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特斯拉在中国被围攻:动了谁的奶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4日讯】特斯拉在中国被围攻:动了谁的奶酪?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4月23号星期五。特斯拉这两天在中国似乎遭到了全民的批斗,有开特斯拉的车主不让进入停车场,甚至不让上高速。事件起因是上海车展的首日,一位女子在特斯拉展览处现场维权,高站在车顶,谴责特斯拉刹车失灵。之后,党媒开始批特斯拉,质问是谁给了特斯拉不妥协的底气?而特斯拉在强大的压力下,则发表了道歉声明。

不过外媒指特斯拉虽然认怂,但是未来在中国市场道路可能会更加坎坷,也会越发的拥挤。这次特斯拉被围攻,究竟动了谁了奶酪?另一方面,近期美国和种族相关的事件愈演愈烈,从警察被描绘成针对黑人施暴的恶者,到学校妖魔化白人的种族论。美国社会是否正在发生一场以种族为名义的阶级斗争?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讨论这些热点话题。两位都是在skype上连线。一位是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先生,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先生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二位我们就先来讨论一下在中国的热点事件,就是特斯拉的事件。我想先请赵培先生来解读一下,赵培我们看到这个事件其实是周一开始的,现在是周五了。但是似乎还是处于一个高潮中,我看到网上有人说开特斯拉车不让进车库。看车库的人说,你把你刹车修好再来说。还有在广州的那一代不让上高速之类的。所以这个事情,总的来说您怎么看这个事情,它是不是一个简单的维权事件?

赵培:其实从现在整个事件发酵的程度来看,它已经不简简单单是一个维权事件。我们首先说这里面涉及到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涉及到数据问题。这位女士要求她拿到这个数据,结果特斯拉是提前也准备给她数据,但是一直联系不到她。最后是,甚至特斯拉在这个事件发生之前,已经是到相关部门去发数据,都发不了;第二个问题是,不简简单单是一个维权事件,这个女的选择这种闹的方式,中国有,在什么时候有呢?2001年到2002年的时候有。

当时有一个买了奔驰的车主,在武汉觉得有点质量问题,就把这个车给砸了。然后用头牛拉着,在武汉游行。当时想掀起一个反奔驰的高潮,结果没掀起来。那么这一次借助这个事件,中共掀起来了。在2月份的时候,中共的媒体已经说,特斯拉质量有问题,你凭什么有特权。在这件事情出了之后,中共媒体说得非常明显,就是要对你进行数据监控。也就是说中共是要数据,从头至尾,中共说的都是数据。

这里面给大家普及一个常识,国际大厂,你比如说谷歌在中国的数据中心是在哪里,都是谷歌、苹果。当然谷歌在中国的数据中心非常小,就是苹果和微软的云服务的数据中心,都是由中共的公司去运营的。但是特斯拉的这个数据并不是由中共的公司运营,是他自己持有。所以中共这一次就打的数据问题,你拿出来数据,中共可能都不信。甚至这次特斯拉把数据都公布出来,你看看他头30分钟踩了40次刹车。

而且是说,头几秒钟他踩刹车,但是踩得不够,这不是我的问题。他已经拿出数据来了,但是接着这位女车主正在被关,正在被刑事拘留。她的丈夫就站出来说,你特斯拉凭什么公布我的隐私数据,我要告你,所以横竖都是要告特斯拉。而且中共马上出来说,你特斯拉的数据也要被经管。那么这经管意味着什么?那就是跟苹果还有微软一样,你要把你的数据运营交到我中共的公司手里,这是中共要的东西。

甚至它在前不久也说了,如果任何车主开特斯拉的车,不能进入军事的禁区。它非常怕特斯拉记录下它的恶行,你比如说它在街上,特斯拉可能有个摄像头,它在那边打中国的访民,在那欺压中国的百姓,警察欺压百姓都被录下来。接着备份到特斯拉的网络上,中共想删都删不了,是不是这个问题。这就是第一个,是要数据。第二个问题就是市场,大家看看这个事出得多蹊跷。

华为刚宣布造车,特斯拉就出事,而且是明著打特斯拉,从2月份就开始打特斯拉,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未来东西方都谈好了,就是要搞环保全球的计划经济。那么计划到什么地步呢?就是未来的车,只可能大比例要被转为电动车。中共是怎么做的,中共采用碳积分的手法。也就是说现在这个阶段,你在中国卖的汽车当中,你公司必须卖出12%的电动车。德国大众在中国卖的车,去年就没电动车,他怎么办呢?

他就跟特斯拉买积分,特斯拉每卖一辆车,他能有5个积分,这样他凑够这12%的市场份额,那么特斯拉就卖积分给大众,他总共赚了多少钱呢?去年就赚了15.8亿美元。也就是特斯拉在中国生产车没赚什么钱,全指望着碳积分赚钱,所以这是个非常强大的市场。华为进来他采用了特斯拉一样的策略,我先有一个控制系统,然后我再造辆车出来。那么对华为构成最大竞争的其实就是特斯拉。

当然华为这个车到底安不安全,是不是比特斯拉更安全,我是持保留意见。因为人家那个自动驾驶已经测试了上千万公里了,你现在刚出来,怎么能有人家安全呢,所以从这个测试你就能够看出区别。但是它一定要入市场,中共以前也这么做的,你比如说它当时要把三星安卓手机,它要做高端的了,它要打三星出去,怎么办呢?大家记不记得当时各种韩国的,利用导弹事件也好,就是拚命的挤对韩国,不能用韩国手机,你看你多丢人。

用华为是爱国,当时就把三星手机挤出中国市场。它现在其实做的是一个同样的作法,它是想既然未来我们计划经济已经准备搞电动车了,我就得把这块市场的肥肉分给我的利益集团,你特斯拉只得靠边站,这是中共现在的想法。

主持人:所以在您看来,一个为了数据,一个为了市场。也就是说华为它现在实际上,它只是用它的AI技术,或者是自动驾驶的技术,跟某一个车厂去合作。我看到国内的媒体说,它跟那个车厂合作,然后这个是什么华为inside,是这样的。所以在您看来,它是为了国内的市场,还是为了全球的这种自动汽车的市场,所以要去打压特斯拉呢?

赵培:它先在国内做,华为从来的策略是利用中共对它的保护,你比如手机市场也是一样。它先利用保护吞并了国内的市场,然后它再向外发展。它号称,它就想在全球安卓手机里面,想把那个三星的高端手机给打下去。谁想到,美国这一限制供应芯片,小芯片拿不到了,这种很精密拿不到。但是造汽车不一定用小芯片,所以它现在马上转行,能养猪也行,一看电动车是个市场,我就马上整个集团的策略就放到这边。

因为它本身是有AI技术,包括5G的IOT技术,本身就是说跟一些传感器能够连接起来,然后进行分析,然后给汽车下达指令,其实就这么简单一个东西。它本来有这个技术,但是它这个技术并不应用在汽车上,应用在汽车上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所以他现在是想往这边走,所以想挤兑特斯拉的市场。包括你可以看到在中国整个电动车行业,都在向这个方向转。你比如说理想汽车,它今年2月份就在上海成立的第二个研发中心。

它研发的是这种自动驾驶的技术,包括各种辅助功能,也就是自动驾驶技术。所以整个中共在汽车行业,它其实是有规划的。它现在发现旧的这种汽油汽车已经落伍了,全球都要向这个方向转,我要这个市场。那么华为肯定是跟高层有联系,它得到这个风了,它马上就进来了。包括之前已经进来的未来、理想汽车、小鹏汽车,他们其实已经在这个市场,现在这个市场比较小,包括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也就是。

主持人:30多万。

赵培:当然特斯拉现在是中国最大的销售,就是说13万辆车,而未来汽车才是4.3万辆,理想汽车不过是3.2万辆,小鹏汽车也只是2.7万辆。但是2021年全球左转,开始搞全球的绿色经济之后,你想想这个碳积分,它现在给人大众是12%,它挑高一点24%,大众还活不活了,大众就不活了。然后就全部转到中国电动车,所以整个市场倒出来,现在倒出来它就不想倒给特斯拉,所以它才对特斯拉的各种打击。

但是,我们刚才也讲了,自动驾驶是下一步的核心科技,那么它拿到特斯拉的数据,它其实可以反过来分析,他怎么做的这个东西。所以这一系列的东西是有关联性的。所以这一步打击特斯拉,第一是打击你的名声,质量不好。第二是让你把数据拿出来,我可以研究研究你的数据,我偷不来技术,我还不能倒推出来技术吗?其实这两个方面,才是中共想要的。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在你看来这个“维权”,咱们打引号啊。“维权”的女子,她是说,她是自发维权。但是她这个行动,被中共官方、官媒也好……什么什么利用了呢?还是说,像有的人说,网民说她是奉旨维权,当然这个特斯拉在中国地区的高管说,她背后……她很专业啊,她背后应该也是有人的啊。您怎么看呢?她背后有没有人呢?

赵培:从她进去……其实我们可以从一些迹象去分析一下。她首先能进的去,而且拿着一张记者证进去,说明她是有备而来,她而且能拿到这个东西,首先一般人在中国的……因为中共对记者控制很严,他不像北美记者比较自由,拿记者证非常容易。在中共控制的地方,你拿到记者证是一个很难的事情。第二呢,她能在上面一直闹,大家知道啊,这种东西啊,中共能把它放大化,能把这个事情促成,中共已经是用力了。第二呢,它能让她在上面闹完了之后,又把它给迅速发酵这个事儿,这个东西能够出来,也就说明,中共在里面煽风点火,它一定有意这么做……

主持人:几乎当天就发表文章。是。

赵培:对,包括政法委出来说这个事,而且政法委出来说这个事,就非常怪,你就知道。正法委盯的当然主要是数据,可能就是某些与政法委有联系的这个集团,也开始做汽车了。所以这是两方面的关联性。其实你可以做一个对比,就是说,当年这个三星在中国被打击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点,就是他当时出的那款手机,电池有点问题,控制系统有点问题,会产生一个自燃的现象。那么问题来了,我在那个之后,在中国的网站上,中国的微博也好,包括海外的推特上也好,看到很多人说,他买了华为手机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但是,中共把华为手机的这个事,全部压下来。

华为可以买通跨省追捕,你想维权,没门儿。而三星手机就可以随便维权,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中共鼓励你这么闹。我刚才说了,车闹的这个事啊,我只记得2001年到2002年,中共允许中国人闹过,那么这一次它又允许她闹,那肯定这个人是有背景、有备而来的。但是多大成分?是她先有这个事儿,然后中共……因为这种质量性的纠纷非常多,中共可以挑一件。是她先有这个事又被中共挑中了呢?还是她一开始这个事,本来就是她胡乱点刹车,就想帮特斯拉做做测试呢?中共派个人做这个事呢?我这个还没研究明白。所以我们可以认为,中共想把这个事闹大,那就肯定是中共有意图在这里边。

主持人:好的。那横河先生,您怎么看特斯拉这个事情的闹大?现在似乎成了一种……遭受全民抵制。您觉得这个后面是有推手的吗?是被利用的吗?

横河:这肯定是有推手的,因为它要宣传,所以从环球时报到新华社,到这个长安剑,都加入了,那就不是一般的维权事件了。因为长安剑,是管维权人的,就是你通过维权,他来阻止你维权的。如果它来支持维权的话呢,那不是跟它的责任就完全相反了吗?政法委本来是管人家的嘛。所以说这个维权啊,从一开始来说的话,它就是有戏可唱的。

我个人觉得是这样的,是中共呢一直就想整特斯拉,就从一开始的时候,它把他引进去以后,其实主要的目的呢,就是得到他的技术。所有的公司进去,其实都是为了技术。它要拿他的技术。那么现在技术拿到以后呢,它发现有一个数据它拿不到,那这一点它很不高兴。因为中共对于这个国内的数据的管理,是要做到没有这个漏洞的,就是百分之百,它都要完全控制的。你记得当时,早期的这个谷歌退出来,其实也是跟数据有关。那么,所以说,它是有计划的。

那这时候呢,我个人觉得,因为像这种发生车祸啊,或者是这个质量问题呀,要维权,或者要跟特斯拉去打交道的事情呢,肯定很多。那这个呢可能就被看中了,或者是他们挑选了一下,或者是谈一下,觉得这个人可以利用。所以从这一次公开维权开始,就不应该是她自发行动了,就是已经是得到准许,或者就是安排好了,才这么做的。否则的话,你想想看,一个停车场的管理员,他怎么会知道?因为停车场管理员说起来也应该知道,各种车都会有问题。为什么他会关注这个?就是说这种事宣传了以后,甚至会采取一定的措施,就是说各地要注意,比如说内部有个小文件,各地要注意这个对于特斯拉的这个车子质量问题呢,大家要防范一下,这么一来的话,底下他就可以执行了。

他不会直接了当的说,但是你要让高速公路……上高速公路的管理,不让特斯拉上,要让这个……就是像这类的事情,他一定是有一个具体安排。不大可能是自发的。你说一个车场的管理员,他有什么资格来说,哪一辆车的质量不够,他不让进,他没有资格的。所以说这一套,就是我觉得就是安排了,就是中共在这个时候要做这样的事情。当然两方面原因,我同意赵培刚才说的,两方面的原因都有

。一方面是数据,实际上就是中共控制的权利。对于任何一个……它要做给别的外资看。在这之前呢,是因为大家都往外逃,它把他引进来,所以特斯拉就以为是占了便宜了。大家都往外走,它给他这么好的条件。但是问题就在于这里,给你那么多好的条件,不是一个公平的交易。如果是不是公平的交易的话,那么对方很可能什么时候,就可以把它拿回去,而且让你付出代价来了。没有这个免费的午餐哪。这一点,我觉得特斯拉这一点是……不管怎么说,应该是看错了风向。就是你可以在短时间内赚一大笔,但是,一旦中共掌握了你的技术以后,那你最终被挤出去的。技术被拿走以后,被挤出中国的这个公司,不知道有多少?特斯拉不可能有例外。

主持人:而且有可能,就是因为刚才说到华为。其实就是华为这次的它那个车,也在这个上海这个车展中,所以相当于它在这个……两个竞争对手都在同样的车展嘛,那这个维权的女子呢,她其实这个不是她的公开的秀。3月初她就在郑州那边,在网络上公开的来放……就是说她这个车怎么怎么样。所以你想想看,从3月一直到现在4月底,1个多月,她一直在弄这个事情,就是让人感觉好像不像是个人行为,就是很有系统,而且很坚持。那么如果说是,如果做一个阴谋论的猜想,比如说是不是有可能华为,比如说在背后,可以说推动它,那么让她在车展的首日,来踢场子,对吧,来给自己的竞争对手来踢场子,那这个也是有可能的,是吧。当然华为,我们都知道它的背后是谁,这样的一个链条,您觉得是有可能的吗?

横河:这个可能性倒是有的,但是华为自己的行动,可能性还不是很大,这是必须要有更高层的支持,或者是系统的支持,不管怎么样,华为如果操作的话,它不但会得到新华社和政法委的公开支持,所以如果说这是一个政府的行动,当然从华为来说的话,它只是完成了中共的一个任务,这就是美国现在要搞这个绿色能源计划、绿色新政。那么这个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送给中共的一个礼物,可以这么说。因为在各方面的生产方面,现在跟这个能源有关的,跟这个新能源有关的东西,包括太阳能板,甚至包括风能,其实中共都已经占了很大的优势了。

在生产方面,质量的控制方面,其它的国家几乎是空白。所以它想,现在就是这个电动车是一大部分,这个对中共来说的话,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就所谓弯道超车,没有比这个电动车更方便的了。因为人家那个汽油车、柴油车吧,发展了100多年了,那个从质量上、从市场上,中共想挤进来非常非常困难。但是电动车,大家都在刚刚起步,相对来说当然特斯拉是比较早一些,但是它的差距没有这么大。所以中共认为呢,它可以用,就是像生产太阳能板,或者是这一类绿色能源,这种方式来在电动车这方面,来好好的打一下。

因为这样的话,大家都是没有的,就比如说别的国家,到美国来要安这个蓄电池、充电站,它也可以安,就是说它的这种各样的服务吧,等于是从头开始跟大家几乎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所以我觉得中共很可能是一个比较大的野心是,就是从疫苗以后,他有个大的规划嘛,其中有一个就是电动车,就在绿色能源的这一部分的消费方面,他可能想占一个主导地位。这个是从中共的角度来说的话,这很可能是一个他认为是一个很简单的很容易突破的,因为5G现在被阻碍住了。那疫苗呢,看来质量也搞不过人家。那下一个什么呢,我觉得可能就电动车了。

主持人:对,这是非常有可能的,我记得那时候蓬佩奥还说,说拜登说我们搞这个绿色能源,我们以后搞风能,或者太阳能板啊什么的,然后我们可以用这个创造工作。蓬佩奥说你有没有搞错,这个太阳能板全是中国进口的,中国已经把这市场占了,你去俄亥俄这边看看有没有这种工作可能性。所以就是说如果这样的话呢,这变成说真的是个大的市场,而现在这个市场,这个特斯拉绝对是龙头老大,你看他在中国三月份,他是卖出了三万五千多辆车,然后这个质量评比,至少2020年度的质量评比,他的这个叫做就是客户投诉率,就是对您的消耗呢,他是最低。一万辆车中只有0.7%的投诉率,所以这样的一个龙头老大,他把他如果能够打下去的话,就像您们刚才二位元分析的数据啊,或者说是技术,和各方面的。我想他有真的是有可能在这个市场上来做些什么。但有人说,他跟他的星链计划有关,您觉得有关吗?

横河:星链计划他是一个报复措施,但是我个人觉得可能没有特别直接大的关系。因为中共不大可能在这个领域跟他竞争。那么作为惩罚手段的话,他其实惩罚手段很多,他可能作为一个威胁他的手段这是可能的,但是我觉得,总的来说的话,你可以有一箭几雕的这个作用。但是应该是最主要的因素还不在这里,星链计划我觉得没有特别大的关系。

我觉得还是绿色能源这部分是很重要的,你要知道比如说刚才我们讲到了太阳能板对不对,现在还有一个就是风能,风能你要知道他们现在已经在德州买了很多农场,然后呢,就是中共这边的这些所谓公司,在德州就是等于是他们想把这个美国的风能这部分也控制起来。

主持人:是,就是美国是既自废武功又给对手提供了这样一个武器,我不知道这个拜登怎么想的。那最后一个问题再问一下赵培先生,就是说特斯拉现在是道歉了,但是你觉得这个事儿接下去,就是说怎么发展,他能不能平息这场相当于这个批斗吧,或者是全民抵制的风潮,那么接下来的话他如果真的想把特斯拉的数据搞到,你觉得特斯拉会一怒之下撤出中国吗?

赵培:首先我们说中共下一步会怎么做,它已经在媒体上已经说了,就说是我要监管你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特斯拉把整个这个车主的父亲,就是开车到撞车的整个过程中的数据拿出之后,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一个问题,但是从大规模正常的分析,就是他踩刹车太轻了,所以导致这个撞车。所以这是一个正常分析,但中共绝对不会让这种正常分析成为主流,它会有各种解读各种解读出来。

然后呢,车主的丈夫又出来质疑你公布我的隐私了,还是数据问题,隐私是数据当中的一个最大的问题,甚至是一个你在这个国家里面能不能运营你的整个的这个IT服务的一个很核心的问题。他把这个东西抛出来,可能让特斯拉就更紧张了,所以中共下一步就是什么时候舆论到了,他要出手硬拿这个特斯拉的控制,要不然就不会让特斯拉卖车。到这一步的时候特斯拉会妥协的,因为他当时拿到上海这块地的时候,跟上海市政府有一个对赌协议,就是说他在头五年还是多少年之内,必须盈利,那么他现在已经盈利,但是盈利的不是他的这个电动车,是这个我刚才说的碳积分营利了。所以那么下一步他不可能就是说OK,我被整个踢出来,进入中国市场的巨大投资,和他在股票上的收益整个儿都垮下来。现在特斯拉的股票是760多美元一股,那么整个的中共如果把他整个这个踢掉,整个特斯拉股票跌一半,所以这个损失特斯拉承受不了的。所以他们一定会继续留在中国,至于他什么时候交出他们的数据,这个是一个问题。我们可以看这个问题,中共用哪家公司来运营这些数据,这是下一步的一个重点。

主持人:是,我们看中共这个在对付西方企业的这个模式都套路都是一样了,就看马斯克什么时候觉得突破了他的底线,他要把特斯拉弄出中国。那好,那我们这个问题就分析到这里,下面我想请横河先生来谈谈另外一个话题,就是我们看到在美国这些天,跟种族相关的这个事情就是非常多,特别是两大块。我觉得一个是在警察这块,另外一个是在这个针对这个学校,还有针对亚裔这块,我们先说警察这一块。

前两天明尼苏达州这个就是佛洛伊德案的这个警察,就是三个罪名全部判决他的成立,这个就是说是一个我觉得是一个影响很大的事件,因为前后又发生了其他和警察相关的事件。我觉得我要是警察现在会非常紧张。比如说另外一个事件就是说,有一个警察为了救一个黑人小女孩,他就开枪射击了另外一个正在拿刀要去砍,要去刺这个黑人小女孩的另外一个黑人女孩,那个人大概十六岁,所以媒体就把那个事情现在在宣传。

我觉得先说第一件事情,就是佛洛伊德案的这样的一个警察全部三罪成立这个事情,争议很大,我看有的这个黑人的保守这个评论员说,这不是一个公平的审判,我也看到有人采访当事的这个陪审团的成员,当然不是正式的成员,他叫alternate juror就说,假设其中有一个人生病了,这个alternate juror要进去。采访他,他就说他不希望这个如果说判决结果不是很多人期待的,他不希望再看到什么骚乱什么的,就给人感觉总之这里面有很多政治因素也好,还是心理上的压力也好,所以您怎么看这个案子的判决说明的问题?

横河:这个案子的判决书它有这么几个问题,第一个就是证据方面呢,就是因为最早的时候,他们就是说是一个最重要的一个,实际上是当时一个目击者拍的一段录像,但是后来呢,其实在法庭上的出示了另外一段,就是也是另外一个挺长的另外的角度拍的,配戴式是的,其实发注意到了呢他很可能不是跪在他的脖子上,而是跪在他的肩颊骨上。那么但是呢显然这个陪审团最后呢是没有用这个,就是还是用的那个另外一个录像是卡在他的脖子上的。而另外一个呢,就是实际上我们知道在他的那个体内的那个毒品的浓度,已经超过很多了,这个法医鉴定结果出来的时候呢,其实他已经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有个注解,就是说如果说这个人单独呆在家里的话,他死掉的话,那么就可以在法医鉴定上说明他是中毒而死,就是Overdose, OD而死。结果呢,当然他说当然我现在不会这么说。意思就是说现在因为有一个警察介入了,所以我就不能说他是单独在家里,也就是说就是他的毒品量足以使他致死。

主持人:就是在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情况下就可以致死。

横河:对,就是足以致死了,他已经这个在法医鉴定时说得非常清楚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似乎是在这个陪审团,陪审团其实这个讨论时间非常短,就是一天之内就给出结果来了。那么显然就是说没有人真正的在反对这个,那么也就是说陪审团在这种情况下,按说起来的话,如果看到这么多证据的话,他是应该有不同意见的,那么为什么没有不同意见呢?我们只能猜,因为我也当过陪审团,所以说这里头有一个问题,就是陪审团会受到影响,那么这个影响是确实存在的。

因为第一,这个案子一开始就闹得非常大了,已经变成一个全国性的,等于是去年整整一个夏天,全国各个城市都在闹。所以对于陪审团来说的话,他不可能不考虑这件事情,他一定会考虑,也就是说陪审团已经有了一个先先入为主的一个概念,就是如果这次审得不好的话,会造成大规模的骚乱。另外一个就是对他自己,那么另外一个就是政客们,按说起来的话,陪审团应该不受任何影响,一个案子没有判的时候,没有一个政客是可以对这个案子发表评论的。这次不一样,有些左派的很高层的官员都在公开的对这个案子进行评论。

主持人:拜登也评论了,拜登、Maxine Waters,他们专门跑到明尼苏达去。

横河:对,我知道。我就不讲具体了,因为评论的人很多嘛,以至于这个法官都这么说,这些人要继续评论下去的话,对这个案子很不利的,判决是很不利的。他还讲个理由就是,让他们上诉有了理由。因为有人干涉这个案子的话,那么人家就有上诉的理由,就这一条就够了。也就是说这个压力是确实存在的,这个压力从最高层,从总统开始到整个左派的媒体再到街头的暴徒,它是形成了一个网,这个网的压力没有一个陪审团能够彻底排除掉的。

而且这是有先例的,像一九九二年洛杉矶暴动,就是因为判决不合很多人的意,于是闹成了大的骚乱。结果又把这个判决改过来了,也就是说人们是有准备的,如果按照我自己良心判的话最终还是没有用,人们会这么想。所以说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已经积累了很多年了,当然这两年是特别严重。所以说我不认为这一次的陪审团是按照美国的司法体系的要求,是陪审团尽量不要受外界的干扰。而现在陪审团受到的干扰实在是太大了,各方面的干扰。所以这个判决导致的这个结果,能够使谁满意呢?是没有人满意。

主持人:对,没有人满意。

横河:Antifa、黑命贵运动,他们也不满意。他们认为他们的目的永远不会达到,也就是他们要推翻这个政权、推翻美国的制度,这是他们的目的。而且特别还说了,不想看到这个案子作为美国司法还有效的一个象征,也就说他们认为这还不是他们要达到的目的。那对于保守派来说,或者是希望美国有这个法律秩序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因为他对警察的士气打击太大。

这里有个问题,已经有一些录像、还有一些采访、还有一些作证,就证明他实际上做的是警察一种标准动作。就是说他受训就是这样受训的,那么这种就属于职务方面,就是在他的专业方面他受到这方面的训练。那么如果说由于这种训练,他按照这个训练的程式做出了事的话,他个人不应该承担法律责任的。那么这一来就有一个问题,就是警察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些暴徒、犯罪分子,而且有些是非常暴力的。那么警察这时候应该做到哪一步?这就非常难做了。

主持人:对,他怎么执法?以后。

横河:所以这就非常难干。那么这就导致了现在牵涉到司法体系,就是审判是不是公平?还有警察执法是不是能够执法?警察所受的训练有谁能够保护他?按照他的职业这个角度,他去完成他的职业工作的时候,如果说是有失手的时候,谁来负这个责任呢?这一系列的问题,对于美国的法治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可以说是这么多年来应该是最严重的一次,现在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但是这一次我觉得很多对美国法治还有一点信心的话,那么这次可能就会有更多的怀疑。

主持人:对,就是说警察以后怎么执法的问题。因为警察变成了说你按照你的执法的范围内,按照你的培训去做你的工作的时候,你就要为这个承担责任。那你按照你的工作要求都不能做的话,我觉得很多警察可能会觉得那我就辞职好了。我在这边干什么呢?我冒着生命危险去保护,可是我又没有办法来做我的工作。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现在左派似乎就按照一个既定的压迫者和被压迫者的一个框去套。所以他不管事实是什么,即使事实发生了他也要按照这个框去扭曲。比如说我刚才说的另外一个例子,很典型。一个警察他为了救一个女孩,而去射杀了另外一个人,结果现在媒体只播放这个警察又射了一个十六岁的黑人的女的。但是它根本就不提,他是为了救另外一个小女孩而做的这个事情。你怎么可以这样地来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这是个更大的问题。就是什么事情都可以扭曲来满足你的这样一个叙事方式。

横河:这个事情其实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从川普总统上台以后,媒体基本上就是歪曲事实,很多事情是明显知道歪曲事实。而且现在也有更多的就像真相工程,他们把CNN内部,还有其他的一些媒体内部的一些录音、通话都翻出来,都录下来。说明他们自己内部也有人不满意嘛,把它录下来以后就公布出来。那里头很多就是故意策划的,那么像这种事情他们有自己的一套表达方式。

所以媒体其实现在把自己的几百年来、上百年以来积累的信誉,自己把他自己彻底毁掉了。所以就像你刚才讲的,他描述的时候他重点就突出两个,一个十六岁、一个是黑人女孩。但是他就只字不提他手上拿着刀在刺别人,就是对于被刺的人来说十六岁的人刺她,和二十六岁人刺她有什么区别呢?没有区别的。她都是一种行凶,而且还有很多也是讲这个人只有多少岁。但是她又如果个子长的大,而且她在发动攻击的时候对方是看不到她的年龄的,她没有机会去看她的户口。她这时候想到的是这么高大的一个人在向她发动袭击、发动攻击,她想到首先是这一条。

主持人:对。

横河:所以媒体在这里煽风点火所起的作用非常非常坏。当然它不可能说永远的这样煽风点火下去,煽到一定程度美国整个社会就变了,就不再是原来的美国了。这样的话,其实媒体最终也会成为受害者,但是它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就是它在颠覆美国历史、美国的价值的这个过程当中,它已经完成了它的任务了。所以媒体现在起的作用,刚才我不是讲了三个部分:政客、媒体、还有就是底下的黑帮,街头的暴徒。他们实际上现在是结合起来了,就成为了一个完整的一体。这样子造成如果陪审团发生不同意见的话,那么可能黑帮就会找到他家里去。而在这时候,他实际上是没有地方申冤的,因为媒体绝对不会站在他这边。这是一个大网,这个大网所造成的恐惧才是现在最危险的东西。

主持人:是,从上到下联手来颠覆美国的制度和价值观。我也问一下赵培先生,就说我们看到现在的情况,我自己的感觉就是现在左派的论调,就是说警察也好、白人也好,你是压迫者。黑人也好,还是什么也好,你是被压迫者。所以只要发生了冲突,一定是压迫者在压迫被压迫者,用这个名义被压迫者就可以以正义之名来做任何事情。这个不就是一种阶级斗争吗?只不过它是以肤色来划分、以种族来划分。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这个很熟悉呀,您怎么看呢?

赵培:对,所以中国人总结就是革命有理、造反无罪。一般意义上传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按照阶级划分,划成资本家、农民甚至是富农。这种阶级划分,然后进行打击。甚至中共在这么多年打击人的经验是每次拿社会有5%的人群进行迫害,就说这个社会不会有大的反感。

主持人:对,然后发动群众斗群众。

赵培:对,这时候阶级又变了。比如说当时反右的时候,要打击的是知识份子这个群体社会5%,打击完了没什么事儿。那么到江泽民时期他要迫害法轮功学员,这又是社会的5%,他认为也没什么事。那么美国现在的问题是说他现在开始针对肤色,就是说我们所有人要保护黑人,把黑人的权益置于所有人的权益之上。我们可以不顾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客观准则,那么这个就是他的另外一个阶级,就是按照肤色分的阶级。甚至下面还会细分各种肤色的不同阶级,包括亚裔当中他会细分下去,这样就造成了各个特权阶级。

那么我们人类的历史,东西方都一样,他走过的这个过程不是一个按照某一个集团来做。马克思主义的按照阶级来分,包括现在按照肤色的这种阶级来分,其实都是一个平均主义。就是说我把社会这片蛋糕给分给每一边,到底分多分少,我要搞这个平均,这个平均主义。而人类历史的发展,包括中国神传文化,当然我指的神传文化指的是像中国的唐太宗这些人奠定下来的,我们不讲任何的别的东西。就是唐太宗、秦始皇给中国奠定的这个系统,你看官吏选择到唐太宗这里就订下来了,就一个标准,那就是分数,这个对人类是最公平的。

那么到现在美国能不能公平呢?秦始皇那边订的法度一定是公平的,但是社会的道德标准,就是官吏要为民做榜样都是秦始皇定的。秦始皇就定了在法律面前得要公平,而且要严格执行,这都是定的。那么其实这种公平和现在的共产主义讲的平均,那么大家细想一下,到底哪个对人类社会能够更好呢?能够构筑一个文明呢?当然就是中国的这种,包括西方也好,传统文化里面奠定的这种公平。就是我们按照一个标准来对待所有人,不论你的肤色,这才是对所有人平等。而按照阶级来的这种平均主义,就会造成一个阶级去迫害另外一个阶级,这是马克思主义理论说的,这不是我说的。

那么现在你应用到社会上也就造成一个阶级去迫害另外一个阶级,形成了现在整个美国没有陪审团,整个司法系统来迫害整个执法的警察。只要你碰到黑人,你就不能动弹他们。那么到最后会形成一个什么概念呢?就会造成刚才讲的法治的缺失。很多中国人对美国非常向往,为什么?美国是个公平的,是一个有法治的国家。当然大家都从美剧而来,美国有一个最经典的电影叫做十二怒汉。它就讲的陪审团制度,是有一个人会为这个人有没有罪去主持公正的话,那么所有人的意见都会改变过来。那么这个成为全世界对美国的一个向往,对美国一个尊崇的部分,而中国那边知识份子也很尊崇。

他在2015年把这个电影翻拍成一个中国电影叫十二公民,大家可以去看一下。这里面讲的陪审员制度才是一个美国传统的制度,就是一点利益归于被告,我们宁可放过坏人也不能去冤枉一个好人。现在这个东西全部被推翻的话,那么美国还是不是美国?还是不是我们所景仰的那个传统的美国呢?很可能就不是了,所以这一切才是对美国最可怕的打击。平均主义,在阶级之内划蛋糕的平均主义,而我们人类真正希望要求基于同一标准的公平主义。

主持人:当然,所以现在您说的平均主义在亚裔的高校的录取上就体现得非常明显。就是很多所谓常春藤的高校在录取的时候,它其实是歧视亚裔。因为它为了所谓的平均,它就人为的规定说你不能超过10%,不能超过百分之多少。即使你的分数啊、各方面的才能都够,你也不能上。所以这就其实是在用一种结果的均等来代替机会的均等。

另外你刚才提到那个电影,其实英文的名字叫“12 Angry Men十二怒汉”。很这个我觉得挺值得大家去看一眼,这是很老的一部电影。但是它讲的是十二陪审团成员中有一个陪审团成员,他认为这个人是无罪的,然后他就跟所有的人去辩论,最终所有的人都同意了他的这样一个看法。而现在可能恰恰相反,即使就是说你认为你的这个东西是公平或者正确的,你也不敢为你这个东西去说话。当然今天节目时间也很快到了,我们只能暂时先讨论到这里,非常感谢二位的精彩点评。好,那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

时事评论员:赵培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关注YouTube:https://bit.ly/3lsM0xW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