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辛傳】之五:二種精神力量的精彩交會

文/章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7日訊】在巴黎,梅辛經歷了一次神奇的體驗。在喇嘛的影響下,梅辛元神離體,探索宇宙,甚至能用手握住星星,用頭髮撥動星雲……聽起來天馬行空,匪夷所思。

梅辛的「心理實驗」成了他的工作,他生存的方式。每當他站在舞台上展示「心理實驗」時,曾有多少人在想:噢,他的身上有接收器,身上有隱藏的電線……人們對功能真偽的懷疑,對他特殊能力的嫉恨。許多不明真相的人,一度認為梅辛就是一個江湖騙子。

梅辛已經厭倦了向人們解釋為何自己堅守誠實。他已經不想再解釋,甚至都不會再生氣。有時他會溫和地反問一句:「我為什麼要欺騙你?」「欺騙人有什麼意義?」

當他走下舞台,在日常生活中,他就是一個普通人,他曾評價自己是「一個虛弱的,削瘦的,笨拙的,近視的人」。他在道德層面的堅持,甚至到了「很固執」的地步。他始終遵循公平,按照原則行事,既不違背人世的法律,也不違背神的旨意。只是有個問題他一直不解,他擁有特異功能,那個天賦的本質到底是什麼?來自於何處?對於他,同樣是個探索不盡的話題。

1931年,梅辛到巴黎巡演。巴黎心理學研究所所長尤金·奧斯特(Эжен Ости)觀看了梅辛的「心理實驗」演出。在奧斯特的熱情邀請下,梅辛答應與他做些實驗。

在這次測驗中,梅辛遇到了西藏一座寺院的住持──喇嘛諾布·里姆波切(Норбу Римпоче)。測驗過程中,受到了喇嘛的引導影響。

在第二輪測試結束後,喇嘛圍著梅辛走了一圈,用手撫摸著他的頭,念起了奇怪的咒語。根據喇嘛的說法,梅辛的思想和靈魂將「走出頭骨,探索宇宙,探索七種幸福的珍寶……」

梅辛看到,從喇嘛身上發出一種強大的精神能量,那個能量團環繞在他的頭部周圍。其他的喇嘛默默地坐在地上,演奏著樂器。還有一個喇嘛的樂器上放著小火盆,慢慢地釋放出一種香煙。梅辛漸漸地進入了一種狀態,他找不到適合的詞來形容,但又不是恍惚狀態。他感受到自身的神經像在爆炸,他的元神離開了身體,他的心靈好像能充滿這個世界。

梅辛看到了自己的肉身,看到了喇嘛,看到了奧斯特教授。他的視野仍在無限地拓寬,繼而看到了整個巴黎,整個世界。他可以用手握住遙遠的星星,用自己的頭髮撥動星雲,還看到了更多美妙的景象。但他很難用人類的語言描述他所看到的宇宙真相。就像用黑白二種顏色,無論如何也無法準確描述出彩虹的真實。

梅辛說,當脫離這個肉身後,他的元神自由地穿梭在宇宙中。「我什麼都能做,然而我什麼都不想做,就像是一個疲憊的神。對我來說,不存在祕密和神祕,我看到了過去和未來——我遠古的祖先如何將劍齒虎趕出洞穴;埃及人如何建造巨大的金字塔;勇敢的維京人如何登上岸,笑得前俯後仰,期待著搶劫;在奧斯特里茨大炮的煙霧和火焰如何悄然響起,數百輛坦克聚集在俄羅斯軍隊的村莊附近,一枚巨大的火箭爆炸,可怕的爆炸聲慢慢地席捲而來。我無處不在,只要稍稍動念,無論什麼時候、什麼地方,只要我想,就能到達。」

這種狀態持續了有多久,梅辛也不知道,他只是感到經歷了一段極其漫長的時間,像是沒有終了,看不到盡頭的永恆,直到他感覺「崩潰」了,才一下子回到了肉身——那個瘦小的人體軀殼。

當他睜開眼睛時,卻嚇了一跳,他眼前站著馬塞爾·奧斯特教授,教授的臉色蒼白,臉頰還在流血。梅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再看了時間,只是過了15分鐘而已。

教授結結巴巴地、儘可能以平靜的語氣向他解釋,當梅辛「像個死人一樣躺著時,許多物體開始移動——椅子、書籍、餐具。其中一頂玻璃帽子飛撞到牆上時撞碎了,一塊玻璃碎片劃破了教授的臉頰」。

喇嘛中有一位顯得非常高興,他溫和地瞇著眼睛看著梅辛,一邊點頭,一邊讚歎,說:「強大的力量!非常大!」

然後諾布·里姆波切喇嘛單獨和梅辛對談,他首先表達了他的驚喜,能在歐洲遇到像他這樣的人。喇嘛笑著說,梅辛看到的未來,看到的是命運既定的事情。

梅辛說:「我看到了八、九年後將會發生的事。」

頓時,喇嘛謹慎地說:「是的,一場巨大的戰爭即將來臨,數百萬人將死於戰場。昨天,我走在這個城市的街道上,看到靈魂在『燃燒』——人們喝酒、聚會、犯罪,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快死了。從他們失去『健康』開始,不知道自己只是在幻想中尖叫和狂怒,追求著扭曲的快樂。總有一天,他們會用背叛來摧毀他們的靈魂,那些期望自己健康的人也會死去。」

梅辛說:「我知道我什麼時候會死,但我不會有孩子。」

喇嘛閉上眼睛,點點頭,說:「你是不能有孩子,否則你會把自己的天賦傳給他們,在人類社會目前是不允許這樣做的:人類還沒有準備好打開自己的思想,因為他們不純潔,被邪惡困擾著。」「任何一個流氓,若有強大的讀心術,都將成為最強大的罪犯,因為他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

諾布·里姆波切喇嘛感受到梅辛對自我道德準則的堅持,他欣慰的說:「你站在光明的一邊,永遠不會越過黑暗的邊界。」「是時候說再見了。我知道了我想要了解的,我的心裡已經得到了平靜。」

「至於戰爭,它是不可避免的。領袖們帶領著他們的人民,你不能試圖引領他們的走向和道路。你只是一個平凡的人,想阻止許多人死亡的願望是可以理解的,然而也是徒勞的。如同蜘蛛能用它的影子擋住戰車嗎?但在戰爭期間,你會遇到你的妻子。再見吧!」

梅辛恭敬地站起來,將雙手放在胸前,彷彿在向佛陀的教導虔敬地致敬、頂禮。(未完,待續)

資料來源:
Мессинг Вольф,《Я – пророк без Отечества. Личный дневник телепата Сталина》,P20-P23。@*

點閱【章閣:梅辛傳】相關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