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習的話蓬佩奧聽懂了 超限戰進行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4日訊】《有冇搞錯》。4月24日。

22日,美國總統拜登邀請了多個國家的領袖舉行了一場氣候峰會,準確地說,是氣候視頻峰會。習近平也參加了。不少媒體的焦點,聚集在新華社報導習近平在會上講話的時候,居然篡改了很多內容。新華社篡改了什麼內容,因為不少評論都談過了,所以咱們就不多囉嗦了。

我想說的是,官方媒體報導任何一個政治局委員的活動和講話,都必須經由中宣部交本人或祕書過目同意,否則不可能見報的。所以,習近平講話的改變之處,必定是習近平自己改的,或者是習近平辦公室的大祕給改的,這不是官媒自己能做的事情。當然,也很有可能是中宣部在審稿的時候,已經附加了修正意見,交由習辦決定。

這個修改是把語氣加強了顯得更強硬。很多評論認為,習近平原本的視頻講話太軟弱,無法鼓舞中國人民的精氣神,不提勁。修改之後,語調更強硬,尤其是對美國顯得更強硬,有利於鼓舞士氣。我想,這個原因站得住腳,但另一個原因,可能是中宣部覺得話說得太白了,需要更理論更哲學更深刻。

4月22日,美國福克斯電視新聞節目的主持人比爾•海默(Bill Hemmer)採訪了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向他請教一個問題,他問習近平在會上做的發言,他「不明白這是啥意思」。他還向蓬佩奧念了一遍習近平的話:「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這是樸素的真理。」

他問蓬佩奧:「您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習近平到底在說什麼?

蓬佩奧說,「比爾,我也不知道這是啥意思。」然後兩人哈哈大笑。

這個世界有兩種邏輯,一種叫做「邏輯」,一種叫做「中共邏輯」。上面這個故事算是一個註腳吧,反正通常而言,中共領導人和中共官媒上說出來的很多東西,大家都不懂,不光是外國人聽不懂,中國人也聽不懂。

習近平的那句話,其實中國人也不懂,但中國人不需要懂,中國人只要知道一件事,就是習近平非常重視生態環境問題,不但要保護環境,而且還要改善環境。對中共官場來說,這意味著以後的政績考核,會加入生態環境,所以大家要小心應付了。至於環境和生產力之間的邏輯關係,千萬不要去細究。一旦細究起來,中國生產力最發展的地方就成了西藏了,而且還被硬說成是「樸素的真理」,估計各級官員腦袋想破了也難以想通。

這種彎彎繞繞的,蓬佩奧和福克斯主持人,以及一般中國人怎麼可能聽得懂呢?但這個沒有關係,很快大家就會看到中共官方的理論部門連篇累牘地解釋,去合理化的。共產黨體制之下,這個其實是常態。

江西的贛江,流經省會南昌市。當局九十年代修建了一條贛江大橋,方便兩岸交通。但是江西省委書記吳官正覺得橋修得漂亮,體現了當地建設成果,所以當年江澤民去南昌,吳官正就帶著江澤民去大橋。江澤民看了挺高興,他是個特別愛附庸風雅的人,所以轉頭問說,橋頭有沒有準備雕像啊?吳官正回答說,還沒有。

吳官正是江西餘干人,口音特別重,江西土話的沒有,和廣東話有點像,就像我們說的「有冇搞錯」裡面的「冇」。吳官正說沒有,聽起來就像是「貓」。江澤民一聽很高興,說道貓好啊,不管白貓黑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麼,這是改革開放驗證過的道理。旁邊的祕書和官員大眼瞪小眼,不敢糾正。吳官正於是只好不斷贊同。

結果後來南昌贛江大橋上還真的豎起來兩個雕像,一邊是白貓,一邊是黑貓。當地老百姓都管這個橋叫做貓橋。

這個故事的真假,說實話無從查究,但在江西傳得有鼻子有眼的,我估摸著八成是真事。否則很難解釋,大橋兩邊立個貓塑像是什麼道理,弄個雕像應該是獅子才對吧,起碼也得搞個龍鳳什麼的吧。

蓬佩奧和海默,肯定不會明白這個貓橋的邏輯。所以他們聽不懂習近平的講話。

雖然聽不懂,蓬佩奧還是有解釋的,他說,「不管他(習近平)腦子裡在想什麼,那就是在美中交往中,他要擴大中共共產黨的權力,來傷害美國,並在全世界稱霸。」

蓬佩奧還指出,習近平「他不是為了氣候協議來開會的,他不是為了美國利益來的,也不是為了中國人民利益來的,(中共)是一個獨裁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政權,它們的目的是代替美國成為世界超級大國。」

海默還引用了拜登總統的最新推文,拜登寫道:「美國又回來了,重新加入巴黎協定,與世界共同應對氣候危機。」海默問蓬佩奧,「您認為氣候問題很緊急嗎?」

蓬佩奧回答:「人人都想要純淨空氣和安全乾淨的水,但是把氣候問題置於美國面對的一系列威脅之上,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他舉例說,中共對美國形成巨大威脅,它們在軍事上耀武揚威,破壞美國的基礎建設,這些問題都比「氣候變化」要嚴峻得多。還有美國南部邊境的難民問題,都比氣候問題要緊迫得多。

蓬佩奧在前一天的訪問中還表示,他認為中共絕不會認真打算履行在氣候峰會上所做的任何承諾。他說根據自己過去的經驗,中共絕不願意履行任何在峰會上的承諾,必須持續觀察中共的行動。

「我預測中共將老調重彈,即提出一系列它們絕不打算兌現的承諾。」蓬佩奧說,「在過去的這些年裡,它們違背了更多的承諾,包括對奧巴馬總統的承諾,即它們不會將南海軍事化。」

蓬佩奧也提醒拜登政府,面對中共必須「言出必行」,才能保持美國的威懾力量。「綏靖只會帶來戰爭,而力量來自於擁有威懾的能力,這是因為各國了解到,當(美國的)領導人說話時,他們將言出必行。」

蓬佩奧是少有的對中共這種共產黨文化有所了解的美國官員,這已經非常難得了。

中共說一套做一套,兩面三刀,陽奉陰違,這種把戲有很多套路,而且曾經多次把美國人玩得團團轉,受過很多損失。比如國共內戰時期,美國人去延安,看到的是中共精心策劃的項目,《新華日報》經常刊登社論,把美國、美國民主和美國總統吹上天。

1946年抗戰結束後中國開國大會議,國民黨和共產黨有很多爭論,我記得其中一個爭論,是總統如何產生。國民黨建議由國大代表選舉,共產黨用美國的例子反對,堅持要全體普選。所有的民主黨派,知識分子和年輕人,無不支持中共的說法,美國人更別說了,簡直是找到了知己一般。

中共的方法是有實際利益的。隨後在國共內戰調停期間,美國馬歇爾明顯偏頗中共,美國國務院不少官員更是公開支持中共,而否定當時的民國政府。美國國會最後更是以不介入內戰的理由,停止了對國民政府武器裝備,包括槍枝彈藥的援助,導致國軍的美式裝備因缺乏彈藥而無用武之地。

美國人要到1949年才醒過來,開始恢復對國民政府的軍事援助,包括武器裝備的配件和彈藥。但第一批軍援運抵的時候,已經是1949年6月份,國民政府已經逃到廣州去了,基本上是大勢已去,局面完全無法挽回了。

後來幾十年,中共繼續玩這種遊戲。在外交和公開宣傳的場合上,中共基本上算是好話說盡了,包括兩國友誼啦,合作啦等等。但在私下中共從來沒有放鬆蠶食美國,也從來沒有放棄最終打倒美國的目標。這種目標貫穿在中共的學校教育中,所有政治課程中都有。在中共政府機構中,尤其是理論和政策制定機構,這種目標更是明顯。

美國人不是不知道,CIA各國輿情監督從未間斷過,十多年前他們就報告過。中共軍方報刊媒體裡面,在談到美國的時候,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敵意和惡意的態度和立場。這在九十年代以後日益嚴重,而且在中共加入世貿之後,更是變本加厲。

但很多美國人並不相信。一方面是多數美國人比較天真,他們更相信日常見到的中國人的態度,當然很多中國人確實不討厭美國人,另一種則是有自己的利益,或者說,是自己的利益導致他觀察和分析發生扭曲變化。到了2009年中共軍方對南中國海利益重新表述之後,美國才開始產生警惕。

真實的情況是,2009年十年之前的1999年,中共軍方就出版了《超限戰》一書,其目標完全是針對美國而來的,因為這種所謂不對稱戰爭方式,中共用不著拿來對付其他周邊小國。

超限戰的核心思想,就是把一切事情都用於戰爭,用於損害對方的戰爭能力和戰爭意志,這包括經濟、科技、文化、外交等等,也包括滲透、資助內部叛亂。其實在我看來,超限戰並不是中共九十年代發明的東西,因為過去一百年,中共一直都在用同樣的方法顛覆政權和取得徹底控制。《超限戰》一書,與其說是發現發明了這些辦法,還不如說是過去一百年中共曾經動用過的各種手段的大總結。

共產黨了解人性,他們研究資本主義已經幾百年了,知道這個制度的弱點,也了解這種制度下人性的脆弱之處,所謂超限戰的核心,其實就是針對這些弱點而來的。

現在中共所有針對美國所動用的方法和手段,七十年前都曾經對中華民國用過。美國人如果想要知道中共將會如何顛覆美國,只需要認真研究他們在中國大陸如何奪取政權的,了解他們各種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就行了。

只不過,這是一個大工程,也是一個非常需要反省能力的工程。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石山角度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