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穿帮的教培中心学员与冒牌的法国独立记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29日,中共外交部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举行了一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安排数名自称维吾尔人现身说法,反驳欧美对新疆集中营侵害人权的指控。

自称新疆和田市教培中心结业的学员塔黑日江在记者会上说:“教培中心是一所学校,我们周一至周五每天上六节课,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和去极端化等内容。在学校,我们随时可以和家人朋友联系,有事可以随时请假。周六周日和国家法定节假日正常休息。放假时,信教的学员可以在清真寺或家里参加正常的宗教活动。”

塔黑日江接着说,“结业后,我开了一家物业公司和餐厅。我在教培中心学到的法律法规、企业管理等知识利用到我的餐厅和物业公司的日常管理当中。境外那些人说我们教培中心是‘集中营’、‘学员遭受酷刑’,那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和我的同学都很感激教培中心。 ”

但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向自由亚洲电台爆料说,2020年7月14日,同样是中共官媒的新华网,发布了一段名为“我在南疆—音乐餐厅老板塔黑日江”的宣传返乡创业的视频中,塔黑日江在视频中完全没有提到自己曾在教培中心学习,更没有把自己创业的成功,归结如记者会上所称是“在教培中心学到的法律法规、企业管理等知识”,反而强调自己拥有复旦大学的高学历。

他说:“十五年前我从复旦大学毕业,毕业以后我回到和田,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物业公司,现在物业公司走上正轨了,运营特别的好,现在我也有更多的时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白天我是这江物业公司的经理,晚上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大家好我是和田半夜音乐餐厅的老板。”

试想,作为上海复旦大学的毕业生,塔黑日江的高考成绩肯定很高,而且在大学期间一定受过系统的高等教育,汉语更是不会有问题,这样的高学历人才怎么可能再去教培中心那样的地方回炉,在那里学习国家通用语言和文字(即汉语)和职业技能呢?去那当教师还差不多!可见他在记者会上的说辞完全是在背书。用迪里夏的话说:“这根本就是临时拼凑的演员,在国际记者面前搞个骗局。”可惜中共的导演水平实在太差,临时演员演穿帮了!

无独有偶。

3月28日,中国环球电视网的法文网站刊登了一篇标题为 “我的新疆,阻止虚假新闻横行霸道!”的文章,作者自称是法国独立记者,在中国生活了七年,还有家人生活在乌鲁木齐,在2014年至2019年期间曾经多次访问新疆。她说,法国媒体所描述的新疆与她自己的所见所闻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

3月31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论坛栏目也刊登了这位记者的文章,内容针对法国参议院代表团访问台湾,她自称是中国问题专家,热衷于亚洲的文学以及民间艺术,她呼吁法国参议员放弃出访台湾的计划。显而易见,她的文章的观点与内容与中共的官方宣传完全一致。

可法国世界报查询了为记者发放记者证的法国职业记者证委员会的数据库,却发现数据库中根本没有这位记者的名字,而根据她的自我介绍,她的名字应该出现在数据库内。因为她毕业于新闻学校与索邦大学的艺术系,在前往北京之前,曾经在巴黎的多家媒体工作过。也就是说,这位所谓的法国独立记者事实上并不存在,完全是冒牌的。

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彭达兹(Antoine Bondaz)在推特上嘲讽说:“我实在不敢想像,刚刚获得法国高级视听管理委员会(CSA)准许在法国用法语播放的中国国际电视台的网站居然胆敢用假名发表文章。” 彭达兹并特地邀请这位只出现在中国官媒网站的记者与他对话。

有网友感叹说,“我虽然知道中共上上下下都喜欢造假,但每次中共造假被暴露出来还是能震撼到我,中共的下限是没有尽头的吗?”

看来这回中共在新疆问题上真是被国际舆论和西方国家的制裁逼急了,但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什么应对对的新招,最后只能捡起造谣编谎的那套“传家宝”。如果说让本国民众充当演员已不是什么新鲜玩意,让洋人冒充所谓独立记者为其辩护发声之前倒是没有过,但最终事与愿违,假面具还是被戳穿了。到头来,无论是临时演员的表演还是冒牌独立记者的说辞,不但没有为其赢回脸面,反而让世人更加看清了它的嘴脸。正所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