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需要制定反心理戰策略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ustin Bay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分而治之是中國戰略家孫子在公元前500年強調的一句名言,《孫子兵法》中寫道,「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戰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不戰而屈人之兵」,是打敗敵人的最高境界。

公元前4世紀,馬其頓國王腓力二世(Philip II,亞歷山大大帝的父親)展示出了一種天才的兩面派外交方式,這種外交方式可以削弱和分裂(對手)。專制的腓力在敵對的希臘城邦之間埋下了怨恨的種子,加劇了宿怨。民主的城邦尤其容易受到腓力的威脅、謊言和花言巧語的影響。專制的馬其頓利用雅典無休止的內部政治紛爭分裂抵抗力量。

當爭端升級為小規模戰爭時,馬其頓軍隊會介入,而腓力則充當和平使者。如果他偶爾達不到孫子的兵不血刃的最高境界,他的魅力、強迫背叛、謊言和軍事力量的政策組合,使希臘的敵對勢力很難團結起來反對他的擴張主義目標。

雅典和底比斯終於結盟了,但為時已晚。最終,腓力獲得了對希臘的霸權。

共產中國的長期戰略類似於腓力二世,只不過中共在尋求全球霸權。用宣傳和心理戰代替謊言和脅迫性的背叛,中共的短期戰略(實現其目標的戰術和行動)也模仿腓力的。

長期戰略也依賴於宣傳。中共的專職宣傳員把共產黨獨裁政權描繪成一個成功的意識形態競爭者,與自由國際秩序(LIO)相抗衡。中共的威權治理模式比爭吵不休的民主國家要有效得多,而中共果斷的、獨裁主導的經濟成功,證明了它的有效性。

然而,美國主導的自由國際秩序被證明是一個模稜兩可的、不實用的概念,它是為對抗20世紀時蘇聯的反民主宣傳而存在的。也就是說,北京的騙子們向21世紀的聽眾灌輸冷戰時期的共產主義宣傳。

中共的宣傳人員還聲稱,一個強大的政府會收復失地。這句話是針對內部觀眾的——漢族民族主義者。

攻擊性心理戰、造謠行動、煽動性宣傳已成為腓力計謀的媒體術語,但「不冒重大戰爭風險的分而治之」仍是其目標。

中共採用了這些及類似的顛覆手段。再加上脅迫性恐嚇,它們就成了「灰色地帶」戰爭。

現在,美國和共產中國正在進行非常危險的灰色地帶戰爭。北京是侵略者。

信息時代的數字媒體——充斥著情感和政治操縱的名人,並且越來越多地被專權的億萬富翁精英和獨裁國家所控制——是這場戰爭的關鍵戰場。

不幸的是,重要的美國政治機構也是戰場,包括國家安全和情報部門以及美軍。

根據五角大樓的說法,心理戰(psywar)作為一種理論,「只針對敵人」。

我在最近的一篇專欄中指出,國防部將所謂的批判性種族理論納入訓練計劃,有可能造成不信任和不和諧,從而破壞單位的凝聚力和指揮權威,而且,很簡單,破壞了對作為個人的軍人同伴的尊重。除去學術上的廢話,批判性種族理論將美國人限定在種族等級上——這意味著它是令人厭惡的種族主義。因為批判性種族理論堅持分裂,所以它本質上是分裂的。

腓力二世或許看到各種可能性。毫無疑問,習近平對此充滿熱情。事實上,腓力有奴隸,不容反對。習近平有維吾爾人,中國是一個被奴役的國家,有一個國家控制的媒體。我們可以問一問像亨特·拜登(Hunter Biden)這樣的人物,北京是如何向有影響力的外國領導人輸送現金的。

應該做些什麼?

坦率地說,美國需要一種反心理戰戰略,既能對抗中共和俄羅斯的破壞性謊言,又能把批判性種族理論這樣的反美宣傳當作教師俱樂部的垃圾扔掉。

目標是建立公眾對這些旨在粉碎我們的心理戰攻擊的認識和社會抵抗。拜登政府受到批判性種族理論倡導者的控制,所以願意捍衛自由的美國個人和私營部門組織必須成為最早的行動者。請將此專欄視為我個人的貢獻。

原文:Uncle Sam Needs You for a Counter-Psychological Warfare Strateg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奧斯汀‧貝(Austin Bay)是美國陸軍預備役上校(已退役),作家,聯合專欄作家,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戰略和戰略理論教師。他的最新著作是《來自地獄的雞尾酒:塑造21世紀的五場戰爭》(Cocktails from Hell: Five Wars Shaping the 21st Century)。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