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慧燕:我曾在世贸大楼专访李洪志先生

纪念法轮功4.25中南海上访事件22周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我38年的采访生涯中,历史机缘凑巧,风云际会,有幸见尽“风流人物”。岁月流逝,有些人与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印象不但不模糊,记忆反而越来越鲜明。

大约在1999年6、7月左右,我在曼哈顿世贸双子星大楼一号楼专访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尽管双子楼在2001年9月11日发生恐怖袭击事件,轰然倒塌,但当时一幕迄今仍历历在目。

今年是1999年“四二五法轮功中南海上访事件22年周年纪念。这是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后,规模最大的一次民众集体上访事件,引起北京当局极大关注和不安。

法轮功学员当时上访,是因为“媒体不公正报导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申诉时遭到警察使用暴力”,因此当时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市国家信访局(位于府右街和西安门大街)上访,希望政府合理对待,争取合法的炼功环境。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及其高级官员,会见五名法轮功学员代表,随后达成协议。获官方善意回应后,学员临散去时,破天荒地上连一片碎纸的垃圾都没留下。至此事件本应和平落幕。

可是,由于许多西方媒体报导此次学员上访,是自1989年“六四事件”十年以来,中国政府遭遇最大规模民间集体上访,也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和平上访,当时的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对此非常震怒,要求对法轮功开展铁腕镇压,并指责朱镕基总理的处理措施太过软弱。

1999年6月6日,中共公安机关开始对100多名在北京参加“四二五”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展开讯问。

在此背景下,作为最早关注法轮功现象的新闻记者,我在世界日报星期天出版的《世界周刊》,专题报导了“四二五”中南海上访事件。我敏锐发现,这次当局对法轮功的镇压,只是事件的开始,远非结束。所以,我希望专访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因为得知他早于1998年初,已用“杰出人才”身份申请移民美国,且居纽约。我透过时为法轮功纽约地区联络人易蓉(现任“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居中联络“李大师”接受专访。

易蓉毕业于哈佛大学,原职是中国对外经济贸易部和中国驻外大使馆商务外交官。

早期我认识的法轮功学员,毫不夸张的说,几乎个个都是学有专精的“俊男美女”,除易蓉外,法功轮发言人张而平,也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两人被外界视为李洪志先生的得力左右手。

在他们安排下,我终于在某天下午如愿专访李洪志先生,地点是曼哈顿世贸大楼双子星一号楼。

当时已盛传中共当局将全力镇压法轮功,但当天访问,李洪志先生似乎仍对北京当局有幻想,不断强调朱镕基如何支持法轮功,并说中共不少领导人和公安部官员炼了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好转。所以他不大相信当局会镇压法轮功。

据中国公安部内部调查,从1992年5月至1999年7月,七年来大陆炼法轮功人数达7000万至1亿,人数超过中共党员。在法轮功学员中,有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级及以上的中共高官、军队实力派人物,还有教授、名人、富商及社会各界人士。甚至当时七个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家属,也都有人炼过法轮功。中国国内媒体发表过不少正面报导。1996年1月,《转法轮》被《北京青年报》列入北京市十大畅销书。

当天访问,我就当时传闻中共当局将引渡李洪志先生回国,并将法轮功内定为“邪教”等问题,向李洪志先生查询,他表示不大相信,说,我是个修炼人,向来对政治权力不感兴趣,怎么会对他们造成威胁?我只是在教人修炼,让他们身体健康。

由于当时数码相机(Digital Camera)还未面世,我用传统相机拍了几幅李洪志先生受访的照片。回报社后,麻烦负责暗房胶卷冲洗的同事帮忙冲印照片。神奇的是,李洪志先生每张照片背后都出现一个类似法轮的图案。

说实话,我在专访李洪志先生时,尽管张而平和易蓉对“师父”毕恭毕敬,而在不同人眼里,对李大师有不同定义:法轮功学员奉他为“亲如父、敬若师”的师父;一些国际政要视他为“精神领袖”、“亲善大使”,得益修炼法轮功恢复健康的人,尊他为“伟人”和“救星”。我则没觉得他有什么与众不同。

但当拍摄他的照片冲印出来后,我对他身后和头上出现的法轮百思不得其解,曾和暗房员工讨论,他怀疑是否闪灯折射在墙上的反光?可是,我访问时是下午,阳光明媚,世贸大楼光线非常充足,拍摄时完全不需要用闪光灯,何来“反光”?

当时,易蓉曾送了《转法轮》等相关书籍,希望“感化”我,可惜我是“孺子不可教”,完全看不入脑。倒是那些出现在“李大师”身后的法轮,迄今二十多年,仍在我的脑海清晰浮现。

言归正传。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发言人唐银龙,于1999年6月7日,郑重否认将法轮功内定为“邪教”的说法,“纯属捏造”!他并强调,“中国政府从未禁止任何健身活动”。

言犹在耳,三天后(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成立610办公室,目的是“统一研究解决‘法轮功’问题的具体步骤、方法和措施”。

江泽民在当时中共政治局其他六个常委都反对的情况下,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对修炼“真、善、忍”、号称一亿人的法轮功群体进行残酷镇压。

同年8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指“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是企图搞乱全国的重大政治事件”。此后,法轮功与中共当局的关系,转化为“敌我矛盾”。

后来,李洪志先生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公开露面,更没有接受任何外界媒体访问。所以当法轮功学员听说我见过他们的“师父”,都非常羡慕。

顺便一提,我未必认同法轮功的全部观点,但我赞赏他们对“真、善、忍”的追求和身行力践。“法轮功”学员虽然遭受残酷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中共种种暴行令人发指,但“法轮大法”因此从中国走向全世界,遍地开花。我去任何国家旅游,在当地观光景点,经常看到法轮功学员不亢不卑向往来游客派发宣传品,即使你不认同他们,至少对他们的坚忍执著、不屈不挠的精神肃然起敬。

当然,我觉得“忍”应有一定限度和底线。前几年,我曾在纽约法拉盛图书馆门前,看到一群亲共的“爱国华侨”,穷凶极恶地朝几位上了年纪的法轮功学员吐口水,还上前指手划脚戳脑袋,气得我又犯了老毛病,“路见不平,出口相助。”这个时候,还“忍”什么呀?岂不是姑息助长坏人的嚣张气焰!

我常对民运人士说,如果你们能做到法轮功学员的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坚韧不拔的十分之一,也许民运就成功了。

2021年4月21日 于纽约

注:曾慧燕,资深媒体人。1979年由中国广东移居香港,1980年任职记者,先后服务港台和北美多家新闻机构,前后共38年,被誉为当今见过海峡两岸三地最多名流政要的华人记者。曾获香港报业公会主办的“最佳新闻从业员比赛”三个大奖,打破历届得奖纪录,包括:“当年最佳记者”、“最佳特写作者”、“最佳一般性新闻写作”;并先后当选“香港十大杰出青年”和世界十大杰出青年”(为首位香港新闻从业员得主)。另外,入选“2006年度全球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等。

(大纪元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