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委清零迫害 绥化北林区20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3日讯】中央政法委、610对大陆法轮功学员实施所谓“清零迫害,执行江泽民“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灭绝性政策。近期,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所谓“清零”骚扰,其中八人是七十多岁的老人。

据明慧网报导,二零二一年三、四月份,黑龙江省绥化市政法委、“610”还在执行邪党的迫害政策,明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明知道修炼了二十多年的法轮功学员不会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为了完成上级的所谓“任务”,不断指使社区、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清零”骚扰,有的法轮功学员及家人被多次反复骚扰,仅绥化市北林区就有二十多人被骚扰,其中八人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王义英、刘竹林是近八十的老人。

一、赵晓玉及家人四次被骚扰恐吓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日上午八、九点钟,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赵晓玉的丈夫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是姓高,是公安局的,问她丈夫,说赵晓玉还炼不炼了?别让她到处走到处宣传了,现在省巡视组在绥化,别让她出去。过了一会儿,又一个人打过来,问你是赵晓玉吗?回答说我是她丈夫。那人又说,别人说她是重点,别到处走了。

在这之前,三月十九日,绥化市北林区春雷派出所片警,给赵晓玉的丈夫打电话,问赵晓玉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她丈夫说能不炼吗?片警说天天出不出去?她丈夫说这么大岁数出去干啥?片警说:告诉她别出去,也别与其他人联系。

四月十八日,绥化市北林区新元社区书记杨志刚到赵晓玉家,家人问他来干啥?他说上面让他来看看,杨志刚问赵晓玉还炼不炼了。赵晓玉对他说,你记住:谁问我炼不炼了,我都说炼!社区书记很无奈地走了。

二、七旬老人刘秀莲刚出冤狱就被四部门骚扰

七旬老人刘秀莲三月十七日刚从黑龙江女子监狱两年半冤狱回家,她八十多岁的丈夫,在她入狱半年后,在焦急与悲愤中含冤离世,她无家可归,只能在乡下女儿开的鸡场迁就。就这样刘秀莲还接连不断的被“610”、社区、派出所、社保等多次打电话骚扰。

三、刘瑞及母亲被碧桂园社区多次骚扰

三、四月份,碧桂园社区人员多次去法轮功学员刘瑞家敲门骚扰,刘瑞不给开门,社区人员就在门外大喊大叫,恐吓、威胁。法轮功学员刘瑞和她双目失明的母亲,经常被碧桂园社区骚扰。她家住的小区,只要发现小区有真相传单,社区就去敲门骚扰,并给她报到市政法委、“610”。碧桂园社区所辖的几个小区都是这样,只要有真相资料等,就上报市里,同时对小区内法轮功学员盯梢、监控,甚至动用保安、保洁等暗地盯着出入情况及家里来人情况。

四、侯玉林被花园社区骚扰

四月初,北林区花园社区上午八点多就到法轮功学员侯玉林家骚扰。侯玉林问有啥事?社区人员问你方不方便啊,不方便就不进屋就在这说。问候玉林还炼了?回答说,那能不炼吗?!这么好的功还不炼?不炼我都没命了。侯玉林说:告诉你们,疫情还没完,你们得三退,只有大法能保命。其中一个男的说,共产党给你工资,你还反党。侯玉林说:我们不是反党、是劝你保命。工资是我自己挣来的,就像你们,不上班能给你工资吗?这一元钱,其中有五毛钱是税钱,共产党也不种地也不开工厂,他们挣的还是我们这些纳税人的钱。你们都退了吧,再来疫情能保命。

社区人员互相瞅了瞅,没说什么就走了。下午,三人又到侯玉林家,进屋看了看,没说什么就走了。

五、李德芹多次被骚扰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和四月十三日,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李德芹手机里也打来两个陌生人电话,当时没及时接起,估计也是骚扰电话。早在三月十九日,绥化市北林区春雷派出所片警给李德芹的儿子打了电话,问他妈妈和奶奶还炼不炼功了?说你妈是重点,别让她出去走了。

六、陈英超被建设派出所骚扰

清明节前,法轮功学员陈英超接到绥化市建设派出所电话,问他还炼不炼了?你家是不是在原来的地方住?陈英超说,你管不着我,我的户口也不在你那,我也不归你管,就把电话撂了。

七、张志杰四月初被所辖区胜利派出所和社区分别打电话骚扰

据不完全统计,三、四月份被“清零”骚扰的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有:王义英、刘竹林、张志杰、姜桂林、薛淑珍夫妇、赵淑芬、白杨、赵晓玉、李德芹、周桂兰、焦志辉(焦丽)、杨志红、高锦淑、陈英超、韩秀兰、刘秀莲、刘瑞和她的母亲、白树林和李英霞夫妇,刘玉华、侯玉林、曹英华、陈淑范。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