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穿幫的教培中心學員與冒牌的法國獨立記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3月29日,中共外交部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舉行了一場涉疆問題新聞發布會,安排數名自稱維吾爾人現身說法,反駁歐美對新疆集中營侵害人權的指控。

自稱新疆和田市教培中心結業的學員塔黑日江在記者會上說:「教培中心是一所學校,我們週一至週五每天上六節課,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職業技能和去極端化等內容。在學校,我們隨時可以和家人朋友聯繫,有事可以隨時請假。週六週日和國家法定節假日正常休息。放假時,信教的學員可以在清真寺或家裡參加正常的宗教活動。」

塔黑日江接著說,「結業後,我開了一家物業公司和餐廳。我在教培中心學到的法律法規、企業管理等知識利用到我的餐廳和物業公司的日常管理當中。境外那些人說我們教培中心是『集中營』、『學員遭受酷刑』,那完全是睜著眼睛說瞎話。我和我的同學都很感激教培中心。 」

但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向自由亞洲電台爆料說,2020年7月14日,同樣是中共官媒的新華網,發布了一段名為「我在南疆—音樂餐廳老闆塔黑日江」的宣傳返鄉創業的視頻中,塔黑日江在視頻中完全沒有提到自己曾在教培中心學習,更沒有把自己創業的成功,歸結如記者會上所稱是「在教培中心學到的法律法規、企業管理等知識」,反而強調自己擁有復旦大學的高學歷。

他說:「十五年前我從復旦大學畢業,畢業以後我回到和田,跟朋友合夥開了一家物業公司,現在物業公司走上正軌了,運營特別的好,現在我也有更多的時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白天我是這江物業公司的經理,晚上我還有另外一個身分,大家好我是和田半夜音樂餐廳的老闆。」

試想,作為上海復旦大學的畢業生,塔黑日江的高考成績肯定很高,而且在大學期間一定受過系統的高等教育,漢語更是不會有問題,這樣的高學歷人才怎麼可能再去教培中心那樣的地方回爐,在那裡學習國家通用語言和文字(即漢語)和職業技能呢?去那當教師還差不多!可見他在記者會上的說辭完全是在背書。用迪里夏的話說:「這根本就是臨時拼湊的演員,在國際記者面前搞個騙局。」可惜中共的導演水平實在太差,臨時演員演穿幫了!

無獨有偶。

3月28日,中國環球電視網的法文網站刊登了一篇標題為 「我的新疆,阻止虛假新聞橫行霸道!」的文章,作者自稱是法國獨立記者,在中國生活了七年,還有家人生活在烏魯木齊,在2014年至2019年期間曾經多次訪問新疆。她說,法國媒體所描述的新疆與她自己的所見所聞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

3月31日,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在論壇欄目也刊登了這位記者的文章,內容針對法國參議院代表團訪問台灣,她自稱是中國問題專家,熱衷於亞洲的文學以及民間藝術,她呼籲法國參議員放棄出訪台灣的計劃。顯而易見,她的文章的觀點與內容與中共的官方宣傳完全一致。

可法國世界報查詢了為記者發放記者證的法國職業記者證委員會的數據庫,卻發現數據庫中根本沒有這位記者的名字,而根據她的自我介紹,她的名字應該出現在數據庫內。因為她畢業於新聞學校與索邦大學的藝術系,在前往北京之前,曾經在巴黎的多家媒體工作過。也就是說,這位所謂的法國獨立記者事實上並不存在,完全是冒牌的。

法國戰略研究基金會研究員彭達茲(Antoine Bondaz)在推特上嘲諷說:「我實在不敢想像,剛剛獲得法國高級視聽管理委員會(CSA)准許在法國用法語播放的中國國際電視台的網站居然膽敢用假名發表文章。」 彭達茲並特地邀請這位只出現在中國官媒網站的記者與他對話。

有網友感嘆說,「我雖然知道中共上上下下都喜歡造假,但每次中共造假被暴露出來還是能震撼到我,中共的下限是沒有盡頭的嗎?」

看來這回中共在新疆問題上真是被國際輿論和西方國家的制裁逼急了,但想來想去也沒想出什麼應對對的新招,最後只能撿起造謠編謊的那套「傳家寶」。如果說讓本國民眾充當演員已不是什麼新鮮玩意,讓洋人冒充所謂獨立記者為其辯護發聲之前倒是沒有過,但最終事與願違,假面具還是被戳穿了。到頭來,無論是臨時演員的表演還是冒牌獨立記者的說辭,不但沒有為其贏回臉面,反而讓世人更加看清了它的嘴臉。正所謂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