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委清零迫害 綏化北林區20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3日訊】中央政法委、610對大陸法輪功學員實施所謂「清零迫害,執行江澤民「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的」滅絕性政策。近期,黑龍江綏化市北林區有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所謂「清零」騷擾,其中八人是七十多歲的老人。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二一年三、四月份,黑龍江省綏化市政法委、「610」還在執行邪黨的迫害政策,明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明知道修煉了二十多年的法輪功學員不會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為了完成上級的所謂「任務」,不斷指使社區、派出所對法輪功學員「清零」騷擾,有的法輪功學員及家人被多次反復騷擾,僅綏化市北林區就有二十多人被騷擾,其中八人都是七十多歲的老人,王義英、劉竹林是近八十的老人。

一、趙曉玉及家人四次被騷擾恐嚇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日上午八、九點鐘,綏化市北林區法輪功學員趙曉玉的丈夫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說是姓高,是公安局的,問她丈夫,說趙曉玉還煉不煉了?別讓她到處走到處宣傳了,現在省巡視組在綏化,別讓她出去。過了一會兒,又一個人打過來,問你是趙曉玉嗎?回答說我是她丈夫。那人又說,別人說她是重點,別到處走了。

在這之前,三月十九日,綏化市北林區春雷派出所片警,給趙曉玉的丈夫打電話,問趙曉玉還煉不煉法輪功了?她丈夫說能不煉嗎?片警說天天出不出去?她丈夫說這麼大歲數出去幹啥?片警說:告訴她別出去,也別與其他人聯繫。

四月十八日,綏化市北林區新元社區書記楊志剛到趙曉玉家,家人問他來幹啥?他說上面讓他來看看,楊志剛問趙曉玉還煉不煉了。趙曉玉對他說,你記住:誰問我煉不煉了,我都說煉!社區書記很無奈地走了。

二、七旬老人劉秀蓮剛出冤獄就被四部門騷擾

七旬老人劉秀蓮三月十七日剛從黑龍江女子監獄兩年半冤獄回家,她八十多歲的丈夫,在她入獄半年後,在焦急與悲憤中含冤離世,她無家可歸,只能在鄉下女兒開的雞場遷就。就這樣劉秀蓮還接連不斷的被「610」、社區、派出所、社保等多次打電話騷擾。

三、劉瑞及母親被碧桂園社區多次騷擾

三、四月份,碧桂園社區人員多次去法輪功學員劉瑞家敲門騷擾,劉瑞不給開門,社區人員就在門外大喊大叫,恐嚇、威脅。法輪功學員劉瑞和她雙目失明的母親,經常被碧桂園社區騷擾。她家住的小區,只要發現小區有真相傳單,社區就去敲門騷擾,並給她報到市政法委、「610」。碧桂園社區所轄的幾個小區都是這樣,只要有真相資料等,就上報市裏,同時對小區內法輪功學員盯梢、監控,甚至動用保安、保潔等暗地盯著出入情況及家裏來人情況。

四、侯玉林被花園社區騷擾

四月初,北林區花園社區上午八點多就到法輪功學員侯玉林家騷擾。侯玉林問有啥事?社區人員問你方不方便啊,不方便就不進屋就在這說。問候玉林還煉了?回答說,那能不煉嗎?!這麼好的功還不煉?不煉我都沒命了。侯玉林說:告訴你們,疫情還沒完,你們得三退,只有大法能保命。其中一個男的說,共產黨給你工資,你還反黨。侯玉林說:我們不是反黨、是勸你保命。工資是我自己掙來的,就像你們,不上班能給你工資嗎?這一元錢,其中有五毛錢是稅錢,共產黨也不種地也不開工廠,他們掙的還是我們這些納稅人的錢。你們都退了吧,再來疫情能保命。

社區人員互相瞅了瞅,沒說甚麼就走了。下午,三人又到侯玉林家,進屋看了看,沒說甚麼就走了。

五、李德芹多次被騷擾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和四月十三日,綏化市北林區法輪功學員李德芹手機裏也打來兩個陌生人電話,當時沒及時接起,估計也是騷擾電話。早在三月十九日,綏化市北林區春雷派出所片警給李德芹的兒子打了電話,問他媽媽和奶奶還煉不煉功了?說你媽是重點,別讓她出去走了。

六、陳英超被建設派出所騷擾

清明節前,法輪功學員陳英超接到綏化市建設派出所電話,問他還煉不煉了?你家是不是在原來的地方住?陳英超說,你管不著我,我的戶口也不在你那,我也不歸你管,就把電話撂了。

七、張志傑四月初被所轄區勝利派出所和社區分別打電話騷擾

據不完全統計,三、四月份被「清零」騷擾的綏化市北林區法輪功學員有:王義英、劉竹林、張志傑、姜桂林、薛淑珍夫婦、趙淑芬、白楊、趙曉玉、李德芹、周桂蘭、焦志輝(焦麗)、楊志紅、高錦淑、陳英超、韓秀蘭、劉秀蓮、劉瑞和她的母親、白樹林和李英霞夫婦,劉玉華、侯玉林、曹英華、陳淑范。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黑龍江綏化市北林區近二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