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事隔17年 網友找到當年法輪功受迫害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1日訊】網絡如同茫茫大海,不過冥冥之中總把有緣的人牽在一起。旅居海外的華人,因為搜尋家鄉武漢相關資訊時,意外發現17年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黃曌的訊息,也讓他想起黃曌的母親,當年為了女兒上訪奔波,不知道她現在過的好不好?

旅居海外十幾年的張先生(化名),老家在湖北武漢。有件事一直困擾他多年,17年前在家鄉遇到的那位老太太,現在不知道過的好不好?

張先生心中惦念的老太太,就是被迫害致死的武漢法輪功學員黃曌的母親。

湖北武漢張先生:「那天我就在大紀元的網站上找,找武漢的死亡名單的時候,我就找到了這個人,就找到了黃曌這個人的名字和年齡,這都是吻合的。 我覺得很奇怪,居然被我找到了,因為那個地址我記得,他們家地址我記得。」

冥冥之中似乎讓張先生看到這個消息,放下17年來的牽掛。張先生在推特發文說,居然找到了當年知情的這位法輪功受迫害者黃曌,她母親是2004年7月間找我打印上訪資料。

張先生:「他們家我是去過的。那這個事情其實是2004年7月份的時候,就是我這個同事就跟我說,說他有個親戚要打一份文件,要到我公司來打。那我想,武漢的夏天這麼熱,他要從十幾公里以外到我公司來打一份文件,我就覺得很奇怪。」

張先生說,公司同事介紹黃曌的哥哥跟他認識,他們曾經到黃曌家裡做客過,彼此都很熟悉。

張先生回憶當時情景,上門求助他的是黃曌的母親,因為住家附近都沒人願意幫忙她。

張先生:「她(黃曌)的哥哥當年是36(歲),她32,她媽媽應該不超過70,我看著要60幾歲的樣子,那是在2004年,一看就是那種很文靜的人,她來了,見了我的面以後,就握著我的手流淚,就說感謝。然後我就裝不知道,我說這沒什麼。」

張先生知道黃曌的母親打印的是關於法輪功的資料,於是假裝不知道的默默離開。

張先生:「我本來也沒看,但是因為打印機壞了,我就看了一下,就大概知道這個人32歲。然後就之前是被關到了河灣勞教所,再後來就被關到哪裡,然後就死了。她的媽媽就希望去上訴,起訴武漢市公安局。你想想這個國家有多麼黑暗,就是人家要去上訴都沒有地方打文件。」

黃曌,1972年4月出生,家住湖北省武漢市礄口區上閘口33號3樓,是武漢市礄口區糧食局職工。2001年黃曌因為製作法輪功真相資料,揭露天安門自焚謊言,被非法關進武漢市第一看守所。之後陸續被中共惡人騷擾。2004年4月1號遭武漢礄口區公安分局科長金志平和礄口區610組織綁架,4月16號家人接到死亡通知,官方文件上死亡原因寫「被刺」兩個字。

張先生:「我就很記得這個事情,因為我們也算是了解共產黨,我們也知道這個國家有很多黑暗的事情。但是第一次,第一次這種人死掉了,在就在我面前,就是我親眼能夠感知到這種痛苦。」

張先生說,17年前在中國大陸,很多人認為中共當局把法輪功學員關起來是在教育他們,萬萬沒想到,他們是把法輪功學員抓起來,虐待致死。

張先生:「中國共產黨說,我們是教育他們,我們是在怎麼幫助他們,這個當然我們不會信。但是教育,我們也認為說這種教育,可能跟我的家人之前在中國遇到的什麼關牛棚,或者是什麼牢改這一類相關。但是我們不知道到了二十一世紀,這種事情還會發生,這種殘酷的虐待,甚至直接就把一個人殺死。那這種事情其實我覺得,這麼多年我都忘不了。」

當記者問張先生,後來還有聯繫過黃曌家人嗎?張先生表示,在那種政治體制下,誰都不敢關心法輪功學員

張先生:「哥哥後來去了外地,我記得是不在武漢了,這唯一的哥哥。我那天找了一下相關的報導,他媽媽後來到武漢市上訪了幾次,上訪了幾次就被處理了,處理了就沒有了,就沒有再有新的東西了,那可能應該最後的出現是2005年、06年吧。我到現在不知道她媽媽還在不在?」

張先生表示,到現在他還記得黃曌母親那溫和善良的身影,堅強的外表內心裝著痛苦。他也知道中共治理下的中國是如此黑暗,但他心裡牽掛的是黃曌的母親,他想問一聲,黃曌的母親妳還好嗎?

採訪/陳漢 編輯/黃億美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