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專家解答7·21後移民澳洲三條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7日訊】2020年7月1日「港版國安法」正式生效,隨之而來又引發了新一波的移民潮,香港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也從英國轉戰澳洲打國際陣線,令到很多香港人對澳洲多了一些關注,目前除了移民去英國的占了多數,接著就是澳洲了。有20年經驗的澳洲移民專家Stanley Chan,就澳洲移民的話題解答大家的疑問,也給出了一些具體的建議。

澳洲政府在去年「港版國安法」實施之後就推出了名為「避風港」的簽證,延長香港學生的簽證至5年,2月份的數據顯示只有2500人獲得這個簽證。Stanley解悉,這個簽證,雖然是放寬給香港人的,但也不是太多的香港人合資格,因為它只針對一些本來已取得2年臨居或者3年臨居的人,適合這個類別的也只有幾千個。2000多人已經算是一個不錯的數字了。

目前在澳洲的香港人,以臨居身分來到澳洲的人,大部分都是那些Working Holiday(打工度假)占大部分,其次就是學生,然後是旅客,現在所有持臨時簽證在澳洲的香港人,大概只有17,000多到19,000人左右。

Stanley認為,香港人守法、勤勞,有很好的聲譽,在全世界都非常受歡迎,對於符合資格的技術移民,都會很快得到批准,不光是香港人。

除了技術移民,香港人要移民澳洲有哪些要考慮的因素呢?感覺上要移民澳洲,相比英國的門檻好像高一些,Stanley以自己為例,分析了英國跟澳洲的對比。去過英國的他感覺英國人是比較嚴肅的,有點排外,但是澳洲就比較友善一些,而且很幽默。英國本身是有幾千年歷史的國家,他們那些人在那裡生長已經幾百代、幾千代了,所以他們的親戚關係、人脈是盤根錯節的。作為一個外地人,跟他們競爭是非常難的,他們有一種排外性。

譬如香港人去英國想當個議員,當個官是非常難的,在一個機構裡面當個主管、當個CEO,也是非常困難的。但是你來到澳洲的話,你當個議員,將來再過了10~20年,做個總理也是不奇怪的,澳洲人對外來人的包容能力比較高。所以Stanley鼓勵有理想的年輕人,第一選擇來澳洲吧。但是如果真的沒有辦法,你可以在英國讀一門技能,有一門技術,然後以技術移民的身分來澳洲也是一樣的。但居住環境澳洲更優勝,氣候、治安,也比較和平一點。

當記者問到,你作為澳洲一個資深的移民顧問,如果香港人想移民到澳洲的話,有些什麼途徑你建議他們去選擇?

Stanley表示,還沒能入境澳洲的香港人,他們可以通過技術移民或者是商業移民,都是非常好的。但現在技術移民的門檻是非常高的,只是歡迎某類的技術方面人才,所以許多香港人就達不到他們的要求。但是我鼓勵那些做護士、醫生或者是律師,如果他們是在45歲以下,最好儘快申請移民來澳洲。

對於已經在澳洲的香港人,有18,000多拿臨時居留簽證的,或者逾期居留的,他們應該爭取2020年7月澳洲政府向香港人宣布的那個政策,他們可以申請這個叫「人道簽證」。這個人道簽證因為是一步到位的,澳洲移民部長已經說得很明白,有需要的香港人,可以申請永久居民。首先就是讓他們從三年的簽證變成五年的,多給一些機會讓他們在澳洲觀察香港的情況,到時他們可以選擇回香港;他們如果是夠資格的話,也可以在澳洲申請永久居民,譬如技術移民、商業移民這方面的。但是好像很多香港人聽不到這個信息,錯過了這個機會。到目前為止只有290人申請。

澳洲的人道簽證呢,申請人不只是包括難民,就像現在香港發生的情況,只要你對香港現在的情況產生極大的恐懼,都可以申請的。Stanley解釋,他曾做過很多其它的人道簽證,以前香港人一直都是不夠資格的,一直到2019年7月21日,元朗白衣人事件發生以後,現在香港人絕對夠資格了。但是問題是他們人是否在澳洲,因為這個人道簽證,叫作866,只適合於已經在澳洲的人才可以申請的。由於澳洲政府現在是實行封關令的,要等疫情過去才能通關。

香港出生的Stanley一直都在關注香港的局勢,對香港的感情很深,他說:「我們雖然不在香港,但我們和香港人是一條心的。他們的感覺是怎麼樣,其實我們的感覺是一樣的,我們的心靈接觸是很緊密的。」他認為自從白衣人事件之後,作為香港人,是恐懼的。他說:「很簡單的一件事情,我也沒有去遊行,我也沒有反對政府,我只是坐車回家,剛剛下班,就無緣無故被一幫不知身分的白衣人去攻擊,那些是無差別攻擊的。那些不知所謂的公務員,警隊是除暴安良的,是一個法律的守護者,你應該是保護市民的。

「我當時看到都很難過,為什麼我們認識的香港會變成這樣?」Stanley慨嘆,「我也有朋友、有同學當警察的,和我同齡的,現在可能做到很高級別的,我不知道他們當時的感覺是怎麼樣,這是一個人的天性和良心。怎麼能夠允許這些事情發生呢?如果當時我是一個警察,我可以這麼說,我會拿著槍去制伏那些人的。你這份工作就是要保護市民的、守護法律的,而不是聽從上級說什麼的,你沒有獨立思考和黑社會有什麼分別呢?警察變成黑社會?不是這樣的啊。」

他認為7·21事件是一個分水嶺,在他手頭上最早第一批申請的是在2019年10月份,有5個人一開始被拒絕了,但在補充文件的等待期,剛好碰到7·21事件發生,他們就成功地被批准了,現在還在處理的有70多個人,他有信心全部都會被批准的。

他又指,「目前有些人受到了一些不實信息的影響,以為要受到切身的迫害才可以申請政治庇護簽證,其實澳洲這個保護簽證,都是根據《聯合國人權公約》的指引來立法的。有些網台,有律師身身分的KOL,說申請澳洲簽證是不會被批准的。我認識他,他是一個律師,他不會做人道簽證,一個都沒有做過的。但是這個信息誤導人,誤導了香港人,我就已經做了二十多個成功個案了,而且現在想申請到澳洲的香港人也所有增加。

「但很可惜的,就是有一個問題,很多人年齡不過關,因為他們已經到了45歲了,有些人是語言問題。其實澳洲現在技術移民的門檻是非常高的,基本上來說,我老實說,我不太鼓勵別人通過技術移民(來申請)的,因為技術移民實在太難了。反而我會鼓勵那些人,年輕人譬如過來這裡讀書,以這裡的技術,畢業後的工作經驗,尋求雇主,做雇主提名;或者在香港做一些生意,用生意來做商業移民,反而這個途徑更好。但如果是人已經在澳洲的,就要爭取的。

「因為最近發生了這件事,我也有做一些YouTube節目來介紹。有很多在這裡的香港人,其實他們已經是逾期居留很多年的了,有些已經是幾十年的了,你可能不相信。但是他們因為這個事情來找我,我很鼓勵他們,就是我有信心,幫他們全部都拿到永居的。我說趁這個時機,你們放心,我不是那些沒有處理過,只是畫大餅的人,我是真的處理過,我有信心,他們有資格獲得這個澳洲簽證,我才會幫他們處理的。

「目前在我手上有七十多個香港人,已經成功遞交了簽證申請。這個簽證申請遞交了有什麼好處呢,雖然還沒有批准,它是有一個過渡簽證的,有這個過渡簽證呢,他們的家人可以讀書、可以工作、可以做生意、可以拿到澳洲的醫療卡,可以有免費醫療。所以就變成他們在等待期間,他們已經是生活平安,不需要擔心的了。其它事情我會去處理的,我經常鼓勵那些客戶。」

當被問到現時的個案與以前的對比時,Stanley指出,「以前來說呢,基本上香港人申請保護簽證的是怎麼樣呢?是受一些人誤導,他們申請的目的,就是拿過渡簽證來工作的,來了一兩年,個案被拒絕了,然後就離開澳洲,一年裡可以有十多個香港人的案例。但香港人找我,以前我是不做的,我說香港人你們不夠資格申請保護簽證,你們不需要保護的,香港是一個很和平、很平安的地方。

「但是現在來說,自從2019年7月21日開始,我就鼓勵香港人申請了。現在澳洲移民部總共有290多個申請在等待當中,沒有一個被拒絕,我有信心,只要他們找專業人士去跟進,應該全部都會被批准的。當然,你不要說是譚耀宗的子女。」

記者問到,澳洲是不是會做一個政治審查,包括有些被制裁的官員,他們在澳洲的親戚,澳洲政府是怎麼樣去對待?Stanley解析,澳洲移民政策,有一個評估,就是這個移民的人會不會影響澳洲的社區?比如,如果認為他的聲譽,或者是背景,會使得澳洲的社會、社區的人士感到不安,比如一些華人的犯罪分子,或者某個社區有影響力的那些人,或者背景比較複雜的,澳洲政府可以用「不受歡迎」為理由拒簽,就算他們符合了所有其它的條件,也可以用這個理由來拒絕他們。

所以如果有些香港人,覺得某個人對他們的社區造成不安全,可以反映在澳洲政府的公民部、移民部,或者安全部,讓他們知道,讓他們去檢查一下。如果發現是有這樣的情況的話,可能會對他們的簽證做出一些行動,澳洲公民也可以把情況向當地的議員或者國會議員反映。

至於被美國制裁的香港和大陸官員,他們在澳洲的親屬,現在澳洲政府的態度是怎麼樣的呢?

Stanley認為,「澳洲政府一般都是比較溫和低調的,他們會怎麼處理呢,就是只要一些人去發聲,要求澳洲政府給一個答覆。做這件事情要眾志成城,不可以只是個別人士出力,這是不夠的,要多一些人去發聲。我接觸到很多從香港來的年輕人,他們沒有社會經驗,他們有很多事情希望做,但是他們只是放在心裡面,沒有去表達出來。有些人可能認為他們自己還沒有拿到永居,又擔心會對他們的移民有影響。

「有些人可能擔心他們的家人在香港會受到騷擾,等等,有些人他們會有一些怕事。但是我覺得,其實已經有這麼多年輕人在香港付出了他們的努力,甚至是生命,我覺得有些事情,我們是要為正義、為真理去發聲的。越怕事,就會越容忍一些惡事去發生。當一個人做壞事的時候,身邊有人大聲一喝,那個壞事可能就不會發生了。你不需要付出你的生命,你可能只是出聲就可以了。」

請完整訪問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