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特斯拉在中國被圍攻:動了誰的奶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4日訊】特斯拉在中國被圍攻:動了誰的奶酪?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4月23號星期五。特斯拉這兩天在中國似乎遭到了全民的批鬥,有開特斯拉的車主不讓進入停車場,甚至不讓上高速。事件起因是上海車展的首日,一位女子在特斯拉展覽處現場維權,高站在車頂,譴責特斯拉煞車失靈。之後,黨媒開始批特斯拉,質問是誰給了特斯拉不妥協的底氣?而特斯拉在強大的壓力下,則發表了道歉聲明。

不過外媒指特斯拉雖然認慫,但是未來在中國市場道路可能會更加坎坷,也會越發的擁擠。這次特斯拉被圍攻,究竟動了誰了奶酪?另一方面,近期美國和種族相關的事件愈演愈烈,從警察被描繪成針對黑人施暴的惡者,到學校妖魔化白人的種族論。美國社會是否正在發生一場以種族為名義的階級鬥爭?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討論這些熱點話題。兩位都是在skype上連線。一位是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先生您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二位我們就先來討論一下在中國的熱點事件,就是特斯拉的事件。我想先請趙培先生來解讀一下,趙培我們看到這個事件其實是週一開始的,現在是週五了。但是似乎還是處於一個高潮中,我看到網上有人說開特斯拉車不讓進車庫。看車庫的人說,你把你煞車修好再來說。還有在廣州的那一代不讓上高速之類的。所以這個事情,總的來說您怎麼看這個事情,它是不是一個簡單的維權事件?

趙培:其實從現在整個事件發酵的程度來看,它已經不簡簡單單是一個維權事件。我們首先說這裡面涉及到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涉及到數據問題。這位女士要求她拿到這個數據,結果特斯拉是提前也準備給她數據,但是一直聯繫不到她。最後是,甚至特斯拉在這個事件發生之前,已經是到相關部門去發數據,都發不了;第二個問題是,不簡簡單單是一個維權事件,這個女的選擇這種鬧的方式,中國有,在什麼時候有呢?2001年到2002年的時候有。

當時有一個買了奔馳的車主,在武漢覺得有點質量問題,就把這個車給砸了。然後用頭牛拉著,在武漢遊行。當時想掀起一個反奔馳的高潮,結果沒掀起來。那麼這一次借助這個事件,中共掀起來了。在2月份的時候,中共的媒體已經說,特斯拉質量有問題,你憑什麼有特權。在這件事情出了之後,中共媒體說得非常明顯,就是要對你進行數據監控。也就是說中共是要數據,從頭至尾,中共說的都是數據。

這裡面給大家普及一個常識,國際大廠,你比如說谷歌在中國的數據中心是在哪裡,都是谷歌、蘋果。當然谷歌在中國的數據中心非常小,就是蘋果和微軟的雲服務的數據中心,都是由中共的公司去運營的。但是特斯拉的這個數據並不是由中共的公司運營,是他自己持有。所以中共這一次就打的數據問題,你拿出來數據,中共可能都不信。甚至這次特斯拉把數據都公布出來,你看看他頭30分鐘踩了40次煞車。

而且是說,頭幾秒鐘他踩煞車,但是踩得不夠,這不是我的問題。他已經拿出數據來了,但是接著這位女車主正在被關,正在被刑事拘留。她的丈夫就站出來說,你特斯拉憑什麼公布我的隱私數據,我要告你,所以橫豎都是要告特斯拉。而且中共馬上出來說,你特斯拉的數據也要被經管。那麼這經管意味著什麼?那就是跟蘋果還有微軟一樣,你要把你的數據運營交到我中共的公司手裡,這是中共要的東西。

甚至它在前不久也說了,如果任何車主開特斯拉的車,不能進入軍事的禁區。它非常怕特斯拉記錄下它的惡行,你比如說它在街上,特斯拉可能有個攝像頭,它在那邊打中國的訪民,在那欺壓中國的百姓,警察欺壓百姓都被錄下來。接著備份到特斯拉的網絡上,中共想刪都刪不了,是不是這個問題。這就是第一個,是要數據。第二個問題就是市場,大家看看這個事出得多蹊蹺。

華為剛宣布造車,特斯拉就出事,而且是明著打特斯拉,從2月份就開始打特斯拉,這是為什麼呢?因為未來東西方都談好了,就是要搞環保全球的計畫經濟。那麼計畫到什麼地步呢?就是未來的車,只可能大比例要被轉為電動車。中共是怎麼做的,中共採用碳積分的手法。也就是說現在這個階段,你在中國賣的汽車當中,你公司必須賣出12%的電動車。德國大眾在中國賣的車,去年就沒電動車,他怎麼辦呢?

他就跟特斯拉買積分,特斯拉每賣一輛車,他能有5個積分,這樣他湊夠這12%的市場份額,那麼特斯拉就賣積分給大眾,他總共賺了多少錢呢?去年就賺了15.8億美元。也就是特斯拉在中國生產車沒賺什麼錢,全指望著碳積分賺錢,所以這是個非常強大的市場。華為進來他採用了特斯拉一樣的策略,我先有一個控制系統,然後我再造輛車出來。那麼對華為構成最大競爭的其實就是特斯拉。

當然華為這個車到底安不安全,是不是比特斯拉更安全,我是持保留意見。因為人家那個自動駕駛已經測試了上千萬公里了,你現在剛出來,怎麼能有人家安全呢,所以從這個測試你就能夠看出區別。但是它一定要入市場,中共以前也這麼做的,你比如說它當時要把三星安卓手機,它要做高端的了,它要打三星出去,怎麼辦呢?大家記不記得當時各種韓國的,利用導彈事件也好,就是拚命的擠對韓國,不能用韓國手機,你看你多丟人。

用華為是愛國,當時就把三星手機擠出中國市場。它現在其實做的是一個同樣的作法,它是想既然未來我們計劃經濟已經準備搞電動車了,我就得把這塊市場的肥肉分給我的利益集團,你特斯拉只得靠邊站,這是中共現在的想法。

主持人:所以在您看來,一個為了數據,一個為了市場。也就是說華為它現在實際上,它只是用它的AI技術,或者是自動駕駛的技術,跟某一個車廠去合作。我看到國內的媒體說,它跟那個車廠合作,然後這個是什麼華為inside,是這樣的。所以在您看來,它是為了國內的市場,還是為了全球的這種自動汽車的市場,所以要去打壓特斯拉呢?

趙培:它先在國內做,華為從來的策略是利用中共對它的保護,你比如手機市場也是一樣。它先利用保護吞併了國內的市場,然後它再向外發展。它號稱,它就想在全球安卓手機裡面,想把那個三星的高端手機給打下去。誰想到,美國這一限制供應芯片,小芯片拿不到了,這種很精密拿不到。但是造汽車不一定用小芯片,所以它現在馬上轉行,能養豬也行,一看電動車是個市場,我就馬上整個集團的策略就放到這邊。

因為它本身是有AI技術,包括5G的IOT技術,本身就是說跟一些傳感器能夠連接起來,然後進行分析,然後給汽車下達指令,其實就這麼簡單一個東西。它本來有這個技術,但是它這個技術並不應用在汽車上,應用在汽車上還需要更多的研究。所以他現在是想往這邊走,所以想擠兌特斯拉的市場。包括你可以看到在中國整個電動車行業,都在向這個方向轉。你比如說理想汽車,它今年2月份就在上海成立的第二個研發中心。

它研發的是這種自動駕駛的技術,包括各種輔助功能,也就是自動駕駛技術。所以整個中共在汽車行業,它其實是有規劃的。它現在發現舊的這種汽油汽車已經落伍了,全球都要向這個方向轉,我要這個市場。那麼華為肯定是跟高層有聯繫,它得到這個風了,它馬上就進來了。包括之前已經進來的未來、理想汽車、小鵬汽車,他們其實已經在這個市場,現在這個市場比較小,包括特斯拉在中國的銷售也就是。

主持人:30多萬。

趙培:當然特斯拉現在是中國最大的銷售,就是說13萬輛車,而未來汽車才是4.3萬輛,理想汽車不過是3.2萬輛,小鵬汽車也只是2.7萬輛。但是2021年全球左轉,開始搞全球的綠色經濟之後,你想想這個碳積分,它現在給人大眾是12%,它挑高一點24%,大眾還活不活了,大眾就不活了。然後就全部轉到中國電動車,所以整個市場倒出來,現在倒出來它就不想倒給特斯拉,所以它才對特斯拉的各種打擊。

但是,我們剛才也講了,自動駕駛是下一步的核心科技,那麼它拿到特斯拉的數據,它其實可以反過來分析,他怎麼做的這個東西。所以這一系列的東西是有關聯性的。所以這一步打擊特斯拉,第一是打擊你的名聲,質量不好。第二是讓你把數據拿出來,我可以研究研究你的數據,我偷不來技術,我還不能倒推出來技術嗎?其實這兩個方面,才是中共想要的。

主持人:所以就是說,在你看來這個「維權」,咱們打引號啊。「維權」的女子,她是說,她是自發維權。但是她這個行動,被中共官方、官媒也好……什麼什麼利用了呢?還是說,像有的人說,網民說她是奉旨維權,當然這個特斯拉在中國地區的高管說,她背後……她很專業啊,她背後應該也是有人的啊。您怎麼看呢?她背後有沒有人呢?

趙培:從她進去……其實我們可以從一些跡象去分析一下。她首先能進的去,而且拿著一張記者證進去,說明她是有備而來,她而且能拿到這個東西,首先一般人在中國的……因為中共對記者控制很嚴,他不像北美記者比較自由,拿記者證非常容易。在中共控制的地方,你拿到記者證是一個很難的事情。第二呢,她能在上面一直鬧,大家知道啊,這種東西啊,中共能把它放大化,能把這個事情促成,中共已經是用力了。第二呢,它能讓她在上面鬧完了之後,又把它給迅速發酵這個事兒,這個東西能夠出來,也就說明,中共在裡面煽風點火,它一定有意這麼做……

主持人:幾乎當天就發表文章。是。

趙培:對,包括政法委出來說這個事,而且政法委出來說這個事,就非常怪,你就知道。正法委盯的當然主要是數據,可能就是某些與政法委有聯繫的這個集團,也開始做汽車了。所以這是兩方面的關聯性。其實你可以做一個對比,就是說,當年這個三星在中國被打擊的一個很重要的一個點,就是他當時出的那款手機,電池有點問題,控制系統有點問題,會產生一個自燃的現象。那麼問題來了,我在那個之後,在中國的網站上,中國的微博也好,包括海外的推特上也好,看到很多人說,他買了華為手機也存在著同樣的問題。但是,中共把華為手機的這個事,全部壓下來。

華為可以買通跨省追捕,你想維權,沒門兒。而三星手機就可以隨便維權,這是為什麼?這是因為中共鼓勵你這麼鬧。我剛才說了,車鬧的這個事啊,我只記得2001年到2002年,中共允許中國人鬧過,那麼這一次它又允許她鬧,那肯定這個人是有背景、有備而來的。但是多大成份?是她先有這個事兒,然後中共……因為這種質量性的糾紛非常多,中共可以挑一件。是她先有這個事又被中共挑中了呢?還是她一開始這個事,本來就是她胡亂點剎車,就想幫特斯拉做做測試呢?中共派個人做這個事呢?我這個還沒研究明白。所以我們可以認為,中共想把這個事鬧大,那就肯定是中共有意圖在這裡邊。

主持人:好的。那橫河先生,您怎麼看特斯拉這個事情的鬧大?現在似乎成了一種……遭受全民抵制。您覺得這個後面是有推手的嗎?是被利用的嗎?

橫河:這肯定是有推手的,因為它要宣傳,所以從環球時報到新華社,到這個長安劍,都加入了,那就不是一般的維權事件了。因為長安劍,是管維權人的,就是你通過維權,他來阻止你維權的。如果它來支持維權的話呢,那不是跟它的責任就完全相反了嗎?政法委本來是管人家的嘛。所以說這個維權啊,從一開始來說的話,它就是有戲可唱的。

我個人覺得是這樣的,是中共呢一直就想整特斯拉,就從一開始的時候,它把他引進去以後,其實主要的目的呢,就是得到他的技術。所有的公司進去,其實都是為了技術。它要拿他的技術。那麼現在技術拿到以後呢,它發現有一個數據它拿不到,那這一點它很不高興。因為中共對於這個國內的數據的管理,是要做到沒有這個漏洞的,就是百分之百,它都要完全控制的。你記得當時,早期的這個谷歌退出來,其實也是跟數據有關。那麼,所以說,它是有計劃的。

那這時候呢,我個人覺得,因為像這種發生車禍啊,或者是這個質量問題呀,要維權,或者要跟特斯拉去打交道的事情呢,肯定很多。那這個呢可能就被看中了,或者是他們挑選了一下,或者是談一下,覺得這個人可以利用。所以從這一次公開維權開始,就不應該是她自發行動了,就是已經是得到准許,或者就是安排好了,才這麼做的。否則的話,你想想看,一個停車場的管理員,他怎麼會知道?因為停車場管理員說起來也應該知道,各種車都會有問題。為什麼他會關注這個?就是說這種事宣傳了以後,甚至會採取一定的措施,就是說各地要注意,比如說內部有個小文件,各地要注意這個對於特斯拉的這個車子質量問題呢,大家要防範一下,這麼一來的話,底下他就可以執行了。

他不會直接了當的說,但是你要讓高速公路……上高速公路的管理,不讓特斯拉上,要讓這個……就是像這類的事情,他一定是有一個具體安排。不大可能是自發的。你說一個車場的管理員,他有什麼資格來說,哪一輛車的質量不夠,他不讓進,他沒有資格的。所以說這一套,就是我覺得就是安排了,就是中共在這個時候要做這樣的事情。當然兩方面原因,我同意趙培剛才說的,兩方面的原因都有

。一方面是數據,實際上就是中共控制的權利。對於任何一個……它要做給別的外資看。在這之前呢,是因為大家都往外逃,它把他引進來,所以特斯拉就以為是佔了便宜了。大家都往外走,它給他這麼好的條件。但是問題就在於這裡,給你那麼多好的條件,不是一個公平的交易。如果是不是公平的交易的話,那麼對方很可能什麼時候,就可以把它拿回去,而且讓你付出代價來了。沒有這個免費的午餐哪。這一點,我覺得特斯拉這一點是……不管怎麼說,應該是看錯了風向。就是你可以在短時間內賺一大筆,但是,一旦中共掌握了你的技術以後,那你最終被擠出去的。技術被拿走以後,被擠出中國的這個公司,不知道有多少?特斯拉不可能有例外。

主持人:而且有可能,就是因為剛才說到華為。其實就是華為這次的它那個車,也在這個上海這個車展中,所以相當於它在這個……兩個競爭對手都在同樣的車展嘛,那這個維權的女子呢,她其實這個不是她的公開的秀。3月初她就在鄭州那邊,在網絡上公開的來放……就是說她這個車怎麼怎麼樣。所以你想想看,從3月一直到現在4月底,1個多月,她一直在弄這個事情,就是讓人感覺好像不像是個人行為,就是很有系統,而且很堅持。那麼如果說是,如果做一個陰謀論的猜想,比如說是不是有可能華為,比如說在背後,可以說推動它,那麼讓她在車展的首日,來踢場子,對吧,來給自己的競爭對手來踢場子,那這個也是有可能的,是吧。當然華為,我們都知道它的背後是誰,這樣的一個鏈條,您覺得是有可能的嗎?

橫河:這個可能性倒是有的,但是華為自己的行動,可能性還不是很大,這是必須要有更高層的支持,或者是系統的支持,不管怎麼樣,華為如果操作的話,它不但會得到新華社和政法委的公開支持,所以如果說這是一個政府的行動,當然從華為來說的話,它只是完成了中共的一個任務,這就是美國現在要搞這個綠色能源計劃、綠色新政。那麼這個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大的一個送給中共的一個禮物,可以這麼說。因為在各方面的生產方面,現在跟這個能源有關的,跟這個新能源有關的東西,包括太陽能板,甚至包括風能,其實中共都已經佔了很大的優勢了。

在生產方面,質量的控制方面,其它的國家幾乎是空白。所以它想,現在就是這個電動車是一大部分,這個對中共來說的話,應該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就所謂彎道超車,沒有比這個電動車更方便的了。因為人家那個汽油車、柴油車吧,發展了100多年了,那個從質量上、從市場上,中共想擠進來非常非常困難。但是電動車,大家都在剛剛起步,相對來說當然特斯拉是比較早一些,但是它的差距沒有這麼大。所以中共認為呢,它可以用,就是像生產太陽能板,或者是這一類綠色能源,這種方式來在電動車這方面,來好好的打一下。

因為這樣的話,大家都是沒有的,就比如說別的國家,到美國來要安這個蓄電池、充電站,它也可以安,就是說它的這種各樣的服務吧,等於是從頭開始跟大家幾乎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所以我覺得中共很可能是一個比較大的野心是,就是從疫苗以後,他有個大的規劃嘛,其中有一個就是電動車,就在綠色能源的這一部分的消費方面,他可能想占一個主導地位。這個是從中共的角度來說的話,這很可能是一個他認為是一個很簡單的很容易突破的,因為5G現在被阻礙住了。那疫苗呢,看來質量也搞不過人家。那下一個什麼呢,我覺得可能就電動車了。

主持人:對,這是非常有可能的,我記得那時候蓬佩奧還說,說拜登說我們搞這個綠色能源,我們以後搞風能,或者太陽能板啊什麼的,然後我們可以用這個創造工作。蓬佩奧說你有沒有搞錯,這個太陽能板全是中國進口的,中國已經把這市場占了,你去俄亥俄這邊看看有沒有這種工作可能性。所以就是說如果這樣的話呢,這變成說真的是個大的市場,而現在這個市場,這個特斯拉絕對是龍頭老大,你看他在中國三月份,他是賣出了三萬五千多輛車,然後這個質量評比,至少2020年度的質量評比,他的這個叫做就是客戶投訴率,就是對您的消耗呢,他是最低。一萬輛車中只有0.7%的投訴率,所以這樣的一個龍頭老大,他把他如果能夠打下去的話,就像您們剛才二位元分析的數據啊,或者說是技術,和各方面的。我想他有真的是有可能在這個市場上來做些什麼。但有人說,他跟他的星鏈計畫有關,您覺得有關嗎?

橫河:星鏈計畫他是一個報復措施,但是我個人覺得可能沒有特別直接大的關係。因為中共不大可能在這個領域跟他競爭。那麼作為懲罰手段的話,他其實懲罰手段很多,他可能作為一個威脅他的手段這是可能的,但是我覺得,總的來說的話,你可以有一箭幾鵰的這個作用。但是應該是最主要的因素還不在這裡,星鏈計畫我覺得沒有特別大的關係。

我覺得還是綠色能源這部分是很重要的,你要知道比如說剛才我們講到了太陽能板對不對,現在還有一個就是風能,風能你要知道他們現在已經在德州買了很多農場,然後呢,就是中共這邊的這些所謂公司,在德州就是等於是他們想把這個美國的風能這部分也控制起來。

主持人:是,就是美國是既自廢武功又給對手提供了這樣一個武器,我不知道這個拜登怎麼想的。那最後一個問題再問一下趙培先生,就是說特斯拉現在是道歉了,但是你覺得這個事兒接下去,就是說怎麼發展,他能不能平息這場相當於這個批鬥吧,或者是全民抵制的風潮,那麼接下來的話他如果真的想把特斯拉的數據搞到,你覺得特斯拉會一怒之下撤出中國嗎?

趙培:首先我們說中共下一步會怎麼做,它已經在媒體上已經說了,就說是我要監管你的數據,我們可以看到這個特斯拉把整個這個車主的父親,就是開車到撞車的整個過程中的數據拿出之後,就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一個問題,但是從大規模正常的分析,就是他踩刹車太輕了,所以導致這個撞車。所以這是一個正常分析,但中共絕對不會讓這種正常分析成為主流,它會有各種解讀各種解讀出來。

然後呢,車主的丈夫又出來質疑你公佈我的隱私了,還是數據問題,隱私是數據當中的一個最大的問題,甚至是一個你在這個國家裡面能不能運營你的整個的這個IT服務的一個很核心的問題。他把這個東西拋出來,可能讓特斯拉就更緊張了,所以中共下一步就是什麼時候輿論到了,他要出手硬拿這個特斯拉的控制,要不然就不會讓特斯拉賣車。到這一步的時候特斯拉會妥協的,因為他當時拿到上海這塊地的時候,跟上海市政府有一個對賭協議,就是說他在頭五年還是多少年之內,必須盈利,那麼他現在已經盈利,但是盈利的不是他的這個電動車,是這個我剛才說的碳積分營利了。所以那麼下一步他不可能就是說OK,我被整個踢出來,進入中國市場的巨大投資,和他在股票上的收益整個兒都垮下來。現在特斯拉的股票是760多美元一股,那麼整個的中共如果把他整個這個踢掉,整個特斯拉股票跌一半,所以這個損失特斯拉承受不了的。所以他們一定會繼續留在中國,至於他什麼時候交出他們的數據,這個是一個問題。我們可以看這個問題,中共用哪家公司來運營這些數據,這是下一步的一個重點。

主持人:是,我們看中共這個在對付西方企業的這個模式都套路都是一樣了,就看馬斯克什麼時候覺得突破了他的底線,他要把特斯拉弄出中國。那好,那我們這個問題就分析到這裡,下面我想請橫河先生來談談另外一個話題,就是我們看到在美國這些天,跟種族相關的這個事情就是非常多,特別是兩大塊。我覺得一個是在警察這塊,另外一個是在這個針對這個學校,還有針對亞裔這塊,我們先說警察這一塊。

前兩天明尼蘇達州這個就是佛洛伊德案的這個警察,就是三個罪名全部判決他的成立,這個就是說是一個我覺得是一個影響很大的事件,因為前後又發生了其他和警察相關的事件。我覺得我要是警察現在會非常緊張。比如說另外一個事件就是說,有一個警察為了救一個黑人小女孩,他就開槍射擊了另外一個正在拿刀要去砍,要去刺這個黑人小女孩的另外一個黑人女孩,那個人大概十六歲,所以媒體就把那個事情現在在宣傳。

我覺得先說第一件事情,就是佛洛伊德案的這樣的一個警察全部三罪成立這個事情,爭議很大,我看有的這個黑人的保守這個評論員說,這不是一個公平的審判,我也看到有人採訪當事的這個陪審團的成員,當然不是正式的成員,他叫alternate juror就說,假設其中有一個人生病了,這個alternate juror要進去。採訪他,他就說他不希望這個如果說判決結果不是很多人期待的,他不希望再看到什麼騷亂什麼的,就給人感覺總之這裡面有很多政治因素也好,還是心理上的壓力也好,所以您怎麼看這個案子的判決說明的問題?

橫河:這個案子的判決書它有這麼幾個問題,第一個就是證據方面呢,就是因為最早的時候,他們就是說是一個最重要的一個,實際上是當時一個目擊者拍的一段錄像,但是後來呢,其實在法庭上的出示了另外一段,就是也是另外一個挺長的另外的角度拍的,配戴式是的,其實發注意到了呢他很可能不是跪在他的脖子上,而是跪在他的肩頰骨上。那麼但是呢顯然這個陪審團最後呢是沒有用這個,就是還是用的那個另外一個錄像是卡在他的脖子上的。而另外一個呢,就是實際上我們知道在他的那個體內的那個毒品的濃度,已經超過很多了,這個法醫鑑定結果出來的時候呢,其實他已經說了這麼一句話,他有個註解,就是說如果說這個人單獨呆在家裡的話,他死掉的話,那麼就可以在法醫鑑定上說明他是中毒而死,就是Overdose, OD而死。結果呢,當然他說當然我現在不會這麼說。意思就是說現在因為有一個警察介入了,所以我就不能說他是單獨在家裡,也就是說就是他的毒品量足以使他致死。

主持人:就是在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情況下就可以致死。

橫河:對,就是足以致死了,他已經這個在法醫鑑定時說得非常清楚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似乎是在這個陪審團,陪審團其實這個討論時間非常短,就是一天之內就給出結果來了。那麼顯然就是說沒有人真正的在反對這個,那麼也就是說陪審團在這種情況下,按說起來的話,如果看到這麼多證據的話,他是應該有不同意見的,那麼為什麼沒有不同意見呢?我們只能猜,因為我也當過陪審團,所以說這裡頭有一個問題,就是陪審團會受到影響,那麼這個影響是確實存在的。

因為第一,這個案子一開始就鬧得非常大了,已經變成一個全國性的,等於是去年整整一個夏天,全國各個城市都在鬧。所以對於陪審團來說的話,他不可能不考慮這件事情,他一定會考慮,也就是說陪審團已經有了一個先先入為主的一個概念,就是如果這次審得不好的話,會造成大規模的騷亂。另外一個就是對他自己,那麼另外一個就是政客們,按說起來的話,陪審團應該不受任何影響,一個案子沒有判的時候,沒有一個政客是可以對這個案子發表評論的。這次不一樣,有些左派的很高層的官員都在公開的對這個案子進行評論。

主持人:拜登也評論了,拜登、Maxine Waters,他們專門跑到明尼蘇達去。

橫河:對,我知道。我就不講具體了,因為評論的人很多嘛,以至於這個法官都這麼說,這些人要繼續評論下去的話,對這個案子很不利的,判決是很不利的。他還講個理由就是,讓他們上訴有了理由。因為有人干涉這個案子的話,那麼人家就有上訴的理由,就這一條就夠了。也就是說這個壓力是確實存在的,這個壓力從最高層,從總統開始到整個左派的媒體再到街頭的暴徒,它是形成了一個網,這個網的壓力沒有一個陪審團能夠徹底排除掉的。

而且這是有先例的,像一九九二年洛杉磯暴動,就是因為判決不合很多人的意,於是鬧成了大的騷亂。結果又把這個判決改過來了,也就是說人們是有準備的,如果按照我自己良心判的話最終還是沒有用,人們會這麼想。所以說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已經積累了很多年了,當然這兩年是特別嚴重。所以說我不認為這一次的陪審團是按照美國的司法體系的要求,是陪審團盡量不要受外界的干擾。而現在陪審團受到的干擾實在是太大了,各方面的干擾。所以這個判決導致的這個結果,能夠使誰滿意呢?是沒有人滿意。

主持人:對,沒有人滿意。

橫河:Antifa、黑命貴運動,他們也不滿意。他們認為他們的目的永遠不會達到,也就是他們要推翻這個政權、推翻美國的制度,這是他們的目的。而且特別還說了,不想看到這個案子作為美國司法還有效的一個象徵,也就說他們認為這還不是他們要達到的目的。那對於保守派來說,或者是希望美國有這個法律秩序的人來說,這就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因為他對警察的士氣打擊太大。

這裡有個問題,已經有一些錄像、還有一些採訪、還有一些作證,就證明他實際上做的是警察一種標準動作。就是說他受訓就是這樣受訓的,那麼這種就屬於職務方面,就是在他的專業方面他受到這方面的訓練。那麼如果說由於這種訓練,他按照這個訓練的程式做出了事的話,他個人不應該承擔法律責任的。那麼這一來就有一個問題,就是警察因為他面對的是一些暴徒、犯罪分子,而且有些是非常暴力的。那麼警察這時候應該做到哪一步?這就非常難做了。

主持人:對,他怎麼執法?以後。

橫河:所以這就非常難幹。那麼這就導致了現在牽涉到司法體系,就是審判是不是公平?還有警察執法是不是能夠執法?警察所受的訓練有誰能夠保護他?按照他的職業這個角度,他去完成他的職業工作的時候,如果說是有失手的時候,誰來負這個責任呢?這一系列的問題,對於美國的法治是一個非常沉重的打擊。可以說是這麼多年來應該是最嚴重的一次,現在不知道將來會怎麼樣。但是這一次我覺得很多對美國法治還有一點信心的話,那麼這次可能就會有更多的懷疑。

主持人:對,就是說警察以後怎麼執法的問題。因為警察變成了說你按照你的執法的範圍內,按照你的培訓去做你的工作的時候,你就要為這個承擔責任。那你按照你的工作要求都不能做的話,我覺得很多警察可能會覺得那我就辭職好了。我在這邊幹什麼呢?我冒著生命危險去保護,可是我又沒有辦法來做我的工作。

而且還有一個問題,現在左派似乎就按照一個既定的壓迫者和被壓迫者的一個框去套。所以他不管事實是什麼,即使事實發生了他也要按照這個框去扭曲。比如說我剛才說的另外一個例子,很典型。一個警察他為了救一個女孩,而去射殺了另外一個人,結果現在媒體只播放這個警察又射了一個十六歲的黑人的女的。但是它根本就不提,他是為了救另外一個小女孩而做的這個事情。你怎麼可以這樣地來做這樣的事情?我覺得這是個更大的問題。就是什麼事情都可以扭曲來滿足你的這樣一個敘事方式。

橫河:這個事情其實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從川普總統上臺以後,媒體基本上就是歪曲事實,很多事情是明顯知道歪曲事實。而且現在也有更多的就像真相工程,他們把CNN內部,還有其他的一些媒體內部的一些錄音、通話都翻出來,都錄下來。說明他們自己內部也有人不滿意嘛,把它錄下來以後就公佈出來。那裡頭很多就是故意策劃的,那麼像這種事情他們有自己的一套表達方式。

所以媒體其實現在把自己的幾百年來、上百年以來積累的信譽,自己把他自己徹底毀掉了。所以就像你剛才講的,他描述的時候他重點就突出兩個,一個十六歲、一個是黑人女孩。但是他就隻字不提他手上拿著刀在刺別人,就是對於被刺的人來說十六歲的人刺她,和二十六歲人刺她有什麼區別呢?沒有區別的。她都是一種行兇,而且還有很多也是講這個人只有多少歲。但是她又如果個子長的大,而且她在發動攻擊的時候對方是看不到她的年齡的,她沒有機會去看她的戶口。她這時候想到的是這麼高大的一個人在向她發動襲擊、發動攻擊,她想到首先是這一條。

主持人:對。

橫河:所以媒體在這裡煽風點火所起的作用非常非常壞。當然它不可能說永遠的這樣煽風點火下去,煽到一定程度美國整個社會就變了,就不再是原來的美國了。這樣的話,其實媒體最終也會成為受害者,但是它已經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就是它在顛覆美國歷史、美國的價值的這個過程當中,它已經完成了它的任務了。所以媒體現在起的作用,剛才我不是講了三個部分:政客、媒體、還有就是底下的黑幫,街頭的暴徒。他們實際上現在是結合起來了,就成為了一個完整的一體。這樣子造成如果陪審團發生不同意見的話,那麼可能黑幫就會找到他家裡去。而在這時候,他實際上是沒有地方申冤的,因為媒體絕對不會站在他這邊。這是一個大網,這個大網所造成的恐懼才是現在最危險的東西。

主持人:是,從上到下聯手來顛覆美國的制度和價值觀。我也問一下趙培先生,就說我們看到現在的情況,我自己的感覺就是現在左派的論調,就是說警察也好、白人也好,你是壓迫者。黑人也好,還是什麼也好,你是被壓迫者。所以只要發生了衝突,一定是壓迫者在壓迫被壓迫者,用這個名義被壓迫者就可以以正義之名來做任何事情。這個不就是一種階級鬥爭嗎?只不過它是以膚色來劃分、以種族來劃分。對於我們中國人來說這個很熟悉呀,您怎麼看呢?

趙培:對,所以中國人總結就是革命有理、造反無罪。一般意義上傳統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按照階級劃分,劃成資本家、農民甚至是富農。這種階級劃分,然後進行打擊。甚至中共在這麼多年打擊人的經驗是每次拿社會有5%的人群進行迫害,就說這個社會不會有大的反感。

主持人:對,然後發動群眾鬥群眾。

趙培:對,這時候階級又變了。比如說當時反右的時候,要打擊的是知識份子這個群體社會5%,打擊完了沒什麼事兒。那麼到江澤民時期他要迫害法輪功學員,這又是社會的5%,他認為也沒什麼事。那麼美國現在的問題是說他現在開始針對膚色,就是說我們所有人要保護黑人,把黑人的權益置於所有人的權益之上。我們可以不顧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客觀準則,那麼這個就是他的另外一個階級,就是按照膚色分的階級。甚至下面還會細分各種膚色的不同階級,包括亞裔當中他會細分下去,這樣就造成了各個特權階級。

那麼我們人類的歷史,東西方都一樣,他走過的這個過程不是一個按照某一個集團來做。馬克思主義的按照階級來分,包括現在按照膚色的這種階級來分,其實都是一個平均主義。就是說我把社會這片蛋糕給分給每一邊,到底分多分少,我要搞這個平均,這個平均主義。而人類歷史的發展,包括中國神傳文化,當然我指的神傳文化指的是像中國的唐太宗這些人奠定下來的,我們不講任何的別的東西。就是唐太宗、秦始皇給中國奠定的這個系統,你看官吏選擇到唐太宗這裡就訂下來了,就一個標準,那就是分數,這個對人類是最公平的。

那麼到現在美國能不能公平呢?秦始皇那邊訂的法度一定是公平的,但是社會的道德標準,就是官吏要為民做榜樣都是秦始皇定的。秦始皇就定了在法律面前得要公平,而且要嚴格執行,這都是定的。那麼其實這種公平和現在的共產主義講的平均,那麼大家細想一下,到底哪個對人類社會能夠更好呢?能夠構築一個文明呢?當然就是中國的這種,包括西方也好,傳統文化裡面奠定的這種公平。就是我們按照一個標準來對待所有人,不論你的膚色,這才是對所有人平等。而按照階級來的這種平均主義,就會造成一個階級去迫害另外一個階級,這是馬克思主義理論說的,這不是我說的。

那麼現在你應用到社會上也就造成一個階級去迫害另外一個階級,形成了現在整個美國沒有陪審團,整個司法系統來迫害整個執法的警察。只要你碰到黑人,你就不能動彈他們。那麼到最後會形成一個什麼概念呢?就會造成剛才講的法治的缺失。很多中國人對美國非常嚮往,為什麼?美國是個公平的,是一個有法治的國家。當然大家都從美劇而來,美國有一個最經典的電影叫做十二怒漢。它就講的陪審團制度,是有一個人會為這個人有沒有罪去主持公正的話,那麼所有人的意見都會改變過來。那麼這個成為全世界對美國的一個嚮往,對美國一個尊崇的部分,而中國那邊知識份子也很尊崇。

他在2015年把這個電影翻拍成一個中國電影叫十二公民,大家可以去看一下。這裡面講的陪審員制度才是一個美國傳統的制度,就是一點利益歸於被告,我們寧可放過壞人也不能去冤枉一個好人。現在這個東西全部被推翻的話,那麼美國還是不是美國?還是不是我們所景仰的那個傳統的美國呢?很可能就不是了,所以這一切才是對美國最可怕的打擊。平均主義,在階級之內劃蛋糕的平均主義,而我們人類真正希望要求基於同一標準的公平主義。

主持人:當然,所以現在您說的平均主義在亞裔的高校的錄取上就體現得非常明顯。就是很多所謂常春藤的高校在錄取的時候,它其實是歧視亞裔。因為它為了所謂的平均,它就人為的規定說你不能超過10%,不能超過百分之多少。即使你的分數啊、各方面的才能都夠,你也不能上。所以這就其實是在用一種結果的均等來代替機會的均等。

另外你剛才提到那個電影,其實英文的名字叫「12 Angry Men十二怒漢」。很這個我覺得挺值得大家去看一眼,這是很老的一部電影。但是它講的是十二陪審團成員中有一個陪審團成員,他認為這個人是無罪的,然後他就跟所有的人去辯論,最終所有的人都同意了他的這樣一個看法。而現在可能恰恰相反,即使就是說你認為你的這個東西是公平或者正確的,你也不敢為你這個東西去說話。當然今天節目時間也很快到了,我們只能暫時先討論到這裡,非常感謝二位的精彩點評。好,那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

時事評論員:趙培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關注YouTube:https://bit.ly/3lsM0xW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