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為何拜登二萬億基建計劃恐失敗

大紀元專欄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喬‧拜登總統宣布了美國就業計劃(American Jobs Plan)。媒體將該計劃概括為一項2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和綠色能源投資計劃,並且將創造就業機會、加強製造業和推動創新。

然而,計劃的大部分用於補貼和當前支出。隨之而來的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增稅計劃之一。它被譽為新的「新政」(New Deal,小羅斯福總統在1930年代實行的一系列經濟政策)。與它的前身一樣,該計劃基本上是對非生產性經濟領域的補貼做大幅增加,以對抗一系列貿易保護主義和被誤導了的生產增稅。

據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導,該計劃可分為以下幾個方面:

6,210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運輸和電動汽車,旨在加強美國的製造業和交通。然而,根據麥肯錫(McKinsey)的數據,這個數字遠遠低於解決美國的基礎設施和交通需求。據估計,這些需求超過2.1萬億美元。該計劃不向私營企業提供稅收優惠和獎勵,以資助實際基礎設施需求,而是將不到所需數字的三分之一用於投資,而投資將由政客指導,從而產生嚴重的效率風險。

此外,該計劃還落後於歐盟或中國的做法。電動汽車投資不需要更多的政府參與,因為它在全球和美國各地蓬勃發展。事實上,拜登宣布的增稅計劃可能會傷害那些正在盈利和可持續發展的電動汽車公司,而補貼那些不能盈利的公司。

5,610億美元用於綠色住房、學校、能源和水資源的升級。這部分計劃是有道理的,但似乎多了一些可以包括在任何正常預算裡的項目。這些項目不應該在正常預算之外,應該由稅收優惠而不是補貼提供資金。

4,800億美元用於對製造業和研發的補貼。這不僅可能適得其反,而且會造成淨損失,因為拜登的目標是用多年來最大的增稅來為它提供資金。同樣,可能將資源從生產部門推向虧損和非生產性領域。

4,000億美元用於老年人和殘疾護理。這也不應該是正常預算之外項目,不應該包含在基礎設施計劃中。聯邦預算中有足夠的空間通過提高效率和建立公私夥伴關係來促進老年人和殘疾人護理。

2,000億美元用於寬帶和就業培訓。這些都是重要的項目,其中效率和透明度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寬帶擴展最好應該是私營企業來主導進行,至少應該以稅收激勵驅動公私合營(而不是通過政府補貼)。工作培訓也是同樣的道理。

該計劃看起來雄心勃勃,但不太可能在創造就業機會上做出顯著改善,因為大部分資金將用於目前產能為60%至80%的企業,而這些企業沒有特殊新工作類型的需求。

例如,在歐元區,綠色能源指令、容克計劃(Juncker Plan,又稱歐洲投資計劃)和其它國家的舉措並沒有創造預期的工作類型。儘管投入了數萬億美元,但就業的趨勢幾乎沒有變化。歐盟貿易聯合會(InstriALL)警告稱,歐洲的綠色協議(European Green Deal)可能會毀掉1,100萬個工作崗位,但協議未明確說明如何抵消這些損失。

根據2016年的一項研究《走向綠色能源經濟?跟蹤歐盟低碳技術的就業效應》(Towards a green energy economy? Tracking the employment effects of low-carbon technologies in the European Union),歐盟在1995年至2009年間的能源轉型創造了53萬個就業機會。歐盟創造的就業崗位中,有三分之一是溢出效應的結果,在27個成員國中,有21個成員國的就業總體影響是積極的。

問題是,這項超過5,000億美元的巨額投資在2.1億多勞動力中僅僅創造了53萬個就業機會,這是否值得?值得注意的是,花費了如此巨大的資源,歐盟的失業率和青年失業率中位數並沒有大幅下降。

然而,在美國,由於稅收優惠,綠色能源和技術就業蓬勃發展,同時使2019年失業率降至創紀錄低點。歐洲明顯存在影響就業趨勢的勞動力剛性因素,但似乎有一個明確的結論:當政策轉向稅收激勵而非補貼時,綠色能源和基礎設施就業增長更快,延續時間更長。

拜登計劃的主要問題是,該計劃主要是政治和公共部門推動的。它包括對當地公司和公共部門近40%的補貼。和過去一樣,這種補貼將會降低生產力和效率。

計劃的收益

在收益方面,預期的數據過於樂觀。將公司稅收入從目前的水平增加6,950億美元是個幻想。將大多數公司的有效稅率和名義稅率計算在內之後,這個綜合的公司稅將成為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中最高的稅率。而這個計劃甚至沒有考慮這個稅率會帶來什麼負面影響。

全球所得稅預期將增加4,950億美元。同樣,這是一個過於樂觀的數字,因為全球所得稅從未達到過類似的超常收入數字,而且它沒有考慮任何負面影響。

通過堵塞「無形」收入的漏洞,稅收預期增加2,170億美元。這個數字只是由假設所有公司都在逃稅而得出的,而它的主要風險是在幾個部門和共享利潤的公司中產生不確定性。

540億美元用於取消化石燃料的稅收優惠和「反倒置交易」措施(anti-inversion deals』 measures)。能源工業已經陷入癱瘓:如果認為這些措施將帶來正面的收益,那說明你根本不了解這個行業。在「反倒置交易」措施的問題上(當一家美國公司將其財政總部轉移到其合併或收購的公司的國家時),拜登與奧巴馬總統已經犯了錯。根據國會研究局(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數據,2007年至2014年間,離開美國到更有利於商業的國家的公司比1981年至2003年的整個時期都多。漢堡王甚至搬出了這個國家。

顯然,共和黨和一些民主黨人將拒絕增稅計劃,但我們不能忽視如此大規模地將財富從生產部門和納稅部門轉移以補貼政府支出的風險。

拜登政府表示,該計劃是收益中性的,不虧也不賺,但並非如此。

首先,它包括了對新收益的極度樂觀的估計。第二,這些收益將在15年內產生,而支出計劃為今後8年:在淨現值中,沒有中立性。第三,即使我們相信樂觀的收益,它也無法解決過去政府由於強制性支出增加而積累的巨額赤字。

民主黨人說,這並不重要,因為赤字可以以一直很低的成本融資,並得到美聯儲的支持。然而,如果赤字並不重要,為什麼需要大幅增稅呢?

該計劃的精神是好的,但應該通過稅收優惠和降低補貼來完成。而該計劃的執行可能是政治性的,並且有缺陷的。該計劃的風險?我們已經看到歐盟和日本類似計劃的結果。

原文Why Joe Biden’s $2 Trillion Infrastructure Plan May Fail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丹尼爾‧拉卡萊博士(Daniel Lacalle)是對沖基金Tressis的首席經濟學家,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離中央銀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和《金融市場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書。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