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慧燕:我曾在世貿大樓專訪李洪志先生

紀念法輪功4.25中南海上訪事件22周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我38年的採訪生涯中,歷史機緣湊巧,風雲際會,有幸見盡「風流人物」。歲月流逝,有些人與事,隨著時間的推移,印象不但不模糊,記憶反而越來越鮮明。

大約在1999年6、7月左右,我在曼哈頓世貿雙子星大樓一號樓專訪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儘管雙子樓在2001年9月11日發生恐怖襲擊事件,轟然倒塌,但當時一幕迄今仍歷歷在目。

今年是1999年「四二五法輪功中南海上訪事件22年周年紀念。這是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後,規模最大的一次民眾集體上訪事件,引起北京當局極大關注和不安。

法輪功學員當時上訪,是因為「媒體不公正報導法輪功、法輪功學員申訴時遭到警察使用暴力」,因此當時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市國家信訪局(位於府右街和西安門大街)上訪,希望政府合理對待,爭取合法的煉功環境。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及其高級官員,會見五名法輪功學員代表,隨後達成協議。獲官方善意回應後,學員臨散去時,破天荒地上連一片碎紙的垃圾都沒留下。至此事件本應和平落幕。

可是,由於許多西方媒體報導此次學員上訪,是自1989年「六四事件」十年以來,中國政府遭遇最大規模民間集體上訪,也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和平上訪,當時的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對此非常震怒,要求對法輪功開展鐵腕鎮壓,並指責朱鎔基總理的處理措施太過軟弱。

1999年6月6日,中共公安機關開始對100多名在北京參加「四二五」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展開訊問。

在此背景下,作為最早關注法輪功現象的新聞記者,我在世界日報星期天出版的《世界週刊》,專題報導了「四二五」中南海上訪事件。我敏銳發現,這次當局對法輪功的鎮壓,只是事件的開始,遠非結束。所以,我希望專訪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因為得知他早於1998年初,已用「傑出人才」身分申請移民美國,且居紐約。我透過時為法輪功紐約地區聯絡人易蓉(現任「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居中聯絡「李大師」接受專訪。

易蓉畢業於哈佛大學,原職是中國對外經濟貿易部和中國駐外大使館商務外交官。

早期我認識的法輪功學員,毫不誇張的說,幾乎個個都是學有專精的「俊男美女」,除易蓉外,法功輪發言人張而平,也畢業於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兩人被外界視為李洪志先生的得力左右手。

在他們安排下,我終於在某天下午如願專訪李洪志先生,地點是曼哈頓世貿大樓雙子星一號樓。

當時已盛傳中共當局將全力鎮壓法輪功,但當天訪問,李洪志先生似乎仍對北京當局有幻想,不斷強調朱鎔基如何支持法輪功,並說中共不少領導人和公安部官員煉了法輪功後,身體健康好轉。所以他不大相信當局會鎮壓法輪功。

據中國公安部內部調查,從1992年5月至1999年7月,七年來大陸煉法輪功人數達7000萬至1億,人數超過中共黨員。在法輪功學員中,有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部長級及以上的中共高官、軍隊實力派人物,還有教授、名人、富商及社會各界人士。甚至當時七個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家屬,也都有人煉過法輪功。中國國內媒體發表過不少正面報導。1996年1月,《轉法輪》被《北京青年報》列入北京市十大暢銷書。

當天訪問,我就當時傳聞中共當局將引渡李洪志先生回國,並將法輪功內定為「邪教」等問題,向李洪志先生查詢,他表示不大相信,說,我是個修煉人,向來對政治權力不感興趣,怎麼會對他們造成威脅?我只是在教人修煉,讓他們身體健康。

由於當時數碼相機(Digital Camera)還未面世,我用傳統相機拍了幾幅李洪志先生受訪的照片。回報社後,麻煩負責暗房膠卷沖洗的同事幫忙沖印照片。神奇的是,李洪志先生每張照片背後都出現一個類似法輪的圖案。

說實話,我在專訪李洪志先生時,儘管張而平和易蓉對「師父」畢恭畢敬,而在不同人眼裡,對李大師有不同定義:法輪功學員奉他為「親如父、敬若師」的師父;一些國際政要視他為「精神領袖」、「親善大使」,得益修煉法輪功恢復健康的人,尊他為「偉人」和「救星」。我則沒覺得他有什麼與眾不同。

但當拍攝他的照片沖印出來後,我對他身後和頭上出現的法輪百思不得其解,曾和暗房員工討論,他懷疑是否閃燈折射在牆上的反光?可是,我訪問時是下午,陽光明媚,世貿大樓光線非常充足,拍攝時完全不需要用閃光燈,何來「反光」?

當時,易蓉曾送了《轉法輪》等相關書籍,希望「感化」我,可惜我是「孺子不可教」,完全看不入腦。倒是那些出現在「李大師」身後的法輪,迄今二十多年,仍在我的腦海清晰浮現。

言歸正傳。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發言人唐銀龍,於1999年6月7日,鄭重否認將法輪功內定為「邪教」的說法,「純屬捏造」!他並強調,「中國政府從未禁止任何健身活動」。

言猶在耳,三天後(1999年6月10日),江澤民成立610辦公室,目的是「統一研究解決『法輪功』問題的具體步驟、方法和措施」。

江澤民在當時中共政治局其他六個常委都反對的情況下,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對修煉「真、善、忍」、號稱一億人的法輪功群體進行殘酷鎮壓。

同年8月13日,《人民日報》發表文章,指「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圍攻中南海,是企圖搞亂全國的重大政治事件」。此後,法輪功與中共當局的關係,轉化為「敵我矛盾」。

後來,李洪志先生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沒有公開露面,更沒有接受任何外界媒體訪問。所以當法輪功學員聽說我見過他們的「師父」,都非常羨慕。

順便一提,我未必認同法輪功的全部觀點,但我讚賞他們對「真、善、忍」的追求和身行力踐。「法輪功」學員雖然遭受殘酷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中共種種暴行令人髮指,但「法輪大法」因此從中國走向全世界,遍地開花。我去任何國家旅遊,在當地觀光景點,經常看到法輪功學員不亢不卑嚮往來遊客派發宣傳品,即使你不認同他們,至少對他們的堅忍執著、不屈不撓的精神肅然起敬。

當然,我覺得「忍」應有一定限度和底線。前幾年,我曾在紐約法拉盛圖書館門前,看到一群親共的「愛國華僑」,窮凶極惡地朝幾位上了年紀的法輪功學員吐口水,還上前指手劃腳戳腦袋,氣得我又犯了老毛病,「路見不平,出口相助。」這個時候,還「忍」什麼呀?豈不是姑息助長壞人的囂張氣焰!

我常對民運人士說,如果你們能做到法輪功學員的團結一致、齊心協力、堅韌不拔的十分之一,也許民運就成功了。

2021年4月21日 於紐約

註:曾慧燕,資深媒體人。1979年由中國廣東移居香港,1980年任職記者,先後服務港台和北美多家新聞機構,前後共38年,被譽為當今見過海峽兩岸三地最多名流政要的華人記者。曾獲香港報業公會主辦的「最佳新聞從業員比賽」三個大獎,打破歷屆得獎紀錄,包括:「當年最佳記者」、「最佳特寫作者」、「最佳一般性新聞寫作」;並先後當選「香港十大傑出青年」和世界十大傑出青年」(為首位香港新聞從業員得主)。另外,入選「2006年度全球百位華人公共知識分子)等。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