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線】只用台灣防疫物資 所羅門省長拒中共行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7日訊】香港疫情緩和,專家擔憂變種病毒引致下輪疫情;孕婦和哺乳媽媽能否打國產疫苗?中共說辭前後矛盾;清明節武漢幾十萬人拜山,報導被刪;熱帶氣旋吹襲印尼和東帝汶,掀起6米海浪,160多人遇難;菲律賓總統突然強硬警告中共,專家說中共挑釁意在拜登;所羅門群島省長拒絕中共賄賂,堅持用台灣防疫物資;拜登政府計劃加稅,還提議設全球最低稅率。

香港疫情緩和 專家擔憂變種病毒引致下輪疫情

香港的中共病毒疫情緩和,4月6日新增7宗確診個案,其中4宗是輸入個案,來自印度和巴基斯坦;3宗是本地個案,全部都是早前確診者的家屬。

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柏良在電台節目表示,菲律賓、印度及巴基斯坦的變種病毒患者數量上升,建議當局考慮禁止這三個國家的航班來港。他形容目前的第四輪疫情已是「水尾」,擔心帶有變種病毒的患者進入社區,可能會引致另一輪本地爆發。

雲南疫情升溫 官方打疫苗說辭自相矛盾

在中國大陸,雲南瑞麗市疫情升溫。4月6日,全市開始進行第二輪核酸檢測。瑞麗市自3月30日起已經封城,網上傳出的影片顯示,警車在街上四處巡邏,拉人去隔離。另有消息指,當局已經開始建造臨時醫院,地點位於景成高爾夫小區旁的山上。

隨著新一輪疫情爆發,中共更是強迫民眾接種國產疫苗。有大陸讀者向大紀元投稿,揭露他所在單位強打疫苗的情況。領導要求所有員工必須預約打疫苗。領導還要求,到了接種疫苗中心之後,醫護人員詢問是否有不宜打疫苗的禁忌症,員工不可以說「有」,只要到了接種地點都要打疫苗。如果不打疫苗,必須得到區領導批准。哺乳期婦女、子宮肌瘤手術後復發的病人,都被強迫打疫苗。

中共央視網今年3月5日刊登的「疫苗接種權威解答」,其中提到備孕、懷孕及哺乳期婦女不得接種疫苗。然而,中共國家衛健委在3月29日突然推翻之前的說法,稱哺乳期女性打疫苗後建議繼續餵母乳,備孕女性打疫苗後不必延遲懷孕,已經懷孕也不建議墮胎。

官方在短時間內前後矛盾的說法引起民眾不滿。有網民質疑:「之前說哺乳期不能打,為什麼現在又能打了,是有臨床數據支持了,還是疫苗改進了?真的對小寶寶沒有影響嗎?」

武漢數十萬人擠滿陵園 當局禁言

根據路透社統計,全世界因為中共病毒死亡的人數在4月6日突破300萬大關,其中100萬人都是在最近三個月離世的。

武漢疫情過去了一年,武漢死亡數字至今仍是個謎。今年4月4日是疫情後第一個可以自由出行的清明節。數十萬人擠滿武漢陵園,菊花賣到斷貨,但是有關報導隨後被刪除。

大陸媒體網易新聞於4月4日發表了一篇題為《武漢大暴雨,32萬人擠滿陵園:人群散去,他們哭了》的文章。隨後此文章被刪除,內容顯示「404」,但此文已在網上被大量轉載。這篇文章中提到的「32萬人」數據,最早來自《楚天都市報》3月22日的報導,報導稱3月20日、21日,武漢市各大陵園春分掃墓人數達到32萬人次。這篇報導也在多個網站被刪除。

與此同時,堅持維權的武漢市民就被噤聲,甚至被趕出武漢。武漢市民張海的父親染疫去世,張海起訴武漢當局,要求追究責任,遭到打壓。知情人士向大紀元表示,清明前大約一星期,張海遭武漢警方跟蹤,逼迫其離開武漢。張海離開武漢,前往長沙在酒店住了一夜,當晚卻遭警察上門查房,與他用手機聯繫的朋友也遭警方約談。

另外一名武漢市民楊敏因為女兒染疫離世,到武漢市政府舉牌抗議,也遭威脅、噤聲。楊敏4月5日在微博發貼,痛斥中共官員「你們才是真正的國賊、漢奸!」她又說:「歷史是有記憶的。老百姓是有記憶的。冤屈的亡魂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風暴襲印尼和東帝汶 掀6米海浪 160餘人遇難

熱帶氣旋「蓮花」(Seroja)侵襲印尼東南部和東帝汶一系列島嶼,掀起6米高的海浪。在帝汶島,當地一些居民不得不待在屋頂上,以躲避3、4米高的洪水。印尼至少有133人遇難,數十人失蹤。

東帝汶首都狄力(Dili)已經泡在水中,總統府前變成一個泥坑。東帝汶政府表示,至少有27人因山泥傾瀉、山洪和倒下的樹木致死,另有7,000人流離失所。

中共挑釁菲律賓意在拜登 菲總統強硬警告中共

中共近期加劇對台灣、日本和菲律賓的挑釁活動。3月7日,大約220艘中國船隻在有爭議的牛軛礁(Whitsun Reef)附近停泊,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聲稱這些船隻在避風。

彭博社引述美國太平洋司令部聯合情報中心前運營總監舒斯特(Carl Schuster)說:「只有專業的海員才知道這是一個謊言,沒有人會在暴風雨來臨前數週把自己的船隻『庇護』在風暴區。如果它們真的是商業船隻,讓它們閒置在那兒,每天要花費數百美元甚至數千美元。」

舒斯特針對中共近期頻繁的挑釁行動說,「這是一個測試,看看(拜登)政府願意做什麼。」他又說,中共會看美國的反應,來決定如何進行下一個測試。「現在我們所做的更多是嘴上說,而不是實質性的(行動)。」

目前仍然有很多中國船隻聚集在這一海域。菲律賓總統府4月5日表示,菲律賓主權不容談判,領土和專屬經濟區一寸也不會放棄,並警告中共數百艘船入侵附近海域,可能導致「敵對行為」。

路透社稱,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此前一直尋求與北京交好,不願與北京對抗。儘管已有一連串菲律賓外交官和最高階將領強烈批評中共,這次來自總統府的言論異常強硬。

近期中共除了派出大量船隻挑釁菲律賓,派軍機擾台頻率不斷升級,還派遼寧艦等六艦通過日本沖繩與宮古島之間海域。4月5日,日本外相茂木敏充給中共外交部長王毅打電話90分鐘,表達「強烈擔憂」。

所羅門島省長拒中共賄賂 堅持用台灣防疫物資

所羅門群島在兩年前與中共建交並與台灣斷交,但這個島國的人口大省馬萊塔省的省長蘇達尼(Daniel Suidani)仍然堅持反對中共,並且在該省使用台灣製造的防疫物資。

《澳洲人報》4月5日報導,2019年蘇達尼剛剛贏得選舉,還沒來得及慶祝,中共代理人就來向他行賄16.5萬澳元,以換取馬萊塔省斷絕與台灣的外交關係。蘇達尼在電話中拒絕了對方。

就在中共企圖向他行賄的兩個月後,所羅門群島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蘇達尼表示,擔心中共代理人已經滲透進所羅門政府。

報導指,在疫情期間,蘇達尼一直拒絕中共的任何援助,堅持向台灣尋求醫療援助。他說,每當他看到自己的家園裡到處都是「台灣製造」時,心中充滿愛國情懷。

去年6月的疫情高峰期,蘇達尼公開對台灣援助馬萊塔省醫療物資表示感謝,結果遭到中共駐所羅門群島外交官和所羅門群島外交部長的指責。三天後,所羅門群島政府扣押了一批台灣運往馬萊塔省的醫療物資。所羅門群島律政部長穆利亞(John Muria)聲稱,這批醫療物資有著「藐視政府」的意味。

蘇達尼又說,只要他還在執政,就不會允許中共將手伸到他的島嶼上,馬萊塔人永遠不會和「不認同我們的民主和獨立價值觀與原則的人」共享這個島嶼,只要馬萊塔人還在,就會和威脅本國獨立性的中共或其它勢力繼續鬥爭下去。蘇達尼也呼籲所羅門島與對中共強硬的澳洲加深合作。

前澳洲親共官員呼籲與中共脫鉤

根據《澳洲人報》報導,曾經與北京關係密切的澳洲前高官因為中共對澳洲的經濟報復也轉變立場。曾在南澳工黨政府內擔任貿易廳長的肯尼恩(Tom Kenyon)任內積極發展與中國的貿易,並促成了南澳與中國的山東省成為姐妹省。

肯尼恩近來也開始反共。他說,澳洲必須作出抉擇,現在是時候遠離中國(中共)這樣一個不認同澳洲價值觀的國家了。他也指,毀掉中澳之間經濟和文化紐帶的是中共,而不是中國人民,中共是一個對西方自由和價值觀充滿敵意的組織。

肯尼恩表示,此前,澳洲可以在與美國保持牢固政治關係的同時,也和中國保持緊密的經濟關係,但現在這種做法已經不行了。澳洲需要「開始與中國經濟脫鉤,至少要限制與中國的接觸」。

拜登推大基建 提議設立全球最低稅率

美國總統拜登在戴維營(Camp David)度過復活節假期後,4月5日回到首都華盛頓,繼續推動他的大基建法案。

這項計劃耗資2.3萬億美元,雖然以基礎設施建設命名,但是實際用於道路和橋梁建設的資金很少,更多的資源用來推動綠色能源等左派政策。為了取得這筆錢,拜登政府要對企業加稅,將企業稅率由21%增至28%。

對於拜登政府的所謂基建法案,共和黨方面表示強烈反對。有議員批評拜登是在學習中共的經濟模式。眾議院少數黨黨鞭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更直言,這一法案的最大收益者是中共,將讓美國的就業機會轉移去中國。

拜登加稅不僅受到共和黨集體反對,民主黨內也有質疑聲音。民主黨聯邦參議員曼欽(Joe Manchin)4月5日向媒體表示,28%的稅率太高,建議將稅率定在25%。他也透露,在參議院除了他之外,還有六、七名民主黨人也對基建法案不滿。如果他們不支持這一法案,這項法案不可能通過。

4月5日,在拜登返回華盛頓後,有記者問他:「你擔不擔心高稅率會讓企業離開美國?」拜登回答,他一點都不擔心。

拜登政府有什麼辦法既加稅、又阻止企業離開美國呢?原來辦法是號召其它國家一起加稅,令企業無處可逃。美國財政部長耶倫(Janet Yellen)4月5日在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發表講話時說,她正在與20國集團(G20)國家合作,呼籲設立全球最低企業稅率。

美國男子高速橋邊欲輕生 熱心路人勇救

美國男子布朗(Anthony 「Buzz」 Brown)在高速橋救下一名意圖輕生的人,受到警方與市議會的褒獎,感動了不少民眾。他近日接受大紀元訪問,講述他救人的經過。

3月3日,布朗開車經過北卡羅來納州40號州際公路上的一座橋時,看到橋上有一名神情沮喪的男子。布朗的兄弟就是死於自殺。當時他見到這個男子,立即想到他需要幫助。

布朗的車已經駛過了這個男子,但是他很快調轉車頭,將車停在路邊,走近這個沮喪的人。一開始,該男子說不需要幫助,但是布朗繼續和他講自己的經歷,還講了他兄弟自殺的事情。布朗說:「我讓他知道,我不是去評判他,我是關心他。他很震驚,還有陌生人會停下來,關心他。」這名想要輕生的男子後來也敞開心扉,向布朗傾訴,之後他離開橋邊,坐在布朗的車上,直到警方趕到現場,將他送到醫院。

警方後來發表聲明說:「如果布朗沒有停下來和這位男子交談,這位男子可能會在警察到達之前跳橋自盡。」

布朗說:「如果以後我再遇到這樣的人,我會告訴他,現在還不是他人生結束的時候,上帝對他有著更大的安排。」

役情最前線》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