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取消文化猖獗 保守派正在回應

大紀元專欄作家Brian Cates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前總統唐納德‧川普(Donald J. Trump)去年7月4日在拉什莫爾山(Mount Rushmore)的演講表明,他非常了解日益激進的美國左傾分子是多麼急切地想改變美國的文化基石。

川普站在美國最偉大的總統的雕像前對全國說:

「1776年是幾千年西方文明的頂峰,不僅是精神的勝利,也是智慧、哲學和理性的勝利。

「然而,當我們今晚在這裡集會時,我們面對著一個日益嚴重的危險。它威脅著我們祖先為之奮鬥流血而得到的每一個福祉。我們的國家正在目睹一場無情的運動,它消滅我們的歷史,詆毀我們的英雄,抹殺我們的價值觀,給我們的孩子灌輸教條。

「憤怒的暴徒正試圖摧毀我們國父的雕像,玷污我們最神聖的紀念碑,並在我們的城市掀起一股暴力犯罪浪潮。這些人中許多人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有些人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他們認為美國人民軟弱順服。但他們錯了,美國人民是強大和自豪的,他們不會允許我們的國家及其所有價值觀、歷史和文化從他們手中被奪走。

「他們的政治武器之一是取消文化,解僱職工,羞辱持不同政見者,並要求任何持不同意見的人完全服從。這就是極權主義的定義,它與我們的文化和價值觀完全格格不入,在美利堅合眾國絕對沒有立足之地。」

過去幾個月的事件表明,川普可能低估了這一威脅。一場選舉似乎被公然竊取了,然後所謂的「覺醒企業取消文化」繼續以指數級的速度增長,不斷尋找新的受害者。

即使那些刻意避開政治新聞的美國人也都注意到了這個趨勢,因為連《布偶大電影》(The Muppets)和《蘇斯博士》(Dr. Seuss)(美國著名兒童電影和讀物)最近都成了這些激進分子的眼中釘。

試圖趕走保守派,而使美國公共輿論空間變成左傾分子的回聲室的,不僅僅是主流媒體或大科技社交媒體平台。

互聯網公司正在打壓槍枝網站。捐贈網站和支付處理商,如GoFundMe和Paterreon,正在驅逐那些試圖為保守組織和事業籌集資金的客戶。同時,這些服務卻保留了為「血腥革命」籌集資金的帳戶,只要它們是適當的左派。

獨立調查記者和《揭祕》(UncoverDC)雜誌主編特蕾西·比恩茲(Tracy Beanz)最近被帕特雷恩網站(Patreon,美國商業工具會員網站)解除了會員資格,因為《滾石》(Rolling Stone)雜誌的一篇文章將她定位為「卡農運動」(QAnon movement,是支持川普的右翼運動)中所謂的「影響者」。這是胡說。

再比如,我沒有自願離開推特(Twitter)。自2012年加入推特以來,我已經獲得了超過27萬的關注者。和其他數百萬人一樣,今年1月,我因散布「選舉謠言」而被推特永久禁止了。

當我剛剛在替代社交媒體網站「帕勒」(Parler)上建立了一個新帳戶的時候,帕勒卻突然被亞馬遜網絡服務公司下線。

Parler被拉黑對保守派是一個巨大的警鐘

據透露,被亞馬遜拒之門外之後,帕勒公司沒有任何私人服務器網絡或任何備份功能。這似乎直接導致了前帕勒首席執行官約翰·馬茨(John Matze)在二月初被迫離職。馬茨因被解僱而起訴了帕勒執行董事會。

在一段關於這場糾紛的視頻中,電台節目主持人和帕勒投資人丹‧邦基諾(Dan Bongino)談到了帕勒組建初期做出的幾個「錯誤決定」,這些決定直接導致了這次重大挫折。

很明顯,任何保守的內容創作者或網站,如果他們依靠一家大型的信奉取消文化的公司來連接互聯網,就會容易讓自己受到審查。

帕勒的遭遇給保守的美國敲響了警鐘。一些人已經開始想辦法應對這一威脅。

保證所有美國人都能進入公共空間的權利的第一步是選舉高效有力的政治領導人,這些領導人必須理解對抗取消文化的鬥爭以及如何贏得這場戰鬥。

反擊例子:「美國優先」的美國愛國者項目

這場關鍵戰役的一個很好的例子是「美國優先」(American Priority)的亞歷克斯‧菲利普斯(Alex Phillips)發起的偉大的「美國愛國者項目」(Great American Patriot Project,GAPP)。其具體目的是選舉公職人員,他們將為保守派採取行動,並在美國公共空間占有一席之地。

項目的任務聲明說:

(我們的目標是)「支持經過審查的愛國者候選人在傳統的政治行動委員會的幫助下,以共和黨人的身分參加州級和聯邦級競選;支持制定和推廣宣傳信奉愛國/美國第一性質的政策、計劃和候選人,並且替代撤換州級和聯邦級的建制派共和黨政客。」

10月份在佛羅里達州邁阿密的Trump Doral度假村舉行一年一度的AMPfest保守派大會(AMPfest conservative conference)上,「美國優先」組織投入資金建立了一個有效的網絡,以尋找和支持參加州和聯邦級競選的候選人。

近年來最大的問題之一是候選人利用保守黨/「使美國再次偉大」運動(MAGA movement)蓬勃發展的機會參加競選。然而,選舉之後他們就迅速背棄那些投票給他們贏得聯邦、州級議員、或州長的選民。所以,我們確實需要有一個更統一一致的審核過程,來確保這種情況不會繼續發生。

可以說,「美國優先」正在填補漏洞,並組織保守派讓經過徹底審核的候選人上任。他們不僅會與激進的左派進行一場精采的比賽,而且實際上還會與他們作戰。

美國愛國者項目將全面對抗精英階層的取消文化的政治傾向。此項目也能處理法院和執法部門對審查和孤立保守觀點的行為的無所作為。

愛國者項目的主要優先事項:取代低效的政治領導

令人痛心的事實是,在過去幾年裡,太多的右翼政治領導人讓我們失望了。他們嘴上說得好聽,但每次到了應該採取行動的時候,他們就會往後撤。

在華盛頓,參議員和眾議院代表僅僅滿足於約談推特的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臉書的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谷歌的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nchai),舉行戲劇性的國會聽證會。譁眾取寵的國會議員們在攝像機前憤怒地向這些大亨們喊叫,然後——然後什麼也沒發生。

取消文化繼續瘋狂的方式有增無減,而國會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即使川普呼籲撤銷第230條。這條FCC的法規已經使越來越多的言論審查被合理化。

美國優先的美國愛國者項目的重點是通過發現和支持美國愛國者候選人在地方、州和聯邦一級的競選,來改變這種無所作為和退縮的模式。這些候選人不會僅僅在攝像機前面作秀,而會採取行動對抗取消文化。他們將執行現行法律,並制定新的法律,保護所有美國人的言論。

當左傾分子在推進其激進議程方面取得了真正進展的時候,如果美國人民在經歷了過去幾年的瘋狂之後想要真正的改變,他們就必須參與其中。被動和僅僅在一旁觀看節目不再是一種選擇。

美國愛國者項目是一個良好的開端,也是一個積極的跡象,它表明許多人認識到這一挑戰,並正在奮起迎接這一挑戰。

原文「As Cancel Culture Increases Control of America’s Public Square, Conservatives Are Responding」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布賴恩‧凱斯(Brian Cates)是南德克薩斯的作家,也是《沒人問過我,但是這是我的看法》(Nobody Asked For My Opinion … But Here It Is Anyway!)一書的作者。讀者可以通過電報聯繫到他t.me/drawandstrikechannel。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