人傑夫‧米勒(Geoff Miller),還有數十名可以接觸敏感信息和技術的企業的領導人和高級職員。

秦鵬:這證明,中共監控他們,不僅是為了國家安全,還有想跟蹤、甚至竊取敏感技術的目標。

Sydney:更離奇的是,這個數據庫還包括幾個澳大利亞兒童,其中一些甚至只有兩歲。

秦鵬:中共真的是草木皆兵了,怕所謂的「恐怖分子」成了這樣。

Sydney:還有一個普通的媒體,《媒體週刊》(Mediaweek)的共同所有人賈尼斯‧曼寧(Janis Manning),因為在上海一日停留,被添加到數據庫中。這讓曼寧女士很奇怪,她認為,中共沒有任何理由對她的個人動作感興趣。

秦鵬:那她可能是因為做媒體,會接觸到一些高級人物,所以引起了中共當局的興趣。因為有時候中共監視一些外國人,是為了放長線釣魚,順藤摸瓜,監視或者俘獲其他人。

Sydney:是的。曼寧女士也懷疑是她的媒體身分導致了她被中共列入黑名單。專家認為,這些被曝光數據,只是中國正在發展的更大的公共安全和監視系統的一部分,其它省市還有更多的對維吾爾人和其他中國人、以及外國人的監視。

所以,這個黑名單曝光之後,今天新唐人記者到紐約時代廣場採訪,很多西方人也表達了對中共的不滿。比如:

有的人說:「這是錯誤的,我不知道我們到底能怎麼辦。我們當然不認同,偏離民主太遠。」

還有人說:「我們搜集數據是為了市場和商業目的,在中國則是為了監控人民。」

也有的說:「我不會去中國旅遊,因為我反對他們在西藏做的(人權迫害)。」

美國人還是相當看重自由與人權。

黎智英、李柱銘等7人遭定罪
Sydney:我們再來看香港。中共當局對香港自由的打壓在繼續。4月1日,香港法院宣判,七名香港資深親民主活動人士因參與2019年反送中遊行被定有罪。

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民主黨前主席李柱銘和何俊仁,以及前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吳靄儀、梁國雄、何秀蘭、梁耀忠和區諾軒等9人,先前遭警方以涉及反送中非法集會案逮捕,除區諾軒和梁耀忠此前已經認罪外。香港法院1日進行裁決,其餘7人成立「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罪」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

黎智英還被以涉嫌觸犯《港區國安法》遭當局起訴,等等細談他的罪名,他是收押候審迄今。

李卓人聽取裁決後,在庭內高舉「五一」手勢及高呼「和平集會無罪」。旁聽人士則向他們大喊加油!

秦鵬:在2019年的反送中,我相信包括我在內,世界因此認識了堅定支持民主的《蘋果日報》(Apple Daily)的創始人黎智英;被稱為香港「民主之父」的大律師李柱銘,等等這些人。

Sydney,他們年齡都很大了吧?

Sydney:是的。黎智英今年73歲了,李柱銘現年82歲。

秦鵬:對於黎智英,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在接受BBC采訪的時候說,他可以離開,但是他為了香港的自由和未來,還是要留下來,哪怕因此坐牢或失去生命。當時讓我非常感動。

而李柱銘呢,他是親自撰寫《基本法》的人之一,他很多次反駁了中共對《基本法》的扭曲解釋。比如,對於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說,行政長官權力是中央之下丶三權之上,又認為草擬《基本法》的「主導思想」沒有「三權分立」。李柱銘就批張䁱明的說法莫名其妙,毫無理據。

他認為如果行政長官的權力真的高於法庭,則行政長官可以貪污犯法,法庭亦不能檢控;如果張曉明的說法屬實,《基本法》應列明特首高於三權分立。事實是,現時市民可就政府的政策向法庭提出司法覆核,因此張曉明的說法完全無根據。

他還說,同樣道理,如果沒有三權分立是《基本法》原意,為什麼《基本法》第59、66及80條,分別寫明特區政府丶立法會及各級法律院,是香港的行政丶立法及司法機關?

Sydney:應該也是這些原因,讓中共非常惱火,所以一定要把這些有影響力、敢於揭露中共的人關起來。現在已有逾2,400人被起訴。

秦鵬:你給大家介紹一下,香港法院是如何給他們定罪的吧。

Sydney:中國官方媒體譴責李柱銘、黎智英和何俊仁是2019年引發騷亂的「四人幫」成員,這一指控基本上沒有根據,因為我們看到當時反送中運動是全民的,沒有領袖。8月18日的一次集會上,當時數十萬人聚集在一起進行反政府抗議。

那次集會得到了警方的批准。但隨後黎智英、李柱銘被控帶領抗議者,離開港島維多利亞公園,開始向中環核心商業區遊行。雖然沒有發生暴力和小型騷亂,但檢方辯稱,遊行違反了香港的公共秩序條例。

秦鵬:那麼,他們幾個是如何辯護的呢?

Sydney:他們的律師辯稱,他們為了公共安全,帶領抗議者走出公園是必要的,因為當時人太多,超出了公園的承受能力。他們還說,因和平遊行而將他們監禁是對法律的粗暴執行。

秦鵬:是的。而且,那一次故意不讓他們遊行,本身警方的行為也是違法的。而且,他們的抗議是和平、理性的。這與世界的通用做法不同。

我們之前有一期節目中,還談到了台灣的太陽花運動,學生們占領台北立法院長達24天,最後也被定無罪。因為,面對強權,民眾有表達的權利。

Sydney:所以,中共對他們的抓捕,引法了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

美國國務院在週三發布的一份有關香港的年度報告中說,香港政府「沒有尊重」當地法律規定的集會自由權,此外,通過去年實施的國家安全法,中國已經「嚴重損害了香港的權利和自由」。

無國界記者組織(RSF)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還譴責說:「香港政府顯然想藉由增加《蘋果日報》創辦人的罪名來擊垮新聞自由的象徵性人物。」他呼籲香港司法體系停止騷擾黎智英,「撤銷對被告的所有指控並立即釋放他」。

黎智英七條被恣意控訴的罪名
秦鵬:我們看到,無國界記者組織(RSF)詳列黎智英目前遭控的七項罪名。七條恣意控訴的罪名,令人髮指。黎智英有可能面臨無期徒刑。

Sydney:其中4條都是歸類於組織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三條分別是依據他參加的不同天的民主抗議活動控罪,2019年8月18日、8月31日、10月1日。還有一條是煽動未經授權集會,這些以上最高刑罰都是5年有期徒刑。

秦鵬:其實這些遊行方面,給黎智英扣上的罪名,根本上是非法的,因為它們很多是以《國安法》定罪,遊行集會在前,立法在後。而且,大家都知道,逼迫香港人遊行的原因,是因為先有香港的銅鑼灣出版社出了一本關於習近平個人的書,《習近平和他的情人》,如果在正常國家,不管寫的是真是假,領導人知道了就是呵呵一樂就算了,但是中共派人到香港綁架了書店的幾個人,還在大陸電視認罪,這是赤裸裸地違法。但是中共就因此想通過《反送中條例》,把它的越境綁架披上合法的外衣,那麼香港人當然不滿。所以就有了抗議。結果,中共又說抗議不合法,真的是欲加之罪。

Sydney:剛剛講了4條,歸類在非法集會的。那7條中,還有一條控罪是串謀協助罪犯,原因是涉嫌幫助香港激進分子逃往台灣。最高刑罰:10年有期徒刑。另有一條是勾結外國勢力,原因是接受外國媒體採訪時以及在社交媒體上發表政治評論,最高刑罰竟是無期徒刑(根據中國的《國家安全法》),這個刑罰最重。

秦鵬:這兩個罪名也很荒唐。什麼叫協助逃跑啊?難道讓年輕人守在香港被中共迫害嗎?或者送到大陸折磨?這叫見義勇為才對。而拿他接受媒體採訪給他定罪,同樣存在兩個問題,第一,這個法律是後來制定的,那麼制定之前的事情過往不咎是法律常識;第二,向媒體揭露中共的罪惡,是言論自由和正義之舉,也應該表揚才對。

Sydney:最後,最奇怪的一條控罪是詐欺,原因是涉嫌違反《蘋果日報》總部的土地租契,最高刑罰:14年有期徒刑。

台灣政府譴責
Sydney:台灣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也對中共對黎智英等的迫害進行了譴責。

張惇涵表示,將持續關注後續發展,並對於北京當局繼續侵害香港的民主及人權,限縮香港人民集會遊行權利的作為,表達高度遺憾和譴責。他還說,民主的台灣會持續相挺香港人民、相挺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

秦鵬:台灣行政院發言人羅秉成也表示,香港「反送中」主要是香港人要爭自由,世界各國也撐香港,但在中共打壓、操控下,香港的民主大退步,受到非常嚴重影響,這是眾所皆知之事。

他說,黎智英等人因為挺身而出,為香港爭取人權、爭民主,卻被判罪名成立,「情何以堪」。台灣要深自警惕,自由民主得之不易,要更加珍惜,要再度表示對香港的祝福,希望大家一起繼續撐香港。

Sydney:我們將會繼續支持香港人對自由的爭取,也繼續關注中共對他們的迫害。

秦鵬:希望他們能夠健康平安。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